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59(修罗场)

钢炮去身体检查回来,显示结果良好,可以明天出院。但是,更加详细的体检结果得几天后。

傍晚的时候,gun和钢炮妈妈带了晚饭到医院,放下晚饭跟钢炮聊了几句,他妈妈就过去钢炮姐姐那边去了。

apple陪着钢炮妈妈过去了,至于gun也很识趣地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病房,于是又是二人世界。

暖暖摆好碗筷饭菜,两人正准备吃饭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暖暖过去开门,门一打开,暖暖便愣住了。

门外的god手捧玫瑰花出现在钢炮的病房外,暖暖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暖暖反手关门,对病房里的钢炮道,“我出去一下。”

说罢,暖暖拉着god就离开了钢炮病房。

远离了病房,暖暖放开god的手,转身看着他道,“我们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吗?”

“但是,我想努力挽回一下。”

“不管你怎么做,我们已经是过去式了,你再多的挣扎也是没用的。何苦呢?”

god一手捧着玫瑰花,一手拉起暖暖的手道,“难道你就这么轻易放弃我们曾经的感情?”

暖暖拿另外一只手轻轻松开了god握住自己的手,回道,“放弃是我对你还有留恋这才叫放弃,可是我很清楚自己现在爱的不是你。”

“但是,我爱你。”

暖暖非常无奈地看着god道,“我们现在只是朋友,我爱的是钢炮。”

god的脸上一下子丧失了神采,手上捧着的玫瑰花一下子头朝下地垂着。仿佛感知到主人的心情一样,垂头丧气起来。原本鲜艳的红色却也在夕阳的余晖沾染下,变成了暗红。

“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吗?”god语气极其哀痛。

暖暖非常坚定地看着他道,“对不起。”

说完,暖暖转身就走了。

gun站在不远处,虽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看god的神色估计也猜到了。

gun表示非常高兴,一下子忘记了电话另一边的off学长。

off非常郁闷道,“刚刚怎么不回我话?”

于是,gun一五一十地把刚刚看到的告诉了off。听完gun的话,off有点吃味,反问道,“难道你是传说中的哥控?”

然而,让off更加郁闷的是gun接下来的回答。

“哥控又怎么样?”

off差点气得扔掉电话,幸亏理智战胜了冲动。

“你这样,暖暖会吃醋的。”off那一股酸味,隔着电话gun也感受到了。

gun故意找茬,回道,“暖暖学长才没那么小气。”

off在宿舍里气得来回奔走,反问道,“你意思是说我小气?”

gun顿了一下,反问道,“学长你又不吃我醋,又怎么会小气?”

off对着电话大声喊道,“我现在就吃醋了怎么着?”

gun一愣,随即笑道,“可是,我们两个只是学弟学长的关系啊,你总不至于吧?”

off郁闷了,最后忍不住道,“难道你没看出来我对你不止是学长对学弟的关心吗?”

听到这话,gun暗地里非常开心,却又故意装傻道,“学长你是什么意思?”

off真要疯了,对着电话道,“我喜欢你,没看出来吗?”

说完这话,off一愣,然后自己挂了电话,很快gun的电话回拨了过来,然而off直接挂掉,继而关了电话。

gun听着电话里传过来的忙音,心情有点复杂。难道说,学长刚刚的话只是一时兴起?所以,他不敢面对自己?

怀揣着这样的心思,gun一副郁闷的表情站在走廊看夕阳。但,心却不在夕阳上。

apple从angel的病房出来,去钢炮那边的时候看到gun在发呆,走过去拍拍他肩膀道,“怎么啦,一脸郁闷?”

gun没有应话,apple觉察出他必定有事情隐瞒着,可是他不愿意说也是没办法,只得把他拖进了钢炮病房。

此时,暖暖和钢炮已经吃过晚饭,两人正坐在沙发上玩游戏。

apple敲开门看到那么温馨的二人世界,忽然后悔把gun带到这边。

apple想把gun带走是不可能了,钢炮看到gun一脸郁闷,已经走过去gun身边,说道,“怎么了?”

gun还是没有说话,自己走到沙发上坐下就继续发呆了。

钢炮把视线转向apple,apple摇头又摆手,回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看到他的时候已经这个样子了,所以我才把他带过来。”

说完这话,apple便急匆匆离开了钢炮病房,毕竟电灯泡这东西,她可不喜欢做。

暖暖倒是想起刚刚off给自己发信息询问gun的事情,难道是因为off?

于是,暖暖便走到gun身边坐下道,“刚刚off打电话给我,问你的情况。”

听到这话,gun颓败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他很想追问暖暖,可是又怕听到一些不想知道的真相。gun纠结的表情,暖暖和钢炮全看在眼里,两人对视一眼,于是钢炮便走出了病房,病房里只有暖暖和gun。

病房里只有暖暖和gun,暖暖便开口道,“难道没什么想问的?”

gun看着暖暖道,“学长,你说off学长对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暖暖笑笑,回道,“off这人就是有点傲娇,估计现在就是纠结着要不要跟你一起。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以他这性子现在多半就躲着你。等他想明白了,一切迎刃而解。”

gun点点头表示同意,他想了想然后把刚刚看到暖暖和god的事情也给说了出来。

暖暖看着gun道,“放心吧,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人是你表哥,而不是其他人。”

gun笑道,“那就好。”

暖暖亦是一笑,说道,“你是国民好表弟。”

gun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道,“国家欠我一个奖。”

两人正笑着,外面的钢炮亦是一笑,抬头看着天上的圆月,似乎特别漂亮。

第二天早上,off被not的连环电话吵醒,然后风风火火洗漱之后就急匆匆去学校了。

别的课倒是可以逃一下,可是今天早上的课可不敢逃,班主任的课谁敢逃?

off昨晚跟gun挂了电话后,一直纠结着自己的心意究竟如何?破天荒地失眠了,差不多天亮才睡着了。

然而,今天要不是班主任的课,off也想直接逃掉算了。

off一心想着赶快去学校,然而精神状态不怎么好的他没留意前面的红绿灯警示。

横行过路的一辆汽车把off的车撞上了,不过万幸的是那车速度不快,off只受了一点点轻伤。

很快,救护车和警车也过来了。off被送去了医院,处理了伤口之后,做完笔录off要求留院观察。

于是,off正大光明地翘课了,躺在医院的床上舒服地睡觉。

而另一边,暖暖和钢炮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院的时候,not给暖暖打了电话告诉他,off入院的事情,顺便让暖暖去探望探望off。

暖暖接到not电话的时候,gun也在一边,听到off入院的消息gun非常担心。

钢炮爸爸出差去了,钢炮妈妈去陪他姐姐还有angel,apple也陪着她们去看心理医生。所以,今天接钢炮出院只有暖暖和gun,还有钢炮家的司机陈叔。

钢炮知道gun的担心,提议先去医院看看off学长。于是,一行人从医院离开又直接去了医院。

找到off学长的病房,gun有点担心,迟疑着去开门。

暖暖把手搭在gun的肩膀上,算是给他点安慰,gun轻轻打开门。

病房里没其他人,off躺在床上睡着了。gun以为他那是昏迷不醒,一下子走到off床边哭了起来。

暖暖暗地里一笑,一边的钢炮不解地看着暖暖,暖暖张张嘴,没有发出声音。

然而,钢炮还是看明白了暖暖的意思。

“off没事。”

在床上熟睡的off一下子被人吵醒,睁开眼就要发脾气,却看到趴在自己床边哭着的gun。

一下子有点愣住了,off不解地看着暖暖。

暖暖笑笑,拉着钢炮转身就走了。

一下子,病房里只有off和gun。off虽然被gun吵得完全没睡意了,可也不舍得骂gun,许久才轻轻推推gun道,“我没事。”

听到off的声音,gun一下子抬起头来,说道,“off学长,你还好吧?”

看到gun一脸泪水,off一脸厌弃道,“丑死了。”

然后,off拿过床头的纸巾,给gun擦眼泪。

泪水没了可眼睛却依然红着,看到gun眼睛红红,off倒是有点心疼了,可嘴上却还是不饶人。

“你说你,我好端端的你哭什么?”

off的语气极凶,gun都不敢回嘴,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地面,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off看他如此模样,叹了口气,说道,“好了好了,我错了,是我不该为了逃课住院的。”

gun抬头看着off,说道,“off学长没事就好。”

off伸手抚上gun的眼睛,说道,“都变成兔子眼了。”

突如其来的玩笑话,让gun微微一笑,说道,“可是我不爱吃胡萝卜。”

off也笑道,“我也不爱吃。”

两人对视一笑,off忽然又收住笑意一脸严肃道,“gun,做我男票吧。”

gun愣了愣,随即笑着点点头应下了。

off放下抚上gun眼睛的手,一手挑起gun的下巴,一手抚上gun的后脑勺,探过头去吻上了gun。

突如其来的吻,让gun觉得有点措手不及,可off的温柔缱绻让gun一点点放松下来。

两人忘情拥吻,一个攻城略地,一个溃不成军。

评论(1)

热度(56)

  1. qzuser1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