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弟弟太可爱了,怎么办?

人物:offgun  SK

背景:gun是off父母收养的孩子,off的弟弟   Krist是off邻居,Krist和gun同班,off和singto同级 SK是情侣

圣诞节将至,到处都充满圣诞节的气氛。本是开开心心的一个节日,off却为此生着闷气。 singto靠近Krist耳边道,“他怎么回事?”

Krist看了off一眼,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然而singto一个眼神看了看Krist,他立马招供了。

“圣诞节快到,小gun收到了很多礼物,听说都是他的爱慕者送的,居然男女通杀。”

说完这话,Krist又看了看off,然后又补充了一句,“off在想对策,看看怎么样阻止那些狂蜂浪蝶。”

听到这话,singto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Krist不解道,“P sing  你笑什么?”

singto伸手揉揉Krist的头发,一边整理Krist的头发,一边道,“这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吗?”

Krist伸手扶了扶眼镜,一脸好奇道,“P sing 想到了什么好办法?”

“办法不是没有,不过看看off怎么做了!” Krist还没来得及说话,off抬头看着singto,非常认真道,“你有什么好办法,不妨说出来给我参详参详。”

singto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回道,“一个字,宠。”

off和Krist两人一脸疑惑地看着singto,singto则一脸宠溺地看着Krist,说道,“像我宠着Krist那样,把他宠得无法无天,现在学校里谁敢打他主意?”

Krist看着singto宠溺的眼神,不好意思地低头喝着冻奶。 off不解道,“这是什么理由?”

singto叹了口气道,“要是你天天宠着小gun,谁都没你宠,你觉得小gun会那么傻乎乎地被人三言两语就拐跑了?”

听到这话,off很是认真地思量了一番,觉得singto的话非常有道理,然后反问道,“我只需要宠他就对了?”

singto点点头道,“对,宠,往死里宠就对了。”

听完singto的话,off想了想道,“我先走,你们继续。”

说罢,急匆匆离开了咖啡馆,Krist看了看singto,说道,“他去哪里了,那么急?”

singto笑笑,回道,“跑去见那个想见的人吧。”

Krist似懂非懂点点头,说道,“P singto下星期要模拟考试了,我要是挂科怎么办?”

singto笑着捏捏Krist的脸道,“我家krist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挂科。”

Krist甜滋滋地道,“可是,我是说万一,我真的挂科了怎么办?”

singto叹了口气,笑着道,“Krist你想让我帮你辅导功课的话,直说就好了,干嘛要说自己考试挂科?”

自己的心思被singto看穿,Krist也不否认,耍赖着道,“就是想让你帮我辅导功课了,怎么样?你答应不答应?”

singto笑着又捏了捏Krist的脸,说道,“以你水平,即便成绩不算出彩,但是却怎么可能挂科?”

singto忽然靠近Krist,贴着他的耳边轻声细语道,“Krist想让我多陪你一会吧,直说无妨。”

Krist也不甘示弱,转过头看着singto,一手拉着singto的手十指紧扣,一手拉着singto的衣角轻轻拉扯着,十分无赖道,“就是想让P多陪我。”

singto反手握住Krist的手,把手拉向自己的心脏位,说道,“我的心为你颤动,听到了吗?”

一阵脚步声传来,krist马上推开了singto,然后一脸淡然地坐着喝冻奶。 侍应生把东西送来,放下便下楼了,二楼整一个地方便又恢复了只有他们两个的空间。

singto笑笑,Krist反问道,“笑什么?”

“笑你,为什么不坦诚一点,怕被人知道我们是一对?”

“才不是。”

“那刚刚为什么有人上来就推开我了?”

Krist无言以对,因为他刚刚的确是不好意思了,毕竟他们这样的恋情在外人看来还是有点奇怪吧!所以,Krist在公众场合完全不敢与singto有亲密接触。

singto一直知道krist有这份顾虑,但是他却希望krist可以勇敢点,毕竟世俗的眼光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krist。

krist没有回话,singto有凑近Krist,笑道,“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就直接说好了,我不会取笑你。”

Krist看着singto那一脸戏谑的笑意,回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吻你?”

singto被Krist这话吓得愣了愣,然后继续戏谑道,“你不敢。”

话语刚落,Krist凑近singto,吻上了他。

小野猫果然上当了! 这是,此刻singto的心底话。

为Krist默哀一下,为singto的套路举杯。

吻过后,Krist傲娇地看着singto道,“怎么样?”

singto一把拉过Krist,说道,“怎么教了那么多次还不会接吻,我再来教教你吧。”

说完,singto又吻住了Krist。 Krist头一偏,躲开了singto的吻,说道,“我今晚约了gun一起做作业,现在该回去了。”

singto伸手定住Krist的肩膀,不让他逃,说道,“gun今晚没时间跟你做作业。”

Krist正想问为什么,singto已经吻住了他,让他无可躲避。 而另一边的gun,此时正给Krist发信息。

[Krist,不好意思,今晚不能跟你一起写作业了,因为我要帮老师批改试卷。]

发完信息,gun正收起手机,便把改好的试卷收拾了一下,然后继续改剩下的试卷。

脚步声响起,gun抬头一看,发现居然是同班同学din。

“gun,我给你买了吃的东西,要不先过来吃点东西再改试卷?”

gun摇摇头道,“老师出去买吃的,待会就回来。”

din一听这话,犹豫了一下,便直接了当道,“gun,能不能把我试卷抽出来,让我改一下答案,让我及格就行。”

gun摇摇头道,“这样做对其他同学不公平,况且这也不是你该得的分数。”

din讨好道,“我请你吃东西吧,怎么样?”

gun还是摇摇头,说道,“你快走吧。”

din发现gun不为所动,便来气了,怒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

说罢,din一脸凶狠地提起gun的衣领,抡起拳头道,“你说,答应不答应?”

gun还没应话,一道声音插了过来。 “你放开他。”

gun望去门边,只见off一脸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对着din就是一拳,然后把gun护在自己身后,说道,“他是我弟弟,以后敢欺负他就是跟我过不去。”

din看了off一眼,没敢多嘴便马上离开了课室。毕竟off是学校里出名的打架好手,din犯不着跟他过不去。

din走了之后,off对着gun道,“以后谁欺负你,你就告诉他我是你哥哥,看谁还敢欺负你。”

gun笑笑道,“你自己还不是经常欺负我?”

off伸手正要一掌拍去gun的头顶,想起singto的话,手就这样愣在了半空。

“就算欺负,也只能给我一个人欺负。”off说完这话,接着又道,“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再欺负你了。”

gun偷笑了一下,然后严肃道,“off学长,你今天怎么了?”

off一脸郁闷道,“以后叫哥,不许唤我学长了。”

“学长,你……”不是不喜欢我唤你“哥哥”吗?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gun便被off的话打断了。

“称呼错了。”

gun笑了笑,说道,“哥。”

off看着gun的笑意,心跳忽然急促起来,一种莫名的情愫滋生开来。

自家弟弟果然可爱,singto说的没错,把他往死里宠,宠到没人比自己更宠就好了,看哪些不长眼的人还敢觊觎自家弟弟。

off心里正想着,眼前一黑,停电了。 gun大叫一声,off立马走到他身边,搂着他道,“别怕别怕,哥哥在。”

gun自小怕黑,晚上也不敢关灯睡觉,off也知道这点,所以停电的那一刻第一时间走到gun身边给他安慰。

“我给你唱歌,怎么样?”off的提议,让gun有点哭笑不得,因为知道off向来五音不全。

不过gun也很给面子地说,“好,你唱吧。”

off清清嗓子,走音地唱完了圣诞歌。

gun忍不住笑道,“哥,你的歌声真是一如既往的惊天动地。”

off郁闷道,“没办法,人长得帅,歌喉也是与众不同的。”

月色从窗外洒落,gun看着地上的月光道,“月色真美。”

off看着gun脸上的月光,笑道,“的确如此。”

两人没有说话,安静地坐在课室,气氛却异常舒服。

off依然紧握gun的手,gun也不挣开,让他握着。

忽然,gun的电话响起来了,gun接完电话便道,“老师说今晚停电,让我把东西收拾好就关门回家。”

off点点头道,“你没吃饭吧?”

gun摇摇头,off又道,“爸妈出差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gun点点头表示同意,收拾好东西便关门离开。

下楼梯的时候,off一手拿着手机照明,一手牵着gun,gun跟在off身后唇边轻轻扬起笑意。

两人牵着手一路走出学校,gun很享受这种亲密的感觉,便提议走去找吃的。因为打车的话,两人就得分开了。

走过了学校的片区,然后就是一片光明,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着,热闹的人群中到处充斥着圣诞节的气氛。

gun本想挣开off的手,因为已经到了有灯光的地方,他也没有借口让off继续牵着自己。

off却握紧gun的手道,“这里人多,怕你走丢了。”

gun没有应话,低着头偷偷笑了。

“后天的圣诞节,有约吗?”

off的话说的猝不及防,gun愣了愣才道,“哥要约我?”

“嗯,家里只有我们两个,当然只能约你。”

“后天圣诞节,Krist说跟我一起吃饭。”

“他不用陪singto?”

“singto那天要家庭聚餐,而Krist家人都去外旅游还没回来 就他一个人。”

off没有应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人去了一家自助餐厅,gun去拿东西吃,off坐在餐桌边给singto发短信。

[后天圣诞节,不跟你家Krist一起过?]

看到短信,singto笑笑。

[怎么啦,你想跟gun单独过?]

[怎么,不行吗?]

[行,你这么说都行,那天我会带走krist,不会妨碍你们。]

信息发完,singto对一边的Krist道,“off想跟gun单独过圣诞节,所以你就乖乖陪我回家见父母吧。”

“不会吧,gun答应陪我过圣诞节。”

“但是在off和你之间,你觉得他会选择谁?”

Krist没有应话,他一直知道gun喜欢off,所以毫无疑问,gun会选择off的。

哀嚎了一下,没想到,还是没能逃掉见家长这件事情。

翌日,singto在会议室遇到了gun,然后特地坐在gun身边,然后开始传纸条,毕竟每周的班长例会还是一如既往的枯燥。

[准备明晚拿下你哥?]

gun看了纸条上的字,抬头看了看singto,郁闷了。

[我哥没那么好拿下。]

[以你的聪明才智,不难。你都能想到自己给自己送礼物这招,让你哥吃醋。怎么就没其他招数?]

gun笑而不语,然后反问singto。

[我们算是互惠互利,我跟我哥过圣诞节,Krist就没借口不跟你回家见父母了。怎么说,我们都算盟友。]

singto看看gun,知道他肯定话中有话。

[说吧,想让我怎么帮你。]

gun笑笑,在纸上写了一句。

[做我哥的思想工作,让他明白接受我没那么难。]

singto郁闷了,这任务也太艰巨了吧!

看着singto一脸郁闷的表情,gun又写下一句话。

[你想吃了Krist?]

看到这话,singto毫不犹豫在纸上回了一句。

[成交。]

只能说,两只狐狸已经达成共识。两只小白,没反抗的余地。

收到任务,singto就思量着怎么样做off的思想工作,然后的然后,off根本已经正视了自己的内心,准备接受gun。也打算明晚表白,于是singto觉得自己运气太好,毫不费力完成任务。

singto开始为gun默哀,毕竟他那个说服Krist的任务比较艰辛吧!

然而的然而,在gun准备说服Krist的时候,Krist已经准备给singto一份特别的圣诞节礼物。于是,gun也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了任务。

如此一来,算是皆大欢喜。

圣诞节那天,Krist和off两人一直心神不宁。一个想着纠结要怎么样表白,一个郁闷怎么样面对别人家长。

最淡定的莫过于gun和singto,两人都是成竹在胸有备无患。

好不容易,熬到上午的课程结束,Krist就匆匆忙忙赶会宿舍收拾打扮自己,几乎把自己衣橱的衣服试了一遍,gun在一旁看着禁不住的好笑。

忍不住发信息跟singto吐槽,Krist太紧张了。

singto马上给gun回了信息,发了一张off试衣服的照片,算是回敬。

singto和off作为大二生,本来是有课的,然而off把singto拉去翘课了。

看着off换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singto忍不住审美疲劳了,轻飘飘说了一句。

“做回你自己就好。”

然后,off觉得此话真理,然后放弃了买衣服的打算,转而去给gun买礼物。

singto忍不住吐槽,“现在才准备,不觉得有点仓促?”

“最重要的是心意,不在乎时间的长短。”

singto无话可说,给他竖起大拇指。

但是,off非常郁闷,不知道该买什么礼物,一时间毫无主意。

然后,提议off给gun买了十一支的玫瑰。这含义不言而喻,不过off这个神经大条的人是不明白的,不过singto也懒得解释了。

最后,两人买好礼物就各自散了。

off回家去烛光晚餐,毕竟表白这样的事情得在人少的地方,要不然他会害羞。

可是,off还没准备好东西,gun就回来了。看着围着围裙的off,gun觉得有点好笑。

“哥,不会是你亲自下厨吧?”

“那是当然。”

“我帮你吧。”

off把买回来的玫瑰花随意放在厨房,怕gun看到便不让他进厨房。

然而,gun还是发现了。看到那束十一支的玫瑰花,gun拿起来看了看,笑道,“送我的?”

off点点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gun看着他那扭捏的模样,走近off身边,放下了玫瑰花,然后往off头上放了一个槲寄生的花环。

“我有话想对你说,不过吻了再说。”

off看着他,愣住了,gun却直接吻上了off。

吻过后,gun便接着道,“这是槲寄生花环。”

off拿过自己头顶的花环,奇道,“这是什么东西?”

“圣诞节当天,只有站在槲寄生下面,谁都可以吻那个人。”

“所以刚刚你就是因为这个吻我?”

gun点点头表示同意,off把槲寄生放gun头上,说道,“是不是我也可以吻你?”

gun看着他没有应话,off低头吻上了gun。

跟gun刚刚那蜻蜓点水不一样,off的吻温柔细腻小心翼翼。

吻过后,off靠在gun耳边道,“gun,除了哥哥这个身份,我还能有另外一个身份吗?例如说,你男票?”

gun笑而不语,扯过off的衣领,直接吻了上去,一切尽在不言中。

月色真美!

月色下,singto和Krist手牵手走着回宿舍的路。

Krist手上拿着的是singto给他亲手做的小乌龟陶瓷杯,而他给singto准备的礼物在宿舍。

singto把Krist送到宿舍,进了宿舍,Krist关上门,没开灯,走近singto道,“今年,你的圣诞节礼物我忘记准备了。”

singto没有应话,虽然已经知晓Krist的用意,但是那一刻他还是有点紧张了。

“所以,我把我自己送给你。”说罢,Krist吻上了singto。

当然,singto很快就反客为主了。

月色下,如诗如画!

圣诞节特别篇,祝福看到的朋友们,平安喜乐,健康顺遂。

评论(7)

热度(67)

  1. 🌸hello暖暖.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