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66(修罗场)

gun急匆匆回到家,直奔钢炮房间,可看到apple在房门外徘徊许久的样子,感觉有点奇怪。

“apple,你怎么啦?”

apple看到gun回来,立马迎过去,轻声道,“钢炮回来后就不言不语,一个人躲在房间,我怕他有什么事情。但是,想问又不太敢开口。你回来就好了,你去问问。”

gun郁闷地看了看apple,然后敲敲门,apple马上闪身离开了。

钢炮没有应门,gun便道,“表哥,我进来了。”

gun开门进去,看到钢炮站在阳台外不知道在想什么,整个人似乎出于一个空灵的世界。身体似乎只是一个躯壳,灵魂已经没了。

gun被这样的钢炮吓得愣了愣,前进的脚步顿了一下,缓缓心神才继续往前走了去。

“表哥。”

走到钢炮身边,gun轻轻唤了声。

“回来了。”钢炮看着他,十分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

“你跟apple怎么回事?我问她,她居然反问我。”

“这样不是挺好,这样一来,学长在校园网上那些谣言全都不攻自破,没有人再说三道四。”

gun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却又道,“只是,攻击对象变成了表哥你啊,你就怎么不爱惜自己的名声,好歹你也是个校园明星。”

钢炮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我既然都休学了,大不了直接退学好了。”

gun无言以对,愣了愣,反问道,“表哥打算退学?”

“嗯。”

一个轻飘飘的回答,让gun一时间不辨真假。

“可是,表哥不打算找回你的记忆了?”

钢炮没有接话,回道,“或许忘记一切,重新开始也是好事。”

“你这重新开始,不包括暖暖学长?”

钢炮没有接话,说道,“他会找到属于他的幸福。”

说罢,钢炮便转身进去了,阳台外gun一脸疑惑,“暖暖学长的幸福不是你吗?”

待gun转身去找钢炮的时候,他已经进了书房,把自己关起来了。

gun一脸不解地离开了钢炮房间,apple看到他出来,急忙上前打听打听。

“怎么回事?”

gun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他们发生误会了?是因为吃醋,所以钢炮这样做?”

gun觉得不是这个原因,摇摇头道,“不知道。”

“你这一脸郁闷的样子也是无济于事,不如想想怎么样做。”

gun觉得apple的话有理,便道,“有什么好办法?”

“当务之急,让他们先见一面再说吧。”

gun一记白眼送过去,反问道,“你觉得可能?”

apple一把拍了拍gun的头顶,说道,“你傻啊,周末不是你off学长生日吗?”

这话一说,gun马上反应过来,笑道,“主意不错,我先去跟off学长说说。”

apple看着gun离开之后,转身若有所思地看着钢炮的房间,然后打了一通电话。

gun拿着电话回房,准备给off打电话,off已经给他打来了电话。

“gun,你给我说说,你表哥究竟怎么回事,始乱终弃是吧?别以为他是你表哥我就不揍他,欺负我们家暖暖,那就是找死。……”

gun非常郁闷地听着off吐槽了一大通,等他说完,gun才道,“到我说了吗?”

off拿起茶杯,喝了口水,放下水杯道,“好,到你了。”

“周末你生日,我带我表哥去你家。你带暖暖去你家,然后我们就让他们两个好好谈谈。我估计我表哥是嫉妒那个god,所以才弄这么一出。”

off正要回话,not的电话打了过来,off便先挂了gun的电话。

“not,怎么啦?”

“你告诉我,钢炮家在哪里,我要去问问他,究竟怎么回事?”

off愣了愣,反问道,“你要去学弟家?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你不看看暖暖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off小心翼翼道,“暖暖还好吧?”

“好什么好,一点都不好。”

off似乎从来没看not生那么大的气,也不敢开口乱说,只道,“我估计是有什么误会吧,不如让他们两个见个面?”

not忽然道,“待会聊。”然后,他便挂了电话。

not挂了电话,从阳台走进去,问道,“暖暖,你要去哪里?”

“饿了,去买点吃的。”

“你呆在宿舍吧,我去给你买。”

暖暖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你随便买点就好。”

not点点头应下话,转身就出去了,暖暖一个人在宿舍,看到那些与钢炮相关的物事,不禁悲从中来。

真没想到,他们之间会走到这地步!

暖暖还在愣神,手机忽然响起,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暖暖接了电话。

“我是beam,暖暖,能不能请你过来一趟。”

接完beam的电话,暖暖打车去了beam的公寓,却没想到看到的是一个醉醺醺的god。

从来骄傲如他,没想到会醉成这样,毫无形象。

这是暖暖的第一感觉。

让暖暖进屋后,beam便自己回房了,整个客厅就是他们两人的空间。

暖暖站在一边,不知道该怎么样上前,也不知道自己该开口说点什么。

而另一边的god,自顾自地喝着啤酒,地上的罐子落了一地。

洁白的衬衣沾上了啤酒的污迹,格外明显。god坐在地上,有点不管不顾,似乎只知道仰头喝酒。

god看着玻璃窗外,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许久,暖暖抬步走向god,走到他的眼前,挡住了god的视线。

窗外的阳光落在暖暖的脚边,让god觉得有种莫名的惊喜。

“暖暖?”

god边说边伸手去触及暖暖所在的位置,手伸出了些许,阳光落在god的手心,然后他一下子收回手,苦笑着道,“我难道已经醉出了幻觉?暖暖怎么可能在这里!”

暖暖看着他那副样子,心里闪过一阵难过。

“我能拥有的只是手心的阳光,而不是真正的太阳。”

说完这话,god举起手中的啤酒便要喝,暖暖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说道,“别喝了。”

god看着眼前的暖暖,似是不敢相信,但手腕上的掌温提醒自己,暖暖的确在自己面前。

god愣着,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暖暖拿过他手中的啤酒,放下,拿过一旁的纸巾给god拭去了他手中沾上的啤酒水迹。

god很安静很安静地任由暖暖替他整理仪容,因为生怕一开口,他忽然发现这只是自己的幻觉,那该多让他难过?

暖暖替他整理了一番,放开他打算收拾收拾那些散落一地的啤酒罐子,god却一把拉过暖暖,跪在地上,头靠在暖暖的肩膀,双手紧抱着暖暖,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不停重复的道歉,让暖暖觉得有点惭愧,明明是自己跟钢炮的事情,自己似乎迁怒到god身上了。

暖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才是那个该道歉的人吧!

暖暖伸手抚上god的后背,一下一下地轻拍着,安慰道,“你没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了。”

god依然不断地重复这三个字,只是他不敢开口把这话说完整。

对不起,我太爱你。

而暖暖也只能跟god说句对不起,因为对不起,我不爱你了。

人生在世,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多么重要的事。否则,有些感情即便再深,时间错了,也不能修成正果。好像,四季变换,总有各自的规律。

夏荷不会开在冬日,冬雪也不会落成秋霜!

一切自有规律可言,错过的感情,就是错过。即便后退一步,又能如何?

千言万语,最后只有“对不起”三个字。

两人忽然安静下来,时间仿佛静止一般,过了许久。

god希望,那一刻,可以海枯变成石烂,沧海也成了桑田。时间可以静止,凝成琥珀,封存起那段岁月。

“god,我们还是朋友吗?”

暖暖的话,让god沉思的心情打破。

“当然是。”

“既然我们还是朋友,那么请你答应我,别这样伤害你自己了。你这样做,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god没有接话,却发现自己搂着暖暖的手不自觉地有点松散。

“god,放手吧,好吗?”

god沉默良久,然后回道,“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答应你。”

只是,你还会在我心里!







评论(6)

热度(43)

  1. qzuser1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