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67(修罗场)

从beam的公寓出来,回到家里,已经很晚。

暖暖一整天没有吃过东西,于是进厨房泡了一个泡面,然后坐在阳台上吃了起来。

晒月光,吃泡面,暖暖想想忽然觉得挺有趣。

然而,忽然想起不久前自己看着钢炮在阳台上哭泣的难过的背影。如今想起,却是这样的久远,明明不过是前不久发生的事情而已。为什么现在想起,却那么那么陌生又遥远?

暖暖想了想,纠结了一会,便给钢炮发了一条消息。

[钢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忽然跟我分手,但是我爱你。所以,我不会放开你。]

信息发了出去,暖暖吃过泡面,整理了一下,然后就准备挑灯夜读。毕竟他落下了太多功课,而期末考试也快到了。

但是,最重要的原因是,暖暖睡不着,他希望可以等来钢炮的回复。哪怕,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如此甚好。

可是,钢炮收到暖暖的消息后,却没打算回复,看着那条消息,钢炮觉得他已经有点心软,可是现实的情况告诉他,自己决不能心软,为的是避免以后可能面对的痛苦。

今晚,注定是两个人的不眠夜。

第二天一早,钢炮刚刚睡着却收到了M的电话。

“钢炮,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和学长怎么回事,现在不仅是班级里的人,甚至你后援团的那些学姐学妹都过来找我。我今天还没进课室,在校门口就被人围堵了。”

“对不起M,让你困扰了。不过,目前为止,你所知道的就是真的,我跟学长分开了。”

M大叫一声,忙道,“你们怎么回事?我好歹是你死党,居然这么重要的事情我还是从校园网上知道的,你说你对得起我吗?我们那么多年的交情都白搭了。”

钢炮没有应话,沉默着,似乎在想着怎么样解释。

M接着又道,“钢炮,你说你跟学长分开,我完全不信。然而,校园网上居然说你劈腿了,才让你们分开,我是更加不会相信的。你给我说说,究竟怎么回事。我要知道真相。虽然我没你聪明,但是好歹也只比你笨一点点,你觉得你这样说我会相信吗?”

钢炮没有应话,M继续说道,“既然你们没有关系,那学长那边的麻烦事估计你也不关心的。”

听到“麻烦事”三个字,钢炮心里咯噔了一下,犹豫了一下,问道,“学长有什么麻烦事?”

M笑道,“就知道你还紧张学长,还在装!”

“毕竟也是学长。”

M对于这个回答无言以对,钢炮追问道,“学长究竟有什么麻烦事?”

M心里偷笑了一下,然后一脸凝重语气深沉道,“学长的公寓,最近房东要加租,但是这整栋的学生,哪有什么能力租金说加就加?”

“不是签合同了?”

“就是合同到期了,下学期开始就加租了。但是,期末之后,只有一个月的短假期。而且大三的学长们都要应付实训课程,还有社会实践活动,哪有时间找地方搬?”

钢炮没有应话,M又继续道,“你以前和学长一起住的,看看什么时候有空就把东西拿回来吧,省得学长还要麻烦帮你收拾东西。”

钢炮应了话,说道,“你找个时间替我去一趟,怎么样?”

M郁闷道,“这是你们的事情,干嘛要让我去?”

“现在的情况不适合我去。”

“钢炮你真会使唤人!”

钢炮笑道,“你不也经常抄我作业,使唤一下没关系吧?”

M愣了愣,钢炮记得我以前经常抄他作业?

钢炮见M没有说话,说道,“记得帮我跑一趟,我困了,要睡觉,拜拜。”

说完,钢炮直接挂了电话。M听着电话里传过来的忙音,愣了愣,然后挂了电话。

钢炮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却已经没有睡意了。

纠结了一下,然后给吴三叔打了通电话。

吴三叔是钢炮父亲生意上的伙伴,姓吴,家里排行老三,所以自小钢炮就直接唤他“三叔”。虽不是亲叔,但是对钢炮总归不错。

三叔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所以有关这方面的事情,钢炮觉得应该找他帮忙。毕竟,钢炮私下有做房地产投资,而且他眼光不错,吴三叔也很是欣赏他。

“三叔,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情?”

三叔笑道,“钢炮,有什么事需要帮忙?”

apple坐在三叔旁边,听着钢炮和三叔打完这通电话。

apple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说道,“三叔,刚刚那个是钢炮?”

“对,他让我帮他查一下,他们学校的一套旧公寓。”

“他有说是怎么回事吗?”

“没有,他就是说,看看能不能帮他整栋买下来了。至于为什么要买,他没说。”

apple没有应话,说道,“三叔,要是有后续事宜能不能跟我说说?”

三叔打趣道,“自小有关钢炮的事情,你也得掺合一份。”

apple笑道,“都是陈年旧事了,还提来干什么?”

“好吧,这些事情都不说了,你倒是说说,一早约三叔我来喝茶是什么事?”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起三叔喜欢喝茶,特地给你送一盒好茶。”

吴三叔接过apple递过的茶盒,说道,“茶倒是好茶,但你倒是先说说想三叔帮你什么忙?”

“想三叔帮我处理了这边的房子。”

“都卖掉?”

“对。”

“为什么?”

“我爸妈生意都不在这边了,我也不会经常回来,不如直接处理了那些房子吧。”

“以前房价高的时候,让你卖也不见你舍得卖出去。现在倒好,房价不高才让我帮你卖出去。”

apple笑道,“以前是因为觉得这边有让我牵挂的事情,总觉得自己会回来定居。”

但是,现在那个理由已经不复存在。

apple没有说下去,后半句话,吴三叔似懂非懂,没有问,只答应了apple替她卖房子的事情。

从茶楼出来,apple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她急匆匆赶去医院。

赶到医院,apple直接找到了钢炮的主治医师,询问他关于钢炮的病情。

本来这些事情是不该跟apple说的,但是apple的一个朋友的亲戚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利用这层关系,apple知道了钢炮的病情。

显然也解释了,钢炮最近那些反常的行为。

apple得知这个信息,愣在医院的长椅上,许久。

电话铃声响起,这才让apple回神过来。

看到的是M的电话,apple有点意外,虽然他们曾经同班过,不过要不是因为钢炮的关系,apple是不会认识M的。

毕竟,对于apple而言,她的眼里只有钢炮。

“M怎么啦!难得给我电话。”

M给apple打电话纯粹被逼的,因为从钢炮口中得不到信息,off只能逼M给apple打电话,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apple,我就想问问,你跟钢炮什么关系?”

听到这话,apple笑道,“你把我当什么人?我明知道钢炮喜欢你们的学长,为什么我还要掺合?我们只是朋友,没有其他关系。你居然不相信钢炮的为人?”

M听到这话,说道,“也对,虽然钢炮失忆,但是某些习惯还是得以保留的,例如他还记得我经常抄他作业的事情。我真是太傻了,居然不相信钢炮。他怎么可能会劈腿呢?”

M说了一大通,可重点却在“记得经常抄他作业”这话!

apple忽然想起,刚刚钢炮给吴三叔打电话的事情,要是他失忆了,应该是不记得三叔这个人的。可是,钢炮居然给他打电话,显然他是知道三叔这个人。

那么,他难道已经恢复了记忆?

M接着又说了一大堆的话,但是apple已经没心思去追究了。急匆匆挂了M的电话,就回去了。

回去之前,apple给披萨外卖店下单了几个海鲜披萨。

M听着电话里传出来的忙音,有点郁闷,今天又被人挂了电话。

off和not听到apple刚刚的话,总算放下心来,毕竟校园网上的事情是假的,暖暖和钢炮估计也就是闹个小脾气而已,等他们助攻一下就好了。

打着这个算盘,off和not便开始谋划着周末的聚会。因为,两人能否和好如初,关键在此一举。

M觉得非常郁闷,看着自己宿舍被人占领,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哭,想哭,很想哭!

这估计就是M的感受吧!

apple回到家里的时候,只有gun和钢炮在家里。两人正在客厅吃着海鲜披萨,apple笑着走过来,拿起一旁的胶手套便道,“我也要吃。”

gun给apple递去一盒道,“吃吧。”

钢炮却挡住了那盒披萨道,“apple不能吃海虾。”

gun愣着,看着apple道,“有这回事?”

apple还没来得及应话,gun的手机响起,看到来电显示,gun拿着电话跑开了。

客厅里只有钢炮和apple。

apple装着去拿披萨的样子,钢炮叹了口气道,“你对海虾过敏,你自己也忘记了?”

听到这话,apple笑道,“我是差点忘了,不过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钢炮语塞,想了想道,“妈妈告诉我的。”

apple回道,“你妈妈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她只以为我不喜欢吃海虾而已。知道我对海虾过敏的人,除了我父母,估计只有你了。”

钢炮愣着没有说话,apple又道,“小时候我那次过敏休克,吓坏你了吧?”

钢炮依然没有应话,apple说道,“钢炮,你已经恢复记忆了,对吗?”

钢炮还是没有应话,apple说道,“你的病情我也知道了,你是想让我直接告诉你学长吗?”

听到这话,钢炮一脸惊愕,然后说道,“我是恢复记忆了。不过,病情的事情,希望你别对学长说,毕竟我们已经没关系了。”

apple郁闷道,“什么叫没关系,能不能找个靠谱的理由说服我?”

钢炮愣了愣,说道,“我不希望以后学长伤心难过。”

听到这话,apple没有回话,这理由果然很有说服力。不过只是说服钢炮自己而已,她却有一套自己的处事方式。

不管结果如何,apple觉得这事情有必要让学长知道。






评论(8)

热度(37)

  1. qzuser1卜算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