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68(修罗场)

暖暖昨晚通宵,早上才睡下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拿过电话一看,发现有好些未接来电。

其中有off和not的,也有滚哥和tuta,但是暖暖却看到一个不知名的未接来电。看次数,似乎打了很多遍过来。

暖暖洗漱了后,觉得有必要回拨电话过去,然后就回了电话过去。

没想到打过去后,电话却显示已关机状态。

暖暖也没在意,觉得只是无关紧要的电话,放下手机也就算了。

刚刚查信息的时候看到off的邀请信息,说是他周末在家搞生日派对,想请暖暖过去。

暖暖给他回了信息,也给其他朋友一一回复了信息和电话后,他换了身衣服便出门去买礼物。

毕竟最近事情太多,暖暖连off的生日都忘记了,要是往年他会提早买好礼物,哪会像现在那样急急忙忙?

暖暖打车去了商场,没想到却遇到了dear学长。dear是大四的教头学长,跟暖暖也挺熟,不过自从他大四之后一直忙着出外实习的事情,也甚少在学校看到他。

暖暖出事后,dear学长也很迟才知道,虽然当时也有打电话给暖暖询问情况,不过那时候暖暖已经没事了,所以他并不知道暖暖失忆的事情。

“暖暖好久不见。”

“dear学长好。”暖暖双手合十行礼。

“最近怎么样,是不是忙着期末考试了?”

“对,期末考试完了就该准备社会实践活动了。”

“听说你们的学生公寓房东忽然加租,不让你们继续租住,是真的?”

暖暖愣了愣,显然并不知道这个事情,问道,“有这回事?”

“我之前听一个同学号的学弟说的,他也是住你们那边的公寓。”

说完,dear学长的手机铃声响起,暖暖站在一边等学长接完电话。

“暖暖,我实习单位忽然有点事情,要赶回来,下次再聊。再见了。”

“学长再见。”

暖暖送走了dear学长,拿出手机在校园网上一查,发现果然有这个事情。

然后,暖暖急匆匆买了礼物就回自己公寓了。

去公寓的信箱一看,果然看到了加租通知信。

信上说,要是不接受加租只能在限期内搬走。

回到宿舍,暖暖看着这个住了三年的地方,忽然有点不舍。

可是,他觉得同意房东的加租,似乎也有点冤大头的感觉。

许久没有回来住过,宿舍似乎还是一如既往的整洁模样,不过多了些许灰尘。

以前,他一个人住的时候,宿舍经常是乱七八糟,偶尔才会想起清理一下。

后来,跟钢炮住一起后,收拾整理的事情钢炮全包了,当然他也不好意思把东西随意乱丢,故而也养成了好习惯。

忽然发现,原来钢炮对自己的影响那么大。

看着那个属于两个人的空间,那些曾经的画面一幕幕浮上脑海。

那么近,那么远,说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暖暖走到沙发上坐下,拿过一边的相册,翻看他们的合照。一张一张照片翻过,暖暖的唇边浮上一抹或深或浅的笑意。

翻过了相册,暖暖又在宿舍里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找寻着属于两个人的气息。

如此一来,一天便也过去了。

暖暖拿着相册,看着夕阳的余晖,心起念动。

一手拿过手机,一手举起相册,夕阳下,相册的封面落满了橘红色的温柔余晖。

暖暖一下子想起了钢炮的笑容,他拍了一张相册封面照,然后给钢炮发了过去。

[即便没有得到你的回复,但是我依然爱你。余晖下的相册,见证着我们所有甜美的回忆。]

收到信息的时候,钢炮也站在阳台外看落日,看到那张余晖下的照片,钢炮的唇边扬起一抹浅笑。

照片上,暖暖的手戴着那条跟钢炮手上一样的情侣手绳。

那些曾经,一下子涌上钢炮心头,似乎似乎真的很美好的时光。

可是的可是,那已经是曾经。

钢炮的浅笑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漠然的神色。

不能沉迷,忘记了吧。

这是他一遍又一遍暗示自己的信息。

敲门声响起,钢炮转身进去,说道,“进来吧。”

“钢炮少爷,你好。”

来人是一个新来的佣人,钢炮回道,“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apple小姐说,她不见了手机,但是不知道丢哪里去了。所以我进来找找,可以吗?”

闻言,钢炮点点头道,“好,你慢慢找吧,我先出去了。”

“好的。”

钢炮放下自己的手机,然后拿起了一本书,走出去了。

那是一本与漫画设计有关的书,很厚重的一大本,所以那个佣人没有发现杂在书里的手机。

那就是她要找的,那丢了的手机。

钢炮知道,apple一定会找暖暖,所以他先藏起了她的手机,然后跟gun说不许告诉apple,暖暖的手机号码。

因为钢炮说,怕apple找暖暖麻烦。

gun觉得钢炮的话挺对,所以不管apple怎么说,gun还是没把暖暖的手机号码给她。

apple虽然郁闷没有找到手机,也郁闷没有拿到暖暖的手机号码,但是这个郁闷在接到吴三叔的电话时,一切迎刃而解。

apple没想到,钢炮动作那么快,一栋公寓楼说买就买。

“apple,你认识那个叫暖暖的大三学生吗?他是钢炮熟人?”

apple没有说破,只道,“是钢炮一个学长,怎么了?”

“钢炮把那栋学生公寓买下来后,不但没有加租,而且还通过学校给一部分学生房租减半的优惠。其中一个就是那个暖暖,听说也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不过钢炮当时特地跟我说了一下,所以我也就好奇问问你。”

“哦。”apple暗中吐槽了钢炮几万遍,说好的放弃呢?还不是默默替他学长安排好一切,真是别扭的人!

“apple,你的旧号码不用了吗?”

“手机丢了,暂时也用这个新号码。三叔要是有事找我,打这个电话就好。”

“好。”

“三叔,你有没有那个暖暖的联系方式?”

“好像学校给我发过一份优秀学生名单,里面应该有他的联系方式。”

“能给我一下吗?”

“没问题,等下我回办公室看看,然后发你手机上。”

apple大喜,说道,“非常感谢三叔。”

挂了电话,apple简直要开心死,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来以为要找人帮忙,折腾一下,没想到电话号码轻易到手。

apple换了一身衣服,整理妥当,三叔的信息就过来了。

得到了暖暖的手机号码,apple第一时间打电话把暖暖约了出来,毕竟有些事情该面对面聊。

两人很快约好了时间地点,挂了电话,暖暖虽奇怪apple忽然的邀约,却也没有多想,赴约就是了。

apple挂了电话就直接出门了,所以比暖暖早到。

暖暖来的时候,apple已经吃完了一件抹茶蛋糕。

暖暖落座,apple让他点单,他却比较拘谨,只要了一杯冻奶。

“都饭点了,你不饿?”

暖暖刚刚在公寓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还有一些存粮,于是就吃了杯泡面,现在倒真完全不饿。

“你约我出来,有事?”

apple也不转弯抹角,说道,“想知道你家钢炮为什么跟你分手吗?”

暖暖眼神一亮,说道,“你知道原因。”

“那当然,要不然干嘛把你约出来。”看着apple那一脸傲娇表情,暖暖有点郁闷。

“是什么原因?”暖暖一直知道,钢炮跟自己分手绝对不是因为god的缘由,只是却一直找不到理由。

“因为他的病。”

只是,暖暖没想到,原因居然是因为这样!

听完apple的话,暖暖心里也不知道该做何感想了。

沉默,是他唯一的回应。

“钢炮是真的为你着想,只是他把所有事情都自己扛了。还有,他还为你买下了你们的学生公寓,还给你减免房租。你说,他这样的男票哪里找?”

暖暖一脸迷茫的表情,apple便解释道,“公寓房租的事情,很快有人给你解决了。很快你就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暖暖依旧没有接话,apple喝了一口果汁,说道,“我把我知道的事情都给你说,你倒是给我回个话吧。”

“谢谢你。”沉默许久的暖暖终于说了一句话来。

apple一脸崩溃道,“我不是要来听你这句谢谢的。”

暖暖愣了愣,apple又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知道他有癌症,你还会爱他吗?”

暖暖毫不迟疑道,“爱,比以前更爱。”

听到暖暖的保证,apple笑道,“那就行了,接下来一切听我安排就对了。”

暖暖又一脸迷惘的表情,apple解释道,“我会想办法让你们和好如初的,到时听我的行动指示吧。还有,现在不能对其他人说起钢炮病情的事情,毕竟他家里人也都还不知道。我也是通过某些途径得知这个消息的,反正你现在即便见到他也得假装不知道这事情。”

暖暖点点头,问道,“他家里人还不知道?”

“他爸妈出外了,他姐姐回家了,他现在谁也没说这事情。”

暖暖拿过冻奶喝了一口,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还有一件事情,他……”恢复记忆了。

后面的话,apple忽然停顿了下来,没有说完这话。

暖暖看着她,却见她一脸高深莫测的神秘笑容,让暖暖忽然有种被人算计的感觉。

apple觉得,现在说穿了一切,到时就不好玩了。所以她只道,“他认定的事情,就会固执己见。”

暖暖当然知道,钢炮有多顽固,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既然知道了他跟自己分手的理由,那么他就算拼尽所有都不会让他离开自己。

一如当初,他对自己的追求。

或许,现在就是自己对他表情达意的时候了。

“我知道他有多固执。”暖暖顿了一下,接着又道,“但是,我会让他知道,我比他更加固执。”

评论(5)

热度(62)

  1. qzuser1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