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69(修罗场)

自从那天跟暖暖见面之后,apple便开始谋划周末的事情。虽然她不知道能不能真的让他们两个言归于好,不过她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当然,apple最近也一直宅居,没有外出。谋划的事情她也只是给一个朋友说了大概,具体操作都是别人在弄。

apple的深居简出,让钢炮稍稍放下心来。他虽然藏起了apple的手机,但是不排除她可以从另外途径得到暖暖的电话,自己的事情既然让她知道,那也是无可奈可。

不过钢炮已经跟他爸妈说了出国留学的事情,不过还是隐瞒下他的病情。他从来都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所以他认为在他自己还没一个确切的方案解决的时候,他宁可把一切都揽上身。

至于apple那边,他也已经联系了她父母,不过几日,apple便会被接回去上学了。等她离开了,一切真相自然石沉大海。

这是钢炮的计划,自以为天衣无缝,却不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

最近这些天,学校网站上依然沸沸扬扬传着钢炮和暖暖的事情,被这些事情烦得要死的M只得请假在宿舍自习。要不然,还没到课室,路上就已经被人围追堵截了。

正郁闷的时候,M接到一个陌生号码,心想:难道这些人还能找到自己的电话,然后打过来追问钢炮的事情?

只能说,有个校园先生当好友也是件麻烦事。拍拖分手也得闹得腥风血雨,就是可怜了自己!

就在M满怀郁闷的情绪接过电话,让他惊讶不已的时候,打电话来的人居然是apple。

说起来,他们也许久未见,之前也就是钢炮住院期间偶尔碰面了几次。她打电话给自己,难道有什么事?

“M……”

M的发呆,让apple一连唤了他好几声。

“apple大小姐,我没聋,不过也快了。”M边说边拿开了电话,远离自己耳边,生怕继续的魔音贯耳。

“废话不说,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就一句话,钢炮的事情要不要帮忙?”

M虽知道apple肯定有事才打自己电话,只是没想到那是钢炮的事情。

“关于什么的?钢炮的事情我有什么可以帮忙?”

“还能关于什么,还不是学长和他的事情,你想不想他们和好如初?”

M非常不客气地反问道,“你有办法能解决这事?”

“能不能解决不是我说了算,要他们自己说了算。不过充其量我也就是个助攻,你要不要加入我?”

M想了想,然后回道,“助攻钢暖,人人有责。我加入!”

“非常好,到时事成,让钢炮记你一功。”

“请问助攻队长,我能帮你什么忙?”

“到时你就知道,反正现在你记住一定要参加周末的生日宴就对了。”

“哦。”M还没来得及问其他的细节,apple已经瞬间道别然后挂了电话。那一刻,M的人似在风中凌乱。

挂了M的电话,apple跑去开房门,来人是gun,手上拿着一盘水果。

apple非常感动,说道,“知道我宅居,特地给我送水果盘了?”

gun一脸惊愕地退后了两步,然后拿起一片苹果吃了一口,说道,“那是我自己吃的,你想太多了。”

apple瞬间无语,反问道,“说,你要找我干嘛?”

gun说道,“后天off学长的生日宴,学长说只请我跟表哥,所以你自己随意去浪吧。”

“就是要告诉我这事情?”

gun很认真地点点头道,“是。”

apple有点无语,反问道,“怕我去了,你们的暖暖学长会吃醋?”

gun很自然地点点头,然后又迅速地摇摇头道,“没有这回事。”

apple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gun道,“你自小就不会说谎,别装了。不去就不去吧,我也不稀罕。”

说完,apple转身关门,一气呵成。

gun看着那扇门,有点惴惴然,惶恐不安道,“看来不让apple去还是正确之选。”

从apple房门离开,gun转身回房给off打了通电话,询问周末的事宜。

既然要助攻,gun觉得得做最好的,要不然没意思。况且,如今自家表哥跟学长的事情弄成这样,即便是朋友也在尽心尽力期望他们两个早日和好,更何况是自家表哥!

gun对这次的助攻计划,可谓是绞尽脑汁煞费苦心。

“gun,你还在听吗?”

电话那边,off的话唤回了gun的神思,回道,“你继续说。”

“说完了,就是问问你还有什么要补充?”

gun刚刚都在神游,完全没听到off的话,只得道,“按着我们原定计划就好。”

“就这样定了。”

“好,off学长再见。”

“再见。”

off挂了电话,看了眼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暖暖,走过去道,“想什么呢?是不是觉得我们这班朋友太够义气了,连期末考试的成绩都不要了,个个翘课帮你助攻。”

“他们下午的课都不上了?”

“不上了,为了你成绩都不要了。”

看着off一脸认真地胡说八道,暖暖总算是扬扬唇角,说道,“你就吹吧。”

“没吹,他们个个都逃课过来了,现在已经在路上,估计也快到了。就是为了提前过来我家布置一下,好为你和钢炮准备一个温馨的见面场地。看我们对你多好。”

“没办法,因为我是团宠嘛。”

off听到这话,没有接话,对暖暖拱手道,“甘拜下风。”

“承让承认。”

话语刚落,off的手机铃声c响起,接起电话道,“not,怎么了?”

“我们在你家门口,快开门。”

off转身调取了一下门口的摄像头,看到not的车,然后按下开门的按钮,门打开了,not的车开了进来。

off和暖暖从客厅出去迎接,从车上下来的not,tuta和滚哥,彼此间打过招呼,然后进了客厅。

off便道,“家里佣人放假了,大家要吃要喝,厨房随意。”

滚哥说道,“你家佣人干嘛全部放假了?”

“还不是为了后天的生日宴,不,应该是助攻大会。”

not笑道,“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佣人在,大家玩得不尽兴,不开心。所以我让他们全部放假,只有我们会比较随意。而且,最重要是不能妨碍到暖暖和钢炮学弟后天的见面。”

听到了off的话,tuta回道,“off你也真是考虑周全”

off一脸傲娇道,“那是当然。”

然而,话语刚落,滚哥not和tuta分别拿起沙发上的抱枕,然后同一时间往off身上飞过去。

滚哥说道,“你家佣人全放假了,我们全部自己动手,你不怕我们把你家拆了?”

not也道,“你爸妈呢?也不在家?”

“爸爸出差,妈妈旅游去了。”

tuta说道,“话又说回来,你爸妈一年在家呆的时间貌似不多啊!”

闻言,off一瞬间闪过落寂,然后又大笑道,“这样挺好,在家自己爱怎么过就怎么过。”

滚哥忽然说道,“我饿了。”

tuta接着道,“我也饿了。”

“我带你们去厨房。”

三人离开,客厅里只有暖暖和not。

暖暖刚刚一直没有说话,not走到暖暖身边坐下,说道,“老铁,干嘛这副表情?”

暖暖勉强笑笑,反问道,“我什么表情?”

“一副全世界我最惨的表情,生无可恋脸。”

暖暖没有接话,not又道,“别想那么多,我相信钢炮学弟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虽然他现在失忆,但是我相信,他心里还是有你的,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而已。”

“not,这些我都明白,只是心里还是有点难过。谢谢你的安慰,我没事的。”

“后天等你们见过面,好好谈一谈,估计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暖暖点点头,没有接话。

两人沉默了一会,not犹豫了一下,问道,“god似乎要出国读书了,你知道这事吧?”

暖暖点点头,回道,“他跟我说过了,应该是下星期的飞机,他希望我去送机。”

“你会去吗?”

暖暖没有马上接话,沉默了一下,然后道,“我也不知道。”

暖暖看着手机,看着god的那条消息,自己却是一直没有回复。

同样,god也看着那条自己发给暖暖的信息。因为暖暖一直没有回复,god心底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幻灭了。

忽然,god的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god惊喜地以为是暖暖的回复。然而,看到的却是kit的信息。

[god,是不是下星期过来英国?要不要我帮你准备点什么?]

god随即回了一句,[不用。]

kit看着这冷冰冰的两个字,有点郁闷,转而马上去找beam求安慰。

[beam,你说god为什么不理我,我刚刚好心跟他说要不要帮他准备点什么。然而,他居然就给我回了两个字。我心塞啊!]

此时的beam正好跟forth吃过午饭,在回宿舍的路上。看到kit发过来的信息,beam也是秒回过去。

[你说你是不是傻,god最近什么心情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找他不是明摆着找虐吗?况且,最近谁都知道你交了男票,你居然还问god要不要准备东西给他?难道你想给他准备你的狗粮?]

看着beam秒回过来的一大段文字,kit发现自己的心更塞了,明明是想找去安慰,然而却又被虐了一下。

一边的ming看着kit苦着一张脸,忍不住逗逗他,说道,“谁把我家kitcat弄不开心了?”

kit看着ming,忽然发现,求安慰还是找自家男票比较靠谱。

“还不是因为我那个老铁,失个恋而已嘛,弄得自己神神叨叨!”

“我家kitcat就是小天使,别为这事烦了。”

“可他是我老铁啊!”

“既然这样,不如给他介绍一个男票吧。都说,忘记一段恋情最快的方法就是开展一段新恋情。”

kit想了想,说道,“主意不错,可是你有好的人选吗?”

“当然,我那个发小。”

“那个yo?”

“对。”

kit想了许久,说道,“他倒也挺可爱的,不过不知道god怎么想。”

“别管他怎么想,我倒觉得yo那么可爱,肯定拿下你朋友。”

kit正要回话,beam的信息又来了。

[小kit,干嘛不理我?不会是我刚刚的话让你的玻璃心碎了一地吧?]

[的确碎一地了,不过幸亏我有万能胶。]

[?]

[我家ming把我的玻璃心粘好了。]

beam发了一个无语的表情。

[你这狗粮,让我吃得猝不及防。]

kit看到这话,终于开心地笑了。

[祝你食用愉快。]

beam表示非常无语,回了一句,[友尽。]然后,他便丢下手机了。

一边开车的forth,看着beam一脸郁闷的表情,问道,“干嘛了?”

“被我老铁气的。”

“怎么气到你?”

“他给我吃狗粮。”

闻言,forth哈哈大笑,然后回道,“你也可以让他吃狗粮。”

beam想了想觉得forth的话在理,然后道,“下午不许上班了,陪我去玩,我要用一堆狗粮塞死他。”

forth听到这话,宠溺一笑,说道,“你开心就好。”

评论(2)

热度(32)

  1. qzuser1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