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75

off把gun送去了医院,两人到急救室外等着。让off觉得奇怪的是,从下午到傍晚,急救室外依然只有off和gun。

pick的家人呢?

off觉得奇怪,却没有说话,毕竟现在pick还在急救室里,gun一脸的担忧,off也不想烦着他。

一下午,gun没喝过一口水,off给他买的矿泉水还安静地放在一边,孤零零地躺着。

血红色的夕阳透过巨大的落地窗落在地上,off的心情像这一地的残阳,血色模糊。

off犹豫了一下,走到一边,悄悄给钢炮打了一通电话,打完电话后的off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刚刚还存在的疑问顷刻间消失了,因为pick是孤儿,所以这一下午等在急救室外的也只能是他们两个。

off无从得知,为什么医院的人会选择给gun打这通电话,为什么不是其他人?

或者,pick的手机里把gun的手机号码标记了特别的注明吧。

off这满脑子的胡思乱想,终止在钢炮和暖暖出现在急救室门外。

off看到两人,轻轻地舒了口气,走过去道,“gun已经在这里坐一下午了,一口水也没喝过,你们去劝劝。”

钢炮看了一眼gun的方向,说道,“让我去看看。”

说完,钢炮走过去gun那边,off看着gun的方向没有说话。暖暖在off肩膀拍了拍,说道,“别想那么多了。”

off点点头,正要回话,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off转身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周叔叔,你好。”

off的话有点低沉,语调明显跟往常不一样,周秘书愣了愣,问道,“off少爷,你怎么了?”

“没事,周叔叔陪我爸爸出差回来了?”

“是,总裁给你带了生日礼物,我待会给你送过来吧。”

“爸爸呢,又去应酬了?”

“是,刚刚下飞机就去应酬了。”

“礼物的事情不急,周叔叔先陪爸爸去应酬吧,他身体不好,别让他喝太多酒。”

“好,我会的。”

“谢谢周叔叔。”

周秘书挂了电话,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总裁,叹了口气。

“周秘书,off他怎么了,听你刚刚的语气他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off少爷跟平常不太一样,但是他说没事。”

“这孩子,说没事肯定就有事情了,麻烦你待会去我家一趟看看吧。”

“好。”

周秘书看着一脸疲惫的总裁,忍不住开口道,“不回家休息一下?”

“不回去了,就在公司休息一下就好,待会还有个应酬。”

周秘书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

周秘书先打电话给总裁叫了外卖,然后送到办公室,这才拿着礼物给off送去。

周秘书开车到的时候,off刚好也到家门口,两人一同进去了。

周秘书看出off的精神恍惚,忍不住开口道,“off少爷,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off摇摇头,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周秘书坐在他身边 也没有说话,他了解off,知道他藏不住话,待会肯定要开口的。

佣人送来了茶水,周秘书点点头,示意佣人离开客厅,然后就坐在off身边拿出笔记本电脑工作起来了。

不一会,off抬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工作的周秘书,说道,“周叔叔,你说我爸会不会有个私生子在外面?”

周秘书听到这话,明显一愣,然后合上了笔记本电脑,说道,“off少爷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off摇摇头,没有接话,周秘书暗地里松了口气,又道,“既然没人跟你说过什么,那你怎么会这样想?”

off纠结了一下,最后忍不住开口道,“因为我看到一个跟我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要是说他是我亲兄弟,我也是相信的。所以,我就怀疑我爸是不是在外面有个私生子了。”

听到这话,周秘书没有马上反驳,若有所想发模样让off觉得很是奇怪。难道,自己还真有这么一个孪生兄弟?

“周叔叔,你跟我爸爸那么多年朋友,他的事情你绝对清楚。你要是知道什么事情,跟我说说吧。”

周秘书笑道,“off少爷怎么能这么怀疑你爸爸,总裁虽说经常应酬鲜有时间陪着你们,但是他绝对没有私生子在外面。”

off没有应话,又道,“但是,我爸妈关系明显不怎么好,除了出席一些必要的场合,他们几乎不见面交流。难道他们的婚姻真没问题?”

周秘书没有接话,以前总觉得off年纪小,不懂事,原来他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off少爷,别胡思乱想了,总裁就是太忙没时间陪你。夫人就比较喜欢旅游去玩,所以可能有点忽略了你。但是,他们都爱你,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off没有接话,毕竟周秘书的话也是事实。

从小到大,off虽然知道爸妈对自己很好,可是那种好却是一种若即若离的爱。爸爸如此,妈妈也是这样,他实在不明白,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不过,看今天周秘书的情况,估计还真有点隐情,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off觉得自己有必要刨根问底,毕竟这样的疑惑已经存在心底很久很久了。

送走了周秘书,off回房吃了一个泡面,洗澡后就准备睡觉了。

可躺在床上却怎么样也睡不着,off给M打了通电话,然后两人可以组队玩游戏。

如此,便是一夜。

第二天,off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洗漱后,off马上给钢炮打了通电话,得知那个pick学长已经没事,off稍稍放心了一下,却又开始担心另外一件事情。

钢炮挂了电话,走进病房,看着守了一夜的gun,实在有点担心,可他却不管怎么样也不肯去休息。

暖暖指指桌上的盒饭,gun也是没有碰过,钢炮走到暖暖身边道,“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我看着就可以。”

“你昨晚已经陪gun守了一夜,就是早上回去休息了一下,今晚你又打算在这里守着?”

“要是pick学长不醒,gun也不肯回去休息,我也只能在这里守着。这事情不能被我爸妈和gun的爸妈知道,要不然就麻烦了。”

暖暖知道gun的父母接受不了他喜欢同性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明白钢炮的顾虑。虽说钢炮父母暂时接受了自己,但是以他们家的身份地位,自己真能跟钢炮一生一世?

“暖暖,你怎么了?”

钢炮的话唤回他的思绪,暖暖笑笑,说道,“没有什么,就是在想期末考试的事情。”

钢炮点点头,又道,“暖暖还是先回去吧,这里我照看着就好了。”

“但是你自己身体也会受不了的,又熬夜。”

“知道你关心我,可是我也不能不管gun。”

暖暖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医院。

钢炮坐在gun身边,说道,“不去吃点东西?”

gun摇摇头,没有说话。

“别担心,危险期已经过了,医生说他很快就会醒。”

“表哥,pick学长的医药费,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下?”

钢炮拍拍gun的肩膀,说道,“放心,包在我身上。”

“pick学长无亲无故,他的手机也只有我一个电话号码,所以医院的人才给我打电话。pick学长其实挺可怜,所以我总是忍不住想去关心他。所以,当初看到off学长的时候,我总下意识地把他当成了pick学长。然而,后来接触多了之后才发现,他们两个不是一样的人。”

听完了gun的话,钢炮回道,“所以说,现在你在迷惘?究竟是喜欢pick学长还是off学长?”

gun没有应话,钢炮又道,“不管什么选择,表哥都支持你。只要是你喜欢的就好,明白吗?”

gun看着钢炮,笑着点点头道,“谢谢表哥。”

钢炮也笑了。

两人对视一笑,床上躺着的pick缓缓睁开双眼。gun首先发现他的醒来,马上走到床沿,说道,“pick学长,你感觉怎么样,需要叫医生过来吗?”

pick摇摇头,说道,“你怎么在这里?”

钢炮看了看两人,悄悄退出了病房。

“昨天是医院的护士给我打的电话,听说你抓小偷被插了一刀,差点把我吓死。你说你,好端端地跑去抓什么小偷?那是警察该干的事情,要是个个像你这样,他们不都失业了?……”

听着gun数落了自己一大通的话,pick躺在床上看着他,苍白的脸上扬唇一笑。

那样被数落的熟悉感,多久没试过了呢?原以为离开原来的地方,可以找到遗忘他的方法,却没想到自己还是遇到了他。

要是昨天自己就这么死掉,他是不是也会难过?

经过这么久,pick终于发现,原来自己还是忘不掉他。要是说当初离开是因为他妈妈的逼迫,所以才弄出一个劈腿的谎言,那么现在呢?身患癌症的他,岂不更加没有理由待在他的身边?

但是,他真的应该放手?

gun说了一大堆,却一直没听到pick的回复,然后住嘴,看着他不再说话。

pick忽然伸手抚上gun的头顶,揉揉他的头发,笑道,“你还是以前一样,喜欢对我碎碎念。”

gun也笑道,“学长也还是以前一样,喜欢揉我头发。”

pick伸手把gun拥进怀里,说道,“一样的还有我对你的爱。”

gun听到那话,完全愣住了。

“要是我们重新开始,你觉得我还有机会吗?”

gun沉默不语,一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病房的门忽然开了,可在看到两人相拥的画面时,off马上退了出来,轻轻关上门离开了。



评论(4)

热度(31)

  1. qzuser1卜算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