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76

那扇轻轻开合的门,pick看到了,看到的还有一闪而过的白衬衣角。

他应该就是off吧!

pick这样想着,虽然刚刚他是还没完全醒来,但是钢炮和gun的话他隐约也听到一些,所以他猜刚刚那个人就是off。

pick轻轻推开了gun,笑道,“傻,刚刚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别一脸认真的表情。”

gun听到这话的时候,先是愣了愣,随即便是如释负重地笑了,说道,“pick学长还是这么喜欢作弄我!”

看到gun那松了一口气的轻松模样,pick知道,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虽然,他很期待gun会答应自己重新开始的话,但pick知道gun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从他开始犹豫不决,不知道怎么回话开始,pick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不过,他不后悔,既然命运只让他们相爱一段时光,那么余生他只希望gun可以开心快乐,即便没有自己的陪伴。

如今看来,gun似乎已经找到了那个人了。

真爱是要懂得放手,而不是一味地占有!

这是pick的看法,所以他会祝福他们,即便自己会心伤,但是他也已经习惯了那些遍体鳞伤。于他而言,gun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

“gun,谢谢你还愿意来照顾我。”

突如其来的感谢,让gun有点不知所措,pick笑道,“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良可爱。”

gun看着pick的笑脸,忽然有点心疼,pick学长似乎不管经历过什么,总是笑得一脸灿烂。

“板着脸干嘛,笑一个。”pick边说边伸手在gun的嘴角边捏着,拉扯出一个笑脸的形状。

gun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轻轻拍掉了pick的手,说道,“拜托,学长就不能安分守己点,快休息一下。”

gun边说边替他整理了一下床单和枕头,好让pick躺回去。

pick顺着gun的心意,躺回床上去,仰视着他。

gun自顾自地替他整理被子,完全没有注意pick看他的目光。

敲门声轻轻响起,gun转身去开门,看到是钢炮,奇道,“表哥,你怎么不直接进来?”

钢炮在门外稍稍张望了一下,看到pick已经醒了,便站在门外道,“我就不进去了,水果篮给你带进去吧,我现在先回去给你准备一些换洗衣服。估计,你也不会离开医院了吧。”

“谢谢表哥,还有我爸妈那边记得也要帮忙隐瞒一下。”

“表哥还不知道你吗,你不说我已经替你想好了。就跟他们说,我们两个最近在宿舍准备期末复习,所以都不回家了。”

听到这话,gun笑道,“还是表哥你想得周到,谢谢表哥。”

“别谢了,把东西拿进去。”

钢炮把水果篮递去gun,gun奇道,“表哥怎么买那么一个水果篮?”

“是off学长刚刚买过来的,不过他说看到你们在房里聊天不想打扰,所以就把水果篮交给我,让我转交给你。”

听到off学长来过的消息,gun忽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会不会是off学长刚刚误会了什么,所以才没进去!

想到这里,gun忙道,“表哥先帮我照看一下pick学长,我待会回来。”

说完这话,gun便急匆匆离开了,钢炮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道,“希望不是另外一个修罗场。”

gun一边往停车场的方向跑去,一边给off打电话。

看到gun的电话,off把手机丢回了包里,拿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off把包丢在副驾驶座位上,扣好安全带的off听着手机持续不断的铃声,郁闷道,“要不是因为你妨碍我开车,我才懒得接你电话。”

“off学长,你在哪里?”

gun明显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说话的时候有很明显的喘气声。

“你跑那么快干嘛,站着说话。”

off话虽凶了点,但gun知道他不过是担心自己而已,唇角一扬,说道,“off学长在哪里了?”

“回去了。”

gun自然不相信他的话,只是停车场那么大,他怎么样找?

忽然,计上心头,gun对着手机那边的off说,“刚刚跑得太快,我呼吸困难,现在很辛苦,学长怎么办?”

听到gun的话,off急忙拔出车钥匙,拿着手机就往车外跑,然而却在停车场的出入口看到了满脸笑意的gun。

off知道自己被耍了,转身就走。

gun急忙上前去拉衣角,off看着gun拉住自己衣角的手,想拂去却又不舍得。

然后,gun就拉着off的衣角一路走到了off停车的地方。

“现在可以放手了吧,我要回家了。”

off一脸高冷范,gun却一脸软萌模样撒娇似地拉拉off的衣角,说道,“off学长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看着gun的模样,off内心的想法是:你可爱你什么都对,我不生气了。

然而傲娇的他却道,“我没生气,快放手,我要回家。”

gun知道他肯定就是生气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生气。是因为自己跟pick学长的事情,还是因为自己刚刚欺骗他?

“off学长,对不起。”

“你倒是说说,你对不起我什么!”

off看着gun拉着自己衣角撒娇卖萌,其实早就没生气了,只是还想逗逗他。

gun看着off,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off伸手抬起gun的下巴,说道,“不是说对不起我吗?”

gun被off抬着下巴,四目相对,可最先不好意思的却是off。

off收回手,离开了gun的下巴,说道,“你回去照顾你学长吧,我也要回去了。”

gun一把拉住off的手,扳过off面向自己,毫不犹豫地吻上了off。

off完全被gun的操作吓呆了,背靠在车身上才找到支撑身体的力气。

吻过后,gun看着off道,“off学长是吃醋了吗?”

off伸手一把抱过gun,然后利落转身,把他困在车身与自己手臂之间,说道,“对,我就是吃醋了。”

说罢,off也低头吻住了gun。

听到off的话,gun的内心闪过无数惊喜,像一场不期而遇的流星雨,带着绚丽的光芒划破漆黑的夜空。

两人深切拥吻难分难舍,要不是路过的车辆响起的喇叭声打断,两人只怕还得继续。

被人打断,off一脸不悦,gun倒是满脸通红通红的,模样十分可爱。

“off学长,你还要不要回去?”

“不回去还能去哪里?”

“跟我去看看pick学长吧,反正你水果篮都买了过来,总不好只见篮子不见人吧?”

“我去干嘛,跟他又不认识。”

“见一见说不定就认识了,pick学长很好说话的。”

off瞪了gun一眼道,“你倒是给我说说,现在谁是你男票?”

“off学长。”

“回答正确,那你倒是告诉我,让我这个现任去见你前任,有什么理由?”

gun没有接话,只道,“还不是怕off学长你吃醋生闷气,所以我才大大方方让你们两个认识,这样挺好。你也不用误会我和pick学长。”

这个理由,off接受,却道,“你先说说,你对他是不是还有余情未了?”

听到这问题,gun真有点哭笑不得,要是说自己之前还有点疑惑。但是,pick学长刚刚的话却让他明白了自己真实的想法,毕竟自己当时第一感觉就是拒绝,可怕伤害了pick学长才没有说出话来。

而且,他要不是害怕off学长误会,自己也犯不着急匆匆追了过去。

所以,gun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是谁!

“off学长,现在你就是我的唯一,明白吗!”

gun说得一脸认真,off听得有点感动,于是在gun连哄带骗的诱拐下,off跟着gun回病房去了。

到了病房,当off出现在pick面前的时候,pick一下子惊呆了。

相较于off的淡定,pick的震惊实在太夸张了。

虽然两人容貌十分相似,但是off在pick昏迷不醒的时候已经见过他,所以倒非常淡定了。

可是,看到pick的时候,四目相接时,off脑海闪过一丝莫名的熟悉感。

他跟自己认识?off脑海中的疑惑一闪而过!

“pick学长,你不用那么震惊,我当初第一次看到off学长的时候也没你夸张。”

钢炮没有说话,把刚刚切好的苹果放在pick手边的桌子上,说道,“pick学长,苹果可以吃了。”

pick被钢炮的话唤回心神,说道,“谢谢。”

pick看着gun道,“gun,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此情此景,钢炮悄悄退出了病房。

“pick学长,这是我男票off学长。”

gun说完,然后又道,“off学长,你们赶紧打个招呼。”

off虽还是一脸的不情不愿,不过gun的话也不能不听,双手合十向pick问好。pick亦以同样礼数回了过去,gun在一边窃喜。

“off今年读大三吗?”

pick的话一说,gun马上回道,“pick学长好厉害,你是怎么猜到的。”

pick笑笑没有接话,off看到一边的水果篮已经开了,便对gun道,“去洗一些山竹过来给我。”

gun对此表示无语,不过还是乖乖从水果篮子里拿出了山竹,然后拿去洗。

pick说道,“你也喜欢吃山竹?”

“嗯。”off一边看着手机玩游戏一边回了话,看样子极度的敷衍,但是pick没有生气依然一脸笑意。

“你家里有什么人,爸爸妈妈?”

pick的话让off感到不满,可还是给他了一个字,“是”。如此的惜墨如金,让pick有点不好意思,看得出他也很爱gun。

既然如此,自己何不成全?

不一会,gun洗好水果出来,gun先给pick剥开了个山竹,然后道,“off学长也很喜欢山竹。”

off自己剥山竹非常不爽,说道,“gun过来,帮我剥一下。”

看着off难得的撒娇请求,gun自然开心,把山竹给了pick,他就转身去给off剥山竹。

pick看到off的傲娇模样,唇角欣慰一笑,看来与自己的颠沛流离不一样的是,他一定过得很好很好。如此,甚好甚好!





评论(7)

热度(46)

  1. qzuser1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