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78

暖暖和钢炮拉着手走在路灯下,倒影在地上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暖暖看着地上的影子有点发呆,钢炮轻轻摇摇他的手道,“怎么啦?”

暖暖笑道,“看到地上的影子没,我们好像完全重叠在一起了。”

钢炮看了一眼地上,说道,“是不是说我们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没有分离?”

暖暖看了钢炮一眼,回道,“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了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你说,我们上辈子回眸了多少次?”

钢炮对视暖暖的双眸,笑道,“虽然我不知道我们回眸了多少次,但是我知道我们现在在一起。”

暖暖瞪了他一眼,转身往前走,钢炮伸手拉住暖暖手腕,顺势一牵,落入钢炮怀里。

把暖暖圈在怀里,两人安静地站在路灯下,听着彼此的心跳。

忽然钢炮的手机铃声响起,放开了暖暖,看到来电显示,钢炮愣了愣,暖暖探头过去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显示屏,也是一愣。

“小姑姑,你好。”

“钢炮,小gun最近都去哪里了,又没去上课又没回家。”

“小gun最近都在外拍摄照片,至于没回家是因为住我宿舍了。毕竟快期末考试了,他想在我这边一起准备考试的事情。”

“原来如此,他在你身边吗,我打他电话关机了。”

“他刚刚出去买东西还没回来,手机估计是没电了,我待会让他给你回个电话吧。”

“那好吧,先这样了。也别顾着期末复习累垮身体了,知道吗?”

“好,我知道了。”

“再见吧。”

“小姑姑再见。”

挂掉电话,钢炮马上给gun打了一通电话果然关机,然后他马上打了另外一个手机号码,然而也是关机状态。

暖暖刚刚靠在钢炮身边,自然听到了那些话,说道,“我帮你打个电话给off吧。”

钢炮点点头,暖暖打通了电话却没人接。

暖暖拿着手机,许久,电话终于被接了起来。可是接电话的不是off,而是gun。

“暖暖学长好。”

听到gun的声音,暖暖愣了愣,然后把电话递去了钢炮,说道,“gun。”

钢炮接过电话,说道,“gun,怎么电话关机了,小姑姑刚刚打电话给我了。”

gun愣了愣,马上转身去找包里的手机,果然两个手机都没电自动关机了。

“表哥,我妈妈说什么了?”

“没什么,我就说……”

……

暖暖觉得无聊,站在一边看着花圃里的萤火虫。钢炮接完电话,转身看到暖暖正一脸认真地看着萤火虫。

“暖暖喜欢萤火虫?”

“不觉得很漂亮吗?”

钢炮笑着点点头,说道,“可是不及你的十分之一漂亮。”

暖暖听到这话,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没有回话,只道,“我们回去吧。”

钢炮马上拉起暖暖的手,说道,“回家了。”

走出了小区,两人打车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夜深,可宿舍楼里的人明显非常开心地聚下宿舍楼下的大厅,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暖暖和钢炮进了大厅,一名跟暖暖相熟的学长就哔哩吧啦地说了一通。

其实,简而言之就是,原本宿舍楼房东要求搬迁的要求已经撤回,且维持原价租金。

但是,更让人开心的是,优秀学生房租减半水电全免。

听到这些的暖暖,只是微微一笑,转身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钢炮一眼。

暖暖跟那个学长道别后,钢炮便跟上前去,两人便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后,钢炮笑道,“看来我蹭了你的光,可以减免了房租。”

暖暖看了钢炮一眼,反问道,“究竟是谁蹭了谁的光?”

钢炮不解地看着暖暖,暖暖直接了当道,“别装了,apple都把事情告诉我了。我们这宿舍楼现在的房东就是你吧,为了让我光明正大减免房租,居然让所有优秀学生都一起减免了。话说,钢炮你家迟早败在你手上了。”

看到暖暖一脸生气的模样,钢炮笑道,“你是心疼我还是心疼那些白花花的钱?”

“当然是钱。”

钢炮又是一笑,说道,“还真不知道,我家老婆大人原来是财迷。”

暖暖郁闷道,“你拿着你爸妈的钱挥霍,难道没一点愧疚感吗?”

钢炮笑道,“那是我自己的钱,是我自己赚回来的钱。所以,暖暖别生气了行吗?”

暖暖愣了愣,又道,“是你自己的钱也不能这么浪费吧!”

“这些钱又怎么能说是浪费,毕竟保住了我们的家。”

“但是……”

“没有但是,不过就是租金亏了一些下去,就当回馈吧。”

暖暖还是一脸不满,钢炮无奈道,“看来暖暖现在就想掌控我的财政大权了?”

暖暖盯着钢炮道,“谁稀罕你的财政大权!”

说完,暖暖就转身跑进了浴室。钢炮笑道,“要是暖暖想,我马上可以把我的财政上交给暖暖你。”

暖暖隔着浴室门,大声道,“我不稀罕。”

“你不怕我继续挥霍?”

“你敢?”

钢炮笑了笑,回道,“不敢。”

暖暖听到这话,唇边扬起了笑意。

钢炮亦是一笑,然后拿过手机给gun打电话。

可是接电话的是off,而不是gun。

“学弟,gun在浴室洗澡,还没出来。”

钢炮愣了愣,反问道,“off学长和gun一起住?”

“学弟,好歹你也跟暖暖同居那么久,说话就不能直接一点。直接问我是不是和gun同居就好了,说什么一起住?”

钢炮愣了愣,笑道,“那off学长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同居了?”

“学弟想多了,gun就是今晚在我宿舍吃饭,晚了点我就让他在这里过夜。”

“哦哦。”钢炮意味深长地说了两个字。

“话说,这么晚学弟还打电话过来,有急事吗?”

“急事倒没有,就是想问问gun,刚刚是不是回电话给小姑姑了。”

“你等等,他快出来了。”off说完这话,沉默了一下,接着又道,“学弟,gun和那个pick学长以前感情怎么样?”

钢炮笑了笑,说道,“off学长是不安?”

“我简直是没安全感,毕竟他们看起来以前感情挺深的。”

“off学长放心,gun不是那种三心两意的人,他既然现在选择还跟你一起,证明他已经放下了之前的感情。”

“但是……”

off的话还没说完,gun从浴室出来,他瞬间闭嘴了。

“gun出来了,学弟等等,我把电话给他。”

off把电话递给gun,然后他便逃也似地进了浴室。gun觉得有点好笑,虽然他逃得快,但是刚刚的话自己也听到了不少。

“表哥。”

“刚刚off学长还问我,你跟pick学长的事情。”

听钢炮一脸戏谑的调笑语气,gun也是无奈,说道,“他就是爱胡思乱想。”

“那不是挺好,证明off学长紧张你。”

gun偷偷扬唇,没有应话,反问道,“表哥找我什么事了?”

“就是想问问你,给小姑姑回电话了没?”

“回了。”

……

暖暖从浴室出来,看到钢炮在阳台外聊电话,也没去管他,自己躺在床上玩手机。然而,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钢炮挂了电话进来的时候,看到暖暖已经睡熟了。

钢炮走到床边,把空调温度调了一下。然后,钢炮替他整理了一下被子。

钢炮轻轻在暖暖额上印下一吻,然后笑道,“暖暖晚安。”

钢炮把两人手机调成静音,然后就进浴室去了。

从浴室出来,钢炮看到手机上有个未接来电,查看了一下,发现是M打来的电话。

钢炮拿着电话出阳台去,给M回电话。

电话一接通,M就哭诉道,“钢,话说没你的日子真心没法过。”

钢炮笑道,“是以前抄我作业多了,期末考试怕没及格吧?”

M郁闷道,“你知道就好,话说虽然你现在是休学状态,但是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能不能回学校辅导功课。我们期末考试的成绩就看你了。”

钢炮想了想,说道,“明天我回来吧。”

M一下子激动了,追问道,“此话当真?”

“当然,放心吧,明天我会回去给你辅导功课。”

钢炮的话刚刚说完,M还没应话,一边的ork抢过手机,说道,“错,是给我们辅导功课。还有我啊……”

钢炮笑了笑,应道,“没问题。”

挂了电话,钢炮转身进去,暖暖又挣开了盖好的被子。钢炮无奈摇摇头,笑道,“怎么那么像小孩子?”

再次替暖暖盖好了被子,钢炮关了灯,轻手轻脚地爬上床去。

钢炮一上床,暖暖下意识地就靠在钢炮身边去。钢炮唇边一扬,轻轻浅吻暖暖的发顶,说道,“晚安。”

月色真美,透过落地窗洒满一地。

评论(9)

热度(52)

  1. qzuser1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