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79

清晨,阳光落在床边,暖暖睁开双眼,看到的就是钢炮含笑的脸庞。

“暖暖,早安。”

暖暖还没睡醒,嘟哝着嘴,含糊不清地回了句,“早。”

钢炮对此情况倒也见怪不怪,一路跟着暖暖下床,进洗漱室,然后又倒回床上躺着。

“暖暖,今天你不是要去上课吗?还不起来?”钢炮的话让暖暖猛然一愣,反应过来,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反问道,“现在几点了?”

钢炮笑着摇摇头,说道,“放心,还早着。暖暖换好衣服就过来吃早餐吧。”

暖暖点点头应下钢炮的话,接过钢炮递去的衣服又转身去了浴室。

钢炮背靠浴室的墙壁,就等着暖暖出来。暖暖换好校服出来,钢炮便跟着他一起走到餐桌边去。

暖暖看到钢炮一身的校服,奇道,“你不是还在休学吗?”

“M昨晚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去给他们辅导功课,准备期末考试。”

“哦哦。”暖暖说完这话,便没有多言。

两人落座,安静地吃着早餐,时而对视一眼,浅淡轻笑,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抵世间美好的爱情莫过于此,相顾无言,但是彼此心意相通。

吃过早餐,钢炮背着自己的书包,左手拉着暖暖,右手拿着暖暖的书包,一路出了宿舍楼。

出了宿舍楼,钢炮本想拉着暖暖上公交车,可暖暖觉得在人前不好意思,轻轻挣开了钢炮的手。

早上的公交车,塞满了上班和上学的人,钢炮和暖暖挤上公交车,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立足之地。

暖暖看着钢炮一个人拿两个书包有点累赘,于是就拿过了自己的书包背在身上。

钢炮笑笑,没有说话,把书包给了暖暖。

钢炮一手拉着公交车上的吊环,一手悄悄用指尖勾住了暖暖的指尖。

暖暖一手亦拉着吊环,一手被钢炮拉着,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头。

钢炮看着他的不好意思,唇边又是笑意弥漫。

公交车在一站停下,人下去了一点,然而又涌上了一批。钢炮和暖暖的立足之地越发狭窄,两人就差没紧紧相贴。

公交车上没有喧闹声,安静得像冬夜的雪落,轻轻柔柔温软安静。

耳边只有头顶上,时不时响起来的空调声。

公交车平稳地行走着,忽然一声尖锐的声音传入所有人的耳边,一个急刹,惯性作用下的人全都往前倾。

此起彼伏的道歉声掩盖了空调的风声,司机师傅抱怨了一下刚刚那个“新手上路”的司机大佬,然后又平稳地继续前行。

暖暖的前倾没有撞上别人,而是落入了钢炮的怀抱,所以他没有像其他人那般“道歉”,而是更加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寂静无声。

钢炮悄悄在暖暖耳边道,“用得着脸红吗?”

暖暖瞪了他一眼,反问道,“谁脸红了?”

“暖暖觉得呢?”

钢炮的戏谑让暖暖有点无地自容,没有反驳,幸好学校的站到了,两人下了公交车,暖暖便自顾自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钢炮知道暖暖不好意思,也不点破,只快步跟在暖暖身后,保持着一个适当的距离,不近不远。

暖暖知道钢炮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他也没有说话,只当他是想把自己送去教学楼而已。

然而,钢炮把暖暖送去了教学楼,钢炮还一直跟着自己,暖暖便停住脚步,转身对钢炮道,“怎么还跟着我?”

“我来陪你上课。”

暖暖奇道,“你不是说要去给M辅导功课吗,怎么陪我上课?”

“我们今天早上都没课,他们要醒来复习功课,起码得十点后。所以,刚刚好我可以陪你上完两节课。”

暖暖对他的话表示无语,一方面希望钢炮陪自己上课,一方面又觉得钢炮陪自己上课肯定得受人取笑了。

矛盾的心情让暖暖完全思绪万千,钢炮却果断地拉过暖暖的手往教学楼走去了。

一路上,暖暖和钢炮成为了焦点,那些大三的师姐尖叫声不断,手上拿着的手机也没停过。

虽然对此情况已经见怪不怪,可暖暖还是郁闷了,说道,“今天的校园头条又是我们两个人了。”

钢炮笑道,“这样不好吗?”

“不好,不好,不好……”

一连说了几个“不好”,钢炮笑道,“这样就能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谁也休想打你主意了。”

暖暖还没来得及应话,身后的off接话道,“有钢炮学弟这个校园先生在,谁还敢打暖暖主意?学弟多虑了!”

钢炮看着off一脸的打趣,说道,“估计off学长现在才应该是最多虑那个吧?”

听到钢炮的话,off瞬间没了笑意,钢炮的确没说错。pick和gun的事情,自己的确在意得很,确实忧思啊!

off身后的not拍拍off的肩膀,笑道,“你该向钢炮学弟取取经,这样不是十拿九稳把gun抓牢吗?”

off抬头看向钢炮,一脸忧郁道,“钢炮学弟,你得帮我。”

not看着off的模样觉得非常好笑,摇摇头大步向前走了。暖暖看了off一眼,对钢炮道,“别管他,让他自己烦去。”

钢炮还没回话,off便对暖暖道,“暖暖,好歹同学一场,别这样好不好?你这是见死不救,你忍心?”

暖暖回道,“我忍心。”

off又道,“别啊,最多我把珍藏的手办送你,怎么样?”

暖暖眼光一闪,反问道,“真的?”

off很认真地点点头,说道,“真的。”

暖暖开心道,“钢,记得帮off知道没?”

钢炮看着自家暖暖那瞬息万变的脸色表情,宠溺地点点头道,“暖暖说的,我都照办。”

暖暖点点头,说道,“真乖。”

off暗自诽腹,能驯服小狼狗的也只能是暖暖了!

虽然心疼自己的限量版手办,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要想搞定小狼狗,只得牺牲自己的珍藏了!

虽然不舍,但是为了gun,off也豁出去了。

上课铃声响起,几人急促地跑进了教室。

落座后不久,老师到了。老师环视了一周,发现自己的学生好像多了不少,而且以女同学居多。

而且,她们的视线都聚焦在同一个方向。老师顺着聚焦的方向看去,落入眼里的是暖暖和钢炮。

一个是大三的教头学长,一个是新任的校园先生,老师偶尔翻翻校园资信,这两个人还是认识的。对于他们的恋情,自然也是知道的。

老师笑笑,说道,“同学们,老师不会阻止你们自由恋爱,但是上课的时候该听课就还是得认真。”

话语刚落,所有人都知道说的是谁,笑声响起。

坐在暖暖身边的not轻声道,“暖暖,老师在说你们。”

暖暖郁闷了,回道,“我知道。”

而在暖暖另一边坐着的钢炮,也轻声说道,“暖暖,要认真听课。”

暖暖郁闷地瞪了瞪钢炮,反问道,“是谁让我不能认真听课了?”

钢炮听出弦外之音,笑道,“暖暖的意思是说,我在你身边,你会没心思听课?是这样的意思吗?”

好吧,暖暖觉得自己真是败给了钢炮,没有接话,只道,“认真学习了。”

笑声渐减,安静下来后老师便开始上课了。

暖暖在心里默念了好多次“认真学习”,然后就真的开始认真听课了。

一边的钢炮也不打扰他,拿出自己的书本,开始复习起来。他偶尔也会抬头看一下老师的板书内容,然后结合自己所学知识,加深了印象。

两人在课堂上,互不干扰安心认真学习。那些本来冲着暖暖和钢炮而来的师姐们,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也都开始认真听老师的课。

要不就是拿出自己的书本在看,毕竟在上课自己总不好中途退出吧!

下课铃响起,那些师姐们都带着自己的书离开了教室,刚刚那堂课就当做温故而知新吧!

因为钢炮和暖暖认真学习的榜样缘故,课堂上的学生也都异常认真学习。一堂课下来,老师觉得超有成就感。

对于老师而言,学生的求知欲望无疑是最好的鼓励。当所有人都全心投入听课的时候,老师就会在不自觉中加深了自己的自豪感,从而全程投入到工作中去。

如此一来,上课的效果就达到了最大化。

老师非常开心地向暖暖和钢炮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原来,榜样的力量如此巨大,看来得向学校提个建议,让他们做学校的宣传代言人,效果估计不错。

老师这样想着,心情异常兴奋。

下课的时候,暖暖和not在一旁讨论刚刚听课的内容,钢炮听着也一起加入了讨论。

off惊道,“钢炮学弟,你也太神了吧,这样的知识点你也听得明白?”

钢炮笑笑,没有应话。一边的暖暖回道,“也不看看是谁家的男票,当然得有这样的能力值。”

一本正经地秀恩爱,off被这狗粮塞得死死的,心情一下子低落下来。

off马上给gun发信息求安慰去了。

然而,给他回信息的却不是gun,而是pick,off瞬间炸毛了。

看着off那异常激动的神色,not说道,“能不能淡定点?”

“淡定不了。”

not瞥了一眼,off手机上的内容:gun趴在病床上睡着的照片。

下面还附着一行字:我是pick,gun刚刚睡着了。

not看着钢炮道,“学弟,off得靠你说服了。”

钢炮瞬间明白过来,说道,“off学长,淡定点,gun和pick学长已经没关系了,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off递去手机,说道,“普通朋友能随便拿对方的手机回复信息?”

钢炮看了看手机上的内容,笑道,“off学长,这不能说明什么吧。”

“可是……”

off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上课铃又响起来了,钢炮笑道,“下课再说,现在要上课了。”

off还不淡定,一边的not只能把他按在椅子上,说道,“你不会想暑假留在学校补考吧,这样你就更加没时间陪gun了。”

好吧,not的话也是实话,off只能无奈地坐下,强迫自己认真听课,可是心思却一直没在课堂上,左思右想的他一堂课下来似乎更加郁闷了。

评论(7)

热度(38)

  1. qzuser1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