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80

看到off发回来的信息,pick觉得有点好笑。听到pick的笑容,gun奇道,“pick学长,怎么了?”

“你自己看。”pick边笑边把手机还给了gun。

gun接过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了一个大大的凶狠的表情,后面还有一句话:马上把手机还给我的小gun。

gun看到这话时,心情有点雀跃。刚刚跟pick学长聊天,看到了off学长的信息,pick学长就说,要帮自己试探一下off学长。

于是,就把手机给了pick学长,gun没想到的是他会把自己刚刚趴在床边的照片发了过去。

看到off学长为自己醋意大发的模样,gun真是越想越兴奋。

pick笑道,“就这么开心?”

gun很认真地点点头道,“对,很开心。”

两人正在说着话,门外响起了敲门声。gun转身过去开门,来人是一名年约四五十岁的女士。

gun一脸奇怪道,“请问你找谁?”

那女士微笑道,“我是来找pick先生的,谢谢他上次帮我。因为我让他受伤,实在非常抱歉。”

gun赶紧打开门,请她进去,“pick学长就在里面,请进。”

gun和那位女士一起进来了,pick显然认出了她,双手合十行礼问好。

那女士亦回了一礼,gun把椅子搬过来,让那女士坐下,而他则站在床边。

“pick先生,非常抱歉。我是lerma,是之前你帮助过的人。因为这些天有点忙,所以现在才有时间过来探望你。对于你的医药费用,我会全部负责,请你不要担心,只需要好好养病。”

pick双手合十行礼道,“lerma女士,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但是医药费这方面我还是能自己解决的。况且,我也只是举手之劳。”

“虽说是举手之劳,但是当时那么多人,出手帮忙的却只有你。所以,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社会上像你这样的人实在太少了,所以我很欣赏你。”

“lerma女士,你言重了。”

lerma沉默了一下,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pick先生,很抱歉地告诉你,我之前是有调查过你的情况。所以,对于你孤儿的身份我是知道的。所以,对于医药费这方面的事情,请你一定要接受我的帮忙。”

pick听到她的话,愣了愣,然后回道,“lerma女士,既然你知道我是孤儿,那你肯定也知道我已经辍学打工了。所以,即便艰难了一点,但是医药费用我还是能够自己解决的。”

lerma女士愣了愣,说道,“既然如此,那医药费还是我先替你出,就当我借给你吧。如何?”

pick沉默着没有说话,lerma又道,“不如你来帮我打工吧,当做还医药费用。”

pick没有回话,lerma的手机铃声响起,她说了声“抱歉”,然后转身走开去接电话。

gun一直安静着没有说话,看lerma女士走开,gun才道,“pick学长,医药费用这问题你也不用担心,我表哥已经替你支付了。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接受的,不过你可以当做他借给你的,以后还给他就好了。”

pick笑着点点头,“谢谢你。”

gun笑笑,还没应话,lerma女士走回来,说道,“抱歉,我有点急事要回去处理,所以我先离开了。要是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名片。”

lerma边说边递去了一张名片,pick接过名片看了一眼。

小天使幼儿园园长,电话号码……

pick扫了一眼头衔,道了谢,然后对gun道,“gun,麻烦你替我送送lerma女士吧。”

gun应下pick的话,然后便送lerma女士出去。

两人刚刚离开病房,pick还看着手上的名片发呆,可没想到却来了位不速之客。

off的爸爸,或者说也是pick的爸爸。

off爸爸走进来,看着那张跟off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沉默许久才道,“我们能谈谈吗?”

pick大概也知道要谈的是什么,点点头道,“我们出去谈吧,这里不方便。”

pick写了张便条告诉gun,自己出去走走。

然后,pick就和off的爸爸一起出去了。

两人一路沉默着,pick走在前面,走了好一会后终于看到花园一角有张空椅子。

pick看着附近人少,也是个谈话的好地方,便坐在长椅上,说道,“我们在这里说吧。”

off爸爸也走到长椅边,坐下,两人又是沉默。

pick抬头看着不远处在戏耍的小孩子,他们的父母在身边陪着,那幸福的氛围即便隔得远也能让人感受到。

顺着pick的视线,off爸爸也看了过去,看到那些小孩子和父母一起玩耍的情景。他忽然觉得非常愧疚,对于off自己似乎一直都不是个好父亲。

可当他看到pick的时候,他的愧疚感就更深了,毕竟自己亏欠他们母子太多了。

当初,要不是因为自己的一个失误,今日也不会成了这样的模样。

“你想跟我谈什么?”pick抬头看着蓝天白云,语气平缓地说出了这话。

off的爸爸没有接话,反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pick没有说话,笑道,“你不就是off的父亲吗?”

off的爸爸没有接话,愣了愣,沉默了一下,然后道,“我也是你爸爸。”

听到这话从他口中说出来,pick苦笑了一下,说道,“对于我来说,我只有妈妈。”

off的爸爸叹了口气,说道,“当初是我对不起你妈妈,当然也对不起你。”

两人间又是一阵沉默,许久pick才道,“过去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我妈妈从来没有觉得你对不起她。因为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所以我也不怪你。”

“当初你妈妈病逝,我让人找过你,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这些年,你在孤儿院受苦了,对不起。”

pick笑道,“孤儿院的生活没有你想象中的不堪,因为院长对我很好,当初妈妈离开我以后,我故意改了名字。就是不想让你找到我,所以你不用道歉。”

off爸爸一愣,反问道,“所以说,从一开始你就知道自己是我儿子,也知道off是你弟弟?”

pick点点头道,“我都知道,但是我不想去找你。”

当初让pick下决心搬来这边,也是因为希望可以离他们近一点,哪怕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但是对于pick而言,他们就是自己的亲人。

off这个弟弟他也是知道的,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因为gun的缘故。

pick从来没有想要去打扰他们的生活,当然也没有想去见他们,遇到off完全是一个意外。或许,冥冥之中真有一种莫名的牵引,所以他们遇到了。

即便off不知道自己是他哥哥,但是又如何?自己远远看看他,跟他说说话就好了。

这就是pick的心愿,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心愿。

off的爸爸又说了一句,“对不起。”

pick没有应话,只道,“以后不用过来找我了,我也不想让off知道我的存在。”

说完这话,pick便想离开,off的爸爸从长椅上站起来,看着pick的背影道,“我想接你回家。”

pick听到这话,迈出的脚步停了下来,沉默一会道,“没这个必要。”

说完这话,pick就离开了。

因为pick怕自己多待一会,自己便会忍不住了,压抑的情绪让他快崩溃了。

他不恨,但是却心疼妈妈,默默为他生下了孩子,却一个人离开。

妈妈孤身带大自己,pick最爱的就是他的妈妈。看到妈妈所受的那些苦难,pick本想通通发泄出来,因为造成这一切的人就站在自己面前。

即便他是自己的爸爸,但是也掩盖不了他曾经做错的事情。

既然当初不爱妈妈,为什么又给她希望?

这个问题,pick一直很想问问他,可是话到嘴边却又问不出口。

pick恨这样的自己,却又无能为力!

目送着pick的离开,off的爸爸拿出手机给off妈妈发了一条信息。

我们好好谈谈吧!

off妈妈看到信息的时候,人正在外面旅游,却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兴致。

这么多年了,自己跟他一直“相敬如宾”,那是外人眼里的他们。实际上,他们是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

对于off这个儿子,她也是喜欢的,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这么多年感情总是有的。

只是,off的存在却又无时无刻地提醒自己,丈夫曾经犯下的一次过错。

即便是酒后误事,她也是不能容忍。更何况,那个女人还是自己丈夫的初恋情人?

要是自己当初可以生养,又何需把off这个孩子抱回来养?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命定的安排,自己似乎也没有抗争的余地。

当自己婆婆把off抱回来的时候,自己除了接受还能怎么办?

想到这些,她的眉又邹成了一块。

冷静了一下,她回了一条信息。

等我回来,我们好好谈谈。

收到了回复过来的消息,off爸爸把手机放在一边,背靠在车座上,一脸的疲惫。

坐在副驾的周秘书很识趣地没有说话,等车在公司楼下停下后,两人下车直接回了办公室。

两人一路走去,周秘书明显看到办公室门外已经堆了好些文件,周秘书眼神扫了一眼,那些本还想把报告送递进总裁办公室的人,全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周秘书跟着进了办公室,关上门,然后冲了两杯咖啡。

off爸爸拿过咖啡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杯子。周秘书道,“今天见到那个孩子了吗?”

off爸爸点点头道,“见到了。”

周秘书拿着咖啡杯喝了一口,然后说道,“总裁打算怎么办?”

off爸爸没有接话,只道,“谢谢你帮我找到了他。”

周秘书摇摇头道,“估计是你们父子缘分的牵扯吧。”

那天跟off谈说过之后,周秘书就让人去查了pick的情况。后来得知,原来他真是总裁的儿子。

发现这个情况,周秘书也是惊奇,马上上报事情。所以,今天总裁就直接去找pick了。

对于那段过去,周秘书自然也是知道的。只不过,off一直被蒙在鼓里而已。当然,不知道一切的他才是最幸运的。





评论(4)

热度(35)

  1. qzuser1卜算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