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81

pick离开了花园,漫无目的地走着,在走廊转角处遇到了寻他的gun。

gun把lerma女士送走了后,回到病房发现pick学长不见了,于是就出去找他。

看到了pick学长在走廊上徘徊,gun走过去,却发现他一脸的低落。

gun虽不能说很了解pick学长,但是他不管什么情况下总是温柔待人,人前总是一脸的淡然,似乎什么也不会引起他的太多情绪。

可他现在一脸的难过表情,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我该不该问?

gun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pick便一把拉过了gun,抱着他道,“虽然知道这样对不起off,不过请他原谅,我只借你一会。”

gun被忽然抱着,虽然有点蒙逼,但是知道pick学长也是心情不好的缘故,所以gun伸手反抱着pick。

然后,gun在他后背一下一下地拍着,安慰道,“pick学长,要是觉得难过你就跟我说说吧。虽然我不一定可以帮你解决问题,但倾诉一下总归是好的。”

pick把gun抱着,一语不发,一会后,他放开了gun。

还有一如既往的温柔笑意,说道,“gun,对不起,刚刚吓到你了吧。”

gun忽然被他推开,又忽然听到这些话,然后又是一脸蒙逼,愣了愣道,“pick学长,你没事了?”

pick笑着摇摇头,说道,“没事了,就是刚刚在花园里看到那些小孩子都有父母陪着戏耍,忽然有点难过。”

gun握住pick的手道,“pick学长别难过,他们有父母陪着,学长你也有我陪着。你想玩什么游戏,我都可以陪着。”

看着gun一脸真诚的认真模样,pick笑着摇摇头道,“我也不是小孩子,也不需要玩什么游戏。倒是你自己,最近都往我这里跑,都不用复习的吗?”

gun有点不好意思地道,“其实是这样的,我觉得自己还是不适合兽医这个专业,所以我已经递交了换专业的申请书。”

pick点点头道,“你以前学兽医是因为我吧?”

gun点点头,pick又道,“所以现在你是因为off,所以才决定要换专业的?”

gun又点点头,pick接着又道,“你喜欢的是摄影,理应学习这样的专业。”

gun看着他道,“pick学长对不起。”

pick笑着摇摇头道,“你又没有什么对不起我,我很开心,你喜欢的是off。”

“谢谢你pick学长。”

“off这个人看起来就是个大孩子,只怕以后还是得让你多费心劳神照顾他了。”

gun摇摇头道,“其实off学长很会照顾人。”

“是这样吗?”

gun很认真地点点头道,“是的,我都不知道他居然会做饭,而且做得不赖。”

听到这话,pick有点兴趣道,“能给我说说他的事情吗?”

“好啊,就怕pick学长你觉得无聊。”

“不会,你就跟我说说吧。”

gun笑道,“好,不如我们先回房去吧。”

pick点点头,于是两人一起回去了。

gun开始给他讲那些和off有关的事情,虽然gun也知道不多,但是pick也听得很开心。

两人聊得开心,敲门声响起,gun过去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是off学长还有暖暖学长,当然还有自家表哥。

gun愣了愣道,“off学长你怎么来了?不是下午还有课吗?”

off一把拉着gun的手道,“我们下午的课调了时间,所以下午没课。钢炮学弟说想过来看看,所以我就开车送他们来了。”

钢炮对此表示没意见,毕竟不能拆台。一边的暖暖偷偷笑了笑,也不说话了。

pick在里面自然也是听到那些话的,知道off的心思,倒也不点破。

“你们吃午饭了吗?”暖暖看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就先提出问题来了,毕竟他可是饿了,要不是陪off来医院,估计他们已经在学校食堂吃饱了。

gun和pick只顾着聊天,还真忘记了午饭这问题。

gun挣开了off的手,说道,“你们都进来吧。”

然后gun便转身走向pick,对他道,“pick学长,你饿不饿,我都忘记去买午饭了。”

pick笑着摇摇头道,“没关系,你跟他们去吃吧,我有点累想休息一下。”

off一听这话,说道,“我们去吃午饭吧。”

gun瞪了off一眼,又对pick道,“pick学长想吃什么,我给你带点回来。”

pick摇摇头,说道,“也没什么胃口,就不用麻烦了。”

钢炮接话道,“待会我们带点粥回来吧。”

暖暖也道,“那我们先出去了。”

gun又叮嘱了pick几句,这才转身离开了病房。而off则一脸不爽的模样,明显就是吃醋了。可是,钢炮和暖暖都觉得off有点无语,所以选择撇开他们自己去吃午饭了。

于是,gun和off两人走着,off一直没有说话,而gun也在纠结pick学长今天发生的事情,所以两人间一直沉默。

为了方便待会回去照顾pick学长,gun选择了一家离医院最近的餐馆。

off又继续生闷气,可gun却没有发现,所以直到服务员过来点单的时候,gun才发现off原来一直沉默着。

gun给自己点了一份饭,给pick点了一个粥,然后问off,他却没有应话,最后gun就只得给他点了一个跟自己一样的饭。

gun看着off,知道他在生气,也是郁闷,虽然知道他紧张自己是好事,但是也不该吃那些无谓的干醋,毕竟自己跟pick学长又没怎么样。

看他这样,gun哄了他几句,发现他还是不理会自己,于是也不管他了,自己低头玩手机。

off看到gun不理自己,最后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低头了,“gun,你难道就不能别去医院了吗?”

听到off先开口,gun暗地里一笑,可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没应话,只管玩自己的手机。

“gun,你就不能回应我一下?”

gun抬头看了off一眼,说道,“刚刚是谁先不理我?”

off没有接话,说道,“还不是因为你经常跑去医院。”

“你的意思是说,怪我咯?”

off正要回话,服务员已经把餐饮送来,off闭嘴了。

“两位请慢用。”

“谢谢。”gun接过服务员的送来的餐饮,道谢后就低头用餐,全然没有想要理会off的意思。

off几次想要开口,却又碍于面子,只得作罢,也低头不语用餐。

两人没有说话,完全零交流。

“gun。”

忽然的叫唤声打破两人间的沉默,gun抬头一看,发现居然是pors学长。

“pors学长,你好。”gun双手合十行礼问好。

pors笑着回礼,说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你现在是在这边读书吗?”

gun点点头应下了话,笑道,“pors学长你呢?”

“我被分配到这边进行实习。”

pors看了看off,说道,“他是你男票?”

gun看了off一眼,回道,“不是,就是我学长而已。”

off一脸的僵硬笑意,向pors行礼问好,说道,“你好,我叫off。”

pors回礼道,“我是gun以前的同学号学长,你好。”

pors打量了一下off,笑道,“gun,你觉不觉得off跟pick很像?”

听到这个名字,off有点气恼,为什么个个都说他们长得很像?

郁闷归郁闷,off就继续低头埋首吃饭。

gun笑道,“是有那么点像,但是性子却完全不一样。”

“哦嗯。”pors一边应下了gun的话,一边点单。服务员离开后,pors沉默了一下,然后道,“gun,你还记得那个Rome吗?”

听到那话,gun愣了愣,放下了手中的勺子,微笑道,“学长,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其实没必要再提。”

“可是,你知不知道那只是误会?pick没有背叛你,那个Rome只是他找来配合他演了一场戏。因为当初,你妈妈反对你们在一起,所以他这样做只是让你毫无愧疚地离开。”

那样的一番话,不仅让gun愣住了,也让off愣住了。

看到gun这模样,pors继续道,“你退学后,pick也退学了,电话号码也换了,所以我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先生,你的外卖。”

服务员的话打断了pors的话,他接过外卖付了款,便对gun道,“我还要赶着回去,拜拜。希望你们可以把误会说清楚,以免遗憾。”

说完这话,pors就离开了,留在饭桌上的gun还是一脸惊愕,off看了看gun,没有说话。

付款后,off就拿着给pick买的粥拉着gun离开了饭馆。

一路上,gun还在纠结pors刚刚说的话,off也不开口说话打扰他,两人又是沉默着。

把gun送到了医院门口,off把粥放到gun的手上,说道,“你拿着进去吧,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

gun还没来得及说话,off已经离开了。看着off的背影,gun想开口挽留,可又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本来以为,pick学长的背叛可以让他毫无顾忌地去接受了off学长,但是忽然发现,原来错的不是pick学长。

那么,对于pick学长而言,看着自己和off学长在一起,那样的感情对于pick学长来说,岂不很不公平?

看着off学长离开的背影,gun觉得很对不起他,但是同样他也对不起pick学长。

虽然gun一直知道,自己妈妈不喜欢自己那样的恋情,但他是怎么样也没有想到,妈妈会去找了pick学长。

虽然不知道妈妈对pick学长说过什么,但是妈妈的性子他也是知道的,说话绝对不会婉转,想象得出,当初pick学长的内心是有多痛苦的。

现在,自己究竟该怎么办?

gun拿着粥恍恍惚惚到了pick的病房外,拿着粥进去,pick似乎不在,gun就把粥放下,然后坐在沙发上发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pick回来的时候,看到gun一脸痛苦的模样,眼中带泪泫然欲泣的模样。

“gun,你怎么啦?”

看到pick学长回来,gun看着他,眼泪就哗啦哗啦往下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评论(4)

热度(31)

  1. qzuser1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