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83(offgun)

傍晚时分,gun才睡醒过来,pick看着他醒了,走到沙发边把他扶了起来。

“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gun点点头,想起之前哭得一塌糊涂的自己,忽然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pick把gun的手机放在桌上,说道,“你表哥和你妈妈都给你打过电话。”

gun接过手机,看了看手机,发现有好几通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查过信息后,gun估计着表哥和妈妈打电话给自己的理由了。

gun马上给钢炮表哥拨了通电话,说明了情况后,便挂了电话。

“怎么了?”pick给gun倒了杯水放在桌上。

gun放下手机,拿过水杯喝水,喝过水gun放下水杯,郁闷道,“我妈妈知道了我换专业的事情,她怪我没提前跟她商量一下。”

“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现在只能说服我妈妈吧。以前她也不喜欢我学兽医专业,估计换专业也不是难事。”

pick点点头道,“off呢?”

gun愣了愣,说道,“现在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你喜欢他吧?”

pick的问题让gun不知所措,因为觉得对pick心存愧疚,所以肯定的话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pick微微一笑,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就去把你的想法告诉他就好。即便你觉得有愧于我,但我们已经是过去时,现在你们才是一对。我相信,off可以给你想要的幸福,我也会祝福你们的。”

听完了pick学长的话,gun一时间呆住了,自己纠结着怎么跟他道歉,而他却已经为自己找好了理由。

他说,祝福off学长和自己。

“对不起,pick学长。”千言万语,gun最后只说了这么一句,或许也只能说这么一句了。

“去找off好好说清楚吧。”

pick学长的话让gun瞬间清醒过来,点点头拿起自己的背包转身就离开了病房。

看着gun急匆匆离开的背影,pick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一定要幸福。”

夕阳下,陪伴pick的只有拉长的身影。

离开了病房,gun在医院大门打车直奔off的宿舍。从上出租车开始,gun一直给off打电话,可是一个都没被接到。

坐在出租车上,gun想了很多他与off的事情,也假设了许多待会见面的开场白。

可是,让gun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交通大阻塞,他到off学长宿舍楼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gun站在宿舍楼下,抬头望去,发现off学长的宿舍楼没亮灯。gun叹了口气,转身走去附近的小商店买了个面包和饮料。稍稍填了一下肚子,gun这才又走回到宿舍楼下,发现off学长的宿舍还是没有亮灯。

gun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已经九点了。

gun再一次给off学长打了电话,却依然没人接听。

off学长究竟去哪里了?

gun带着疑问,从包里拿出了off学长给自己的备用钥匙,纠结了一下便走进宿舍楼去。

拿钥匙开门后,一阵浓烈的啤酒味充斥着鼻腔,gun按下电灯按钮,看到的景象让他一愣。

客厅里,off一手拿着啤酒瓶,一手趴在桌上睡着了,地上还散落一地空酒瓶。

“off学长,你怎么喝成这样?”

gun随手扔下背包,过去off学长身边唤了几声,却没有回应。

gun叹了口气,一手拿着垃圾桶,一手把地上的垃圾收拾干净。

收拾好这些之后,gun就顺便把宿舍收拾了一遍。虽说off学长会做饭,可是对于收拾东西这方面倒是弱项,宿舍里总是一堆凌乱的物件。

收拾好之后,gun顺手把浴室里的衣服扔进洗衣机,洗干净晾好了。

做这些的时候,gun刻意放轻了手脚,以防打扰到off学长休息。然而,off还是醒了。

off醒来,看到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时愣了愣。抬头扫视室内一眼,看到的是收拾整齐的宿舍,off正疑惑,gun就刚刚好晾完衣服从阳台进来了。

看到off学长醒来,gun马上给他倒了一杯水拿过去,说道,“off学长,醉酒刚刚醒来最好喝口水。”

off接过水杯,却放到一边,握着gun的手腕顺势一拉,把gun困在怀里,说道,“gun,是不是你?”

off学长醉酒似乎还不完全清醒,gun便也拥着他,说道,“是我。”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off学长像小孩子似的撒娇,gun有点窃喜,没想到off学长醉酒的时候那么可爱。

“好,我就不离开你了。”gun边说边笑,感觉自己在出租车上想的所有开场白都用不上了。

“你骗我,对不对?gun都要离开我,去找pick学长了。”

听到off的话,gun既惊又喜,果然off学长是吃醋了,然而自己下午没有跟他说明白自己的心意似乎也是不对的。

要不是这样,估计off学长不会喝那么多酒吧!想想刚刚收拾了一大堆的空酒瓶,gun忽然觉得非常对不起off学长。

“我没有骗你,我不去找pick学长,对不起。”

听到gun的话,off轻轻放开了gun,看着近在咫尺,又似远在天边的gun,低头吻住了他。

off学长的吻似乎跟往常的温柔不太一样,入口满是酒味,带着点浓烈的霸道气息。

gun顺着off学长的索取,回应着他。

off一手扶着gun的腰,一手抚上他的头发,吻却从唇边蔓延到锁骨。似乎,还有一路蔓延转移阵地的催势。

gun浅浅的抽气声,身体忽然僵硬了一下。

许久,off似乎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梦里。愣了愣,off感受着唇上温柔的触感,然后轻轻推开了gun。

看着眼前真实的gun,off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了,说道,“抱歉,我想去浴室清醒一下。”

gun看着急匆匆离开的off学长,心底却有点失落,刚刚学长明明是想要继续下去的,可是为什么忽然就停了?

gun坐在地上有点郁闷,把地上的外套捡起,收拾好然后就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电视有点无聊,gun便关了电视,转身上床去睡觉了。gun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然显示着,十一点的时刻。

听着浴室里哗啦哗啦的水声,gun觉得自己刚刚在洗衣服的时候顺便洗澡实在是明智的选择。

gun伸伸懒腰,打个哈欠,把手机调好闹钟和静音模式,然后倒床就睡。

off打开花洒,让水一直淋着自己,醉意似乎慢慢散去,神志开始清楚了一点。

刚刚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自己差点就失控了!对于gun来说,他是不愿意的吧!

off在浴室里磨磨蹭蹭,出来的时候gun已经睡着了。

off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gun,忽然有种莫名的感觉,off走到床边俯视着gun,伸手抚上gun的脸颊。

off学长的手一碰gun的脸颊,gun就醒了,看到睡眼惺忪的gun,off忙抽回手,说道,“抱歉,吵醒你了。”

看着一头湿发的off学长,gun说道,“学长又没好好吹头发了?”

off伸手摸摸头上,虽然还有点湿漉漉的感觉,但是自己刚刚的确有吹过头发了啊!

gun从床上起来,拉着off走去浴室,拿过电吹风就给off吹起了头发。

gun只专注于给off学长吹头发,却不知道off却一直从镜子里看着gun。

两人站在镜子前,gun给自己吹头发的身影在镜子里反映出来,off就一直盯着镜子里看。

gun刚刚洗澡过后,穿的是off的浴衣,对于gun而言这浴衣显然有点大。

off看着gun穿着自己的浴衣,心里却是喜欢的。

电吹风的声音忽然停了,off看到镜子里看着自己的gun,有点愣了愣,转身看着他道,“吹完头发了?”

gun点点头道,“对。”

gun放好了电吹风,看着off道,“今天的事情,对不起,让你又误会了。”

off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gun看着他那一脸疑惑表情,说道,“你不是误会我还喜欢pick学长吗?要不然你干嘛喝那么多酒?”

傲娇off反驳道,“我喝酒纯粹是因为想要喝酒,跟你没关系,也没误会你们。”

其实,听到gun的解释,off心里已经是欣喜若狂了,但是傲娇的他脸上依然是波澜不惊。果然,戏精!

听到off那明显口不对心的话,gun对视着off道,“学长你没误会我们吗?”

off很认真地点点头,正想回话,gun却一把拉过off的衣领,吻住了他的唇。

“你刚刚想说的话,我不想听,不要说了。”gun吻过off,转身就走。

因为gun知道,傲娇的off学长会说一堆不合时宜的话出来,所以他只好先堵了他的嘴。

off跟着gun走出了浴室,看着gun想要上床睡觉,off一把拉过gun说道,“我觉得,有些事情我有必要说清楚。”

gun一脸蒙逼,反问道,“什么事?”

“看到你们在一起我很嫉妒,所以就想问问,你是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能让傲娇的off学长说出这番话,gun表示非常开心,点点头道,“你想让我说多少次,我跟pick学长已经不可能了。下午的事情,只是因为忽然觉得对不起他而已,对他是愧疚。对你,是喜欢,明白吗?”

听到gun的话,off表示开心,犹豫了一下道,“刚刚的事情很抱歉,不过我现在想要继续,可以吗?”

gun有点反应不过来,off却低头吻住了他,手却轻轻松开了gun的浴衣带,然后靠在gun的耳边道,“可以继续吗?”

gun没有应话,伸手直接解开了off的浴衣,行动说明一切。off扬唇一笑,低头又吻住了gun。

花有清香月有阴,春宵一刻值千金。

(备注,最后两句诗原句是: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苏轼)


评论

热度(35)

  1. qzuser1卜算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