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85

看到钢炮的信息有点奇怪,暖暖马上回了电话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

“gun和小姑姑吵架了,现在gun手机关机,联系不上。”

“off刚刚接了gun的电话,现在出去了。”

“我打电话给off学长看看,你先上课。”

钢炮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上课铃响起,暖暖也没办法,只得先认真听课,可是心有所念,终究无法静下心来。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暖暖就马上开溜了,后面的两堂课选择直接开溜。

教头团剩下的三名学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了然于心的表情。

有家室的人果然不一样!

暖暖出了教学楼,马上给钢炮打电话,可一直没人接听,然后他便打去给off。

然而,off也没有接电话,甚至还关机了。

“居然关机了,这是什么情况?”暖暖看着电话,自言自语道。

话语刚落,钢炮的电话就来了,暖暖接过电话,直接了当道,“现在什么情况?”

钢炮看了一眼不远处坐着的小姑姑,说道,“有点棘手。”……

暖暖和钢炮聊过电话,他便直奔钢炮宿舍去了,可是到了钢炮宿舍楼下却又不知道该不该上宿舍去找他。

暖暖知道钢炮的小姑姑不喜欢自己,因为她小姑姑排斥这样的恋情。

所以,gun和他妈妈刚刚就因为off大吵了一架。现在,off和gun都关机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在纠结的时候,钢炮从宿舍下来,碰见了暖暖。

看到暖暖在宿舍楼下的大厅纠结中,钢炮就猜到他不上宿舍楼的原因。

“暖暖。”

钢炮的叫声让暖暖愣了愣,反问道,“你怎么下来了,你小姑姑呢?”

“她在楼上。”

“你下来找我?”

钢炮点点头道,“就知道你来了没上去。”

“我怕你小姑姑不喜欢。”

钢炮没有回话,只道,“她现在一心想着gun,刚刚他们在学校吵得太厉害了,我从来没见过小姑姑发那么大的脾气。当然,gun也是。”

暖暖点点头道,“其实我也明白你小姑姑的心情,儿子有什么都不跟自己说,是挺郁闷的。不过,你小姑姑去学校是直接帮gun办理退学手续,其实gun也挺郁闷的。他们有什么不能好好说说吗,非得自说自话自作主张?”

钢炮亦是无奈,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两人沉默了一下,钢炮道,“我去买点吃的给小姑姑,你要不上楼,你就先回宿舍吧。”

暖暖想了想道,“那我还是先回宿舍吧,坐在这里也帮不了你什么。”

钢炮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暖暖记得吃午饭,不许吃泡面,要不然又得喉咙痛了。”

暖暖点点头应下了话,说道,“你也记得吃午饭,别只吃面包,没营养。”

钢炮笑着点点头道,“知道了。”

两人在宿舍楼分开,钢炮在小商店买了面包就回宿舍去了。

“小姑姑,来吃个面包。”

钢炮边说边把面包递去,然后又倒了杯水过去。

“谢谢你。”接过面包,gun的妈妈吃了几口就放下了,喝了口水。

“小姑姑,怎么不吃了,你待会还得吃药。”钢炮看了一眼那只吃过一点点的面包。

“没事,待会就好了,不吃药也没有关系。”

话虽如此,但是看到她一脸痛苦的表情,钢炮觉得不吃药实在不行。

“小姑姑,你的胃病就是因为你经常不吃东西才患上的,所以不吃东西怎么行?”

“我没事。”她边说边摆摆手,说道,“你还是先帮我去找找gun吧。”

“我也已经拜托学长们了,只是还没消息。”说完这话,钢炮又道,“小姑姑,你要不在这里休息一下?你刚刚下飞机就赶过来学校,也太累了。”

gun的妈妈点点头,于是钢炮就扶着她到床上去休息了。

虽然宿舍是钢炮的,但是自从钢炮搬去和暖暖一起住,这宿舍就让给了gun住。所以,这里基本都充满了gun的气息,gun的妈妈躺在床上很快睡着了。

钢炮看他小姑姑睡着了过去,钢炮就走到阳台外去给off和gun打电话,然而还是关机了。

挂了电话,钢炮站在阳台上,正不知道怎么办时,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了。

是一个陌生号码,让钢炮没想到的是,电话是pick打过来的。

“我是pick,请问是gun的表哥吗?”

钢炮一惊,忙道,“你有gun的消息?”

“他和off刚刚来过,然后离开了。他们只说,最近不过医院去看我,但是没跟我说怎么回事。而且,看得出来,gun哭过,而且他脸上有一道清晰的手掌印,是谁打的?”

钢炮愣了愣,他没想到小姑姑会打了gun,说道,“是我小姑姑打的,至于说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他们吵架了。”

两人沉默了一下,钢炮又道,“他们现在手机关机了,我也找不到他们。本来以为,gun会回宿舍的,然而现在他没回来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pick想了想,回道,“他们可能去露营了,他们刚刚好像这么说过,但是我不知道他们会去哪里。”……

挂了电话,pick叹了口气,似乎也猜到了gun和他妈妈吵架的缘由,估计是因为off。虽然gun的表哥没有说明,但是pick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原因。

pick正在发呆,敲门声响起,门开了,来人居然是off的爸爸。

当然,也是pick的爸爸。

“你好。”pick双手合十行礼。

off爸爸回礼,然后道,“我们可以谈谈吗?”

pick点点头,两人分别在沙发上坐下,pick给他倒了杯水,然后两人一直沉默。

“我想了很久,觉得你应该跟我们一起生活。”off爸爸的话,忽然出口,pick惊了一下,差点被水呛到了。

缓缓气,pick放下水杯,说道,“抱歉,我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我只希望,off永远都不知道我这个哥哥的存在。”

“可是……”

“没有可是,你要是觉得对不起我,想要补偿。其实,完全没必要。”

pick的话说得异常坚决,毕竟,什么难熬的日子他没试过?

那些迟到的父爱,不如没有,因为他已经不稀罕了。曾经他也非常想要,可是,当经历过无数的苦难之后,pick发现原来自己已经独当一面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

“我知道你怪我,所以不愿意跟我回家。”

pick有点无奈,苦笑了一下,回道,“先生,估计你是想多了。一个人想要责怪另一个人,那是因为有责怪的理由。抱歉的是,我们只是陌生人,而我又有什么责怪你的理由?”

“pick,对不起。”

真的非常对不起!

off爸爸说完这话,便离开了。

pick看着那杯他喝过的水,发呆。对于自己而言,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不过,他们的生活,自己也不想打扰。或许,离开这里是唯一的选择。

pick转身走到床头柜处拿出那张名片,或许可以选择lerma女士给自己提供的工作。

如此一来,既不打扰他们,也算还了lerma女士帮助自己支付医药费的报酬。

既然主意已决,pick拿过电话就拨通了lerma女士的手机号。

off爸爸离开了医院,在门口遇到了过来接他的司机,但是他摆摆手让司机离开了,一个人走在街上。

终日忙着工作奔波,他也记不得自己多久没有好好休息过。

走在大街上,看着街上成双成对的年轻人,他似乎也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他与pick的母亲,当年亦是如此。他们是邻居,属于青梅竹马的恋人关系,只是后来她父母离异,她随母亲搬离,然一别之后,再见他已经为人丈夫。只能说,造化弄人!

世间八苦,最苦莫过于求不得,放不下。

可是,即便再怎么样放不下,他终究已是别人丈夫,别样心情只能深藏心底。

只是,一次醉酒意外,于是她生下了一对双胞胎。

虽说对不起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可是,他母亲还是把孩子抱了回去。

他对不起她,也对不起自己的妻子。

正想着,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来电显示,他愣了愣,接过了电话。

“我刚刚从国外旅游回来了,什么时候可以见个面?”

“你现在回家了吗?”

“刚刚出了机场,准备打车回去。”

“好,待会在家见面吧。”

“好。”

简短的对话,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件简单的事情,语气里似乎都没有感情。

off的妈妈苦笑了一下,看着手机道,“看来我的决定是对的。”

在机场打了车,她就拿着行李回家,路上看着车窗外一路倒退的景致,她的心有种莫名的难过。

他们大学相识,后来结婚共同创业,如今回首,没想到竟是过眼云烟。

国外旅游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自从知道他想要把off的哥哥接回家这件事情之后,她没有反对。只是,她在家的身份定然显得尴尬,所以她想了很久,才想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

刚刚下的飞机,似乎还有点倒时差的问题,她在车上闭目养神了一会,没想到很快就到家了。

一进门,首先迎接自己的居然不是管家,而是久未谋面的丈夫!

“你回来了。”

她点点头,没有接话。一边的管家走过来把行李箱拿走,说道,“夫人需要点什么吗?”

“给我一杯咖啡吧,谢谢。”估计着,他待会有话要说,还是得喝杯咖啡提提神。

“好,我现在去准备。”管家把行李箱交给一边的女佣,她则走去厨房准备咖啡。





评论

热度(28)

  1. qzuser1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