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86

坐在书房里,喝了口咖啡,她总算是精神了点。

off爸爸也放下了咖啡杯,说道,“怎么样,旅游好玩吗?”

她被这样的话吓了一跳,幸亏刚刚已经放下咖啡杯,要不然颤抖的手一定会洒落点点痕迹。

然而,她不想他看出自己的端倪,毕竟他们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

大家只是在外面维持着和睦的夫妻关系,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一切都是假象。甚至于,在off面前也是假装的亲密。所以,他们已经越来越刻意地避免跟对方接触。

他永远用工作忙为借口,而自己也总以旅游为名离开家里。

所以,这个家,其实已经不像家,充其量只是一间屋子。

因为,没有温度的地方,又怎么能称为家?

“怎么啦,旅游不好玩?”

她又愣了愣,回道,“我以为你比较想和我谈论另一件事情。”

他沉默了,叹了口气,说道,“对不起,我想把off哥哥也接回来。”

这样的事情,她早有预料,所以也没多大反应,只道,“也好。”

这样的回话让他一愣,没想到竟是如此顺利?想当初,为了把off接回来,自己又费了多少心思?

可是,终究她还是没有原谅自己,以至于原本美好的婚约竟然落得如此局面!

“对不起。”他又重复了一遍。

她已经记不得当初听了多少次这样的话,只是现在的她已经麻木了。

“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们家。要不是因为我不能生养,你妈妈也不会把off带回来。”

她的话说得云淡风轻,毫无感情,他忽然有个不好的预感。

“既然想把off哥哥带回来,那么必然得告诉off一切真相。所以,我决定跟你离婚。”

听到这话,他完全愣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悄然退出书房,回到自己的卧房,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然后又离开了家。

坐在车里,她看着那道急速后退的围墙,隔断的不仅是她想要一探究竟的心,也有他们之间最后的牵连!

“终究我们还是要分开。”

自言自语的一句话,似在告诉她,一切已成定局,再无余地!

外面不知道何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雨声像极了她此刻的心情。

到了目的地,她拿着简单的行李,掏出钥匙,最后还是回到了这里。

虽然时光斑驳了痕迹,但这里似乎一切还是初时的样子。任岁月沉浮流年偷换,屋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模样。

这里是他们新婚居所,只是后来发迹,才换了地方。

但是,她却一直留恋着那段过往,所以手上一直留着这份房产,也遣人隔三差五打扫卫生,偶尔自己亦会过来虚度时光。

只是,那段岁月静好的光阴终究还是落入尘埃,然后随风飘散。

她看着一应俱全的家具陈设,虽然旧了点,但是能用,而且她也不舍丢弃。因为它们承载着一段无法忘怀的美好时光。

拉开窗帘,看着屋外的雨似乎越下越大,她就靠在窗边看着。

雨落伞上,带起了水花,晶莹透亮。

看着头顶上水晶似的雨滴,gun难得地心情好了起来。看着他不知疲倦地数着落下来的雨点,一边躺着的off笑了。

刚刚还哭得稀里哗啦,看着雨就居然笑了,off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笑了总归是好事,也省得自己费尽心思还哄不来。

gun注意到自己身边灼热的视线,转头过去看着off,问道,“off学长看着我干嘛?”

“我忽然觉得,原来你这么可爱。别人数星星,你居然数雨点。”

“本来我们是来看星星的,只是现在都下那么大的雨,今晚的星星肯定看不了。不如,现在数雨点,聊胜于无。”

听着这话,off也是无奈,笑笑道,“你开心就好。”

“都怪你,我都忘记刚刚数到多少了,现在得重新开始。”

“不怕不怕,慢慢来,你有的是时间。今天数不够,明天继续,明天不够,后天继续,如果……”

“停。”gun一个翻身,靠在off身边,看着off道,“学长,你是觉得陪我出来散心,委屈你了?”

off伸手捏捏gun的脸颊,笑道,“你想出来散心,我陪着你,不管多久都可以。只是,你不怕你家人担心你?你都我们的手机通通关机了,也不打个电话回去,这样可以?”

“学长呢?怎么不说说你自己,你家人不担心了?”

“我爸妈平时都是各忙各的事情,所以他们没时间管我。”

“哦。”gun回了一个字就闭嘴不语,off又道,“要不我帮你打个电话回去,起码跟你表哥说一声,省得他担心吧。”

gun想了想道,“好吧,那学长打电话吧。”

off笑笑,拿过手机去开机,然而开机后发现没信号,所以打不了电话。

所以off就给钢炮发了短信,一边的gun也拿过手机开机,却发现没有信号,就把手机丢在一边了。

钢炮收到off学长信息的时候,此时他正在家里陪着gun的妈妈吃晚饭。

“小姑姑,off学长刚刚发信息给我,他们在外面露营,要是gun的心情好点他们明天就会回来,不用担心。”

gun的妈妈,点点头道,“那个off是你们工程学院的学长?”

钢炮点点头道,“是的。”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off学长人不错,幽默风趣,很会照顾人。”

gun的妈妈没有说话,钢炮也不敢继续往下说去。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找个女孩子谈个正常的恋爱?”

钢炮一愣,放下碗筷,很严肃道,“小姑姑,你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恋爱是一件无法预料的事情。我们的恋爱跟普通爱情一样,只是我们喜欢的人恰巧跟我们一样性别而已。所以,我希望小姑姑可以尝试着接受off学长。”

gun的妈妈听完了钢炮的话,没有说话,轻轻放下了碗筷道,“可是,你觉得这样的爱情可以长久吗?而且,你们将来怎么解决孩子的问题?”

“小姑姑,我觉得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gun的妈妈没有接话,两人一直沉默。

忽然,客厅那边传来了声响,钢炮和gun的妈妈走过去客厅那边。

angel看到钢炮,开心道,“舅舅好,谢谢舅舅送我的维尼熊,它好可爱。”

钢炮笑道,“是舅舅的朋友送给你的,不是舅舅。而且,维尼熊再可爱,它也没有我们angel可爱。”

angel笑道,“我记得了,是上次那个漂亮大哥哥吗?他送给我的吗?他是舅舅的朋友,还是男朋友?”

钢炮一脸无奈,笑笑道,“angel喜欢舅舅的朋友?”

angel很认真地点点头道,“喜欢,要是他可以经常送玩具给我,我会更喜欢。”

钢炮哭笑不得,回道,“我会把angel的话告诉他,让他经常送玩具给你。”

“太好了,既然这样,angel也送点东西给他吧。”说完,她就从自己背着的小书包里掏出了一把糖,说道,“舅舅帮我把糖送给他吃吧,还有你不许偷吃。”

钢炮笑着接过了糖果,说道,“舅舅替他谢谢angel。”

angel点点头摆摆手道,“不客气不客气。”

说罢,便跳到gun的妈妈身边去了。

angel的妈妈笑道,“收到你们送给她的礼物,每晚就抱着维尼熊睡觉。”

钢炮也笑道,“她喜欢就好。”

“谢天谢地,她终于开朗了起来。”

钢炮看着她和gun的妈妈在一边聊天说话,灿烂的笑意终于回到她的脸上,钢炮也是开心的。

“姐姐,angel的幼儿园找到了吗?”

“爸爸身体不是太好,所以我们打算在这边住下,顺便减轻一下爸爸的负担。至于angel也会在这边上幼儿园,你是不是有好的推荐。”

钢炮觉得暖暖大嫂的幼儿园不错,倒是可以推荐一下,便道,“有倒是有一家,不过我还是再了解清楚然后再说吧。”

angel妈妈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爸妈旅游明天回来,明天记得回来吃饭。”

钢炮笑着点点头应下话,说道,“我明天还有课,先回宿舍了。”

angel姐姐点点头道,“小心一点,现在下雨,要不让司机送你去吧。”

钢炮摆摆手道,“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说罢,钢炮去跟gun的妈妈也打过招呼,于是就回房收拾了一下东西离开了家。

坐上计程车,钢炮在车上给暖暖发信息。

[学长,angel说很喜欢舅母的礼物,还有礼物让我回送给你。]

此时的暖暖因为大雨的缘故被困在饭馆,心情烦躁,然而看到钢炮的信息时,唇角一扬。

[明明是你出钱买的礼物,干嘛说是我送的?]

[老公的钱都归老婆的,所以我的就是你的。]

暖暖笑意更深,喝了一口冻奶。

[现在雨很大,你回来吗?]

[我已经在车上,暖暖很快就可以看到我了。]

[我被困在饭馆,没带伞。]

[学长在饭馆等我一下,我待会去饭馆接你。]

[好。]……

跟钢炮一边聊天一边喝着冻奶,暖暖觉得被大雨困在饭馆的时间似乎也没那么难熬了。

雨渐渐小了,饭馆里的人也陆陆续续离开。暖暖本想打电话跟钢炮说,自己先回去了,然而却看到钢炮已经打伞站在了饭馆门口。

暖暖拿过冻奶喝完最后一口,然后把空瓶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拿着手机往门外走去。

“学长刚刚没少喝冻奶吧?”

暖暖一脸不好意思,一定是刚刚自己扔空瓶的时候被看到了。

“也不多,四瓶而已,都不看看我在饭馆里等了你多久。”

钢炮笑道,“我的错。”

暖暖点点头道,“对,就是你的错。”

雨虽然小了,但两个人用一把伞总归有点于事无补,钢炮显然把伞往暖暖那边倾。

暖暖发现钢炮把伞往他那边倾的时候,钢炮一边的身已经湿透了。

“你又这样了,把伞给我。”暖暖转身看向钢炮,让他把伞交给自己。

“我不舍得暖暖淋雨。”

突如其来的情话让暖暖有点不知所措,不好意思地低着头。

看着不好意思的暖暖,钢炮一手拿着伞,一手抬起暖暖的下巴,然后吻了上去。

暖暖伸手想推,然而敌不过钢炮的温柔缱绻,结果可想而知。

雨点滴落在伞上,奏起了滴滴答答动人的乐章。伞下的两人,忘情拥吻。

[前半段有点小伤感,然而2018新年的第一天,最后还是得送颗糖。祝福看文的各位,新年快乐。😊]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