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87

暖暖和钢炮回到宿舍的时候,两人各湿了一半的身。钢炮把暖暖推进浴室,自己站在外面等着。暖暖怕他着凉,速度极快地出来,让钢炮进去。

钢炮知道暖暖心意,但是笑笑没有说话,进了浴室。

钢炮洗澡出来,暖暖已经躺在床上看书了。

钢炮坐到床上,暖暖放下书看着他道,“怎么了?”

钢炮摇摇头,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认真看书的暖暖太帅了,都让我看呆了。”

暖暖笑道,“怎么今天不说我可爱了?”

钢炮拿过梳子一边替暖暖梳头发,一边道,“暖暖是既可爱又帅。”

暖暖没有说话,让钢炮替自己梳头,他则继续看书了。

替暖暖梳头之后,钢炮看看他手中拿着的书,说道,“学长这么努力,要是我成绩不如学长可要怎么办?你会不会嫌弃我配不上你?”

暖暖放下书,看着钢炮很认真道,“0062,你作为科科拿A的人,要是这样还不够优秀,你让你的朋友们情可以堪?信不信M分分钟想揍你?”

钢炮笑道,“他可不敢揍我,因为他还得我帮他考前辅导。”

暖暖送他一记白眼,说道,“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钢炮摇摇头道,“现在也才大一,大一到大四还有四年,毕业后还有要面对其他的事情。学长你是一直这么优秀,我是觉得要是我以后没有那么优秀,追不上你的脚步可要怎么办?”

暖暖看着他很认真地道,“你得努力,认真学习,紧追我的步伐,明白吗?”

钢炮一脸不开心的样子,说道,“学长不是应该安慰我,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你都会爱我如初?”

暖暖有点无奈,笑道,“干嘛忽然对我撒娇?”

钢炮一脸严肃道,“就是想看看学长有多爱我而已。”

暖暖对他的话表示毫无办法,放下书,双手投降道,“钢炮,能不能让我好好看会书,期末考试快来了。成绩好坏决定的是我去实习单位的优劣,所以能不能先让我熬过这个期末考试?”

钢炮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好吧,既然学长说想要好好复习,就让你好好复习吧。”

“好,你也去书桌看书。”暖暖一边说一边指了指书桌。

钢炮点点头,走到书桌去了。

暖暖忽然记起,钢炮之前已经休学了,现在好像还没复学,他是不是也要参加期末考试?

“钢,你还在休学吧,期末考试也要参加?”

“虽然我还在休学,但是期末考试会如期参加。”钢炮说完这话,看着暖暖又道,“因为学长刚刚说了,让我努力紧跟你的步伐,所以我要足够优秀。”

暖暖笑着摇摇头,没有接话,只道,“看书。”

两人各自看书,安静地互不打扰。只是钢炮会时不时转身看向暖暖的方向,暖暖偶尔亦会抬头迎上钢炮的目光。

四目对视,什么也不说,对视一笑后又低头继续各自的复习。

外面还在下着淅淅沥沥的雨,钢炮有时会抬头看着窗外的雨丝发呆。

因为不管他有多好的自制力,但是跟暖暖同处一室,自己似乎永远都有点心猿意马。

可是,暖暖在那么认真地学习,自己又不好打扰,所以只能看着窗外发呆。

暖暖忽然想喝水,放下书,抬头却见钢炮正看着窗外发呆。

暖暖悄悄走到钢炮身边去,然后捏了捏钢炮的脸,说道,“发什么呆,不是说要认真复习了?”

钢炮一脸无奈地看着暖暖道,“我发现真不能跟学长一起复习。”

“为什么?”

钢炮看着他那惊讶的模样,然后一脸严肃道,“因为暖暖对我而言,比较有吸引力。”

好吧,这话成功把暖暖说脸红了。

看到脸红的暖暖,钢炮一脸笑意道,“学长又害羞了?”

暖暖听到这话,低头看着钢炮,说道,“谁害羞了?”

钢炮没有说话,抬头凑近暖暖,吻在的脸颊边,说道,“脸都红了,还不害羞?”

暖暖想要退后,钢炮却先他一步扶住了暖暖的腰,困住了他,笑道,“不许逃。”

暖暖本来就想逗一逗他,喝完水就继续复习去,然而却又被他吃得死死的。想自己教头英明,简直威严扫地。

钢炮把暖暖困着,头枕在暖暖肩膀上,说道,“暖暖,你很会就出去实习,然后很快就出去工作。我们相处的时间会越来越少,要是我想你了可要怎么办?你要是想我又怎么办?”

听着钢炮的话,暖暖也有点伤感,毕竟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暖暖的沉默让钢炮有点不安,追问道,“难道学长都不会想我?”

暖暖笑笑,说道,“我会想你的,放心。要是你想我就给我发信息就好了,我也会这么做的。”

“可是,相比于发信息我更加想去见你。所以,要是我想你的时候,可以去找你吗?我保证,不会打扰你的,只是等你,哪怕只是远远看看你,可以吗?”

暖暖伸手抚上钢炮的后背,轻轻拍了拍,说道,“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现在还不知道实习单位会安排在哪里。要是太远了,你跑来跑去也是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只要可以看到暖暖,一切麻烦都不是麻烦。”

暖暖笑道,“说得好像除了见我,你就无所事事一样。”

“的确,对于我来说,暖暖是比一切都重要的事情。况且,我们才刚刚在一起了,你就要出外实习,见面时间本来也不多,现在就更少。”

对此,暖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还有,暖暖那么优秀,要是实习的时候被人看上了,我找谁哭去。”

钢炮一向都是完美地解决着一切问题,如今这样撒娇卖萌地向自己诉苦,实在让暖暖有点招架不住。

“我答应你,保证不会让别人看上的。”

“别人喜欢你,你又不知道,你怎么保证?”

“别人喜欢我,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好歹我也是双商在线,钢炮你就是喜欢想太多。”

钢炮一下子从暖暖的肩膀上抬起头来,对视着暖暖,说道,“当初我喜欢你的时候,你不也不知道吗?等你发现的时候,我早就攻城略地了。”

“谁说我不知道了,只是当初不喜欢你这刺头,所以懒得理会你。谁让你一天到晚就知道怼我,还在训练场上多次让我下不来台!”

想到当初的事情,钢炮一笑,说道,“都不知道是谁当初先作弄的我?是谁让我在食堂的桌子上表白的?”

听到这话,暖暖伸手轻轻刮了刮自己鼻尖,说道,“往事不堪回首了,不说行吗?”

钢炮笑道,“不说也是可以的,只是学长得答应我,不可轻易爱上别人。”

暖暖拿起一只手,做发誓状,说道,“我发誓绝对不会轻易喜欢别人,否则……”

话还没说完,钢炮就吻上了暖暖的唇,堵住了他后面的话。

“后面的就不用说了,怕你说出太狠的话,到时候心痛的还是我。”

暖暖对此表示无语,正要回话,钢炮却又堵上了他的嘴。

吻过后,两人又各自安静地回归位置,继续复习。

相比暖暖的认真,钢炮觉得跟暖暖同处一室似乎怎么样也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

晚饭在家吃得不多,此刻钢炮有点饿,放下书就去倒弄吃的。

然而发现,冰箱里只有泡面了,叹了口气还是拿出泡面。

暖暖看到钢炮倒弄吃的,说道,“有什么吃的吗?”

“只有泡面了。”

暖暖正想说要吃,可钢炮却道,“学长之前就是因为泡面吃多了,上火才导致喉咙痛,所以你不许吃泡面了。”

“可是我饿了。”

暖暖的话就是圣旨,钢炮对此表示无能为力反抗,叹了口气道,“我下楼去买东西回来,给你煮面。”

暖暖本来想说,不用那么麻烦,可是钢炮已经拿着东西出门了。

暖暖也是无奈,钢炮对自己也是宠得无边了,不过他喜欢。

暖暖把书盖在自己脸上,掩饰了一脸的幸福笑意。

下楼买来了鸡蛋和面,钢炮回来的时候有点淋湿了,可还没来得及换下衣服就马上煮面。

暖暖怎么说也不听,钢炮把面煮好,这才去换了一身衣服。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暖暖已经把面盛好,摆在餐桌上,等着钢炮出来。

“暖暖怎么不吃,不是饿了吗?”

“你还没来,一个人吃多没意思。”

钢炮笑笑,落座,两人就一边聊天一边吃着面条。

寂静的雨夜,即便只是一碗普通的鸡蛋素面,两人也是吃得有滋有味。

其实,有时候吃的即便是普通食材,因着陪伴你的人不同,滋味亦是不同。

同理,即便吃的是山珍海味,可陪伴的人不是你所期许的,那么亦是毫无滋味。

东西好不好吃,取决的是陪伴你的那个人,而不是食材本身。

吃过面,钢炮把东西洗好,暖暖躺在床上却没了复习的心思,拿过手机在玩。

钢炮爬上床,靠在暖暖身边看着他玩游戏,安静着不说话。

钢炮忽然想起,angel给自己转交的糖果,下床拿过书包掏出了糖,笑道,“这是angel给你的。”

暖暖笑道,“现在才拿出来,不会想要私吞吧?”

钢炮无奈道,“暖暖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奉上。”

暖暖笑笑没有接话,拿过糖吃了起来。放进嘴里才发现,自己刚刚刷牙了,现在又吃糖岂不得又刷一次?

看他一脸郁闷,钢炮笑道,“怎么啦?”

“待会又要刷牙了。”

钢炮凑近暖暖,说道,“待会我陪你怎么样?”

暖暖还没反应过来,钢炮又吻住了暖暖。

暖暖推开了钢炮,说道,“要吃糖你自己手上不是有吗?”

钢炮笑道,“可是,我喜欢暖暖的那颗,因为特别甜。”

说罢,钢炮又低头吻住了他。

雨夜寂然,室内却是另一番的喧嚣。

评论

热度(34)

  1. qzuser1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