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88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雨还在下着,钢炮被手机的震动声惊醒。

钢炮拿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心里闪过一丝不安的预感。

翻身下床进了浴室,接听电话。

“off学长,发生什么事了?”

“表哥,我是gun。”……

挂了电话,钢炮本想换了衣服一个人去医院,岂料暖暖也醒了。得知gun和off发生了意外,遂一起去了医院。

两人到医院的时候已是一个小时之后,这一个小时里gun独坐医院的长廊,陪伴他的只有灯光下的倒影。

“表哥。”gun看到他们的时候,强忍许久的泪终于落下,似乎终于可以找到可以依靠的人,所以才放下心哭了出来。

“gun,放心吧,会没事的。”钢炮一边安慰着gun,一边给暖暖示意。

暖暖亦道,“off这人每次都逢凶化吉,没事的没事的。”

“我给你带了一套衣服,去换了吧,你身上这套都湿透了。”

钢炮边说边把一套衣服递去给gun,gun点点头表示同意后就跟钢炮一起去换衣服了。

暖暖转身去自动贩卖机处买了三杯热咖啡,钢炮看到暖暖手中捧着热咖啡,忙去接了过来。

暖暖示意钢炮把咖啡递去给gun,钢炮点点头接过转身送到gun的手中。

gun接过咖啡,手中捧着却没喝。钢炮知道他心里担心,也不多说什么,转身走向暖暖那边,拿过其中一杯咖啡,然后和暖暖在gun的座椅边站着。

两人没有说话,安静地喝着咖啡。

看到暖暖一脸不情不愿的表情,钢炮笑道,“暖暖还是适合喝粉红冻奶。”

暖暖瞪了他一眼,说道,“胡说八道,难道我就不能喝咖啡?”

钢炮笑而不语,暖暖怒目而视,然而都是满眼爱意。

“暖暖学长。”

gun的叫唤声让两人的对视中止,暖暖转身走向gun身边道,“怎么啦?”

“我打电话通知了off学长的父母,可是没有人接到电话,还有什么办法通知off学长的家人吗?”

暖暖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只能等天亮以后再说了。”

gun点点头没有应话。

暖暖坐在gun的身边道,“不用担心,会没事的。”

gun摇摇头道,“要不是off学长要带我去散心,我们也不会遇到山泥倒塌。而且,off学长当时是为了救我,所以才会被石头砸到。要不是当时他护着我,砸到的就会是我。所以都怪我害他这样,我……”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暖暖已经打断了他,“gun这是意外,不怪你。”

钢炮坐在gun的另一边,说道,“gun,别想那么多了,off学长也不希望你这样责备自己。”

gun没有说话,暖暖和钢炮对视一眼,也没有说话,三人安静地坐在长椅上等着,只偶尔抬头看看前面的急诊室红灯。

时间过得格外漫长,像一个世纪般,终于红灯昏暗了下来。

随即,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

gun第一时间冲过去,问道,“医生,现在情况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说道,“病人情况目前稳定,只是有什么后遗症得等病人醒了后做过详细检查才可以下结论。”

gun没有接话,一边的钢炮说道,“谢谢医生。”

医生点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护士推着病床出来,躺在床上的off一脸的苍白。

三人跟着病床去了病房,把off安置好之后,护士们离开,病房里只有他们几个。

钢炮拍了拍gun的肩膀道,“医生都说没事了,去休息一下吧,明天off学长醒了估计还得你照顾。”

gun刚刚没喝咖啡,现在倒真有那么一点困了,于是就趴在off的病床边睡了过去。

钢炮转身看了一眼暖暖,此时的暖暖倒因为刚刚喝完了整杯咖啡而睡意全无。

钢炮走到暖暖身边道,“暖暖明天还要去上课吧,现在先休息一下。”

暖暖摇摇头道,“我不困。”

“可是不困也得休息一下,要不然我心疼的。”

听到钢炮的话,暖暖表示无语,郁闷道,“好吧,我就小憩一会。”

钢炮点点头,拉着他到沙发那边去,说道,“你睡沙发上吧。”

暖暖看着他道,“你不睡?”

“我看着你睡。”

暖暖点点头,说道,“你还不坐另一边去,你坐在沙发上我怎么睡?”

“我坐在这里,你就可以靠在我大腿上睡了。”

暖暖白了他一眼,然后躺在沙发上,头枕着钢炮的腿睡了下去。

暖暖嗜睡,很快也就睡熟了过去。钢炮看着暖暖的睡颜,一脸笑意。

清晨的阳光灿烂,钢炮睁开眼的时候已是一室阳光。

耳边传来了gun的声音,看样子似乎在跟谁在聊电话吧。

暖暖也醒了,睁开眼就看到钢炮看着自己,奇道,“看着我干嘛?”

“学长好看啊!”

暖暖虽心里甜蜜,然而却递去一记白眼,说道,“又胡说八道了。”

钢炮没有说话,摇摇头宠溺地笑着。

gun挂了电话,看到暖暖和钢炮两人醒来,说道,“刚刚终于联系上off学长的妈妈了,她待会过来。”

钢炮点点头道,“我出去买个早餐,顺便送暖暖回去,要不然待会上课要迟到了。”

暖暖想了想道,“今天我还是不去上课了,在这里陪你们吧。”

钢炮反问道,“不是说快考试,不能缺课吗?”

暖暖白他一眼,回道,“那是人家,我可是学霸,能一样吗?”

暖暖点点头表示同意,顺便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gun一脸的沉默,暖暖走近他,说道,“gun,你怎么了?”

gun看了看off,又看了看暖暖,说道,“暖暖学长,off学长的爸妈是怎么样的人,我怕……”

后面的话,gun没有说下去,但是暖暖明白他的意思,说道,“放心吧,off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他们知道那是意外不会怪你的。”

“可是我还是觉得对不起他们。”

“要是觉得对不起他们,你就好好照顾off吧,再过一会他的麻醉药应该就过了。待会他肯定会好好折腾你一番,你就好好让他折腾得了。”

gun被暖暖这话逗笑了,点点头道,“off学长醒了,让他怎么折腾我都行,我肯定有求必应。”

暖暖点点头道,“所以嘛,你就不用再怪责自己了。”

钢炮一脸笑意看着暖暖,说道,“想不到,暖暖还挺会安慰人的。”

暖暖点点头表示同意,回道,“那当然。”

“可是,怎么不见学长你安慰我?”

暖暖又是一记白眼,说道,“你还用得着我安慰?你不是我老公吗,怎么说也该是你安慰我吧?”

钢炮点点头觉得暖暖这话说得对极了,笑道,“老婆大人想吃什么早餐,为夫去买。”

暖暖想了想道,“我跟你一起去。”

钢炮愣了愣,暖暖又道,“往常都是你去给我买早餐,难得我今早跟你一起去买早餐,难道你还不乐意了?”

钢炮马上摇摇头道,“乐意乐意乐意。”

暖暖笑道,“还不走。”

两人离开了病房出去买早餐,gun一个人坐在病房里陪着off。

gun伸握住了off的手,说道,“off学长,你要快醒来,要不然我要怎么办?为了跟你在一起,我跟妈妈吵架了,要是你还躺在床上,谁给我勇气去抗争到底。”

gun把off的手放下,放回被子里,然后又整理了一下off的被子,说道,“虽然不知道我们能一起多久,但我希望是一辈子。”

顿了一下,gun又继续说道,“off学长,我爱你。这句话一直想跟你说,可是不知道怎么出口,现在总算是说出来了。还有,谢谢你,昨晚这么危险的情况下,第一时间还是想着保护我。”

gun边说边又哭了,趴在床边哭了起来。

“谁在老子床边哭,不知道扰人清梦等于谋财害命?”

off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翻身起来,看到的是一脸泪痕的gun。

看到off醒来,gun惊喜若狂,说道,“off学长,你终于醒了。”

off一脸惊愕地看着gun,反问道,“同学,你是谁?”

听到off学长的问话,gun当即愣住了,伸手摸了摸off的头,说道,“off学长,你不会失忆了吧?”

off奇道,“同学,你是谁?”

gun没有应话,在病床边自言自语一番,然后道,“我还是马上找医生过来吧。”

off当即阻止他,说道,“我口渴,你先给我倒点水喝。还有,我饿了,有什么能吃的。还有,我手机呢,在哪里?”

一连几个问题,gun哭丧着脸道,“off学长,能不能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来。”

off点点头,说道,“先给我倒杯水。”

gun马上倒水,然后off又道,“我饿了。”

gun看了看四周,没有能吃的东西,然后道,“学长想吃什么,我让表哥买回来。”

话语刚落,钢炮就来了电话,告诉gun,他妈妈待会到医院去。

昨晚的事情,gun虽然没跟他妈妈说,第一时间通知的是钢炮。然而,母子间的心灵感应让gun的妈妈觉察到不安,所以一大早就给钢炮打了电话。

得知昨晚的意外,gun的妈妈直接就去医院了。

接完电话,gun已经忘记让钢炮帮off学长带吃的东西,挂了电话就坐在床边发呆。

一边的off刚刚自然也听到了电话里的对话,得知gun的妈妈要过来医院,他也愣了愣。

off看了一眼发呆的gun,gun不知道怎么样面对他的妈妈。当然,off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样面对gun的妈妈。

当off和gun都在发呆的时候,off的妈妈出现在病房门口,门都没敲就奔了进来。

“off,你怎么样了,现在好点了吗?”

gun本来还对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漂亮阿姨感到奇怪,然而听到她的话却一下子明白过来。

原来她是off学长的妈妈。

gun正准备合十行礼问好的时候,off的话让他一愣,呆了。

“妈,你旅游回来了?”

“怎么每次我旅游回来,你都是在医院的?”

off想了想,很认真道,“那下次妈妈就不能去旅游了,要是去也得带上我,要不然下次又在医院见面了。”

off的妈妈郁闷道,“你看看你,都说的什么话,尽是说些糊涂话。”

两人的对话,让gun愣了愣才道,“off学长,你刚刚不是失忆了吗?”

off想了想,说道,“刚刚失忆,现在想起来了,这就是常说的,间歇性失忆。”











评论(4)

热度(34)

  1. qzuser1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