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90

off的自言自语让gun觉得非常担心,可又无从下手,只得安静地陪在off身边。

瑞姨把东西放下,没多久就离开了病房。

off的精神恍惚让gun有点不知所措,然而瑞姨一离开,off似乎马上变了人一样。

“gun,我刚刚看起来怎么样?”

gun非常不解,反问道,“什么怎么样?”

off敲敲gun的头,说道,“我刚刚像不像快疯了一样?”

gun想了想道,“其实off学长一向都像疯了一样。”

off听着gun的话,有点欲哭无泪。

gun接着又道,“off学长刚刚看起来一脸沮丧,完全变了一个人。”

off点点头道,“非常好,证明老子演技精湛。”

“吓?”

gun被off的话吓得一愣,演技精湛是怎么回事?

off拍拍gun的肩膀,说道,“是这样的,我小时候曾经得过一个心理病,叫什么名字忘记了,反正就是忽然发生让我接受不了的事情,我就一直会自言自语。”

gun呆了,居然还有这样的病?

off看着gun惊讶的模样,说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好吧,gun点点头表示同意。

然后,off又接着道,“其实,这个病第一次发生在我幼儿园的时候,具体因为什么事情我也忘记了。然后,我就开始去看心理医生。一直到读高中之后,我才停止了去看心理医生。”

“所以,off学长现在你纯粹是装的?”

off点点头,说道,“也可以这么说,毕竟心理病这东西根本无法痊愈,所以不管什么时候都有触发的可能性。”

“但是学长打算用这个病做什么,我还不懂!”

“初中有一次,我考试极差,曾经用这招逃过爸妈的一顿揍,当然也顺利把我爸妈骗去旅游了。”

gun终于跟上off的节奏,说道,“你想用这招,让你爸妈和好?”

off点点头道,“就是这样,爸妈一向聚少离多所以才会弄得感情破裂,要是让他们多相处融洽,肯定就不用离婚了。”

gun点点头觉得有道理,然后又道,“所以说,刚刚学长是装的?”

“就是装的。”

gun忽然想起,刚刚那间歇性失忆这回事,说道,“off学长,你还挺会装的。”

off笑道,“那当然,你听没听过一句话:越聪明的人,越会装。”

gun无法表达对于这话的理解,选择沉默不语。

off又道,“估计瑞姨回到家就会把这事情,告诉我爸妈,所以现在我就等着让他们两个一起来接我回家。”

gun看着off一脸计谋得逞的模样,有点无可奈可。不过,off学长的计谋真能实现?gun尚且抱着一点怀疑的态度,不过他也不会去打击off学长,就等着看好了。

“gun,我手机充电器在哪里,是不是丢在车上了?”

gun想想,好像还真是,点点头。

off有点郁闷,呆在医院,手机都没得玩也是无奈。

gun低头看看自己手机,似乎电量也不太充足,于是给钢炮打了个电话,让他给自己送个充电器过来。

当然,顺便附带一些零食过来,这是off学长强烈要求的。

gun看着这个完全不像病人的病人,想起他之前那次为了逃课故意在医院睡觉的事情,gun忽然觉得心好累!

钢炮接到gun的电话时,他正在图书馆复习,打算等暖暖上午的课结束后再拿东西过去。

看着钢炮接完电话回来,M说道,“怎么回事?”

“没什么,就是待会要去一趟医院看看off学长。”

一边的ork道,“off学长还好吧?”

钢炮点点头,说道,“暂时没有什么。”

tiw也道,“off学长和gun的事情怎么办?”

钢炮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看情况吧。”

众人沉默了一下,M又道,“钢,你不是说想当教头试试吗?”

钢炮点点头应下话,反问道,“难道你也有兴趣?”

M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边的ork又道,“我倒是有点兴趣了。”

tiw说道,“既然你们都想去,我也考虑一下好了。”

M说道,“钢,你不会是为了跟你家暖暖学长多点相处机会,所以才要参加这个教头培训的吧?”

(备注,二年熟里面,大三的教头学长是钢炮,他们训练的下届教头应该是大二生。所以,我觉得,这里有点奇怪。但是,按着整体剧情发展,钢炮的上任教头是暖暖,所以应该是暖暖训练钢炮这届的。)

钢炮笑而不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边的ork笑道,“tiw你应该要去参加。”

tiw反问道,“为什么?”

一边的M拍拍tiw的肩膀道,“因为你可以看到not学长啊!”

ork点点头表示同意,钢炮倒有点惊讶。

M对钢炮道,“你就知道你家暖暖,其他事情一问三不知,我们兄弟情谊面临危机。”

钢炮笑道,“我倒还知道你喜欢某人却不主动。”

一边的tiw接话道,“刚刚我就看到may在旁边的阅览室,M要不要过去看看?”

M反驳道,“你就顾好你自己得了。”

tiw说道,“你该说你自己吧。”……

听着他们的谈话,钢炮笑笑没有说话,给暖暖发了一条信息。

[暖暖,我们待会要送东西去医院,所以午饭得在外面吃了,不能给你做饭。我在教学楼前等你下课。]

暖暖看到信息,看着时间快到,也开始悄悄收拾东西,就等下课铃响。

一边的not笑道,“还从来不知道,暖暖也会提前收拾东西等下课。”

另一边的滚哥也笑道,“暖暖,好歹你也是学霸,让老师知道你这样,老师会心塞的。”

暖暖左右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说道,“话说,两位孤家寡人是体会不到那种心有所属的感觉。我也就不说了,省得打击你们。”

两人对视一眼,心里已经被打击了一万遍。

not说道,“滚哥,你要努力把某人追到手。”

滚哥却道,“not,你怎么就不考虑一下tiw学弟,他不错!”

(备注,二年熟里面,实在不喜欢0058学弟,然后我一个朋友就说,tiw跟not其实挺配。)

暖暖听到八卦,正想问问详情,然而下课铃响起。暖暖也来不及询问八卦,拿起书包跟小伙伴们道别后就急匆匆随着人流奔出去了。

出了教学楼,暖暖一眼就看到站在树下的钢炮。

一身白衬衣,一条黑裤子,一手拿着背包,一手插在裤袋,远远看去如此鹤立鸡群的存在。

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个这么帅的男票。不,是老公!

走过去钢炮身边,钢炮把头盔递去给暖暖,暖暖正想接过头盔,钢炮却又不给。

暖暖正疑惑,钢炮却亲自给他戴上了头盔。身边有许多下课经过的学长学姐,还有学弟学妹,暖暖和钢炮在学校的名气不小,一下子就引起了围观。

“钢炮,你干嘛?”

钢炮笑道,“没干嘛,就是帮学长戴个头盔而已。”

“可是,这里好多人,你好了没?”

钢炮笑笑,说道,“好了。”

帮暖暖戴好头盔,钢炮自己也戴上头盔,然后两人坐上摩托车离开了。

离开了围观的人群,暖暖还有点不好意思,说道,“钢炮,刚刚在那么多人面前给我戴头盔,你是故意的吧?”

钢炮反问道,“暖暖怎么会这样想?”

暖暖语塞,钢炮笑道,“就是故意的,这样才能让那些觊觎你的人不敢靠近你。”

暖暖却道,“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觊觎你的人多了去了,好意思说我?”

钢炮又是一笑,说道,“暖暖是吃醋了?”

“谁吃醋了?”

钢炮接话道,“好吧,我吃醋了。”

两人先去吃了午饭,然后就去超市买了零食,带好充电器,于是就去医院了。

到病房的时候,钢炮敲门,然而开门的是pick学长。

“pick学长好。”钢炮合十行礼,一边的暖暖亦然,pick笑着回礼。

两人进去了,此时的gun和off正在看电影,看得挺开心的,让钢炮和暖暖一愣,这是生病的人?

两人对视一眼,也不想吐槽了,放下东西就离开了。

gun和off拿过零食就开始吃,一边的pick坐在他们沙发后,有点无奈地摇摇头。

不一会,敲门声又响起,pick去开门,来人是off的父母。

第一次看到off的妈妈,pick有点发愣了,呆了几秒才请他们进去。

和off父母一起来的还有他们的管家,瑞姨。

听到外面的声音,off马上躺回床上,把零食随手放在桌上。gun目瞪口呆地看着off刚刚那神速的反应,实在有点佩服。

off爸妈进来的时候,off已经躺在床上一脸郁闷的模样,gun看到他们进来,忙把在看的电影关掉,然后向他们行礼。

他们点点头应下,回礼,然后走到off床边。

off看到爸妈同时出现,觉得自己的计划起码成功了一半。然后,剩下的另一半,还是得靠自己的演技了。

off爸爸让他妈妈坐在床边,自己则站在一旁。

“off,感觉怎么样?”off妈妈率先说话。

off妈妈挺温柔,这是pick的第一感觉。

off摇摇头道,“感觉不好。”

off爸爸说道,“怎么不好?”

“不知道。”

一边站着的gun有点无奈,这off学长还真敢说。

off妈妈摸摸他头上的纱布,说道,“头上还痛吗?”

off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说道,“一时时。”

gun对此已经无言以对,不过看着off学长装得还挺像样的,估计他父母也是深信不疑的。

看得出来,他父母还是挺关心学长的。那么,学长的计谋是否得逞?











评论(1)

热度(27)

  1. qzuser1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