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91

off看看自家爸妈,说道,“等下午做过身体检查后,明天就带我出院吧。在家里,有妈妈和瑞姨照顾,我会好得更快。”

off妈妈拒绝的话还没出口,一边的瑞姨接话道,“off少爷说的对,在家有夫人照顾,总归比在医院待着好。”

off妈妈看看off,说道,“最近我就先回家吧。”

虽然不是骨肉至亲,但总归是自己抚养长大的孩子,所以她也狠不下心来。况且,他的心理病好像又复发了,现在还是等过段时间再说离婚的事情吧。

听到妈妈说回家,off很开心地点点头,“妈,不能骗我。”

off妈妈看着他那么开心,点点头道,“没骗你。”

看着off和他妈妈那么开心地谈话,pick有点羡慕,却也有点恨。

因为,off的妈妈不是她,她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妈妈的东西。

可是,看到off那么开心,pick也有点欣慰,因为他希望off开开心心。

off的爸妈在病房呆了一会,他们就离开了。

离开前,off妈妈很是认真地打量了pick几眼,发现他们真的长得很像。

pick对上那打量的视线,然后off妈妈转身就逃了,因为她看得出,pick的眼神里带着一股莫名的寒意。

瑞姨把带来的东西放下,也一起离开了病房。

出了病房门口,off爸爸示意她先回去,然后就和off妈妈去了附近的咖啡馆。

两人面对面坐着,却一直没有说话,off妈妈喝了一口咖啡,放下。

“我觉得,离婚的事情等off病情好转了再说吧。”

off爸爸抬头看她,说道,“谢谢你。”

“不用谢我,他毕竟叫了我二十多年的妈妈。离婚是迟早的事,只是暂时缓和一下而已。”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电话铃声响起,off爸爸接过电话,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off妈妈看着玻璃墙外匆忙而过的行人,点点雨花落下,神思游离。

雨打窗花,匀开了雨滴,模糊了窗台。

“pick学长,你看什么那么入迷?”

pick从窗台上的雨丝回神过来,转眼看向gun,说道,“没看什么。”

gun说道,“pick学长,你要不要跟我去off学长家住?”

pick愣了愣,看看不远处正在床上玩手机的off,问道,“为什么?”

“off学长明天出院,我要去照顾他。pick学长你在这里又没有相熟的人,虽然可以出院,但是我觉得不放心,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去off学长家住一段时间吧。我也可以照顾你,要不然你一个人住也多有不便。”

pick看了看off,说道,“会不会不方便?”

gun摇摇头道,“没有不方便,我已经跟off学长说过了。”

pick想了想,回道,“既然这样,我就打扰了。”

gun笑道,“有pick学长陪我就好,要不然我一个人住到off学长家,其实也很不好意思。”

毕竟,他们的恋情还没到公开的时候。所以,就当他们是普通朋友,叨扰几天而已。

得到了pick学长的肯定答复,gun马上过去跟off学长说起这事。

off应下了话,然后就给家里打电话,让人去安排准备两间客房。

pick本没打算去off他们家去住,只是离别前,他想看一眼他们的家而已。pick希望,off的家会有爱他的爸妈。

这个唯一的弟弟,即便以后不复相见,pick依然希望,他可以幸福快乐。

离开了病房,pick回到自己的宿舍。

随手把伞放在门边,伞上的雨水缓缓落下地,积聚成一个小水滩。

“pick,妈妈跟你说过多少遍了,用过的伞要放在门边的桶里。要不然,待会就弄出一摊水来。”

耳边似乎谁在说着这么一段话来,pick看着地上的水滩发呆。

“妈妈,我想你了。”

话说出口,回应的只有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雨声越来越大,夜色越来越浓。

雨一直下到第二天早上,后来才渐渐歇了。

虽然通宵打游戏,可off还是起了个大早。gun一脸疲惫地看着off,奇道,“学长,用得着那么早收拾东西吗?”

“当然,我妈最讨厌别人不守时,她说了几点过来就是几点。”

gun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又躺在沙发上睡了起来,说道,“off学长,你东西不多,自己收拾一下吧,我先多睡会儿。”

off还没接话,gun又道,“谁让你昨晚非得让我陪你通宵打游戏,不能怪我。”

off一脸无奈,转身自己收拾东西去了,然后又自己去办好了出院手续。

一切办妥之后,回到病房,off妈妈还没到。

off看着在沙发上熟睡的gun,一时间玩心大发,便拿着一张纸巾放在gun的脸上。

随着gun的呼吸节奏,纸巾一起一落,off坐在沙发旁边看着,觉得甚是好玩。

off想了想,觉得一张纸巾不够好玩,然后又往gun的脸上放多一张纸巾。

off在一边看得开心,站起来俯视着gun,拿着手机想要录个小视频。

然而,手机还没来得及拿,off靠近gun俯视的模样被进来的妈妈看到了。

远远看去,那视角就像off在俯吻着gun。

看到妈妈惊呆的模样,off一时间也愣了愣。虽然他没打算隐瞒gun和自己的恋情,但是现在这时间不适合坦白这事情。

只是,没想到竟然被妈妈看到了那暧昧不明的一幕。

off反应过来,拿过gun脸上的纸巾,说道,“妈,我在玩而已。”

off妈妈看着他那一脸做贼心虚的模样,点点头道,“知道了,东西收拾好了吗?”

off点点头道,“收拾好了。”

“那我们回去吧。”

off推了推还在沙发上睡觉的gun,说道,“gun,快起来啦。”

gun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一把握住off的手,一边摇晃着,一边撒娇道,“off学长,让我多睡一会好不好?”

站在门边的妈妈听到那撒娇的语气,又吓了一跳,然后转身走出了病房。

他们难道是那样的关系?

妈妈忽然觉得,这样的想法简直太疯狂了。明明off以前也谈过几段恋爱,带她见过那些女孩子的,怎么现在喜欢男人了?

妈妈站在门边,冷静了一下,然后off就拿着东西和gun一起出来了。

看到gun,妈妈似乎又不冷静了,只勉强和gun打了个招呼就走在前面,说道,“我先去停车场拿车,你们去医院门口等我一会。”

off和gun还没来得及应话,妈妈就走开了。

gun有点不明所以,off却知道,妈妈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恋情。

不过,总归是要说出来的,只是爸妈的事情还没解决,自己又冒出来一件让妈妈烦心的事情,off觉得不知道怎么样开口。

“off学长,我们出去吧。”gun说道。

off点点头道,“走吧。”

“学长,我在你家住的这段时间,你千万别说什么奇怪的话,要不然被你家人发现我们的事情,怪不好意思的。”

off笑笑,回道,“好。”

还是先不让gun知道,妈妈已经发现这事情了,要不然gun会马上离开自己家。

“下午表哥上完课,会帮我收拾东西然后带去你家给我。还有,pick学长也是表哥去接。”

off点点头,说道,“你在我家最好别让我看到,你们暧昧不明,要不然我会吃醋的。”

听到这话,gun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说道,“我跟pick学长是朋友,你想太多了。”

“希望是。”……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走出来,坐在车里的妈妈看到两人的模样,越发肯定他们之间的事情。

可是,这似乎已经不关自己的事情吧!很快,off就会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妈妈,而他的事情自然也轮不到自己过问。

“妈。”

off的话让她回神过来,说道,“上车吧。”

off把东西放到后备箱,然后和gun一起坐到后座。

gun本来想让off坐副驾的,因为不想让off妈妈看出他们两个的端倪。然而,off学长却故意跟自己一起坐在后座。

gun一脸不自然,拿着手机假装在看,但手机上却是黑屏。

off知道gun有点紧张兮兮的,也不逗他,就自己在一旁玩着手机。

虽然,off是故意和gun一起坐在后座,也故意让妈妈看到他们间的暧昧,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事情也该坦白了。

off和gun各自玩着手机,off妈妈在前面开车,一路无话。

然而,off忽然说道,“妈,除了gun还有另外一个朋友也来我们家住。”

前面绿灯即将转红灯,off妈妈正准备刹车。

“你让瑞姨安排好收拾客房没?”

“昨天已经说了,那个朋友叫pick,你昨天见过他了。妈,你觉不觉得我们两个很像?”

off的话说的漫不经心,off妈妈却听得震惊,一不小心猛地急刹,整辆车都颠簸了一下。

“妈,你怎么啦?”

off被吓了一下,off妈妈缓和一下,说道,“没事,不小心踩急刹了。”

“被妈妈你吓死我了。”

“对不起,gun不好意思也吓得你了。”

一边的gun虽然也吓了一下,不过倒也没有什么,off妈妈这么礼貌的道歉倒是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了。

“啊姨,没关系,没关系的。”

off妈妈点点头应下gun的话,绿灯亮起,启动车走了。


评论(4)

热度(32)

  1. qzuser1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
  2. 🌸hello暖暖.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