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92

下午的课结束,钢炮和暖暖就匆匆忙忙赶去宿舍,替gun收拾东西,然后送去off家里。

钢炮打开宿舍门,看到自己原本整洁的宿舍一下子变成了半个垃圾场,也是有点无语。

虽然钢炮知道gun在家里一直是被人照顾那个,但是没想到他会把自己原来的整洁模样弄得面目全非。

想想也是心累!

同样惊讶的还有暖暖,他是没想到gun居然把钢炮的宿舍弄成这般模样!话说,之前off还炫耀过gun替他收拾宿舍的事情。敢情这完全是赤裸裸的区别对待啊!

叹了口气,暖暖就动手去收拾收拾。

钢炮拿出gun的行李箱,然后替他把衣物整理出来,然后放进行李箱里去。

一旁收拾垃圾的暖暖看到钢炮在收拾衣物,有点不高兴道,“不会连内裤都让你收拾吧?”

钢炮看着暖暖一脸的不高兴,笑道,“暖暖吃醋了?”

暖暖听罢,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说道,“谁爱吃醋谁吃去,反正我不吃。”

说罢,暖暖就继续收拾屋子。钢炮笑笑没有说话,把gun的行李收拾妥当后才帮暖暖一起整理宿舍。

把垃圾清理干净后,两人便去pick的家里,然后一起去off家里。

坐上出租车,钢炮看到暖暖还是一脸的不高兴,靠在他耳边轻声道,“gun自小跟我玩得来,所以小时候很多东西都是我帮他收拾的。所以,暖暖你就别生气了,我保证以后不给他收拾东西。”

暖暖本来也没有多生气,只是有点醋味而已,现在听到钢炮的保证,暖暖也宽心了,遂转头看着钢炮,说道,“我才没有生气,你想多了。”

钢炮也不拆穿暖暖的口是心非,点点头道,“是我想多了。”

两人按着pick给出的地址,去接了pick,然后三人就一同到了off家里。

到off家里的时候,已经挺晚,他们也正准备吃晚饭了。

本来钢炮和暖暖打算把东西送到了就离开,然而最后,钢炮和暖暖却被拉进来一起吃饭了。

一桌七人,却寂然无声,暖暖觉得这饭吃得太没有味道了,有点郁闷。

于是,暖暖和钢炮吃过饭也就急匆匆离开了,因为off家里的气氛实在有点诡异。

送走了钢炮暖暖,off爸妈就各自回房了。

gun和pick也就自己回房了,off就去了厨房,让瑞姨准备了一些夜宵,然后让锐姨送去给妈妈。

off然后就去了gun的客房,进去就看到gun在玩游戏,off看到就道,“昨晚不是死活不肯玩?”

“上瘾了。”

gun看到off进来,把手上的游戏结束了就走到off身边坐下,说道,“学长,我发现你家的气氛非常怪异。”

off点点头道,“刚刚那顿饭,实在有点难以下咽。”

“学长你怎么了?”

off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有点难过,我不希望我爸妈离婚。虽然自小我就知道他们两个关系不好,但是我却一直觉得,有我在总不至于让他们的关系恶化下去。”

“off学长,别难过了,不管怎么样,他们始终是你父母。即便离婚了,他们也是爱你的。”

站在门外的pick听到那些话,转身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房,pick给gun发了信息,让他自己过去拿手机充电器。

看到信息,gun就出去了,因为两人的房间就是隔壁,非常方便。

off看到gun手上的充电器,有点郁闷道,“就不知道找我要?”

gun知道他今天心情不好,笑道,“学长别生气,我就是觉得怕麻烦你。毕竟你房间跟客房这边隔着有点远。”

off没有说话,gun关上门道,“学长你刚刚进来为什么不关门?”

“忘记了。”

gun表示有点无语,off问道,“现在关了吗?”

“关了。”

“很好。”off说完,一把拉过gun的手,让他坐在沙发上,然后off就整个人靠在gun的身上,呈躺着的姿势。

gun郁闷道,“学长快起来,要是被你家人看到我们这么亲密,会引起恐慌的。”

off觉得gun的想法有点多余,因为妈妈已经知道这事情了。

“不用担心,你都关门了,怕什么!就让我靠一下吧,就一下。”

gun反抗无效,只得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他就坐在沙发上一边充电一边玩手机。然而,off这一下,却一躺就是半小时。

敲门声响起,gun推了推off,off翻身坐起来。

gun去开门,是佣人送来了夜宵。其实与其说是夜宵,倒不如说是晚饭加餐。刚刚虽一桌子饭菜,但是气氛怪异吃得不舒服,gun也没吃什么东西。

所以,off就让瑞姨给他们都各自做了面条送去。至于妈妈,off特别交代让瑞姨做了炖甜蛋。

看到gun的面条,off知道东西应该做好送去给妈妈了,于是就离开了gun的客房。

off之前让瑞姨把自己的面条也一起送到妈妈的房,因为他要陪妈妈吃东西。

敲敲门,开门的是瑞姨,看到off过来,瑞姨笑道,“既然off少爷来了,我就先走了。”

瑞姨离开了房,off进去,然后关门。

“妈,甜蛋好吃吗?”

off妈妈笑着点点头道,“好吃。”

“是我特地吩咐厨房给你做的,有没有觉得特别甜?”

off满嘴撒娇的语气,妈妈有点郁闷道,“都多大了,还撒娇?”

off笑道,“我妈妈眼里,我永远是小孩,不是吗?”

off妈妈笑笑没有接话,说道,“还不吃面,都要凉了。”

off刚刚没怎么吃东西,倒是饿了,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off妈妈看着他,想起了pick来。

要是off知道我不是他的亲妈妈,他又会怎么样呢?估计再也不会向我撒娇,陪我吃东西了吧!

off妈妈愣在一边,off提醒道,“妈,不好吃?”

off妈妈笑着摇摇头,然后吃了起来。

off的面条吃完,于是什么也不说,就安静地陪着妈妈。off妈妈把甜蛋吃完,说道,“你有事想跟我说?”

off笑道,“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妈妈。”

off妈妈摇摇头道,“是你太容易被人看穿而已。”

“才不是,容易也是因为你是我妈妈,其他人哪有这个本事!”

off妈妈笑着点点头道,“你都对,想说什么呢?”

off犹豫不决,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虽然知道爸妈离婚的事情不应该参与进去,但是他又不得不参与,因为他爱这个家。

“妈,你真的想跟爸爸离婚?”

off终于把话说了出来,倒是off妈妈愣了愣,她本以为他要说gun和他的事情。

off妈妈没有直接回话,反问道,“你怎么不先说说你和gun的事情?”

虽然知道妈妈已经知道自己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妈妈就这样直接问了出来。

现在,反倒是off不知所措了。

off妈妈看到off这样,说道,“没关系,你就给我说说吧。”

off想了想,组织好了措辞,然后就把自己和gun的事情说了出来。

妈妈安静地听着,没有打扰,直到off把话说完。

“妈,要是爸知道了,他会不会想打死我?”

off妈妈笑道,“你就不怕我打你?”

“妈妈会理解我的,不过爸爸就不一定了。”

“为什么这样说?”

off看着他妈妈,认真道,“因为妈妈最爱我,爸爸最爱的是工作。”

off妈妈笑笑没有说话,off又道,“妈,虽然爸最爱工作,但是你也不要和他离婚吧,好不好?”

off妈妈收起笑意,严肃道,“我们离婚也不止是这个原因的,以后你自然就会知道。”

off正想接话,他的手机铃声响起,看到gun的电话,off犹豫着要不要接,他妈妈笑着点点头让他接电话。

“学长,你该吃药了,你去哪里了?”

“好,知道了。”

挂了电话,off妈妈说道,“你回去吃药吧,我把东西拿去厨房。”

off点点头,离开了房,off妈妈就把碗筷收拾了一下拿去厨房。没想到,却在厨房外遇到了pick。

pick双手合十点点头行礼,off妈妈也点点头行礼。

pick站在厨房外等着off妈妈,看到她出来,说道,“啊姨,能跟我谈一谈吗?”

off妈妈点点头,然后两人就到客厅去了。

pick也不拐弯抹角了,直奔主题道,“阿姨,我希望你一直当off的妈妈。虽然我恨过你,但我知道off在乎你。所以,现在我只希望你可以好好地继续当off的妈妈。而我,对于你们而言,只是一个过客。我不会回来这个家,off永远也不会知道我这个哥哥。”

off妈妈一愣,没想到他居然对自己说了这番话。

“阿姨,你们离婚的事情已经影响到off了,他不开心。”

“你为什么不想回来这个家,难道你不想让off认回你这个哥哥?”

“我的回来只会让这个家分崩离析,off不会开心。所以,我宁愿离开,让off开心。”

说完这话,pick就离开了客厅。

off妈妈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一时间倒是不知所措了。的确,当初自己想离开这个家,原因就是因为pick的回来。如今,他不会回来,自己是否又该留下来?

off妈妈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回房去。

然而,却在房门口看到了off爸爸。

“我们好好谈谈,怎么样?”

off妈妈点点头,开门,两人进去。

评论(3)

热度(28)

  1. qzuser1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