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93

暖暖和钢炮从off家出来,然而遇上堵车,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很晚。

暖暖觉得堵车的时候被弄了一身臭汗,回到宿舍就迫不及待洗澡去了。

钢炮笑笑,然后就去煮面,毕竟今晚那顿晚饭吃得实在不行。

两人本来打算回宿舍附近的餐馆去吃点东西的,然而回来的时候,人家店都关门了。

所以,回到宿舍只得又是钢炮下厨房了。

东西煮好,暖暖也从浴室出来,钢炮把东西给他端上餐桌,然后就看着他吃。

暖暖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放下筷子道,“你不吃,看着我干嘛?”

钢炮笑道,“因为你比较好吃。”

暖暖无奈摇摇头,说道,“0062,能不能矜持一点?”

“不能。”

暖暖简直不能直视钢炮,非常无语地继续低头吃面。

钢炮看着他吃得差不多,说道,“要不要再吃多一点。”

说着钢炮就把自己那碗面推到暖暖面前,然而暖暖把面往钢炮那边一推,说道,“不吃了,要不然not又该说我胖了!”

“暖暖一点都不胖。”

暖暖伸手指指自己的脸颊道,“他们都叫我大面暖暖了,你还说不胖!”

钢炮宠溺一笑,坚定不移道,“那是可爱,不是胖。”

暖暖亦是一笑,说道,“怎么你的歪理那么多?”

“都是实话实说,才不是歪理。”

暖暖笑着点点头道,“你都对,快吃面。”

钢炮笑道,“暖暖都吃好了,能不能喂我?”

暖暖白了他一眼道,“想得美。”

然后转身离开餐桌,走到书桌那边去复习。

钢炮哀怨地自己低头吃面,然后还要收拾东西,最后才去洗澡。

洗澡之后还要负责把衣服洗干净,外带晾衣服,钢炮把事情处理完的时候,回头却看到暖暖累得趴在桌上睡着了。

因为之前暖暖休学的事情,缺了很多课,要是不复习补回来,期末考试学霸地位肯定不保了。

看到暖暖这么累,钢炮其实不想他那么辛苦的。而且,期末考试之后,他又要准备出外实习。实习之余,还要对新生教头进行训练。

看着暖暖这样,钢炮心里难受,但是却无能为力。

所以,钢炮愿意让暖暖在宿舍的时候,尽量地轻松舒服。

钢炮轻轻拿过暖暖手中的复习资料,放在一边。看着暖暖的睡颜,钢炮温柔一笑。

“暖暖,暖暖,暖暖。”

钢炮轻轻地唤了三声,没有回应。

钢炮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只能把你抱过去了。”

钢炮弯腰,轻轻地抱起暖暖。

钢炮左手扶肩,右手托腿,于是暖暖被公主抱回到了床上。

把暖暖轻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钢炮笑着靠在床边看着暖暖的睡颜。

如果时间可以封存,钢炮希望就是这一刻,自己即便这样待在暖暖身边,他已经很开心了。

世事难料,钢炮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可以走到多远。但是,现在他只想留存那些美好的时光。

这样的时光,像极了屋外的月色,温柔静美。

皎洁月色,从窗台洒落。

看着地上的影子,pick在发呆。手机震动了一下,pick看到回复过来的信息,然后开门走出了房。

pick只是睡不着,所以忽然想找个人聊天,只是在这个屋子里能跟他聊天的人也只有他了。

拿着手机,穿着睡衣的pick来到了off爸爸的书房。

pick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想找他聊天,但是他却又只能找他。这个家里,对自己知根知底的人只有他。

敲敲门,门开了,pick进去。

off爸爸给pick倒了杯水,说道,“睡不着?”

pick点点头,说道,“所以想找你谈谈。”

off爸爸点点头,看着跟off几乎一模一样的pick,两人的性子却是天差地别。

他深知这些年,pick肯定吃过不少苦。要是当初,没让pick的妈妈带走他,那么让他和off一起成长,该多好!

“想跟我说什么?”

pick沉默了一下,说道,“之前你多次跟我沟通过,希望我可以回来这个家。但我觉得我还是不能接受你的提议,回到这个家。”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认回off这个弟弟,还有我这个父亲?”

pick看着off爸爸说道,“很抱歉,我不想。因为我知道,一旦这些事情公开,受伤最大的会是off。作为他的哥哥,这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况且,很抱歉,我真的不能开口唤你一声,父亲。”

“可是,你身上的病怎么办?你什么都没有,你拿什么去治你的病?”

pick一笑,回道,“我还有我的双手,劳动可以养活我自己。至于这个病,我也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去治。生老病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off爸爸没有说话,没想到pick对此竟然如此坚决。他曾经无数次想过找回这个孩子,却没想到他竟然不愿意认自己这个父亲。

“你不用愧疚,虽然跟着妈妈的日子苦了点,但我还是很开心。来到这个家,我其实感受不到一丝家的温馨。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平时是怎么样的相处模式,但是我觉得物质生活不是最好的关怀。off想要的是你们真切的关心。要是真的觉得亏欠我什么,希望你可以把对我的亏欠弥补给off,给他真正的关怀。”

的确,一直以来,自己给off只是物质的给予,缺少的是真切的关怀。

这个家,的确不怎么温馨。

这话,刚刚off妈妈也说过。其实,她想要的只是一个温馨的家,可是这里却没有。所以,她要离开。

“off既然不知道真相,就让他一直不知道下去吧。其实,这才是对他最好的安排。而我,最好的安排就是离开。”

原谅我,无法唤你一声父亲,因为在我二十多年的生命里,只有母亲。

pick说完这话,转身离开了。

回到房里,pick依旧辗转难眠。想了许久,他觉得有必要告诉孤儿院的院长妈妈,自己的事情。

由于孤儿院地处偏僻,所以pick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写信。

伏案提笔,白纸黑字间记录的是诉不完的衷肠。

破晓时分,pick才感到朦胧的睡意,就这样趴在桌上睡着了。

醒了的时候,天已经大亮,pick洗漱换衣后开门便看到站在门外正要敲门的gun。

“gun,有事找我?”

gun笑道,“找你下楼去吃早餐。”

pick点点头,跟着gun走下楼去。

下了楼梯,还没走近饭厅,隔远就听到off爽朗的笑声,那样发自内心的欢悦,让pick也扬唇一笑。

希望off以后一直就这么开心!

pick和gun两人越走越近,耳边传来了off的话。

“爸妈,你们两个可答应我了。说的话不能反悔,反悔就是小狗。”

“别说爸爸小看你,你平时考试连及格都成问题的,怎么可能拿到A?”

“off,你可要争气,努力别给你爸看扁你。”

“还是妈妈对我好,我肯定会努力的,只是你们到时别反悔。”

看到gun和off进来饭厅,off爸爸停止了刚刚的话题,转而对身边的瑞姨道,“齐人了,把东西摆上来吧。”

瑞姨点点头,转身去厨房。

东西很快摆上来了,gun和pick低头不语,off爸爸一边吃一边看着报纸。

off话最多,时不时跟他妈妈说上几句,off妈妈也顺着他意,一顿早餐下来,倒也吃得开心。

pick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听着off和他妈妈的对话。

看得出来,off妈妈对off挺好的。所以,pick也很放心。

比起昨晚的那顿晚饭,这早餐实在开心太多了。

吃过早餐,off爸爸出去上班,off也出门了。屋里只有off,gun和pick。

off看了看gun又看了看pick,笑道,“不如我们打游戏?”

gun郁闷道,“off学长,难道你不要学习的?我听表哥说,暖暖学长几乎每晚都要复习到很晚,哪像你!”

off回道,“暖暖那是学霸模式,跟我这个学渣,你觉得有可比性吗?”

听着off的话,pick很不厚道地笑了。

当然,gun也笑了,说道,“既然off学长知道自己是学渣,就更应该努力一点吧。”

off郁闷道,“刚刚就不该在我爸妈面前夸下海口,说要期末拿A。虽然奖励很吸引,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拿不到的。”

gun问,“什么奖励?”

“就是让我爸妈陪我一起去旅游。”

gun想了想道,“off学长,不是我想打击你,你这情况拿B已经很不错了,想要拿A,不可能。”

off一脸郁闷,pick却道,“我相信,只要努力了,肯定会有收获的。”

off听到pick的话,笑道,“果然,还是有人愿意相信我的。”

gun翻了个白眼道,“pick学长那是给你台阶下,别得意忘形了。”

off瞪着gun,两人对峙着,大眼瞪小眼,气氛十分可笑。

一边的pick笑道,“你们的暖暖学长不是学霸吗,让他给off考前辅导一下不就好了?”

off听到这话,瞬间乐了,笑道,“话说我从来没想到暖暖这个学霸的存在,还可以给我辅导功课。”

gun却道,“off学长,你是压根没把考试当回事,而不是没想到暖暖学长可以给你辅导功课。”

off看着gun,一脸严肃道,“怎么能说这样的大实话,让暖暖以后听到,让我情可以堪。”

gun愣了愣,说道,“off学长,我真服你了。”

off笑道,“有时候我也佩服我自己。”

一边的pick听着两人的话,实在有点哭笑不得。这样的氛围太好了,pick有点眷恋,因为眼前的off是他在这世上唯一在乎的人了。

pick不想离开,可是他又知道,不离开是不可能的事情。与其让off知道自己的身世而不安,不如让自己离开。况且,自己的病也是件麻烦事,生离死别,他不愿意看到off伤心。

评论(1)

热度(32)

  1. qzuser1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
  2. 🌸hello暖暖.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