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94

自从听取了pick的建议之后,off于是就开启了天天骚扰暖暖的模式。

原本钢炮觉得,暖暖实习之后,与自己见面的时间肯定更少,所以恨不得把暖暖24小时绑在身边。

然而,在暖暖这么繁重的复习功课的时间下,off学长忽然的发奋图强让钢炮更是郁闷。

以前,钢炮要是和暖暖两个人在宿舍复习功课,钢炮还能隔三差五去卖萌撒娇地撩一下。

但是,自从暖暖进入加强度的复习模式之后,暖暖拒绝和钢炮在宿舍复习功课,转而在学校图书馆。

本来,钢炮觉得还能在宿舍偶尔撩一下,然而又来了个off学长。

于是,独处一室的时间,说没就没了。

周六的早上,钢炮看着off一大早就跑来了,瞬间一点笑容都没了。

让off进来后,钢炮非常哀怨地看着两人埋头苦读,一起复习功课的样子,钢炮非常不舒服。

也不是说吃醋,只是觉得off学长实在太没眼力了,怎么就不知道自己看不顺眼他?

最近这几个星期,几乎天天往这里跑,钢炮简直都要怀疑人生了!

钢炮郁闷地离开了宿舍,给暖暖发了信息。

[暖暖,我回家一趟。]信息后面附了一个哭的表情。

暖暖看到信息的时候,笑了笑,然后给他回了信息去。

[星期一就考试了,考试之后就不用看到off了。]

看到暖暖回复过来的信息,钢炮非常开心,暖暖果然明白自己的心思。

[可是,期末考试之后,暖暖就要出外实习,我能见你的时间有限。所以,真不喜欢off学长待在宿舍里。]

暖暖看到钢炮的信息,抬头看了正在认真做习题的off一眼,笑了。

[off难得这么认真学习,原谅他吧。]

[可是,我不想原谅他。]

哈哈哈,暖暖看到这回复,直接笑了出来。

一边的off看到暖暖正拿着手机在笑,一把抢过了手机,说道,“暖暖,还有两天就考试了,能不能认真点。”

暖暖还没来得及说话,off就把手机拿过,放一边去了。

暖暖哀怨地看着手机,忽然觉得钢炮是对的,的确不能原谅他!

后来,趁off上洗手间的空当,暖暖拿回手机,给钢炮发了信息。

[off把我手机扣留了,不能玩。]后来也是一个哭的表情。

看到暖暖信息的时候,钢炮已经回到家里了。

恰好碰到了回来拿东西的gun,因为最近的时间,gun一直住在off家。

钢炮忽然计上心头,off学长别怪我!

钢炮叫住了gun,然后两人到了书房去聊天,期间趁gun上洗手间的时候,钢炮把gun的手机偷走了。

gun回来的时候也没留意自己手机被拿走了,两人聊了一会,钢炮便道,“gun,能不能去一趟超市帮我买些东西。”

gun反问道,“为什么我去?”

“你下学期都转学转专业了,又不用参加期末考试,就你最闲,现在。”

gun想反驳,然后钢炮又道,“暖暖过些天就生日了,我想给他办个小聚会,所以就想提前去买回来。但是,我要准备期末考试。”

听到钢炮的话,gun点点头道,“好吧,想买什么,有没有清单?”

钢炮笑道,“等等,我待会把清单给你。”

钢炮是想准备暖暖的生日宴,所以很早就开始筹备活动,买东西的清单也是一早就列好了。

然而,钢炮看过清单后,发现东西有点小,于是就在后面补了一些。

虽然补上去的那些物品不一定用得着,但是钢炮不在乎,因为现在他只希望gun可以在超市里多呆着。

当gun看到钢炮递过来的清单时,gun也是被吓愣了。

然而,钢炮还指定了一间大型超市。而这家大型超市离这里有点远。

虽然gun觉得有点郁闷,不过gun还是接过了钢炮的清单,转身出去了。

送走了gun,钢炮就用gun的手机给off学长发了一条信息。

[off学长,马上过来陪我逛商场。]

off收到gun发过来的信息时,正在解题,有点奇怪道,“按理说,gun不会这个时候找我的。”

off想了想,直接打了电话回去,然而已经显示关机了。

off看了看第二条信息,是一个商场的名字。

暖暖看他一脸郁闷的样子,说道,“怎么啦?”

“gun忽然叫我陪他逛商场。”

“你还不去?”

“可是……”

话还没说完,暖暖又道,“你觉得成绩重要还是gun重要?”

“好吧,我先撤。”off急匆匆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跑了。

off走了一会儿,钢炮就打电话给暖暖,确认一下off已经离开宿舍。

于是,钢炮就另外打电话跟gun说了刚刚的事情,作为表弟,为了表哥的幸福,好吧,把这个锅背了也就背了。

于是,当off急匆匆赶去商场和gun汇合之后,出乎意料地没有一顿数落。

off摸摸gun的头顶,说道,“对不起,这段时间都忽略你了。”

虽然这段时间的确很忽略自己,然而off学长用功学习也是好事。所以,gun觉得还能接受。

反倒是觉得,自己把他骗出来不好。不过,gun也很开心,因为off学长非常在意自己。

“傻笑什么?”

gun摇摇头道,“没什么。”

“你这个电话号码还有谁知道?”

“我手上这个电话?”

off点点头,gun回道,“就只有我表哥和你。”

off一脸不爽,说道,“我们先去买手机。”

gun还没反应过来,就被off拉起手腕带走了。

“为什么要买手机,我已经有两部手机了。”

“因为你居然和钢炮学弟有个私密的电话号码,要不是你没带另一部手机出门,是不是一直不告诉我你还有另外一个手机号码?”

gun想了想道,“学长吃醋了?”

“对,所以我也要给你开通一个私密电话号码,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听到这话,gun有点好笑,说道,“钢炮表哥的醋也吃,会不会有点过了?我们自小一起长大,所以我们玩得来也是正常,没必要吃醋了吧!”

“自小一起长大,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竹马竹马,这醋吃定了。”

gun听着这毫无逻辑的话,非常开心地笑了,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们索性换个情侣款手机得啦。”

off觉得可行,说道,“非常好,提议不错。要不待会去看看还有什么可以买,以后都用情侣款得了。”

gun看着off,一脸幸福。

另一边,钢炮得知off学长离开宿舍,然后就买了东西回去准备给暖暖做饭吃。

因为认真学习的暖暖真的很认真,会忘记吃饭的。暖暖本人没觉得什么,可钢炮心疼啊!

当钢炮回来宿舍的时候,暖暖愣了愣,奇道,“不是说今天回家吗?你爸妈不是旅游回来了?”

“是今天下午的机,不过姐姐姐夫去接机,所以也没我什么事情了。”

暖暖看着他大包小包的东西,说道,“怎么买那么多东西回来?”

钢炮看了看手上的东西,又看了看暖暖,笑道,“因为,我打算这两天都和暖暖宅宿舍用功学习,准备星期一的考试。”

暖暖一脸蒙逼的表情,反问道,“你这个学霸还得用功?你让其他学渣怎么活?”

钢炮笑道,“不学习也是可以的,我们可以在宿舍干点别的。”

暖暖一脸娇羞,低头道,“就会想些乱七八糟。”

钢炮却道,“我们在宿舍搞个大清洁,难道不行?”

暖暖一愣,惊愕道,“你说大清洁?”

钢炮一脸严肃的表情,点点头道,“我想说的就是大清洁,暖暖你以为是什么了?”

暖暖无言以对,转身回书桌继续复习,不管钢炮了。

钢炮把东西放下,走到书桌边看着暖暖,说道,“暖暖刚刚难道想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暖暖抬头看向钢炮,钢炮知道暖暖要抬头,于是稍稍又低头靠近了他一点。当暖暖抬头的时候,刚好唇碰上了钢炮的唇。

钢炮唇边弥漫着笑意,暖暖愣了愣然后仰头向后,钢炮却早一步预料到暖暖的行动,阻止了暖暖的后退。

“0062,你在干嘛?”

钢炮稍稍离开了暖暖的唇,叹了口气道,“是不是我的吻技太差,所以暖暖没发现我在吻你。”

暖暖还没来得及应话,钢炮又低头吻住了暖暖,唇齿相依温柔缱绻,暖暖已经有点招架不住了,微微有点喘气。

钢炮离开了暖暖的唇,正当暖暖以为钢炮就此作罢的时候,钢炮却辗转着吻住了暖暖的锁骨。

“钢炮,不要胡闹了。”暖暖已经情动,话语中带着些微的压抑。

钢炮笑道,“暖暖不想我继续?”

“想,可是……”

“既然想,还可是什么?”

语毕,钢炮又继续吻上暖暖。

暖暖非常无奈,可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男票太粘人也是件麻烦事!

但是,男票太爱我了,能怎么办?





评论(2)

热度(32)

  1. qzuser1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