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95(信)

午后的阳光依旧灿烂,站在阳台上的pick看着花园里摇曳的玫瑰,忽然想起曾经妈妈也想在家里种玫瑰花。只是,妈妈工作不稳定,经常调职换工,所以从来没在一处地方住长久过。

所以,种玫瑰花这事情便一直搁置,然而却一直没有实现过。

pick想,要是以后他能找个地方安定下来,住处一定要种玫瑰花。

因为,那是妈妈最喜欢的花。

pick在off家里也住了差不多半个月了,这些日子,他也算跟off相处融洽,只是偶尔需要接受他突如其来的醋意。

不过看到off那么在意gun,pick自然也是开心的。

来这个家已经半月了,自己也差不多该离开了,况且lerma女士已经替自己安排好了职务。

否则,pick当初是不会接受lerma女士提供的帮助。

从阳台回到房里,pick坐在书桌旁,拿出信纸和笔。因为他没有信心让自己毫不动容地离开这里,所以他只能选择用信来告别。

pick看着信纸,思量许久,终于落笔,写下:给off的信。

虽然他更希望可以写,给亲爱的弟弟off。

给off的信:

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会因为gun的原因而认识。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冥冥中一切都是注定的结局。

对你而言,我就是你的情敌,gun曾经喜欢的学长。所以,你对我总有莫名其妙的敌意。

我理解你的想法,所以这些敌意我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我只希望你们可以幸福,可以比我更加幸福。

我们只是短暂的相遇,转身就是陌路。希望我的离开可以让你开心,让你感觉安心,因为gun完全属于你的。

这一别,或许就是永别,多希望可以跟你合照一张,成为彼此怀念的回忆。

然而,我觉得提出合影这个事情实在有点奇怪,所以就一直没说。

佛说,前世的兄弟,今生的朋友。今生的朋友,来世的兄弟。

所以,我们今生是朋友,来世就是兄弟了吧!

或者你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会这样说。因为我觉得你很好,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成为我的弟弟。

虽然你偶尔耍耍小脾气,时不时也会有点小急躁。但是,你依然很好。

我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日,不过遇到你这个朋友也是上天的馈赠,因为本以为今生无缘相见的我们,却机缘巧合地遇到了。

要是真有来世,那就太好了。

在你家住的这段时间,我感受到家的温馨。你有爱你的父母,舒适的居所,这一切都是我所期许的。

虽然我羡慕你所拥有的一切,不过我也庆幸,受苦的人是我。

你为人直率,既是优点也是缺点。因为,有时候你会因为这样的直率得罪他人,希望你可以注意一下。

你爱吃甜食,虽不为过,但是总吃也是不好,身体要紧。

你喜欢熬夜,经常通宵打游戏,这样更是不好。身体是自己的,没有什么会比自己身体更重要的事了。

最后祝福你们,一切安好。

                                                                                   pick留

给gun的信:

gun,非常感谢你,感谢一切。希望你和off以后可以幸福快乐,一定要幸福快乐。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即便以后分隔两地,我们也是朋友,对吗?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答,是的,我们是朋友。

因为你温柔善良的性格,所以注定了你会比别人能够获得更多的幸福。

初识时,我就被你可爱的性子打动。你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可爱,曾经的我好奇过,为什么会有那么可爱的男孩子?

然而,认识你时间越久却越发觉得你可爱。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欢这个形容词,但我确实是这样认为的。

off性子比较急,而你却是个慢性子,你们两个一起倒也互补。只是,偶尔off难免会有点暴脾气,希望你可以原谅他。因为,他其实也是小孩子个性。以后,你们要是发生什么矛盾的话,希望你别太生气了。

千言万语,最后只有一句,祝福你们!

                                                                                pick留

写完了给off和gun的信,pick放下笔,把信分别装进了信封,封住。

看着躺在桌上的两封信,pick考虑了一下,动手拆了开来,重新看了一遍自己写给他们的信。想修改一下,却又不知道从哪里下笔。

最后还是把信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然后重新糊上。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

pick看着落日,然后拿出信纸又提笔一封。

给off妈妈的信:

off妈妈,或许你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会给你写这封信。

因为,我对你一直有种莫名的敌意,想必你也是知道的。不过,看到你对off的照顾,以及那种无形中的溺爱,我知道你真的是把他当自己儿子了。

所以,我现在已经释怀。虽然曾经替我妈妈抱屈,但是现在我只想谢谢你,因为你的爱让off可以快乐长大,这是你的功劳。

我知道当你面对off的时候,肯定有过愤恨,因为毕竟是我们的妈妈给你的丈夫生下了off。而你必需要接受off,他是你丈夫对你背叛的一个证据。所以,我可以理解你的愤恨。

然而,我非常感谢你,这些年对off无微不至的关心。即便他时刻提醒着你那段让你愤恨的时光,但你对off却完全做到了一个母亲的责任。

似乎,比起off的父亲,你对off却更加关心。

阿姨,请原谅我之前对你的敌意,也再次感谢你。

谢谢你,让off有个完整幸福的家。

祝安好。

                                                                                    pick留

pick写好了信,把信装好,然后放在一旁。看着三封并排着放在桌上的信,pick想了想觉得也该给off爸爸写一封。

摊开信纸,握着笔却不知道该写点作业?

pick在信纸上写了又涂,涂了又扔,一会儿就已经堆满了废纸。

看着那堆废纸,pick忽然觉得,原来自己跟他似乎真没什么好说。

虽然他是自己与off的爸爸,但是pick却觉得,自己永远只有妈妈。

很小的时候,pick就经常因为没有爸爸这件事情被别的小孩子取笑。不过幸亏他还有妈妈,然而当妈妈意外身故之后,pick被送到了孤儿院就一直被欺负着。

只有pick自己明白,那些苦难究竟有多痛!

孤儿院的院长妈妈,曾经跟pick说过一句话。

虽然你现在承受了比别人多的苦难,但是在将来,你会得到比别人更多的幸福。

这句话,pick一直记得,而且记在心底。所以,不管他遇到什么事情,pick总是忍隐而乐观。

因为pick相信,以后他一定会比别人幸福。

所以,即便曾经有过恨意,pick觉得自己还是该放下了。毕竟,那个人也是自己的爸爸!

只是,那一句爸爸,pick是怎么样也开不了口说出来的!

犹豫良久,pick终于下笔了。

给off爸爸的信:

虽然你是我们的父亲,但是原来我真没办法说出那样的一个称呼,所以我才用了这么一个称呼:off爸爸。

从我懂事开始,我就知道有你的存在,只是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到你。因为我想问问你,为什么抛弃我和妈妈?

只是后来得知真相,纵然不是你的抛弃,妈妈却也因你而受伤。所以,我恨你。

不过我知道妈妈很爱你,所以我却越发地恨你。

妈妈去世以后,我辗转去过许多孤儿院,受过许多的苦。然而,当看到off这么幸福地生活在你身边的时候。我却感激命运,当初是我经受了那些苦难,而不是off。

我知道你觉得对我有所亏欠,所以想弥补我,但是我只希望你可以好好照顾off,不要让他知道我是他哥哥,这样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补偿。

要是让off知道真相,一切的幸福都会烟消云散。所以,我只希望他可以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最后,祝安好。

                                                                                    pick留

把信写好,pick转身便收拾行囊,准备明天的远游。

门外响起敲门声,pick过去开门,来人是gun。

“pick学长,下楼吃晚饭。”

pick笑着点点头道,“好的。”

两人一起下楼,入席吃饭。席间,gun和off随意嬉闹,off爸妈在一旁微笑,pick看着他们越发觉得自己就是个外人。

所以说,pick觉得自己的离开对谁都是一件好事。

席上的off还在不停诉说最近的辛勤学习,只为明天的考试取得好成绩。

其余三人都在一旁附和,pick微笑着放下碗筷,安静地坐在席上听了一会,然后就离席了。

上楼梯的pick依稀可以听闻他们的笑谈声,心里有点难过,因为他依然孤独一人。

回到房里,月光从窗台投射进来,看着自己的影子,pick苦笑道,“看来真是形影不离。”

看着窗外的月光,一夜无眠。直到东方破晓,才有了睡意,然而只微微歇息了一会,pick就起来了。

今天是他要离开这里的日子,也是off参加期末考试的日子。一大早,off爸爸妈妈便送他去了学校,当然随行的还有gun。

待他们离家后,pick就带着东西离开了,离开的时候把写好的信交到瑞姨手上,然后就离开了。

pick打车到了机场,在机场门外,pick转身把这个让自己与off相遇的地方又看了一遍。

“再见了。”

说完这话,pick便带着行李进机场了。

首先pick得去托运行李,因为那是他的全部家当,所以东西倒也挺多。

pick拉着行李走在前面,没想到被一个冒冒失失的人撞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

pick听着那一声声的道歉,却呆滞了。眼前的人怎么跟gun长得那么像?

“刚刚撞到你,真是非常抱歉。”

pick愣了愣,回神过来,说道,“没关系。”

“我叫Rome,你叫什么名字?”

“pick。”

“P pick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你要去哪里?”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要去GM城工作。”

Rome闻言非常兴奋,说道,“我也是,我们会不会是同一个航班?”

pick说道,“我是中午十二点的航班。”

“太神奇了,居然真是一样的航班。”

看着Rome异常兴奋的笑意,pick也有点被感染了,扬唇一笑。

评论(4)

热度(29)

  1. qzuser1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