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96

自从看过pick给自己的信,off一直觉得有种难以言喻的伤感。明明他就是自己的情敌,为什么自己会因为他的离开而难过?

off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情不自禁想起。然而,跟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又会恢复往日的自己。

“off想什么?”暖暖拍拍off的肩膀,问道。

off看到暖暖有点发愣,反问道,“你不是去实习吗?”

“公司那边今天停电,所以放假了。”

“放假就放假吧,怎么回来学校?不待宿舍休息一下?”

一旁的not笑道,“他都差不多一个星期没见钢炮学弟了,回来学校还能为什么?”

暖暖虽被not说中心事,可一脸正经道,“我作为教头负责人,得来监督管理你们的训练工作。”

not没有应话,一脸你爱怎么说就是怎么样的表情。

off也不说话,倒是刚刚过来的滚哥看到off的表情,说道,“off不会是太担心成绩了吧?怎么最近都是这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off心里一直纠结pick的信,对于这些朋友他也没有透漏半点,因为他觉得这件事似乎只适合自己一个人仔细推敲推敲。

“off在担心成绩?”not反问道。

“好吧,我就是担心成绩。”

话语刚落,滚哥便道,“tuta回来了,成绩单了,大家准备好了吗?”

off看到tuta手上拿着的那张成绩单,也有点紧张兮兮了。最近爸妈关系似乎有点好转,离婚的事情也缓和了,要是自己能让他们一起出去旅游一番,说不定感情就更进一步了。

tuta拿着成绩单,看着off,一脸兴奋道,“你居然全部A?”

off听着他那疑问语气,有点郁闷道,“好歹我也有用功好吧,这疑问语气什么意思?”

tuta回道,“看来学霸与学渣之间,只差一个暖暖的距离。要是我考试前也找暖暖辅导功课,说不定也是全A。”

off说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你估计找十个暖暖也是白搭。”

两人正要继续往下理论下去,暖暖却道,“还不快去操场,学弟们都在等着我们。”

滚哥笑道,“暖暖想见钢炮学弟就直说无妨。”

暖暖反问道,“朋友们,走不走?”

not率先回道,“马上走。”

后面的人马上附和道,“走。”

然后,一行五人浩浩荡荡地直奔操场去了。

教头出场风云变色,即便暖暖已经成为钢炮的男票,M看到教头学长们一起出现在操场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莫名其妙的害怕。

一边的ork看到M的模样,笑道,“看你这样子,有那么恐怖吗?”

M一脸淡然道,“被教头学长们支配的恐怖,你不懂。”

一边的Tiw笑道,“M,你胆子也未免太小了吧?”

M一脸正经道,“你就说吧,你怎么不说你自己看到not学长时,经常吓到话都不敢说?”

听到这话,Tiw脸色有点异样,一旁的ork却接话道,“傻M,你哪里看出来Tiw是被not学长吓到了?他那是害羞得小鹿乱撞。”

听到ork的话,M一脸惊愕道,“Tiw喜欢not学长?”

Tiw忙捂住M的嘴,说道,“那么大声干嘛?”

“傻M。”一边的ork摇摇头,叹了口气。

Tiw又道,“学长过来了,不许再说。”

M点点头,然后Tiw才放开了捂住嘴的手。

M松了一口气,说道,“真没想到Tiw居然喜欢not学长。”

话语刚落,学长们刚好走到,不远不近却足够听到M的话。

一时间,众人皆是一愣,最先反应过来的倒是tuta,说道,“你们一个个都有人爱,看来只有我孤家寡人了。”

Tiw羞愧得无地自容,转身就走。

一旁的off拍拍not的肩膀,说道,“学弟走了,你不追上去?”

not愣了愣反问道,“为什么?”

暖暖叹了口气,说道,“因为不想你,注孤生。”

not还在发愣,暖暖已经推着他往前走去,说道,“各人自扫门前雪,今天教头训练暂停。”

一边的M说道,“学长,怎么觉得你在假公济私?”

滚哥接话道,“学弟今天终于聪明了一回。”

然后,滚哥也跟自家老公离开了。

off拍拍tuta的肩膀道,“要不你去找ork学弟凑合一下?”

ork一脸惊恐道,“学长,我可是直男。”

然后off就郁闷道,“看来你也是注孤生。”

tuta郁闷了一下,'转身离开,说道,“还是找吃的安慰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M追上去道,“tuta学长带上我,你请客。”

一旁的ork看着M的背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道,“难怪追不上May,活该。”

各自散去之后,钢炮把饮料买回来后发现操场上只有暖暖了。

看着钢炮手上的粉红冻奶,暖暖笑道,“不会特地给我买的吧?”

钢炮一脸开心道,“暖暖今天不要去实习的公司?怎么来这里了?还有,他们其他人呢?”

暖暖笑道,“不想看到我?”

钢炮拿起手中的粉红冻奶,说道,“怎么能不想,看不到你只能睹物思人。”

“所以说,不是给我买的?”

“我的东西还不是你的,所以就是给你买的。”

暖暖笑笑,拿过粉红冻奶喝了起来。

钢炮看着他一脸满足的笑意,也是开心,说道,“暖暖,今天想去哪里?”

暖暖想了想,说道,“你还真以为教头训练取消了?虽然我也很想,不过工作还是得工作的,所以午饭后就得回来集中训练了。所以,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在学校晃悠一下。”

钢炮笑道,“不过我觉得,只要跟学长在一起,在哪里也是一样。”

暖暖撇撇嘴,说道,“花言巧语。”

“实话实说。”

两人忽然不语,对视一眼,笑意弥漫。

钢炮把买回来的饮料放在操场边的休息间,然后就拉着暖暖走了,暖暖也不说话,让钢炮拉着。

钢炮拉着他绕过操场,到了一个花圃边,然后又从花圃边沿着小径走了过去。

越走越是幽静,暖暖便道,“我们要去哪里?”

“不去哪里,就是想跟你坐一坐聊聊天。”

“为什么得去那么偏的地方?”

“因为暖暖你的威名远扬,所以我们得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天。”

暖暖反驳道,“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校园先生的名气大?”

钢炮很认真道,“相对来说,我比较喜欢别人是因为你而认识我,而不是因为我自己而认识我。”

话虽绕口,不过暖暖喜欢,说道,“你不去当律师真是浪费人才。”

钢炮笑道,“我的口才是认识暖暖才逐步修炼的。”

暖暖没有接话,一脸你爱怎么说就是什么样的表情。

钢炮笑笑,拉着他继续往前走。

然后终于走到了藤蔓花架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地处偏僻,这里有点杂草丛生的样子,不过藤蔓上却长出那种紫色的花苞,一个个的非常可爱漂亮。

虽然疏于打理,但是藤蔓却长得非常好。藤蔓下有一张石椅,显然是许久不曾有人踏足这个被人遗忘的花园,石椅上落满了藤蔓的叶子和花瓣。看上去,却一点也不觉得脏,反倒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暖暖看到这里的景色,居然觉得比学校其他地方的景色还要漂亮。

“你怎么会发现这个地方?”

钢炮看着暖暖已经走到石椅上坐下了,也走过去坐了下来,说道,“有次无意中发现的。”

暖暖点点头道,“我在这里这么久,居然都没发现学校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现在不也知道了?”

暖暖说道,“托你的福。”

“既然如此,能要个奖励吗?”

暖暖一把推开钢炮越靠越近的脸,说道,“这里是公共场所,请注意形象。”

“这里没人过来的。”

“你敢说没人?刚刚看到垃圾桶里的垃圾怎么来的,难道是垃圾自己跳进去的?”

钢炮有点无奈,没想到暖暖居然看到了垃圾桶,还一脸义正词严地拒绝了自己,也是心塞。

不过也罢,钢炮觉得暖暖这样的小傲娇也是异常可爱。

“好吧,那能不能让我靠一下暖暖的肩膀?”

暖暖看到钢炮一脸的可怜兮兮,说道,“好吧好吧。”

钢炮闻言,笑着靠在暖暖肩膀,闭目养神。

阳光透过藤蔓落在地上,点点光斑,像落了一地的星星。

暖暖看着地上的星星,想到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钢炮,唇边一扬。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暖暖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钢炮笑道,“暖暖真是可爱。”

暖暖却郁闷道,“钢炮难道你就不会换个赞美的词语?”

钢炮想了想道,“暖暖想我说什么?”

“你该好好想想该赞美我什么。”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非常开心。

风过,吹落了花瓣,紫色的花瓣落在他们的肩上,异常漂亮。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梦里花落知多少?

评论

热度(26)

  1. qzuser1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
  2. 🌸hello暖暖.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