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1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是日元宵,京都临安城处处张灯结彩,甚是欢闹。

史君子带着书童,游走在花灯人群之中,所到之处皆引人驻足。

史小五忍不住笑道,“四公子还想继续逛这花灯?四周的人似乎都看着你,你倒成花灯了。”

史君子有点无奈,看着四周那些灼灼目光,叹了口气道,“今年的花灯又赏不成了。”

“四公子,你的花灯是年年都没赏成。”

史君子没有接话,往前走去了,史小五随即跟上。

两人净挑那些阴暗灯少的地方走,为的是不打扰别人赏灯的兴致,也免于继续受人注目。

却不料,两人却不小心撞上了别人。

胡光平看到来人,一袭白裘,白裘下是月白色的衣衫,腰间缠着一根同色系的腰带,饰以翠绿碧玉。看起来,就是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哥。

史小五看到自家公子被人一撞,檀香手炉都跌落雪地,融化了一地雪水,忍不住便开口骂了起来。

“你走路不长眼是吧?非得撞上我们,你可知道那鎏金手炉值多少钱?”

胡光平听着那些话,面露不悦,暗自揣测:果然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看那粗鲁奴仆估计是个不学无术的人。也罢,我是初来乍到没必要多生事端,省得叫人笑话!

胡光平没有接话,对着史君子作揖一礼,说道,“小生鲁莽,请公子见谅。”

史君子看着那人一袭浅绿锦袍,一身浅绿衣衫,端的是眉目如画明眸似水。

“无妨,公子不必介怀。”

自家公子已然开口,史小五也没有作难的必要,捡拾了手炉便跟在史君子身后,没有说话。

胡光平向他又作揖一下,转身就走。史君子本想挽留询问名字,却被忽然出现的轿子打断了。

“公子请回。”

史君子无奈摇摇头,苦笑不得,上了轿子。

一边的小五说道,“夫人也是担心公子身体,所以才派了轿子过来。”

史君子没有接话,沉默不语地上了轿子。

一直往前走的胡光平此时顿住脚步,回头一望,只见一顶轿子消失在灯火阑珊之处。

“光平兄,你看什么?是不是哪里有个美娇娥?”

胡光平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侯三隆,没好气道,“你以为我是你?”

侯三隆自知说不过他,也没有接话,只道,“还想继续逛花灯吗?”

胡光平本来好好的心情全被刚刚那一撞毁了,回道,“回去吧。”

侯三隆没有废话,看得出某人心情不好,自己还是别触他霉头,于是两人一路无话回去了。

回到沈府,侯三隆的表哥便来了。

胡光平站起来作揖行礼,沈修文也作揖回礼,然后对一旁的侯三隆道,“表弟,不是我说你,你什么时候才学得胡公子那样懂礼仪?”

侯三隆放下刚刚喝茶的杯盏,说道,“表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除了会吃会喝爱玩,还能会什么?我没学那些纨绔子弟那般成天嫖赌就不错了,还指望我考取功名吗?”

沈修文无奈摇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舅舅还指望你能长点见识,要不然为什么非得让你去太学读书?”

“父亲明知道我不是读书的料,为什么非得逼我去呢?简直就是逼死我嘛!”

沈修文一脸无可奈可的表情,说道,“不管怎么样,明天去了太学可不能像在这里那么随意了,要不然一个不小心,轻易得罪了达官显贵,谁也保不住你。”

听到沈修文的话,胡光平很自然便想起了今晚那白裘公子,他想必也是家世显赫的吧!既是如此,明天会不会遇到他?

想到这里,胡光平忽又摇摇头,暗道,还是别遇到他了,他那种高高在上的人估计很难跟人做朋友的。

“光平兄……”

侯三隆边唤边推了推他,胡光平回神过来,反问道,“怎么了?”

“我表哥唤你很久了,你倒是干嘛,想什么那么入迷了?”

胡光平向沈修文道,“沈兄何事?”

沈修文回道,“家父已然派人打点好,明日我们三个一起去太学报到,所住院落便是我们三人一院,胡兄可有异议?”

胡光平摇摇头,笑道,“多谢沈兄安排妥当,在下感激不尽。”

“胡光平,其实不是我说你,你好歹也是堂堂太守公子,要想入仕岂不容易,为什么非得先去太学浪费时间?”

胡光平笑道,“我可不想被人说成是,靠着父亲关系才入朝为官,我要的是堂堂正正靠实力。”

沈修文赞许道,“胡公子果然有大家风范,不愧是太守公子。”

侯三隆看着两人又在相互作揖回礼,一脸郁闷道,“去到太学这地方,不会一天到晚都要这样吧?我想我会疯的!”

沈修文瞪了他一眼道,“虽然我们沈家是皇商,但是你明天进了太学还是得给我规规矩矩来,要是不知道怎么做记得跟着我和胡公子准没错处,明白吗?”

“哦。”侯三隆非常无奈地点点头应下了沈修文的话,接着又道,“表哥,困了,我们散了吧。”

说罢,两人离开胡光平的房,月色入户,却是异常清冷。

夜色无边,不知何时竟然又下起了雪来。

倚在窗边看雪的史君子,看着月色忍不住想起了今晚遇到的那人。

明眸皓齿,唇红齿白,原来还可以形容男子!

史君子禁不住微微一笑,风中送来了梅花的清香,他的心情忽然异常愉悦。虽然赏不成花灯,倒是赏了个美人!

从外面进来的史小五进来便看到自家公子那笑弯的唇角,忍不住问道,“公子不是不喜欢去太学吗?怎么还笑得那么开心?”

听到史小五的话,史君子一下子就收敛了笑意。的确,太学那个地方,他可一点也不想去。

要不是皇上舅舅下旨要求,他当真一点都不愿意去。毕竟那地方,只是朝堂的一个缩影,分帮结派已经不是一个可以让人静下心来学习的地方了。

正想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小五去开门,看到来人愣了愣,急忙唤道,“公子……”

听着小五那慌慌张张的乱叫,史君子有点无奈地走了过去,说道,“谁在外面?”

小五还没来得及应话,宋萌便走进来了,笑道,“表哥,我来了。”

史君子看着他一身的积雪,说道,“快过来烤烤身子,要不然着凉了怎么办?”

小五接过宋萌解下的外袍,然后便转身把袍子拿起烘烤。

史君子伸手握住了宋萌的手,一脸严肃道,“手都凉了,还不快过来?”

说罢,便拉起宋萌的手走到了火炉边,宋萌瞥了一眼被紧握的手,心中有点窃喜。

“皇上舅舅怎么会让你这么晚还出宫,不会是偷溜出来的吧?”

说话的时候,史君子已然放开宋萌的手,然后把自己的手炉给他递去。

宋萌努努嘴表示不满,然后回道,“父皇真要不让我出来,我能偷溜出来吗?每一次,还不是父皇暗地里放水,你以为父皇不知道我的事情?”

史君子没有说话,默许了。

宋萌又道,“明天我就要去太学了,实在有点兴奋,所以我跟父皇说过来你们相府住上一晚,提前适应适应太学的生活。”

史君子对此表示无语,但是也没有反驳,笑道,“你喜欢就好。”

听到这话,宋萌回道,“明天去太学,我觉得有必要换个名字,不过正在纠结用什么名字,不如表哥替我取一个?”

史君子无奈笑笑,反问道,“不怕我坑你?”

宋萌笑道,“要是表哥坑我,我也是喜欢的。”

史君子看着眼前这个看似无忧无虑的小皇子,其实也不过是个自幼失去母爱的可怜人罢了。

只因贤妃与史君子母亲交好,所以宋萌这个表弟自是能得到史家额外关顾。

史君子自幼与他一同长大,因年长四岁的缘故,对宋萌这个表弟自然是特别眷宠。

“表哥,表哥,你在想什么呢?”

史君子被他的叫唤声打断了神思,游离的心绪得以平复,笑道,“在替你想个好名字。”

宋萌点点头道,“表哥想到了?”

“吴胖,这名字怎么样?”

史君子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边的小五已经回话了。

“这名字我喜欢,吴胖吴胖,就是不要再胖。看看以后你们还怎么唤我做胖胖?”

宋萌一脸傲娇的小表情,史君子看着不由得微微一笑,回道,“你喜欢就好。”

“小五原来还有这才思,不愧是表哥的书童。”宋萌边说边给他竖起大拇指表示称赞。

小五有点不好意思道,“六皇子过奖了。”

宋萌笑道,“明天开始看到我就不许这样称呼了,要唤我做吴公子。”

小五点头应下话,然后又接着道,“吴公子现在是明轩小王爷的远亲,怎么今晚不去明府留宿,反倒来我们相府?”

宋萌愣了愣,然后装着凶巴巴的表情道,“大胆奴才,本皇子的事情岂是你可以过问的?”

小五知道他只是开玩笑,然后便接过话,装着求饶的可怜表情道,“六皇子饶命,奴才该死。”

史君子看着两人打闹,忍不住摇摇头,说道,“你们真是越来越没分寸了,在这里怎么打闹都行,只是明天去了太学一切得听我安排。”

“是,公子。”

“是,表哥。”

两人异口同声,史君子点点头,说道,“知道就好。”

两人话语刚落,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随之而来的是敲门声。

小五转身出去,开门看到来人是何管家,愣了愣,打趣说道,“何总管,那么晚了还没睡?”

何总管瞪了他一眼,说道,“我这么晚过来,肯定有事,公子和六皇子在里面?”

“在。”

“通报一下,我要见公子。”

“不要通报了,何叔有什么事情吗?”史君子边说边走了出来。

看到史君子和宋萌,何管家先拱手行礼道,“拜见六皇子。”

宋萌经常去相府,跟何管家相熟,所以在相府看到可以只行拱手礼。

其实,宋萌虽为皇子,倒也没有皇子的骄奢之气,言行间皆平易近人,所以皇上的宠爱也不无道理。

行礼后,何管家便道,“明轩小王爷来了,现在在客厅等候。”

宋萌一愣,自言自语道,“不会是因为要送那个花灯给我吧?”

史君子听到宋萌的自言自语,却没有接话。

“我们出去吧。”

一行四人往客厅去,一路上灯火通明,宋萌笑道,“相府的夜色倒也别致。相较于皇宫的金碧辉煌,这样的浅淡温馨却更叫人喜欢。”

史君子没有接话,却道,“相较于平常人家,相府倒也算是金碧辉煌了。都是一样的牢笼,只是名字不一样罢了。”

宋萌没有接话,一路沉默到了客厅。

客厅里坐着史丞相和史夫人,还有明轩小王爷。看到史君子和宋萌到了,史丞相和史夫人便想带着一众侍女离开。

可宋萌看到史夫人,便一下子奔到她面前道,“姑姑好,姑父也好。”

史丞相笑笑,没有接话。史夫人却装着不悦道,“姑姑一点都不好,来相府就只会先去找表哥,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姑姑?”

宋萌自知理亏,没有反驳,说道,“姑姑别气,等你下月生日,我给你准备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如何?”

史夫人笑笑道,“每次都说一样的话,可是每年送的也不过是些珍奇古玩珠宝,如何独一无二了?”

宋萌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史夫人也不继续逗弄他,笑道,“姑姑跟你开玩笑,你们好好聊聊,我们先走了。”

说罢,史丞相夫妇便一同离开了客厅。

客厅此时就只有明轩小王爷的主仆和史君子主仆,还有宋萌共五人。

看到宋萌,明轩走到他身边,说道,“那么晚了,还从皇宫跑出来?”

“明轩,你都知道很晚了,还来相府?”

一边的史君子淡淡一笑,说道,“胖胖,能这么说话吗?轩王爷还不是担心你才跑来的?”

宋萌笑道,“明轩没那么小气,他不计较的。”

明轩倒也习惯了宋萌偶尔的小淘气,没有在意,笑道,“过来看看我替你赢回来的灯王。”

明深走上前,把灯王拿起来,说道,“小王爷今晚可是出尽风头了,把那些猜灯谜的人赢个落花流水,你们是没看到那情景,简直就是……”

“明深。”

淡淡的一声叫唤,明深瞬间闭嘴了。宋萌走到灯王前绕了一个圈子,说道,“也不过如此嘛。”

明轩一瞬间的失落,虽快却还是被史君子看到了。史君子看了看明轩,又看了看宋萌,说道,“胖胖,轩王爷也是一番好意,你这样说太不礼貌了。”

史君子的话一说,宋萌乖乖闭嘴。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