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3

一行人到了山上,史君子扶着宋萌下了马车,明轩走了过来。

看到宋萌一脸苍白的脸色,明轩知道他的寒疾又犯了,伸手握住宋萌的手,说道,“手怎么这么冷?”

明王爷已经吩咐好随从带上行李,把马车拴好,此时也走到这边来了。

看到宋萌的脸色,明王爷忙道,“六……”

话一出口,明王爷自知口误,马上改口道,“小六,感觉怎么样?”

宋萌本想扬唇一笑,可实在畏冷,笑容实在有点吓人。

一旁的明轩说道,“明深,去通知管事,说小王爷来了,让他们先安排我们入宿的地方。”

明深应话马上离开了,管事很快就来了,看到明王爷,明轩小王爷,没想到居然还看到了史君子。那管事马上行礼问好,然后遣人把他们的行李都抬进去了。

看着史君子一行人直接进了太学,胡光平一脸的不屑。虽说昨晚已经猜到那人来历不凡,只是没想到居然今天能在太学又遇到了他。

一边的沈修文顺着史君子的视线也看了过去,却没有多说什么。倒是一旁一直在吃着点心的侯三隆看到后,便直接道,“凭什么我们来这里要排队进去,他们一来就可以马上进去?”

沈修文转身瞪了侯三隆一眼,训斥的话还没出口,便有声音接了话。

“你们不知道他们是谁?”

沈修文转身看到来人,作揖笑道,“扬公子,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你。”

扬文武亦是一笑,作揖回礼,说道,“沈公子有礼。”

扬文武看了看胡光平,也看了看侯三隆,笑道,“两位是沈公子的朋友?”

沈修文回道,“胡公子是我朋友,至于他就是我表弟。”

胡光平向扬文武点点头表示致意,却没有作揖行礼,扬文武有点不悦。

沈修文看到察觉到扬文武的不悦,忙道,“胡公子是洛阳太守独子。”

听到这话,扬文武脸色稍稍缓和,对胡光平说道,“在下扬文武,家父是户部尚书。”

胡光平心里不屑,脸上却是波澜不惊,毕竟身处京城,他实在不想替父亲惹上不必要的事情。

“扬公子有礼。”胡光平作揖回礼,然后又道,“在下胡云,字光平。”

扬文武愣了愣,没想到胡光平居然是鼎鼎有名的胡云?

“胡公子,失敬失敬。”

看着扬文武变幻莫测的脸面,胡光平心中的不屑又多了几分。一旁的沈修文倒是定下心来,毕竟这扬文武实在也得罪不起。

胡光平虽不屑扬文武,可对那个人却是有点好奇,便道,“刚刚听扬公子的语气,似乎认识刚刚那些人。”

扬文武笑道,“不知道胡公子听过史君子这个名字吗?”

这名字一说,四周那些等着进门的太学生全都聚集过来了,七嘴八舌地向扬文武提问。

胡光平自然听过史君子的名号,想当初他执意要来太学读书也是为了进京一睹风采,他想知道史君子是不是像传言那样的才华横溢。

只是没想到,难道昨晚遇到的就是史君子?可是,刚刚那一行人亦是气度不凡,究竟哪一个是史君子?

扬文武一直没有说话,待四周的议论声渐渐停下来了,他才又道,“胡公子,刚刚那一行人里就有史君子。”

胡光平回神过来,说道,“哪一个是?”

扬文武笑道,“刚刚那四人,身穿紫金长袍的就是我们东临国有名的贤王。”

这话一说,四周的议论声又起,不过很快就停下了,因为他们都在期待究竟谁才是史君子。

扬文武笑道,“其余三人都是一身白袍,那个披着白裘的人,坦白说我是不认识的。而另外两个一个就是名满天下的史君子,而另一个就是臭名远扬的明小王爷。”

此话一说,四周又开始议论纷纷。那些太学生都是从全国各地赶来读书的,对于京城的事情自然不知,也都十分好奇,不停地追问。

扬文武非常享受这种唯我独尊的虚荣心,继续说道,“那个身穿白衣,衣角边绣着金线莲叶的就是明小王爷。而另外那个,就是史君子了。”

听到扬文武的话,胡光平愣了愣,完全没想到他昨晚遇到的就是史君子。想起昨晚的情况,胡光平觉得,史君子在他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

扬文武继续说道,“史君子,姓史名风,字君子。据说,君子的字是丞相夫人改的。毕竟丞相夫人也是当朝公主,想当年也是有名的才女。”

四周又响起一阵议论声,扬文武又继续说道,“据说丞相夫人改这个名字也是有因由的。因为史君子自幼多病,丞相夫人恐他不寿,所以就给他起了这样的名字。因为药材里有一味药就是,史君子。”

四周的议论声又起,扬文武一脸得意扬扬的表情,毕竟这些事情可不是谁都能知道的。

看着议论声渐停,扬文武又道,“史君子这药名,还有个别称,四公子。因为显赫的家世背景,所以,临安城里的百姓都尊称他一声,四公子。”

听了这些话,人群中的太学生们全都觉得惊讶,没想到一个名字却也有这样一段故事。

“四公子的名号,在临安几乎无人不知。即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明王爷,也得尊称他一声,四公子。”

当所有人都沉浸在扬文武的话里,只有胡光平在脑海中回想昨晚的事情。要是真如传言一般才华横溢,他的奴仆又岂会如此粗鲁不堪?

果然,传言不可信。

故事说完,众人散去,扬文武笑道,“既是同为学友,以后还请胡公子多多提点。”

胡光平虽不喜这样的人,却也不想横生枝节,点点头应下了话。

扬文武离开后,侯三隆马上说道,“这人就爱装模作样爱显摆,胡光平你怎么能跟这样的人交朋友,简直有损你形象。”

然而,胡光平白了他一眼,说道,“跟你这个纨绔子弟交了朋友,我的形象早就大打折扣。”

侯三隆愣了愣,反问道,“你说我是损友?”

胡光平很认真地点点头道,“说的就是你。”

侯三隆一脸郁闷道,“我才误交损友。”说罢,便又继续吃点心。

一边的沈修文看着自己表弟那郁闷的模样,恨不得把某人当成点心吃进肚子里去。

沈修文便道,“表弟,你刚刚那话幸亏没人听到,要是被人听到要是传到扬公子耳朵里去,又不知道会掀起什么风波。”

“可他明明就是装模作样,我还不能说他一下?”

沈修文左右看看,确定附近没人,这才又道,“不是不许你说,只是得分场合。我昨晚怎么跟你说的,都忘记了?”

侯三隆没有接话,依旧一脸郁闷地咬着点心。

胡光平没有说话,脑海中一直浮现出史君子的形象。没想到,自己崇拜了许久的贤者学士居然是这样的伪君子,胡光平觉得自己非常郁闷。

排着队等着进太学的人,也都陆陆续续被人带进去了,而沈修文他们也都快进去了。

等了一会,终于轮到他们进去,沈修文带着胡光平和侯三隆一起进了太学。

管事把三人带去他们的院落便离开了,而让胡光平没有想到的是,史君子他们居然住在隔壁。

“看,就是刚刚那个什么史君子。”侯三隆的话一说,沈修文和胡光平抬头看去,发现还真是。

此时的史君子正看着侍从搬进那些行李,而明轩则在屋里照顾着宋萌。

躺在床上的宋萌依然一脸苍白,浑身发寒,屋里已经生了炭火,却是于事无补。

明轩担忧道,“要不要请大夫看看?”

宋萌摇摇头道,“没关系,宫里的御医也无济于事,往年一样是这样熬过来的。”

“既是如此,明天你就别去上课了。”明轩边说边替宋萌又盖了一床被子,想了想道,“明天我也不去上课了,跟老师告个假。”

“可是,第一天上课就跟老师请假,会不会不太礼貌?”

然后一旁的明深却道,“我们家小王爷在临安是出了名的张狂,这样的不礼貌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宋萌不禁好笑道,“明深,有你这么坑自家主子的吗?”

明深倒是一脸不以为然道,“我家小王爷不在意这份虚名,所以不在乎。”

一旁的明轩瞪了明深一眼,说道,“出去弄点热水回来,还有弄点吃的。”

明深自知自家小王爷不开心了,然后应了话一溜烟便逃了。

明深刚刚离开,史君子便进来了,看到宋萌依旧一脸的苍白面色,然后走上前替他诊脉一番。

脉象平稳看不出丝毫变化,可身体的寒气却越发浓重,宋萌就差没冻成冰人。

“怎么样?”一边的明轩开口道。

史君子摇摇头道,“脉象没问题,竟然不知道这寒气从何而来。”

宋萌看着两人一脸愁眉苦脸,笑道,“我自小就是这样熬过来的,没什么好担心。”

明轩又道,“明天我觉得还是让胖胖休息一下吧,我留下来陪他。”

史君子点点头道,“也好,胖胖现在这样子也实在不适宜去上课。你不懂医术,我明天也留下来吧。待会我们就先去拜见一下师傅,顺道跟师傅说说请假的事情。”

明轩点点头道,“我们两个一起去吧,这里让明深看着就好。要不,你让你家小五也留下来吧,多个人照应也是好事。”

史君子想了想道,“这里是太学,本来就不许带奴仆进来侍读。如今你已经带了一个明深,要是我也带个小五,估计不用多久这事情得传遍整个临安城。”

明轩倒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说道,“我反正已经是无法无天惯了,这事情对我来说不在意的。要是你在意,大可以说是我的奴仆,这样一来也无妨。”

史君子想了想道,“我们等见过师傅后再说吧。”

明轩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等明深回来我们就去拜见师傅。”

史君子点点头应下话,转身坐在一旁拿书看了起来,胖胖躺在床上睡着,明轩坐在床边陪着。

不一会,明深拿着热水回来,一脸气怒道,“太学里都是些什么人,居然让帮忙准备一点食物都不行,说是没到饭点。”

明深气得大呼小叫,明轩赶紧制止他。明深看到旁边床上,宋萌在休息,所以也马上闭了。

一旁的史君子合上书,说道,“我们去拜见一下师傅吧。”

明轩看了一眼宋萌,然后对明深交代了几句,然后就跟史君子一起出外了。

刚刚出了院门,让史君子没想到的是,居然遇到了胡光平。

此时胡光平和沈修文,连同侯三隆三人一起结伴而行,打算先在太学里走一走熟悉一下环境。

史君子率先打了招呼,拱手行礼问好,一旁的明轩却一脸漠然地打量着三人。

沈修文忙还礼问话,侯三隆和胡光平见状也只好照做。经过一番寒暄之后,彼此总算有个初步认识。

因着史君子曾在太学住过一段时间,算是五人中比较熟悉太学的人,于是一行五人便跟着他一起走着。

胡光平看着这近在咫尺的脸,忽然觉得非常幻灭,曾经自己对史君子的所有期盼似乎都消失在昨晚的那场花灯会上。

众人自然不知道胡光平心中所想,只当他不爱说话。一路上倒是侯三隆话最多,看到什么东西都要问上几句,史君子倒也没有不悦,一一作答。

一旁的沈修文实在看不下去,拉拉侯三隆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话了。

明轩看到这情形,忍不住笑道,“这么大个人也像个小孩子似的。”

侯三隆听着这话,心情不悦,便道,“说的自己很懂事一样。”

明轩瞪了他一眼,沈修文忙道,“小王爷见谅,舍弟一向口没遮拦,在下陪不是了。”

明轩本还想说几句不中听的话,然而史君子淡淡地扫了明轩一眼,明轩便也没追究了,回道,“都是太学生,大家都是同窗,何来陪不是一说?”

沈修文愣了愣,赶紧道,“谢谢小王爷。”

几人一同走到了太学的正殿,此处是太学生一起上课的地方。此时,虽还没上课却也人声鼎沸,只因那些太学生都想离书圣先生近些距离。

书圣,辛幼安,弱冠之年荣登东临国状元,却无意入仕最后只挑了个有名无权的虚职,太学祭酒。

书圣的称呼是百姓送予的,只因他学富五车才华横溢,而且一表人才。当年的儒雅公子亦是临安城众多名媛闺秀芳心暗许的对象,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却是一直未娶。

看到一行五人走来,那些太学生也是顿时安静下来,个个都像看猴子似的盯着史君子来看。

明轩率先道,“四哥果然去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

史君子还没来得及应话,一边的侯三隆接话道,“像被人观猴子似的看着,有什么好了不起的?”

本来明轩的话也不过是调侃,没有恭维的意思,如今侯三隆这话一说,完全就是赤裸裸的贬低。

明轩笑道,“侯公子,实在有趣。”

一边的沈修文赶紧打圆场道,“舍弟自小缺心眼,望两位见谅。”

一边的胡光平不禁一笑,说道,“他何止是缺心眼,简直就是没心没肺。”

侯三隆还想说点什么,沈修文却瞪了他一眼,侯三隆便不再说话了。

史君子微微一笑,说道,“侯公子此话在理,的确像猴子。”

明轩有点郁闷,本来想逗逗史君子的,却没有想到他居然完全不生气。

“明轩,我们走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