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4

明轩和史君子一走,沈修文便拉着侯三隆到了一僻静处,说道,“你说你到底怎么回事?不知道他们两个都是惹不起的人物吗,为什么非得去惹他们?要是你继续这样,估计你怎么死了都不知道。……”

沈修文一直数落,说了一通,等说完之后才发现,胡光平不知道何时不见了。

侯三隆和沈修文对视一眼,却也不知道说点什么。

沈修文又道,“都怪你,看看现在胡公子不知道去哪里了。”

侯三隆却道,“怎么能怪我,还不是表哥你一直骂我,所以他才走的。”

沈修文被他这话堵住了,也不知道怎么说他,索性也不去管他转身就走。

侯三隆追着上前,忙道,“表哥你要去哪里?”

沈修文没有应话,一个劲地往前走。

不远处的梅树下,一抹湖蓝身影定定地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

“少爷,在看什么?”

韩世初转身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站着的韩寻,怒道,“韩寻,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记住,不要叫我少爷。”

“可是,少爷就是少爷。”

韩寻的话让韩世初觉得有点无可奈可,说道,“从来我都没把你当下人看待过,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你那坏毛病?”

韩寻也是无奈,说道,“父亲说,少爷就是少爷,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韩世初对此只能感到无语,说道,“太学不许待侍从进来陪读的事情你也该知道,要是你这样一直说,被人发现了你要被赶出太学怎么办?”

韩寻愣了愣,觉得韩世初的话在理,说道,“那以后怎么称呼少爷?”

韩世初也是郁闷,说道,“你是我堂哥,当然直呼我名。”

韩寻愣了愣,犹豫了一下,说道,“世初。”

韩世初点点头笑道,“这才是嘛。”

韩寻看着韩世初的笑意,不自然地低下头去了。

韩世初便又道,“都说太学一绝是冬雪赏梅,走,我们去瞧瞧。”

说罢,韩世初很自然便拉起韩寻的衣袖走去后山。

因着山高的缘故,太学里的梅花倒是比别处开得晚,也开得烂漫些。

韩世初和韩寻两人一同到了后山,看到一大片红梅,雪地上的一片红在白色的映衬下越发显得别致。

“没想到,太学里的红梅果然为之一绝。”

韩世初的话刚落,有人便接话道,“果然漂亮。”

韩世初和韩寻两人转身一看,只见不远处的梅树下一名白衣少年正在赏梅,只是不经意间接了韩世初的话。

那少年倒也看到了韩世初和韩寻两人,愣了愣,然后莫名狂喜。

“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怎么会这样?怎么办?……”

少年的异常举动,让韩世初和韩寻两人觉得非常奇怪,对视一眼却是没有说话。

好一会的异常举动之后,那少年总算是淡定了下来,走向两人道,“两位公子有礼。”

然而让韩世初两人惊讶的是,那少年居然行的是福身礼。

行礼过后,那少年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忙拱手行礼道,“刚刚只是玩笑,玩笑。”

“在下韩世初,公子有礼。”韩世初拱手行礼道。

那少年一脸笑意看着一旁的韩寻,说道,“在下白珂,见过两位公子。”

韩世初斟酌了一下名字,说道,“白珂?名字倒像是个女孩子?”

白珂一脸惊愕,随即反应过来道,“那是因为,小时候有个大师跟我父母说,这个男孩子得用女孩子的名字,这样才容易养活。所以,我就叫这个名字了。”

韩世初有点奇怪,却没有多话,只瞥眼看到了白珂的耳洞,笑而不语。

只见白珂一脸含笑地盯着韩寻看,韩世初自是开心,说道,“他是哥哥,叫韩寻。”

白珂兴奋道,“原来你叫韩寻。”

韩寻一脸奇怪道,“我们以前见过?”

白珂忙摆摆手道,“没有没有,我们以前没见过。”

韩寻也不疑有他,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韩世初看出了端倪,说道,“大家同住临安城,以前碰见过也是可能的。”

白珂点点头表示同意,韩世初笑而不语,基本已经猜测到情况了。

韩世初又打量了白珂几眼,然后笑了。

看来,韩寻这个呆子也挺有福气。

韩寻看着白珂那一脸的欢喜,浑身不自在,忍不住道,“少……”

话还没出口,便马上改了回来,说道,“世初,我们回去吧。”

韩世初点点头,本来还想继续看看戏,然而某人已经想退场了。

白珂一脸无奈地目送两人离开,不经意间叹了口气。

“世侄女,怎么叹气了?”

白珂转身看到来人,忙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确定没其他人在附近,这才道,“李叔叔,这里是太学,要是这话被人听到了怎么办?”

李义山笑道,“你还会怕被人听到?”

白珂郁闷道,“本来是不怕的,现在怕了。”

看着她一脸郁闷的表情,李义山心里咯噔了一下,试探着道,“世侄女,你不会又有什么鬼主意吧?”

白珂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道,“李叔叔,能不能让我进太学读书。”

这话一说,李义山当即吓了一跳,说道,“本来说好,带你进来看看梅花而已,明天就得回城里去。”

“可是,我忽然想在这里读书,感受一下文化的熏陶。”

李义山看着她,一脸认真道,“你要是想好好读书,感受文化熏陶,李叔叔一定给你请个好师傅。可是,这太学不是寻常地方,你一个女孩子能呆在这里?”

白珂却很是认真道,“坦白说,我觉得我是个女汉子而不是个女孩子。”

李义山愣了愣,却赞同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白珂趁势道,“坦白说,我敢以白家世代英烈起誓,在这太学里绝对没有我打不过的人。太学里就一堆文弱书生,大概会武功的也没几个。而能打得过我的人,估计一个都没有。李叔叔,你也不用担心我了。况且,有你在,我还怕被人欺负吗?”

李义山却道,“李叔倒不是怕你被人欺负,就怕你欺负别人。”

白珂虽然不爱听这话,倒也是事实,临安城里谁不知道她白大小姐平生最爱行侠仗义,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助。然而,往往事与愿违,经常帮倒忙。

然而的然而,白家是将军世家,从东临开国起便一直世袭爵位。所以,往往百姓虽有苦难言,亦不与这白大小姐计较,只当她是小孩子心气。

白将军骁勇善战,白夫人亦是乐善好施之人,虽白小姐偶尔捣蛋了些却也是好意。

李义山看着她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叹了口气道,“算我怕你了。”

闻言,白珂一脸惊喜道,“李叔叔是答应我了?”

李义山郁闷道,“我跟你爹是好友,你又是你爹的掌上明珠,能不答应你?”

白珂一脸兴奋道,“太好了,李叔太好了……”

看着她的兴奋模样,李义山亦是开心。他丧妻未娶,膝下无儿女,对白珂便是对自个儿的孩子一样。

“不过你在太学一切得听我的。”

白珂忙点点头道,“一切听李叔叔的。”

李义山点点头道,“我们回去吧。”

白珂忙道,“要回去收拾一下东西过来才行。”

说完,就一边走着一边盘算着要准备的东西。李义山跟在她身后,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话说这白珂已经碧玉年华,可亲事却一直未定,此事白将军亦跟自己商议过。如今,这太学生里,才华横溢品貌俱佳的学子多了去,也该让她的亲事定下来了。

打着这算盘,李义山才敢让她进太学,希望一切顺利让她早觅如意郎君。

如此,亦算了了她父母的一桩心事。

话说,这太学生里今年似乎才俊特多,貌似洛阳家太守公子也是不错的人选。

李义山本来想考虑一下史君子的,忽而想到他或许是驸马人选,然后就觉得没戏了。

既然定下目标,李义山觉得有必要好好谋划谋划才行。

两人从后山的梅林回到了前山,迎面便遇到了来寻自己的侍从。

看着自家侍从一脸焦急的神色,李义山感到似乎有点不好的事情。

“李学士,总算找到你了,快去正殿看看,那些太学生要闹起来了。”

李义山暗地里骂了几句,郁闷道,“就是一群不省心的。”

白珂看着自家李叔那阴晴不定的脸色,瞬间觉得自己来太学实在来对了,说不定以后会遇到更多好玩的事儿!

李义山跟着侍从到了太学正殿,本是求学的场所,岂料竟然弄得如此混乱不堪。

“简直不成体统。”

李义山的话一落,众人自发让开了一条路来。看着终于有管事的人过来,其余看热闹的太学生总算是宽心了下来。

白珂倒不急着凑热闹,四处张望看看会不会再看到韩寻的身影。然而,韩寻的身影没有找到,却发现了自己死对头的哥哥,扬文武。

白珂看着扬文武的方向,吭了一声,一脸不屑地看着他道,“在你妹妹手上吃的亏,总归让你这个哥哥来还的。”

说完这话,白珂便把目光放到焦点处,只见李义山已经走到那争执的两人之间,却一言不发。

一旁站着的侯三隆轻声靠在沈修文耳边道,“表哥,你说那个李学士会帮谁?”

沈修文看看站在场上的两人,其中一人与自家一样同为皇商,似乎是黄府的公子,名字非常俗气,黄金缕。

因为之前城中商会会面,沈修文得以见过那黄家公子一次,却也印象很深,一个字,俗。

站在那黄公子对面的是,一名衣衫普通的寒门子弟,不过倒是自有一股傲然正气。

沈修文没有回答侯三隆的话,他自觉没趣,便也不再废话,安静地看着。

此时李义山已经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得知不过是由于院落分配问题而已,本不是什么大事,却被弄出这么一场闹剧倒真是无语。

李义山看看黄金缕又看看陆放,说道,“你们两个既然已经是太学生,那就得按着这里的规矩来。”

话语刚落,一旁的侍从便走上前,奉上一本厚重的《太学守则》。

两人还不名所以,李义山便道,“给我抄一遍,抄不完不能吃饭。”

说完这话,李义山便又扫了一眼观战的众人,说道,“以后没事多翻翻书,别堵在这里看热闹。”

闻言,一众太学生全部作禽鸟散。

众人散去,李义山又吩咐了一旁的侍从,安排着把黄金缕和陆放分开一个院落,以免继续发生争执。

白珂看到李义山刚刚的处理方式,却是生气,说道,“李叔叔,这事情明明就是黄金缕做得不对,为什么你不直接罚他一个人?”

李义山看着她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焉知这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白珂没有说话,追上李义山的脚步离开了。

另一边,明轩和史君子从辛幼安的居所回来,听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宋萌很是不解,觉得这样处理不合理,毕竟陆放没错不该接受惩罚。

史君子对此没有回话,宋萌便转而去问明轩。

明轩觉得他实在是心性太纯,那些绕绕弯弯的事情实在不适合他。本来不想给他解释的,然而经不住宋萌的再三要求。

“李学士要是直接惩罚了黄金缕,陆放以后在太学的日子会更难过。但是,要是不罚又难以服众,所以两个都罚。虽然对陆放而言有点不公平,但是他要想得明白,对他自己而言也会起到激励的作用。”

宋萌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跟宋萌一样的似懂非懂还有侯三隆。

听完了胡光平的话,沈修文算是明白了这惩罚的意义,侯三隆倒是似懂非懂。不过也没有关系,沈修文也不指望这个表弟能有多聪明,只是希望他安安分分地在太学待满一年。

如此一来,他这个表弟也是功德圆满,他自己倒是功成身退了。

只是按着他那缺心眼的个性,能在太学过多久?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