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6

三人继续前行,却是一路无话。

待穿过了那片雪地,气温却有点回升,雪迹渐渐没了,宋萌对此很是惊奇,问道,“怎么会这样?”

明轩笑道,“待会别惊讶。”

宋萌不明所以只跟着明轩继续往前走去,然而越往里走居然气温越高,宋萌已经脱下了棉袍。

极目所在都是一片绿意,生意盎然的感觉扑面而来,宋萌对此表示非常惊喜,“怎么会有这个地方,太神奇了。”

明轩笑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神奇的地方,只不过这山上有一温泉口,地下温度高自然也就适合生长这些四季常绿的植物,所以看到这片树林是不是很有夏天的味道?”

宋萌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可是雪不会落到这里吗,难道是落下便化?”

明轩指指头顶,说道,“这是后山一个处于低处的峡谷,风雪不进地表常温。”

宋萌愣了愣,然后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难道你来过?”

明轩摇摇头道,“不过就是打赏了一些银子,这太学里几乎每个犄角疙瘩我都知道了来历。”

宋萌点点头道,“这里不就是一片树林?有什么特别之处?”

明轩笑道,“树林深处有个温泉,所以我就想带你去看看。”

宋萌点点头没有应话,明轩又带着宋萌往前走去。然而,明轩却忽然顿住了脚步,并挡在宋萌前面,屏息凝神。

看着明轩那模样,明深自然也戒备起来,却发现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人声。

听着那非常不寻常的声音,明轩邹眉道,“要不我们回去吧。”

宋萌自然不应允,都走那么久了才说要往回走,他是绝对不答应的。

明轩无奈,只得带着宋萌继续往前走。

越走越近那声源的时候,明深愣了愣,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自家小王爷不许六皇子继续往前走的原因。

前面似乎有人在做着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越走越近的时候,宋萌似乎也听到了什么,可明轩已经故意绕开了声源,可宋萌还是听到了。

明轩知道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心中祈祷希望别吓到宋萌才好。

而明深已经识趣地远远跟在他们两人身后,甚至有点期待宋萌看到眼前的情景会是一脸什么模样!

宋萌循着声源去,却没想到看到的是一场惊世骇俗的画面。

宋萌远远看着,当即转身就走,却被陆放发现了明轩和宋萌。

“请救救我。”

听到呼喊,明轩邹眉,原以为这是一出荒唐的闹剧,没想到居然另有隐情!

宋萌听到呼救声,自然不能不管,转身便又走了过去,却不敢张眼看着眼前的事务,只得伸手捂住了眼睛,露出一丝缝隙来。

明轩看到宋萌如此做派,不禁笑了起来。恐他不便,只得拉起宋萌的手引着他走过去。

黄金缕此时也已经发现端倪,知道有人过来,却已经来得及穿上衣服,随手拿起地上的衣服一扬便站了起来。

看到来人之后,黄金缕吓了一跳,却还是故作镇定道,“见过小王爷。”

听那谄媚的语气,宋萌非常不悦,说道,“表哥,这人真讨厌。”

黄金缕脸色一变,虽不悦却不敢表露出来,干笑着站在一旁。

被绑在一旁的陆放,此时看到来人,赶紧道,“烦请小王爷救救我。”

明轩瞥了一眼此时已经衣衫不整的陆放,然后又看了一眼同是衣衫不整的黄金缕,问道,“太学这地方难道是让你们胡作非为的吗?”

明轩话虽轻,却也吓了黄金缕一跳,当下面色苍白。

一边的陆放又道,“恳请小王爷救命。”

明轩此时也猜了个究竟,看着黄金缕便道,“给我滚。”

黄金缕不敢迟疑,拿起地上残余的衣物,急匆匆离开了。

明轩让宋萌背对陆放,然后放开宋萌的手道,“不许转身。”

宋萌点点头,明轩走过去替陆放松绑,然后便道,“放心吧,今天的事情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说完,明轩便带着宋萌离开了。本来好好的心情,却让刚刚的事情破坏了,宋萌也没有心思去温泉处看看,只得和明轩折返。

一路上,宋萌似乎还在自己的世界里震惊着刚刚看到的事情。

对于宋萌而言,这样的事虽也曾经想过,可是一旦真切地看到,却又一下子难以接受。

毕竟,世人对于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能接受的,因此宋萌虽对此抱有幻想却也迟迟不敢有所表示。

对于这件事,宋萌似乎完全忽略了陆放,他其实只是一个受害者。

明轩自然也不会特地去给宋萌提起这样的事情,毕竟也不希望宋萌沾染上世俗的肮脏。如果可以,明轩希望自己可以护他一生一世,让他免受苦难肮脏。

两人回到院落,早已经过了午饭的时辰,不过史君子替他们留了饭,自是不用饿肚子的。

宋萌进门便看到史君子,却没像往常一样打招呼,一下子便冲进了自己的卧房。

史君子很是奇怪,看着明轩,明轩却道,“刚刚受了刺激。”

明深也不敢多话,悄悄转身去了小厨房找吃去了。

太学里虽有厨房帮忙料理一日三餐,但是每个院落亦有自己的小厨房。

明轩没有再说什么,跟着明轩去了小厨房。史君子看看宋萌的房门,也没说什么,转身往自己卧房走去。

回到房里纠结了许久的宋萌,最后终于因为肚子饿而走出房门来。

一出房门,明轩早就替他准备了点心。明轩带着宋萌到了小厨房,明深摆好碗筷就从小厨房里退出去了。

明深觉着无趣,便从院子里出去随便逛逛,然而却看到了迎面而来的韩寻。

明深看到韩寻愣了愣,觉着他很是面熟,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看到过他。

白珂一路跟韩寻说话,韩寻却觉着不知道怎么样应对,有点筋疲力尽的感觉。

韩寻忽然觉着,自家少爷实在安静得过头。

到了自家院落门口,韩寻终于可以脱离魔爪,进了院落实在是轻松了不少。

进了院门,韩世初看到从外面回来的韩寻,笑道,“怎么样,白公子跟你相处得怎么样?”

韩世初边说边逗弄着那只捡回来养的白鹦鹉,也没留意到韩寻一脸郁闷的表情。

韩寻没有应声,韩世初从白鹦鹉身上回头看了看韩寻,笑道,“难道白公子太难相处了?”

韩寻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郁闷道,“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觉得他有点聒噪,像个姑娘一样。”

韩世初笑道,“你眼睛真好使。”

韩寻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应话。

韩世初又暗地里一笑,很想告诉他,人家本来就是白姑娘,而不是白公子。

玩笑开过,韩世初便过去把门窗关上,坐在韩寻对面,说道,“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事情吧?”

韩寻点点头表示记得,却疑惑道,“为什么非得把陈公子赶出我们院子?少爷你的做法很不厚道吧?”

韩世初瞪了他一眼,说道,“你知道我不习惯跟陌生人一起住的。”

“可是,也不能这样吓唬陈公子吧?”

韩世初却道,“那你倒是说说,还有什么办法?”

韩寻没有应话,韩世初又道,“虽然我也觉得对不起陈案,可是没办法啊。”

韩寻觉得自己没有辩驳的理由,只得点点头应下了韩世初的话。

“既然你也答应了,那就今晚行动吧。”

韩寻又点点头表示同意,问道,“什么时辰?”

“子时。”

韩寻点点头应下韩世初的话,说道,“少爷你身体不好,明天听说一开始就是骑射课,少爷要不要跟李学士告个假?”

韩世初想了想觉得没这个必要,说道,“我就去见识见识。”

韩寻想要阻止的话还没出口,韩世初已经转身离开了。

看着韩世初的背影,韩寻的心底似乎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虽已是开春,但在太学里似乎还是寒冬腊月的模样,傍晚时分竟然下起了鹅毛大雪。

晚饭后,明轩看着宋萌一脸的郁闷,便寻思着要带他出去转转。

宋萌本不想出去,却禁不住明轩的一再要求。而他实在不想继续陷入自己的纠结世界,于是便与明轩一起出了院落。

雪下得挺大,但是在山上看雪却别有一番滋味。

明轩没让明深跟着,自己带着宋萌走在雪地上。他知道,宋萌此时此刻的纠结心情。

要是说之前宋萌对史君子只是一种朦胧的幻想,可经过今天看到的事情之后,其实宋萌似乎很认真地在思考着对史君子的感情。

自小在皇宫里长大的宋萌,看惯了那些后宫的争风吃醋尔虞我诈,自然而然也就对女人没什么好感。这个道理,明轩明白。

因为,明轩一直珍藏着一份同样的感情,只是宋萌并不知晓。若论理智,明轩自问比宋萌清醒许多,所以他可以在喜欢宋萌的时候第一时间知道自己的感情。而宋萌似乎对此一无所知,可以说,其实明轩比宋萌还要了解宋萌自己。所以,明轩一眼就看出了宋萌对史君子的异样情愫。

当然,明轩也知道,史君子对宋萌却只是普通的关怀,并无异样感情。

可是,以宋萌对史君子的感情,最终受伤的只会是宋萌,这是明轩最不希望看到的结局。

对于明轩而言,宋萌的幸福就是一切,即便耗尽他所有,他也希望宋萌可以幸福安乐。

即便,宋萌以后的时光并没有自己的存在,可明轩还是会高兴的。

因为明轩知道,宋萌与自己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师傅曾经给自己占过一卦,然后说了四个字:情深缘浅。

师傅生怕自己忘记这个卦文,特地把送他的暗卫改了名字。

无情,明深,无缘,明浅。

情深缘浅!

明轩知道师傅的卜辞向来不出差错,所以他这些年也都一直隐忍。

所以,明轩觉得即便史君子真能接受宋萌,其实也不是坏事。因为,只有这样,宋萌才会开心。

那些不开心,只让他一个人背负就好了。

明轩一直思绪游离,几乎已经忘记了身边还跟着个宋萌。

宋萌本来也是一直心不在焉地想着事情,然而没想到明轩却比自己还要游离。

两人沉默许久,宋萌最后反倒是开口的那个,要是往常,明轩绝对在自己耳边聒噪不停。可是,今天明轩为什么这么安静?

宋萌一连唤了明轩许多声,却一直没有应话,最后宋萌便故意把手从暖炉上拿开,然后又故意在手心上盛了一把雪。

待一会儿后,宋萌便恶作剧般把自己冰冻着的手放到明轩的脸颊边上。

明轩此时终于有了反应,说道,“你手怎么那么冷?”

看着明轩的反应,宋萌笑道,“刚刚喊你那么多声都没回应,只能这样冻你一下才好。”

明轩一把握住宋萌的手,说道,“明明有暖炉,怎么会还这么冷?”

看着明轩一脸认真的探究表情,宋萌忽然不敢开口说话了,因为怕明轩的责骂。虽然宋萌一直知道,明轩对自己都是有求必应的,但是明轩却也会骂自己。

明轩是那种看着没什么杀伤力的人,可是只有宋萌知道,一旦碰到明轩的底线,那杀伤力是惊人的。

宋萌知道,明轩虽对自己宠,但是骂起自来却也是恐怖得不得了。

这情况,往往出现在宋萌近乎摧残自己身体的时候。明轩的恐怖杀伤力就会爆发出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还记得曾经有次,宋萌淘气,明明不懂游泳却跑去荷塘里挖莲藕,然后掉进了荷塘里。

这事情,宋萌记着明轩足足骂了他一个月。

因为,宋萌那天是自己一个人跑去荷池,掉进水里的时候也没人知道。后来据说要不是父皇一直有暗卫跟着自己,估计自己也就把小命交代了出去吧!

看着明轩越来越严肃的脸,宋萌一直在麻醉自己,脑海里一直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东西。

明轩邹眉,知道宋萌贪玩,想骂却忍下了,只握着宋萌的手,说道,“总是这么贪玩,要是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了,找谁这么护着你?”

明轩的话一说,宋萌却道,“你怎么会不在我身边?我们自小一起长大,直到现在,以后也还是会一直在一起的。”

听着宋萌那番话,明轩有点窃喜,虽然知道这根本不可能,但是明轩还是高兴。因为,宋萌在他设想的将来,居然还有自己的一席之位。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