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7

明轩觉着宋萌的手已经渐渐回温,于是才放开了他的手来。

两人迎着飘雪,时而抬头看看月光,风中送来丝丝梅香,虽不言语倒也温馨。

要是可以一直这么走下去,明轩觉着也是件幸福的事情。

两人走着,忽然听到有呼救的声音,明轩第一时间把宋萌护在身后,说道,“恐防有诈,待会一定要跟在我身后。”

宋萌应下话,然后明轩便循声走去,跟在明轩身后的宋萌自然便亦步亦趋地跟在明轩身后。

两人走到声源附近,隐约听到有两个人对话。

宋萌轻声道,“会不会是太学生?”

明轩听着那些对话,估计着也是太学生,便道,“你站在这里等我,我过去看看。”

宋萌却一把拉着明轩的衣角,说道,“我还是跟着你一起过去吧。”

明轩觉得有点好笑,却还是点点头,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胆小。”

宋萌没有否认地点点头道,“就是这样,难道不行?”

明轩笑着道,“你说怎样就是怎样。”

两人越走越近那声源处,对话声已经清晰可听了。

“都怪表哥,现在我们才被困在这里。”

沈修文没有反驳,的确要不是他忽然提议雪夜赏梅也不至于成了现在这样。

“现在我们怎么办才好?”

沈修文抬头看了看那陡坡的高度,要是没人帮忙绝对是爬不上去的,况且刚刚摔下来的时候表弟还伤到了脚。

现在只有祈求上天,能否有人听到他们的呼救声了。

明轩看着眼前那塌了一大块的雪,掂量着他们发生的事情。

“你在这里站着,我怕你不小心也掉下去了。”

宋萌点点头,看着明轩走去那陡坡的方向。

“表哥,上面好像有人。”

话语刚落,明轩便出现在陡坡上面,居高临下地看着在陡坡底下的沈修文和侯三隆。

“你们怎么会掉下去了?”

侯三隆回道,“本来回去的时候想绕个路,积雪覆盖了这个陡坡,我们没有留意便掉下去了。”

明轩又道,“你们有没有摔伤?”

沈修文接话道,“我表弟摔伤了脚。”

明轩想了想道,“我去附近找找有没有藤蔓,你们等一下。”

明轩转身对宋萌道,“你待在这里,我去去就回。”

宋萌点点头表示同意 然后就一个人待在梅树下面。

明轩很快便找来了一根藤蔓,一头绑在梅树上,一头扔下去给他们。

然而,侯三隆因为教上有伤,却怎么样也使不上劲,一直爬不上来。而沈修文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所以对着侯三隆也是束手无策。

最后,明轩只得顺着藤蔓爬了下去。

明轩先让沈修文爬了上去,然后他便打算背着侯三隆上去。一开始,侯三隆是拒绝的,毕竟大家都是男人,让别人背着多不好意思!

然而,侯三隆还没来得及说出拒绝的话,明轩已经点了他的穴道,直接把他扛在背上了。

当然,为了防止侯三隆的废话,明轩还直接把他的哑穴也点了。

侯三隆趴在明轩的后背,心里早已经把明轩家的祖宗问候了一遍。

明轩会武功,所以背着侯三隆往上爬倒也不太费劲,只是怕那藤蔓不够牢固。

所以,明轩每走一步也非常小心翼翼,生怕把藤蔓拉扯断。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爬到一半的时候,藤蔓居然还真断了。

幸亏明轩发现及时,发现藤蔓快断的时候已经开始往下爬了回去。

在明轩背后的侯三隆,还正奇怪着为什么要往回爬,然而下一刻他便知道原因了。

藤蔓断开的那一刻,侯三隆脑海里闪过一个恐怖的画面。

他要做那混蛋小王爷的肉垫!

然而,当侯三隆觉着自己后背快要与积雪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最后竟然是落在明轩的身上。

明轩成了自己的肉垫!

侯三隆脑海里忽然闪过无数的疑问,为什么会这样?

明轩武功虽不弱,可背后的侯三隆却很重,所以他实在没有能力保障两人安全摔倒。

所以,明轩便下意识地护着侯三隆,因为明轩觉得他只是个文弱书生,自己倒还有一身武功,所以即便摔伤也会恢复得比较快。

摔倒之后,沈修文和宋萌两人站在上面急得一团糟,却发现什么也做不了。

明轩本想让侯三隆自己先站起来,然而却想起自己给他点了穴道。

明轩苦笑不得道,“还真是作茧自缚。”

明轩暂时使不上力,便对宋萌道,“胖胖,你们两人快回去找帮手。”

“你们在下面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们去去就来。”沈修文说完这话,转身就要走。

宋萌看着明轩道,“表哥,你有没有摔伤?”

明轩笑道,“没事,胖胖快回去找人来帮忙。”

宋萌点点头,然后和沈修文一起离开了。

宋萌一离开,明轩便倒吸了一口气,刚刚勉强笑着是为了让宋萌安心,其实他是摔伤了。

缓和了一会,明轩便试着解开侯三隆的穴道,毕竟他现在没办法自己站起来了。

明轩解开了侯三隆的穴道,说道,“你自己站起来吧,你实在太重的。”

侯三隆穴道解开了,听到明轩的话也顾不得刚刚的救命之恩,转身便想对明轩开骂。

然而,刚刚站起来的侯三隆,脚步还没站稳,于是便又整个人摔在明轩身上。

可这次摔倒却不是背对着明轩,而是面对着明轩。

两人四目相对,侯三隆脑海中居然闪过一丝绮丽的幻想。

“你发什么呆,还不起来,不知道自己很重?”

侯三隆愣了愣,然后马上从明轩身上爬了起来,也没有反驳明轩的话,一声不吭地站在一旁待着。

明轩看着他那一脸的不知所措,甚是奇怪,却也忍不住开口道,“你还愣着干嘛,还不过来扶我一把?”

闻言,侯三隆便过去把明轩扶了起来,让明轩背靠在山边,然后便也在明轩身边坐了下来。

明轩没有说话,后背上的疼简直就是折磨,转头看了侯三隆一眼,忽然有点后悔多管闲事,早知道就找人来救算了。

侯三隆依然一脸的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就心跳加速了。

明轩摇摇头,没有说话,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祈求宋萌可以快找人过来救自己。

而另一边,宋萌似乎也抬头看着月亮。

沈修文叹了口气道,“我们似乎真的迷路了。”

宋萌看着天上的月亮,也叹了口气,估计我们得在这里过上一晚上了。

月亮下,雪似乎下得更大了。

沈修文环视了一周,说道,“我们还是找个避风的地方待着吧。”

宋萌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就和沈修文一起走到山背处,多少还能抵挡一下风雪。

宋萌手上拿着的暖炉已经冷却下来,他的手已经被冻得通红。宋萌本来就身有寒疾,在这样的环境下更是难受。

然而,这却毫无办法。

沈修文一直有留意宋萌的情况,月色下他的脸色更是显得苍白无力。

“你还好吧?”沈修文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口。

宋萌摇摇头,却已经冷得说不出话来了。

沈修文伸手去碰了碰宋萌的手,惊道,“你的手太冷了。”

宋萌还没来得及回话,沈修文便把自己身上的锦袍披在宋萌身上。

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宋萌只能拼命摇着头表示拒绝。

沈修文却道,“没关系,我比你年长身体终究比你好一点。”

宋萌摇摇头,并不赞成他的话,执意要把锦袍还给沈修文。

两人左推右挡,最后沈修文便道,“这样好了,我们一起披着这锦袍好了。”

宋萌想了想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沈修文便拿着锦袍披在宋萌和自己身上。

锦袍不算大,所以两人紧靠在一起才可以披上。

紧靠在宋萌身上,沈修文觉得一股异样的寒气从他体内散发出来,觉得甚是奇异。

“其实靠在我身边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我自小就身患寒疾,也就是明轩不怕冷经常往我身边靠。”

说这话的时候,宋萌一脸的笑意。月光下的宋萌,笑意洋溢如和煦春风一下子吹散了沈修文心中的寒意。

沈修文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明轩小王爷喜欢靠他身旁。

这样的和煦笑意,不是谁都拥有的。

“没关系,反正两个人靠在一起取暖总比一个人待着要好多了。”

宋萌对着他又扬扬唇,说道,“怎么你说的话跟明轩一样。”

沈修文愣了愣,没有接话,宋萌又道,“我们是朋友吗?”

沈修文笑着点点头道,“当然是。”

宋萌非常开心,说道,“你是我第一个交到的朋友,太开心了。”

沈修文愣了愣,奇道,“从小到大,你没交过朋友?”

宋萌点点头道,“是。”

对此,沈修文觉得非常奇怪,虽说吴族已非京城大族,可仗着明王爷的声望,吴家总归不会过得太差,为什么会没人跟他交朋友?

沈修文虽奇怪,却也没有多言,转移话题道,“明轩小王爷对你很好?”

说起明轩,宋萌也是两眼放光,笑道,“我们自小一起长大,他待我自然是极好的。”

于是,宋萌有说了一通明轩的糗事,沈修文听着他的话心里却忽然觉得有点堵。

不明所以,不知所措!

宋萌没有留意沈修文的脸色有异,一直说个不停,偶尔沈修文也会回应一两句话。

如此撑着,不至于被风雪打败。

月亮依然挂在夜空,风在吹着,雪花飞舞,待在屋里的明深心里已是七上八下。

毕竟明轩小王爷和六皇子已经出去太久了,这样的风雪天要是在外面待上一晚,这可怎么样?

明深是越想越急,越想越怕,现在只得先等四公子回来再做打算了。

“四公子,四公子,你快回来吧。”

明深待在屋里,一直祈祷,几乎把知道的菩萨名字都念了一遍,要是自家小王爷和六皇子出了什么事情,他可是难辞其疚!

这样想着,史君子已经推门进来了,看到史君子明深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忙跑过去道,“四公子,你可回来了,现在怎么办?”

“已经派人去找了,不过我也还不放心,我们也一起出去找找吧。”

明深却道,“四公子你身体不好,就别去了,我去就好。”

史君子摇摇头道,“别说了,我们就一起去吧。”

明深见他执意如此,也不多话,两人便一起出门了。

出了院门,明深看到站在他们院门外的胡光平,奇道,“胡公子怎么在我们院外?”

史君子没有接话,唇边却扬起了一抹几不可见的微笑。

走到胡光平身边,史君子说道,“不是说要一个人去找?”

胡光平看着他极力隐忍的笑意,虽气恼却还是平心静气道,“毕竟四公子比我熟悉这里,要是我出去找人又迷路了,这最后不是还更麻烦?”

史君子没有接话,只道,“那你就好好跟着我吧,总不会让你迷路的。”

明深站在一旁,不知所言,看看史君子又看看胡光平,自言自语道,“这两人是不是有点私情?”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