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8

明深跟在史君子和胡光平身后,却不敢废话,而前面两人却也是一路无话,这让明深觉得实在太崩溃了。

往常跟在小王爷和六皇子身后,自己总还是可以听听他们说话,偶尔搭个话,也是乐趣,毕竟自己是个话唠。

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待在两人身后,而他们又不说话,这事情对于明深来说简直就是折磨,而且是丧心病狂的折磨。

可是没办法,自己对太学也不熟悉,要是自己一个人贸贸然去找,估计也是会迷路的。

硬着头皮,明深只得继续跟在两人身后。

又走了一段路,风雪似乎更大了一些,史君子拢了拢身上的披风,转眼看了身旁的胡光平一眼。

“胡公子穿着也实在单薄了一点。”

胡光平转头对上史君子的视线,回道,“在下不才,却也自幼习武,身体不像四公子娇贵。”

这不咸不淡的回话,让史君子不禁笑了起来,说道,“胡公子还在记恨花灯节那晚的事情?”

听到史君子的话,明深的八卦心瞬间点燃,立马竖起耳朵来,生怕听漏一丝一毫的细枝末节。

胡光平笑道,“四公子多心了,花灯节那晚有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此话一出,史君子当真无话可说了,又是一笑,回道,“看来是我多心了。”

胡光平没有接话,史君子又道,“素问胡公子丹青妙笔,改天可否赐教一二?”

明深愣了愣,觉着这话很有问题,毕竟这京城里谁不知道四公子就是个琴棋书画的全才?

四公子居然开口向那胡公子求教,难道胡公子当真书画如此了得?

明深还在纠结中,胡光平却一口回绝了史君子的话,“四公子已是全才又何需在下赐教?”

史君子觉得自己又被堵死了话头,以前自己总归是伶牙俐齿,如今这是怎么样了?

史君子正要回话,前面却急匆匆传来了人声。那领头的人看到了史君子,便作揖行礼问好。

“找到人了?”

那领头人恭敬道,“找到了小王爷和侯公子。”

一旁的胡光平眉头一皱,暗自奇怪,为什么侯三隆会跟那小王爷待一块?

史君子点点头道,“还有两人呢?”

“暂时没有找到,依然在找。”

明深听到找到自家小王爷的消息,悬着的心总算安稳了一点。

那领头人向史君子作揖请退,因为他要先回去复明,后面自有人送明轩小王爷和侯三隆回去。

史君子点点头让那人离开,三人原地等着,不一会便看到众人簇拥着回来的明轩和侯三隆。

明深看到自家小王爷一脸的苍白,不断地自责。

明轩看到明深第一句话却问,“胖胖呢?”

明深摇摇头道,“还在找。”

明轩听到那话,转眼迎上了史君子的双眸,史君子冲他点点头。

于是,明轩这才让让抬着回去了,明深也跟着离开了。

众人离开了,胡光平看到已然昏迷不醒的侯三隆,犹豫着要不要跟着离开。

挣扎过后,胡光平却留下来了。

史君子看着他道,“怎么不回去?”

胡光平却道,“沈公子还没找到,我还是随你一起继续找找吧。”

史君子没有说话,心底却暗自开心。

他是因为自己才留下来继续找人的吧!

史君子这样想着。

而胡光平也在心底纠结了一会,刚刚他本想随其他人一起回去照看侯三隆的。然而,听到史君子拒绝了那跟随的侍从,胡光平便决定留下来了。

要是自己也离开了,他不就是一个人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胡光平看着他赢弱的身体,却有一种莫名的忧心。

众人散去,只剩下了胡光平和史君子两人。

“我们继续往前走吧。”史君子边说边加快了脚步,刚刚明轩那临走前的一眼,史君子明白他的意思。

明轩把找宋萌的重责交到自己身上了,而自己也应下了。所以,现在只得尽快找到宋萌才行。

毕竟这风雪越发大了起来,连明轩这有武功底子的人都冻成这样,更何况是宋萌?

况且,宋萌又身患寒疾,这事情就更加刻不容缓了!

史君子心里担忧,脚步就越发加快了一些。

“四公子很担心?”

史君子想都没想就接话道,“是。”

听到史君子的话,胡光平似乎有一瞬间的分神,随即恢复正常。

因为心里正担忧着宋萌,史君子也没有心思去揣测胡光平刚刚的问话。

两人一路无言,史君子便按着之前听到的信息判断宋萌可能会出现的地方。他知道宋萌是路痴,出门一定得让人跟着。

史君子忽然有点后悔,为什么不让小五也进太学,这样总归可以照看宋萌。

还有,早知道就该让皇上舅舅把暗卫安插进来,这样会比较妥当。

虽说当初自己否决了这个决议,那是史君子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低调点总不会引人注目反而安全。

可是,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可真是急死史君子了。

胡光平一路安静地走在史君子身后不远处,目光一直盯着他看。

看得出,史君子对那个小王爷的表弟很上心。可是,这样的上心,胡光平却觉得有点堵心。

虽然一时说不上来为什么堵心,但是就是堵了。而且,似乎还堵得不轻。

胡光平越想越烦,正想开口说话转移焦点的时候,话还没出口,史君子却像洞释一切似的,站在原地道,“安静。”

胡光平被他那话吓得愣了愣,然后也原地站着,没有说话。

胡光平的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除此之外什么也听不到。

史君子却从风声里听出了隐约的人声,虽弱,却也听到了。

史君子看那方向看了一眼,说道,“我们往那边走。”

胡光平却道,“人不都在那边找吗?”

“要是他们在没人去找的地方,岂不一直都找不到他们?”

胡光平愣了愣,觉得他的话在理,却还是道,“为什么要往那边,明明不是大道,他们会去那边吗?”

史君子虽体弱多病,可武功却也是极好的,只可惜那是一个隐藏起来的秘密。所以,他不会对胡光平说,那是因为他听到了人声。

“我觉得他们可能在那边。”

“只是你觉得而已,万一不是怎么办?”

“那就原路返回好了。”

史君子的话让胡光平无话可说,只得跟上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胡光平却莫名信服史君子的话。

两人在风雪里艰难地向前走着,史君子听着那越来越清晰的对话声,脸上一喜。

胡光平倒一直纠结自己的内心想法,倒也没留意到史君子刚刚的笑意。

“沈大哥,你说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

沈修文看着他已然苍白无力脸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月光下照耀的缘故,还是本来如此。反正沈修文觉得,他有点心痛。

而且是听到宋萌的话之后,沈修文便觉得越发心痛。

年纪轻轻,怎么就生出如此消极情绪?

还有,之前的谈话,也让沈修文觉得他是一个经历沧桑的人。可是,他明明又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沈修文不知为何,对他却莫名多了一丝关怀。

或许只是因为风雪太大的缘故吧,沈修文这样安慰自己。

即便不是吴胖,即便只是其他的什么人,被风雪惊扰的心绪总归有丝毫的波澜。所以,自己才会对这样一个可能会陪伴自己最后一刻的人心生关怀吧!

沈修文的脑海一直这样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因为生怕一个不留神,自己的心便遗落下来,就此万劫不复。

自小父亲就教导自己,商人重利,必要时候可以出卖一切,包括自己的灵魂。

灵魂尚可出卖,更何况只是普通的感情?所以,对于感情,沈修文一直都是清心寡欲几近是断情绝爱。

女人之于沈修文而言,似乎是可有可无的一种附属品而已。

而男人,对于沈修文来说也不过是应酬下的一种消遣。

他的心从来都在自己身上,安全寄放。

“沈大哥,你怎么不说话?”

宋萌见得不到回应,只是便伸手握了握沈修文的手。

刺骨的寒冷让沈修文猛然惊醒,说道,“吴胖你怎么啦?”

宋萌摇摇头,没有应话。因为他已经太难受了,之前跟沈修文说话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现在已经不想说话了。

沈修文见他似要昏迷过去的样子,心里异常焦急,说道,“你不能睡过去,听到没有,快醒过来跟我说说话。”

沈修文一边说一边搂紧宋萌的身体,似乎觉得这样可以让宋萌感受一丝的温度。然而,这根本无济于事,随着宋萌的意识越发淡薄,沈修文越发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沈修文觉得不想让他死,却又无能为力。

虽然他们也才刚刚认识,但是沈修文觉得他们之间似乎莫名的熟悉。

“祈求老天爷,保佑他。……”

当人力无法给予满足的时候,我们往往会求助于神力。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能够实现,但是却也是一种慰藉。

胡光平和史君子两人一直往声源处走,越走越近的时候,胡光平终于听到了沈修文的声音。

“我好像听到了沈公子的声音。”

史君子点点头道,“在那一边?”

胡光平仔细辨认了一下,说道,“就在前面。”

史君子没有应话,胡光平便率先走在了前头去领路。他以为史君子没有武功,听力不及他,便走在前头带路。

史君子唇角一扬,没有说什么,跟着胡光平后面走去。

两人找到宋萌和沈修文的时候,宋萌已经昏过去很久了,沈修文也在昏迷边缘。

看到昏迷的宋萌,史君子马上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药丸,然后便拿出带来的信号弹点燃。

绚丽的信号弹在夜空中划出了美丽的图案,瞬间又归于静寂。

史君子蹲下把宋萌抱了起来,对胡光平道,“我先带他离开这里了,你们等一下很快有人过来带你们出去。”

说罢,史君子便抱起宋萌离开了。

胡光平把沈修文扶起,说道,“我们还是先等一等吧。”

沈修文点点头没有言语,视线却一直盯着史君子离开的背影,直到他消失了。

史君子抱着宋萌,一边加快脚步离开,一边使着内力替他化开刚刚吞下的药丸,好让他尽快恢复意识。

走到半路的时候,遇到了出来找宋萌的明轩,看到史君子抱着宋萌,明轩看了看史君子又看了看宋萌。

史君子会意,把宋萌交到明轩手上,自己便跟在后面走着。

明轩从史君子手中接过了宋萌,顿时脚下生风,使着轻功便往回走了去。

到了院落,辛幼安早就等着。

明轩把宋萌放在床上,对辛幼安道,“师傅,你快救他。”

辛幼安看着明轩一脸担忧的模样,叹了口气却没有说话。

辛幼安诊脉了一会,说道,“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冻昏了,待会喝点姜汤就好。”

“可是……”

“你信不过师傅的医术?”

明轩摇摇头没有接话,辛幼安又道,“倒是你自己身体受伤了,还又跑出去,简直就是胡闹。”

明轩不敢回话,辛幼安便对一旁的明深道,“好好看着他们两个。”

明轩点点头道,“徒儿知道了。”

辛幼安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一夜的风雪似乎渐渐停了下来,只有一轮弯月还在天上挂着。

此情此景,辛幼安不得不回想起曾经,那个美好而又难以忘怀的月夜。

可惜伊人已逝,景色再好也是空余惆怅。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