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随笔

虽然已经过了凌晨,容许我还是把它当做昨天。

许久未见的闺密约我吃饭,鉴于最近要吃素,所以决定要去吃牛杂。当然,她吃肉,我吃素,搭配非常完美。

然而到出发要去的时候,闺密忽然改变主意,带我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深夜食堂大排档!

闺密说,那是专门吃夜宵的,所以晚饭的时候去,不知道能不能吃上东西。

虽然不知道,但是我们还是去了。

惊喜地发现,晚饭这个点果然没什么人,于是就跟闺密包了场,感觉不能太开心。

虽然是路边摊,但是我们吃得挺欢快。闺密说,这是她大学做暑假工的时候,偶尔发现的一处夜宵地方,觉得味道不错价钱合理也就去了。

之前纠结着要不要带我来的闺密,看到我吃得欢快,倒也开心。

首先这大排档的名字就深得我心,作为一枚日剧控,深夜食堂这剧简直太治愈了,太喜欢。

然后,待老板娘送上我们的食物,虽不清淡,倒也不浓烈,味道适合。

感觉就是回到读书时候,那种一宿舍的人可以围在一起吃东西的那种热闹感觉,虽然我只和闺密两人,但是感觉很好。

店是一家人开的,有老板和老板娘,还有他们的父母,不过似乎没看到小孩子,估计在家吧。

他们很和善的模样,让我一下子就感到了亲切。

那份亲切让我想到了深夜食堂的那个大叔,他卖的不是食物,而是一份固执吧。

我跟闺密抱怨,为什么这样的好地方不带我来。

她说,怕我嫌弃。

然后我一本正经道,虽然我不能上厨房出厅堂,但是能上五星级能吃大排档。

说完,我跟闺密都笑了。

吃过东西,店里还没有什么人,毕竟是做夜宵的生意,没人也是正常。

闺密说,这个店夜宵挺火,在附近比较出名。

我信,因为事实摆在眼前。

吃过东西,我们还打算继续包场,然而却忽然下起雨来。

我们当时图方便,坐在店外的桌椅,雨一下,我们都快变成落汤鸡了。

聊天被这雨中断,然后我们继续转场。本想去闺密家,然而发现闺密妈妈在家不适合谈话。于是,就转场去了附近的商场。然而的然而,那个商场却也没什么好逛。

本想找地方坐下来慢慢聊,然而刚刚吃饱却不想继续吃下一顿的我们。

惊人地,我们两个在商场门口,就这样聊了开来。

忽然想起我跟另外一个闺密,多年前的一个晚上,许久未见的我们,约定在公交车站见面,匆匆忙忙见面了,站在车站聊聊天,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那是大冬天的晚上,风很大,我们两个却也聊得很开心。

就像今晚,即便只是商场门口,跟能和你聊得开的人,哪里都是适合的地方。

今晚还有点小雨,站在商场门口的避风处,既不挡着别人又可以触到小雨细细的温润。

当然,也方便我等公交车回家。

因为我跟闺密家离得有点远,也就不好让她送我,所以公交车最稳妥,况且今晚还下雨了。

然而的然而,我回家的车经过了一部又一部,最后鉴于我手上没带伞,所以只得趁着小雨坐上公交车回家了。

虽然跟闺密不经常见面,毕竟大家都各有工作,能一起约到的时间不多。所以,我们都很珍惜这样的相聚。

人生在世,能遇到的人很多,能相知的人很少,能相知相守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珍惜那些陪伴我们,一起走过风雨玩闹,却初心依旧的人吧。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