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10

韩寻从后山逃回院子,碰巧遇到韩世初从院子里出来。

“哥,那么快回来了?”

韩寻想起白珂刚刚的话,有点不好意思直面韩世初,视线转去韩世初身后,说道,“没什么就回来了。”

“哦。”韩世初看着他一脸奇奇怪怪的模样,问道,“你怎么啦?”

“没什么,我先进去了。”

韩寻话语毕,直接往里走去。韩世初看着他匆匆忙忙跑进去的背影,轻声笑道,“不会是被表白了吧?”

韩世初也不去看他,转身往外走去。进去之后的韩寻,从窗边探头出去,目送韩世初的背影。

韩世初知道明轩小王爷他们昨晚遇险,所以就打算去关怀一下,好歹人家也是个王爷,巴结一下总是没错的。

岂料,韩世初去到他们的院落外,却发现几乎大部分的太学生都往哪里堵了起来。

韩世初看着这恐怖的场景,摇摇头转身就走,他忽然觉得抱大腿这样的事情似乎不太适合自己。

因为人数实在太多,那些太学生需要排队一个一个来。看着那些人数,明轩觉得十分无奈。

明轩根本不屑去跟这些人周旋,然而四哥说必需要接见,于是明轩也只得听话。谁让自家老爹居然把自己托付给他!

在太学期间,他必需得听四哥的话。

明轩对此表示很无奈!

无奈归无奈,不过四哥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如此一来便可知道是敌是友。总之,打探个大概也是好事,毕竟这里不比皇宫,又没暗卫保护宋萌。对此明轩和史君子却是非常在意的。

看着一个接着一个的人过来拜访,明轩开始羡慕起躲在房里照顾宋萌的明深。

明轩坐在一旁,基本都是听着四哥跟他们对话。他们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而明轩则偶尔点头微笑附和。

这样的事情对于明轩而言实在太无聊了,然而这么无聊的事情他居然坚持了一上午,直到厨房里的人送了食盒过来,那些人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送走了那些太学生们,明轩笑道,“他们都打着探病的旗号,实质想一睹四哥你的风采。”

史君子没有接话,只道,“不饿了?”

明轩点点头,然后拿起食盒就走了。史君子看着他那毛毛躁躁的性子,实在有点好笑。

史君子转身也进了宋萌的房间,看他气色不错便退了出来。

转身进房,随意吃了点东西,史君子便披了件锦袍出门了。

天放晴了,倒不像昨天冷,可还是可见零星的积雪。史君子出了院门,便往打算去看看胡光平。然而,在院门外徘徊良久,却不知道怎么样进去,进去了又该说点什么?

才从外面回来的侯三隆看到正在自家院门口徘徊不定的史君子,在脑海中搜索了一番,得知眼前某人身份,于是热切地把他引进了自家院落。

彼时,沈修文和胡光平正用过午饭,便在客厅对弈。

看着史君子的到来,胡光平和沈修文明显都有点惊讶。不过跟沈修文的惊讶不一样的是,胡光平随即便恢复了平淡。

相较于沈修文和侯三隆的热切招待,胡光平简直就是冷到极点的不欢迎。

沈修文请史君子落座,然后便拿出了自己从家里带出来的那套上等白瓷茶具,然后便泡起了功夫茶。

侯三隆很是认真地看着,胡光平则略显随意,至于史君子却一直若有若无地视线飘向胡光平。

胡光平则完全无视这样的视线,因为他可不想自找麻烦自讨没趣自找苦吃。

沈修文虽不经常泡茶,但是泡茶的手法了得,倒出来的茶水碧绿澄清,香气淡雅。

史君子接过茶盏,细细端详了一番,赞道,“茶不错。”

胡光平把杯子放鼻子边嗅了嗅,说道,“泡茶用了什么水?”

侯三隆看看史君子和胡光平两人,一咕噜便把茶喝完,说道,“再来一杯。”

沈修文给他倒了一杯,侯三隆又一饮而尽,继续来了一杯,喝到第四杯的时候,胡光平忍不住道,“不知道喝茶不能喝四杯的吗,这样容易犯病。”

沈修文愣了愣,一旁的史君子却扬唇一笑,说道,“胡公子真幽默。”

沈修文说道,“你们说的是陆羽的茶经论?”

胡光平点点头道,“正是。”

沈修文笑道,“舍弟即便不喝茶也容易犯病,犯傻病。”

侯三隆郁闷道,“表哥,好端端你怎么骂我?”

“有骂你吗?这根本就是事实好吧。”

侯三隆觉得自己实在太多余了,转身就回房去了,说道,“你们自己聊吧,我这种格调的人跟你们聊不来。”

沈修文说道,“生气了?”

侯三隆没有接话,一旁的胡光平说道,“待会让厨房给他做点好吃的就没事了。”

沈修文愣了愣,随即笑道,“果然还是胡公子了解他。”

胡光平没有应话,说道,“我还是过去看看吧,省得他看不开。”

沈修文愣了愣,说道,“那就麻烦胡公子了。”

胡光平朝沈修文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客厅。

史君子本就是借着探望关怀一下同窗的理由,其实他真正想见的是胡光平。

既然他也看不到,史君子也不浪费这个时间了,客套地跟沈修文关怀了一番,然后就离开了。

胡光平则站在窗边,目送史君子离开的背影。

侯三隆奇道,“这个史君子得罪你了?”

“没有。”

“既然没有,为什么你好像很不待见他的样子?”

侯三隆的话一说,胡光平愣了愣,然后反问道,“你是这样觉得?”

侯三隆很是认真地点头道,“不是吗?”

胡光平没有说话,转而道,“你好好休息一下,别乱跑了。”

侯三隆郁闷道,“我觉得我跟这太学是八字不合。”

胡光平笑道,“路痴就是路痴。”

侯三隆没话反驳,所以今早一早就出去把太学走了个遍,预防昨晚的事情再次发生。

胡光平也没有说话,悄悄离开了侯三隆的房,回自己房去了。

胡光平回到房,坐在书案旁,拿过书却一个字也看不下去,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背影。

耳边忽然又响起了侯三隆刚刚的话。

胡光平不禁好笑道,“原来在别人眼里,我刚刚的表现是不待见他。”

其实,只有胡光平自己心底清楚,他其实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昨晚史君子对宋萌的紧张在乎关怀,胡光平通通看在眼里,心却是莫名的心塞塞。胡光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所以才不知道用怎么样的表情面对史君子。

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其实胡光平那是已经喜欢上史君子了。因为,胡光平的不待见只不过是吃着宋萌的醋。

只是,胡光平自己可能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而已。不过,假以时日,他一定会想明白过来的。

另一边,沈修文送走了史君子便也回房里了。想着昨晚的事情,沈修文觉得有种别样的幸福。虽然在那样的环境下,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但是他真的很喜欢宋萌昨晚靠在自己身边的那种感觉。

然而,沈修文知道,以后自己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机会了吧。

看着史君子昨晚那样紧张兮兮的表情,沈修文觉得宋萌的身份似乎并不简单。

至于是什么身份,沈修文还真不敢随意乱猜,毕竟史君子的身份摆在面前,一个不好说不定宋萌就是皇亲国戚。

沈修文越想越郁闷,转身走去书案,研墨写字。

另一边的史君子,从胡光平的院落出来便碰上了前来探视的辛幼安。

史君子作揖行礼问好,“师傅好。”

辛幼安点点头道,“难怪刚刚没在院子里看到你,原来是来这里了。”

史君子应下话道,“师傅要去探视?”

“是,你们院子里的那两个也没什么大碍了,所以也一道来这边看看。”

史君子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学生也随师傅再走一趟吧。”

辛幼安点点头道,“也好。”

当史君子随着辛幼安再次出现在胡光平面前时,胡光平觉着自己的心似乎被什么挠着。

侯三隆和沈修文觉得气氛有点玄妙,却又不知道怎么回事。

辛幼安替沈修文和侯三隆两人诊脉之后就离开了,三人把辛幼安送了出去,史君子跟在辛幼安身后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离开的时候看了胡光平几眼。

胡光平则躲开了他的视线,送走了辛幼安之后胡光平便急匆匆回房了。

史君子一直跟在辛幼安身后,直到把辛幼安送回住处,辛幼安终于开口道,“师傅不想干涉你的私生活,但是希望你先处理好你和宋萌之间的事情。宋萌对你而言只是表弟,但是你对于他而言却不仅仅是表哥。”

史君子作揖回道,“学生谨遵师傅教诲。”

辛幼安也没有多话,让他离开了。

史君子一路揣测着辛幼安的话,他知道师傅不会莫名地提起宋萌,难道师傅认识他?但是,这似乎也说不过去,师傅怎么可能认识他?

但是,既然不认识他,为什么师傅又似乎很关心宋萌的样子?

昨晚把宋萌带回来的时候,史君子就觉得奇怪,明明诊脉这样的事情不需要师傅亲自出马,太学里有的是御医。

而且师傅本就是个段七情六欲的人,要不是还有一把青丝,史君子真要怀疑他的师傅就是个和尚。

可是,史君子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师傅也是会关心别人的。

虽说自己也是师傅的学生,但是师傅明显对明轩比自己好,当然这事情史君子也是明白其中缘由的。

毕竟明轩是师傅自愿收的徒弟,而自己却是师傅鉴于父亲的恩情而开恩收下自己而已。

所以,史君子对此倒也不在意。只是,他奇怪师傅为什么对宋萌似乎很不一样?

还有,宋萌对于自己的感情,自己又该如何处理?

带着满脑子疑问,史君子没有直接回住处,而是慢悠悠踱步到了后山悬崖。

虽说冬天看不到漂亮的日落,但是史君子却也喜欢那种夕阳照在雪上的灿烂光芒。温柔不刺眼,很是舒服的感觉。

只是让史君子没想到的是,胡光平居然也在。一阵莫名的欣喜涌上心头,史君子快步走到胡光平身后,而胡光平却像是感知他的到来,早一步转身看着史君子。

四目相对,两人没有任何话语,却又像读懂彼此。

其实看到史君子到来,胡光平是有点惊讶的,可看到他欣喜的笑意,胡光平也在心底狂喜,可脸上却是波澜不惊的淡定从容。

“你怎么也来了?”史君子开口道。

胡光平却一脸淡然道,“你能来,我不能?”

史君子笑着摇摇头,回道,“我没有这样的意思。”

胡光平没有接话,史君子又道,“光平,你也喜欢看落日?”

胡光平被他这一声呼喊,吓得退后了几步,史君子怕他退到悬崖边去,急忙拉着他的手腕,轻轻一拉,胡光平重心不稳跌落史君子怀抱。

史君子笑道,“投怀送抱?”

胡光平站起来,把史君子推开,说道,“胡说八道。”

史君子笑道,“就叫了一下名字而已,不用那么惊讶吧?”

胡光平却道,“在下可跟四公子没那么熟。”

“都彻夜长谈过了,还不熟?”

胡光平转身就走,史君子却道,“既然来了就看看日落吧,虽不及夏天,但也别有情致。”

胡光平却还是想离开,史君子却又道,“就当陪陪我吧。”

听到史君子的话,胡光平似乎心软了,转身回头,史君子一脸笑意看着他道,“谢谢。”

两人并肩站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只看着落日,从金黄一直渐渐变成漫天星光。

胡光平站在史君子旁边,瞥眼看到他一脸的凝重,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己似乎也不该问。

回去路上,史君子说道,“很抱歉,让你这么无聊陪着我。”

胡光平却道,“还好。”

“谢谢你。”

“不客气。”

两人又是一路无话,史君子和胡光平的院落虽离着不远,但他还是先把胡光平送了回去自己再回去。

月光下,胡光平看着史君子的背影,似乎有点落寂。

胡光平知道他有点烦恼,可是却不知道怎么样去问,毕竟他们只是聊过一晚上的朋友而已,真的不算太熟。

当然,胡光平希望,他们可以更熟。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