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12

韩世初和宋萌两人本没打算理会黄金缕,然而他却让侍从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宋萌看着他道,“好狗不挡道。”

黄金缕笑道,“他们都是人不是狗。”

宋萌语塞,韩世初笑道,“黄公子,你挡着我们意欲何为?”

“本公子看上你手上的鹦鹉了,送我如何?”

韩世初在心里诽腹了几句,脸上笑意依旧,说道,“这鹦鹉我也非常喜欢,即便你要买我也是不肯,更何况送?”

黄金缕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变了,指着韩世初道,“你不过是个普通皇商,就是家里卖东西的,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一旁的宋萌道,“你也不过是普通皇商。”

“我怎么能一样,我姑姑可是当朝贵妃,这能比?”

宋萌觉得非常好笑,说道,“不就是个贵妃吗?”

听到宋萌那明显蔑视的语气,黄金缕气道,“你不过是个没落贵族,你有什么资格蔑视我?”

韩世初看着两人,却是一言不发,即便以前猜不透,可看到宋萌刚刚的表现,韩世初再傻也该猜到宋萌的身份并不简单。

当然,某人却是比自己更傻,所以才会看不出来这点。

韩世初站在一旁听着那越来越烈的争斗,心底却是在偷笑,他早也就看那黄金缕不顺眼,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教训他。如今倒好,白捡了一场好戏。

“来人,去给我抢了那只鹦鹉。”

那些侍从一哄而上,韩世初却马上打开了笼子,鹦鹉一瞬间便飞上了天际。

宋萌看了韩世初一眼,点点头笑道,“很好。”

韩世初亦是一笑,说道,“某人却不好。”

黄金缕在一旁气得要命,可鹦鹉既然飞走了也就飞走了,他也不能怎么样。

“把他们给我扔进河里洗澡去。”

听到这话,韩世初一脸惊恐,可心里却是大喜,估计这黄金缕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韩世初自己会水性,倒不怕,可看到宋萌一脸的苍白,心底却是一惊。

“你不会游泳?”

宋萌摇摇头,韩世初靠近宋萌耳边道,“待会你别乱挣扎,我会带你上岸。看样子他们不把我们扔水里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待会你就忍忍,别再跟他们废话了。”

本以为可以借此教训一下黄金缕,然而没想到宋萌不会游泳,那宋萌要是有什么意外可怎么办?早知道就该劝一劝话才是。

可是,现在已经不是懊悔的时候了,韩世初看了看身后那冰水混合的河,估计着回去得了风寒已经是小事。

还在神游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把宋萌推进河里,韩世初愣了愣,然后正准备跳下去救宋萌的时候,一道身影猛地一下飞进了水里。

白影起落间动作迅速,韩世初还没反应过来,宋萌已经被带上岸边。

看着宋萌浑身湿透一脸苍白的模样,韩世初也是吓到了,忙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一颗药丸喂进宋萌嘴里。

韩世初看了一眼落水救宋萌的人,一身玄衣,可即便只是一眼,韩世初却知道“他”是她。

“他”把宋萌背在后背,然后便使着轻功离开了。看着两人飞快离开,韩世初也忙跟着离开。

黄金缕却依然愣在原地,看着自家昏了一地的侍从,完全被吓呆了。

韩世初也没顾得上理会还在发呆的黄金缕,只心中祈祷吴胖没事。

明浅背着宋萌使着轻功一路上山,回到山上刚好便碰到了出来找宋萌的明轩。

看到已经昏迷过去的宋萌,明轩也没来得及问缘由,只把宋萌接过,对一边的明深道,“去请师傅过来。”

明深点点头便离开了,明轩看到了明浅一身湿衣,说道,“师妹快去换身衣服。”

明浅应下话,转身就离开了。

明轩把宋萌带回去后,马上替他换下了一身湿衣,衣服换好,辛幼安便也到了。

辛幼安也顾不上其他,马上诊脉施针,直到宋萌的脸色似有好转,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此时,明轩觉着有必要理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于是便要遣明深把明浅唤来,然而明深刚刚出了门口却见明浅已经站在院门口。

此时明浅正在跟韩世初说话,韩世初身边站着韩寻。

明深和明浅对视一眼,明浅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对韩世初道,“小王爷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你跟我进去吧。”

韩世初点点头,心里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那个小王爷会不会迁怒自己。

韩世初的怕,韩寻都看在眼里,韩寻悄悄握住了韩世初的手,轻声道,“别怕,有我在。”

韩世初感激地点点头,依然沉默着。

三人进了屋,明深站在外面愣了愣,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难怪之前看到韩寻的模样觉得熟悉,原来是跟师傅收藏的一副画像上的人长得很像。

明深觉得这事情并不简单,待找个时机要跟小王爷说说才行。

明深在外面待了一会,进去里屋的时候,明轩小王爷看起来已经气得不像话。

明轩此时倒没有看起来很生气,一脸的平和。可是,旁人看不出来,明深可是看出来了。

自家小王爷表面看起来越是淡定,其实越是生气,他不过在琢磨着该怎么样替六皇子报仇吧!

明深还在想着,自家小王爷便开口唤了声自己的名字,明深被吓了一跳,然后马上应话,“小王爷,怎么啦?”

“去把那个黄金缕带来这里。”

明深虽不知道小王爷有什么主意,但他知道总归不是好主意。

可是,自家小王爷从来说一不二,要是在这里闯祸了可要怎么办?

明深看了明浅一眼,明浅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示意他不要担心,毕竟师傅还在这里。

看着明浅一脸淡定的样子,明深真是有点哭笑不得,出去找黄金缕的路上,明深不禁觉得自家师妹实在太可爱了。

她是不会知道小王爷对六皇子的感情,当然她也体会不到,所以说她是完全想象不出小王爷可能会做出的疯狂举动。

当然,这些事情明深也只一个人担着就好,没必要把小王爷的私事分享给他人,即便是自家师妹也是不行。

毕竟小王爷这样的感情注定是得不到回应,也是得不到祝福的。甚至可以说,是羞愧难当的感情。

可是,明深却一直希望着,六皇子可以接受自家小王爷的感情,毕竟那是非常美好的竹马情。

可是,希望归希望,但是明深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比较六皇子喜欢的可是四公子。只要四公子还在,自家小王爷不管做什么都是白搭了。

“唉……”明深忍不住叹了口气。

叹气归叹气,明深还是利索地把人找到,然后带到了明轩面前。

黄金缕被明深带过来的时候,是一脸兴致勃勃的模样,然而当黄金缕看到明轩那一脸怒容,黄金缕便害怕了。

明轩看着黄金缕说道,“听说,是你把我表弟推进河里的?”

黄金缕忙摆手道,“不是我,不是我,是我的侍从干的。”

明轩冷笑道,“这理由不错。”

话语刚落,明轩便甩手给了黄金缕一巴掌,继续说道,“得让你知道得罪我明轩小王爷的下场。”

听到这话,黄金缕被吓了一跳,却道,“即便你是小王爷又怎么样,我姑姑可是当今贵妃,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敢对我怎么样?”

此话一说,明轩笑道,“那我就让你看看,我能对你怎么样!”

黄金缕还在愣神,明轩已然把他提起来扔进院落门口处的荷池里。

时值初春,山上寒气浓重,荷池自是一片萧然。荷池里一池淤泥,黄金缕身上顷刻便成了泥人。

众人站在岸边远远看着,也不敢开口说话。

黄金缕指着明轩道,“我不就是开个玩笑而已,用得着把我扔进这里?”

明轩冷笑一声,说道,“我也不过跟你开个玩笑,你就待在这里好好反省,我表弟不醒了就不许走上来。”

“你简直欺人太甚了。”黄金缕话毕,正要挣扎着上岸,明深使个小石头,瞬间把他穴道点住,黄金缕便动弹不得。

明轩看了他一眼,也不再说话,转身便进去了。

一旁的韩世初被明轩的举止吓到,待他进去屋里,才浅浅地舒了口气。

韩寻握着他的手道,“我们回去吧。”

韩世初点点头然后和韩寻一起回去了。

回去路上,韩寻几次三番欲言又止,最后韩世初实在看不下去,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韩寻又纠结了一下,说道,“我们还是回去吧,太学这地方怎么能待得下去?你要学习,家里大可以请个私塾先生。”

韩世初听到他那话,不禁好笑道,“你当以为我只是为了学习才来这里的?”

韩寻又想了想,反问道,“难道你还在跟夫人呕气?”

韩世初笑容敛住了,说道,“我来这里读书可不只是为了呕气。”

韩寻看他有点不悦,也不接话,韩世初又道,“这里的人皆是高官皇商之子,即便只是寒门子弟,不久将来也是鱼跃龙门一朝为官。在这里跟他们先打好关系,以后对我们自是大有好处。”

听到韩世初的话,韩寻愣了愣,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两人又是一路无话,回了院落。

回到院落门口,远远地韩世初便看到了一袭玄衣,韩世初大喜跑了过去,唤道,“根哥。”

程根转身看到韩世初,笑道,“你们可总算回来了,我都在这院门口等半天了。”

韩世初却道,“根哥怎么来了?你该先提前通知我,要不自己先进屋里坐也是可以。”

程根笑道,“主人不在,我可不敢进去。”

韩世初笑道,“根哥,你也不是旁人,还用得着客气?”

两人边说边笑进了屋,韩寻却不太高兴的模样,却也随后跟着进去了。

韩世初倒腾着要给程根泡茶喝,可程根却一把止住了他,说道,“茶水就不必了,我今天过来是有件事情想给你知会一下的。”

韩世初笑道,“有什么事情,根哥尽管说。”

程根说道,“谢洵要成婚了,日子也订好了。”

听到这话,韩世初有一瞬间的失神,却很快恢复过来,笑道,“谢大哥要成婚,那是好事,只是我在这太学读书轻易不能出席了,就有劳根哥替我备些礼物送去吧。”

程根点点头应下了话,“也只能这样了。”

韩世初笑道,“我就先谢谢根哥了。”

程根没有应话,指了指他带来的糕点,对一旁的韩寻道,“韩寻兄弟,麻烦你去把这些糕点装盘送来吧,都是些世初喜欢吃的东西。”

韩寻点点头,应下话便拿着糕点转身出去了。

看韩寻出去,程根才道,“世初,我知道你难过,有什么话都可以说出来给我听。”

韩世初摇摇头道,“没有什么好难过的,谢大哥的亲事早有安排,成婚也不过迟早的事,我早就看开了。”

程根叹了口气道,“这世道不是谁都能接受这样的异类爱情。”

韩世初笑道,“幸亏根哥你终究是得尝所愿。”

程根笑着点点头,继续道,“待过些日子,我和许川过来看看你。”

韩世初点点头道,“看到你们现在这样,我也是替根哥你开心。”

程根郁闷道,“只是当初的过程也是艰辛。”

“历尽艰辛的爱情才能获得老天眷顾,根哥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程根点点头笑道,“但愿如此。”

两人还在谈笑,韩寻便送来了茶水糕点,三人又聊了一会,然后便送程根下山了。

夕阳下,目送程根下山的背影,韩世初满目含笑,轻声道,“希望我不能完满的幸福,都能落在你们身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