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14

史君子从父亲的雅室回去,顺路去了一趟胡光平的雅室,在外面站了一会便回去了。

胡光平看着史君子离开的背影,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看着桌上放着的食盒,胡光平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能习惯他了。

本以为自己不喜旁人近身,当初侯三隆能跟自己做朋友也是因为他死皮赖脸地跟着自己,久而久之便也就习惯了。

然而,胡光平却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对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人习惯。

从出发同乘一车,到一起用膳吃饭,胡光平似乎越来越在意史君子的存在。

可是,自己与他的阵营似乎相悖,而他是否也只是因为想拉拢自己而处处关怀自己?

胡光平烦躁地走到书案前,研磨练字。

然而心绪难平的他,却一直难以下笔。脑海中总会情不自禁想起史君子抱着吴胖离开的背影。

胡光平觉得自己非常奇怪,为什么会对事情耿耿于怀?

如此辗转难眠,竟又一夜无眠。

第二天清早,胡光平好不容易合上眼休息了一会,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门外站着的是史君子,看着他一身神清气爽,胡光平就有点来气。

自己昨晚因为他一夜无眠,而他倒是精神奕奕的模样,胡光平实在生气。

“干什么一早来敲门,不知道扰人清梦吗?”胡光平的气说来就来,简单直接。

史君子倒是好脾气地笑了笑,说道,“我的确扰人清梦,很抱歉。不过,今天不比昨天,所以今早的法会开始得比较早,你不现在起床估计待会连吃早餐的时间都没有。”

胡光平听了这话,马上清醒了过来,说道,“谢谢提醒。”

然后顺手关门了,史君子站在门外真心哭笑不得,想他堂堂相国公子,去到哪里不是众星捧月的供着?

现在倒好,自己居然跑去别人家的地方吃闭门羹!

史君子摇摇头笑道,“可是,我觉得甘之如饴。”

胡光平迅速梳洗一番,穿戴整齐后便想等着送食盒,然而开门却看到史君子拿着两个食盒等在自己门外,胡光平觉得他绝对是疯了。

他这个相国公子是不是当得太没格调了?

史君子却看出他的想法,说道,“不是谁都有这个荣幸让我等的。”

胡光平没有接话,拿过食盒,说道,“谢谢四公子,食盒我拿到了,请回吧。”

史君子笑道,“我回去倒是可以,只是胡公子认不得路去正殿吧。”

胡光平眼角抽搐了一下,他的确没有说错,自己本来就是路痴,要是待会耽搁了时辰倒也不好。

“进来吧。”胡光平郁闷道。

史君子笑道,“谢谢胡公子,我习惯跟别人一起用膳,要不然吃不下。”

胡光平没有应话,转身进屋,然后放下食盒便准备开动。

然而胡光平把食盒里的东西拿出来后,对比了一下史君子的那份,他发现自己那份的炒面似乎特别大份,而史君子却是没有炒面的。

胡光平还没来得及问话,史君子便道,“我肠胃不太好,不太喜欢吃油腻的东西,所以我那份也给你了。”

胡光平拒绝的话还没出口,史君子又道,“别担心,不是白给你的,我把你的馒头拿过来了。”

胡光平这才发现,自己的面前是没有馒头的。反正自己不喜欢吃馒头,把这个给他倒也不是坏事。

胡光平心底有点窃喜,毕竟用不自己不喜欢吃的馒头换了自己喜欢吃的炒面,不管怎么样也是件好事。

两人也不说话,自顾自吃了起来,用膳过后,胡光平和史君子各自收拾好各自的食盒,便一起走去正殿。

胡光平忽然想起昨晚史君子遣人送来的食盒,说道,“虽然很谢谢你惦记着我的晚膳,不过我还是跟其他人一样吃清粥小菜就可以了,没必要特地为我准备晚膳。”

史君子却道,“也没有特地准备,只是看到厨房里还有便遣人送来了。”

胡光平没有接话,史君子又道,“只是一顿晚膳而已,你也不必太过于拘谨。”

胡光平依然没有说话,史君子也没有说话,两人又是一阵沉默,到了正殿附近,史君子离远便看到自家父亲,便有意跟胡光平隔开了一段距离走着。

胡光平不明所以,也没有多想,只当他是不愿意跟自己走在一起。

心下有点郁结,胡光平便特地加快了脚步,于是两人的距离便隔得更远了些。

到了正殿前,史君子率先看到了胡光平,便迎了上去,笑道,“胡公子,皇上有请。”

胡光平愣了愣,作揖行礼问好,然后便跟着史君子父亲走到了皇上跟前去。

史君子跟在后面,虽猜不着皇上用意,可远远看着皇上和颜悦色的模样,倒也不必太担心。

而在皇上跟前的胡光平却一直惴惴然惶恐不安,毕竟是第一次见到皇上,多少总有点紧张。

“起来吧,不要多礼了。”

皇上开口让胡光平站了起来,胡光平便站在皇上跟前。

“你就是那画技名闻天下的胡云?”

皇上的话让胡光平又是一愣,回道,“草民不敢当,那些画不过拙作,皇上见笑了。”

皇上笑道,“这句拙作可把朕皇宫里的画师全都比下去了。”

胡光平回道,“草民惶恐。”

“朕甚喜你的《枯荷听雨图》。”

“谢皇上。”

“既然你已为太学生,希望你一年后学有所成可以为朝廷效力。”

“草民定当尽力不辜负皇上期望。”

“好了,法会也快开始了,你暂且退下吧。”

胡光平应了话,退了下来。

史君子看到他一脸紧张的样子,笑道,“还紧张?”

胡光平瞪了他一眼道,“第一次看到圣驾,能不紧张?”

“可是你已经退出来了。”

“我的紧张余温未退,行不行?”

史君子笑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胡光平看到史君子的笑容,显然有一瞬间的失神。在旁人眼中如此高高在上的四公子,却在自己面前如此反常地亲切。

胡光平忽然觉得,他难道真心对自己有什么企图?

胡光平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这貌似说不过去的。”

可是,他为什么好像总是有意无意地接近自己?

胡光平忽然觉得,自己对他似乎也过于在意了些,又摇摇头使劲地想粉碎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史君子看着他那可爱的模样,情不自禁又陷的更深了。

对于史君子而言,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对某人特别关怀。

这一切,似乎从元宵灯会便开始了。

只是史君子当初没有想到,自己会陷的越来越深。

有些事情,没有任何理由,就这样陷进去了。

两人各自神游,站在一旁的小师父十分无奈。

“四公子……”小师傅最后无可奈何只得轻轻拍了拍史君子的肩膀。

史君子这才反应过来,小师傅忙道,“法会要开始了,请过来这边。”

史君子应下话便又去提醒胡光平,然后两人又一同走过去了昨日的位置。

两人盘腿而坐,众人亦然。

主持师父开始诵经,众人便都跟着一起念诵起来。

然后后面的仪式跟昨天似乎大同小异,反正胡光平是看不出什么区别来。

于是,这一天便几乎又都耗在这法会上了。不过,毕竟他们来这里就是代表太学里的师生而参加的这次法会,所以想想觉得时间耗在这里才是道理,要不然都没道理了。

胡光平这样胡思乱想着,冷不防被身边的史君子拍了拍身下的蒲团。

胡光平看过去,眼神示意,怎么回事?

史君子轻轻开口道,“让你认真点。”

胡光平瞪了他一眼,张张嘴道,“要你管?”

史君子笑笑没有接话,拿着手中的经书认真颂念起来了。

胡光平看到他那模样,也没多说什么,捧着经书便认真诵读起来。

如此,便又是一天了。

不过跟之前不一样的是,法会结束后,皇上便邀胡光平一同用膳。

对此殊荣,胡光平又是惊呆了一下,然后便装得若无其事地与皇上一同用膳。

史丞相和明王爷分别坐在皇上左右两边,史君子坐在史丞相旁边。胡光平则坐在明王爷旁边。

胡光平和史君子两人倒也坐到了一起,只是吃饭的时候既碍于皇上在跟前便也没有随意开口说话。

两人皆是沉默不语,倒是皇上一直询问胡光平字画的事情,胡光平也一一作答。偶尔,史君子亦会帮胡光平回上一两句。

虽只是寻常问话,于胡光平而言却是如坐针毡,一顿晚饭下来却也吃的索然无味。

胡光平虽饭量不多,然这晚饭却又比往常的量又小之。

看着胡光平几乎碗筷不动,史君子都看在眼里,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晚饭罢,恭送了皇上离席,史君子和胡光平便也各自归去。

胡光平和史君子并肩走在路上,暮色四合,寺院里的一切倒越发显得庄严肃穆。

胡光平虽是个路痴,然回去雅室的路却亦是有所记忆,故看着一切陌生的景致,胡光平忍不住开口询问。

“我们不是回去?”

史君子笑道,“我还以为你不认路,没想到却不是个彻彻底底的路痴。”

胡光平皱眉道,“所以我们不是在回去的路上?”

“带你去个地方。”

胡光平拒绝的话还没出口,史君子又道,“你晚饭没吃多少,难道不饿?”

胡光平没想到他居然留意到这点,顿时心生欢喜,问道,“我们要去找吃?”

史君子大笑几声,这才接话道,“我们去觅食。”

胡光平毕竟饿着,也不计较史君子的调笑,沉默着没有应话。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终于到了一处幽静的居所,然这地方似乎比较偏远,却不像厨房之类的地方,胡光平便有点奇怪了。

史君子却又看出他的顾虑,说道,“喜欢烤红薯不?”

胡光平没反应过来,愣在一旁,许久才道,“我们要自己烤红薯吃?”

史君子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这时间去厨房也是没东西吃的,倒不如自己烤红薯来得快。”

“这是什么地方?”胡光平打量着这间破旧的屋舍,实在想象不出灵禅寺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这是寺里的菜园子,这屋舍是放打理菜园的物事,绕过这屋舍便是寺院里种植的地方。”

胡光平跟着史君子走往屋舍后面,果真看到了一方块一方块的菜地。

史君子沿着菜径走到一红薯地上,然后随手扒拉几下,几颗硕大的红薯便已经被他弄了出来。

胡光平又是一脸惊愕的模样,史君子笑道,“没想到,小时候在寺院修行的日子总是无聊的,偶尔寻个乐趣便是这菜园子的红薯。”

胡光平不禁扬唇一笑,接话道,“这不是无聊寻个乐趣,只怕是你时常嘴馋的缘故。”

史君子亦不反驳,笑着应下了话,拿过地上扒拉出来的红薯,转身便走回到屋舍去。然后,便从屋舍边那盛满清水的瓦缸里倒出了一小盆。

看着史君子在木盆里清洗红薯的娴熟手势,胡光平又笑了,说道,“没想到,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四公子居然这般手脚利索。”

史君子亦笑道,“世人看到的我只是一个假象,现在你面前的我倒才是最实在的我。”

胡光平没有接话,说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

史君子指指一旁的低矮木桩,显然那是用来休息的天然木凳子。

“你就坐着等吃吧。”

胡光平正要开口,史君子却又道,“你一看就知道没碰过这些东西,所以你只能坐着等吃。”

胡光平没有反驳,的确是事实,所以他便真安静坐在木桩上等着,视线却离不开史君子的身影。

史君子知道胡光平看着自己,嘴角上扬,把洗好的红薯放一旁,然后开始从屋舍里拿出一堆干柴枝,生火点燃。

浓烟滚滚,呛到了史君子,胡光平道,“要不要帮忙?”

史君子摆摆手,继续生火,一会后火总算生了起来,看着眼前的火堆,史君子笑道,“看来我的技术还不算生疏。”

胡光平却道,“都被呛了一嘴烟了。”

史君子笑笑没有说话,看着火堆,看准时机然后把红薯放进了火堆里去。

于是,这便算大功告成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