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学弟美如画

如果说最近有什么事情让off觉得郁闷的话,那一定是因为gun。

从新生入学的第一天,off看到gun的那一刻,off觉得自己心里的某一部分似乎丢了似的。

简而言之,丢了魂失了心。

坐在off对面的Krist嘴里喝着冻奶,眼神却瞥着off视线的方向。

“一,二,三,出现。”

Krist低声数着数字,抬头便看到不远处的食堂门口正往里走着的gun小学弟。

Krist看着自家老铁马上奔了过去,嘴角上扬,自言自语道,“off迟早得是个妻奴。”

“暖暖说什么呢?”

singto一边说一边在Krist身边坐下,然后把自己刚刚排队打好的饭菜往Krist面前的空盘子里放了一些。

Krist抗议道,“我刚刚吃饱饭,吃不下其他了。”

singto看着他道,“你这是打算喝多少瓶冻奶,所以才不想吃饭的吧。”

Krist有点心虚地低下头,嘴里依然咬着吸管。

singto笑道,“好啦,我也不是不让你喝,就是得先吃饱饭。”

Krist看着singto递过来的叉子,有点不情不愿地接过了。

“P sing  就知道养胖我。”

singto笑道,“我那是宠着你。”

Krist没有接话,视线飘回到off那边,看着自家老铁一脸郁闷的表情,Krist便觉得特别搞笑。

singto也顺着Krist的视线看了过去,没想到居然看到了小gun。

“暖暖,off想追小gun?”

Krist听到这话,立马放下手中的叉子,说道,“你认识那个gun学弟?”

singto点点头道,“他是我表弟。”

“什么?”Krist惊叫一声,旁边的人纷纷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singto笑道,“有必要那么惊讶?”

“因为从来没听你说过还有个表弟啊,而且还这么可爱漂亮。”

singto笑笑没有接话,也放下叉子,一脸严肃道,“你就告诉off别打gun的主意了,gun有未婚妻的。”

听到这话,Krist瞬间石化,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来,“未婚妻?”

singto点点头道,“gun本来就打算出国留学的,但是忽然改变主意留在国内,估计也是因为他未婚妻。”

Krist还没消化过来,singto又道,“gun和他未婚妻是青梅竹马,off是没机会的,别想太多了。”

Krist追问道,“怎么就没机会,我家老铁off多好啊。”

singto看着Krist道,“请注意你的措辞,off不是你家的,而你是我家的。”

Krist翻了一记白眼,说道,“醋王。”

“现在才知道?”

Krist无言以对,继续低头吃饭,心里却一直想着要怎么样劝自家老铁打算追gun学弟的念头。

singto看着自己小表弟那一脸傲娇的表情,不禁有点好笑。

看得出来,自家小表弟也是对off有点好感的,要不然以gun的脾气不会容许别人缠着自己的。

不过考虑到off上次在情人节的时候,故意毁了自己和Krist的二人世界,所以singto便故意把刚刚那些话说给Krist听。他倒想看看,off会不会来找自己求救。

看着不远处还在拉拉扯扯的两人,四周围观的人越发多了起来。

gun看着off那死皮赖脸的模样,觉得真是既搞笑又无奈。

虽然说off这人还挺讨喜,不过gun可不会这么傻乎乎把这情绪表现出来。他要是想追自己,不让他吃点苦头是不行的。

gun已经打定主意,得先调教调教他,要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这傲娇小霸王的名号。

话说,这名号gun虽然不太喜欢,不过倒也形容得非常贴切。重点是,这可是自己的好闺密emma替自己取的名字,要是说不喜欢,她得第一时间想掐死自己。

“gun学弟,你就不能当我男票?”

围观的人倒抽一口气,没想到这个大二学长居然这么单刀直入,也是厉害。

加上off在学校里有个逗比学长的名号,所以四周的人纷纷掏出手机拍照的拍照,录视频的录视频。

这么经典的校园饭堂表白事件,一下子就传遍了学校。

gun看着眼前的人,非常无奈,他来这里纯粹就是想安安静静地学摄影的,没想到一开学就让这学长看上,gun表示他也很无奈。

四周的人围得越来越多的时候,gun正郁闷不知道怎么样脱身,他的女神闺密便忽然从天而降了,当然似乎还自带光环。

emma一到,四周的人群自动离散,让路开来。

gun还没问她为什么忽然出现,emma便对off道,“他是我男票,不,未婚夫,请问学长你有什么贵干?”

off当即愣了愣,有点不敢置信。

一旁愣住的还有gun,这是什么情况?

四周的人更是八卦心起,个个都竖起耳朵准备八卦,然而emma已经霸气地拉着gun的手冲出重围。

off呆立一旁,直到Krist过来找他,他这才如梦初醒地喃喃自语,“他居然有未婚妻……”

看着自家老铁的失魂落魄的模样,Krist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慰他才好。

另一边,emma拉着gun刚刚出了饭堂,singto便开着车出现了。

emma拉开车门把gun塞进车里,然后上车拉门,对singto道,“开车。”

gun一脸蒙逼地看着两人,说道,“你们怎么会一起出现在这里?”

emma说道,“要不是出现了,你怕是被吃了吧。”

gun反驳道,“你什么时候看到我被人吃了?”

singto但笑不语,gun又道,“你不是在外语学院那边吗,怎么会过来这边?”

“朋友,我们好歹是青梅竹马,想你就不能来看看你?”

gun便对singto道,“表哥,你又怎么会恰好出现在这里?”

singto笑道,“这里是工程学院,你说我怎么会在这里?倒是你,一个学摄影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边的饭堂?”

gun有点心虚,回道,“我和朋友约了过来这边吃饭的,因为都说工程学院的饭堂特别好吃。”

singto笑笑没有说话,一旁的emma说道,“你说这话谁信,快说是不是看上'这里的某个妹纸了。”

gun没有接话,singto便道,“要是看上某个妹纸,表哥我倒是可以帮帮你。不过,我看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麻烦比较好,要不然让人家妹纸误会了,你就惨了。”

emma也道,“就是就是,幸亏你表哥机智,让我假装你未婚妻,现在追你那个学长该知难而退了吧。”

gun愣了愣,反问道,“所以说,是表哥让你过来的?”

emma点点头道,“说的对。”

gun便对singto道,“表哥,你也太多事了吧!”

singto笑道,“倒是跟我说说,我帮你解决麻烦,哪里是多事了?”

gun语塞,一旁的emma道,“难道gun真看上了某个妹纸,所以怕她误会了?”

gun真心郁闷死了,因为不能说实话,所以就让她这么误会得了。

“emma到了。”

“谢谢 P singto。”

emma转身开门出去,singto便继续开车。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你倒是说说,是不是喜欢off。”

gun愣了愣,没想到自家表哥眼神那么厉害,一针见血地看出来了。

“怎么,不想对表哥说实话?”

gun扭捏了一会,然后道,“确实是有点好感,不过也还没到喜欢的程度。”

“off以前一直喜欢女生,而且上个月才刚刚跟一个师妹分手了,现在就急着来追你,我觉得你还是先观察一下吧。”

gun愣了愣,反问道,“off学长以前喜欢女的?”

“对。”

gun有点郁闷,没有说话。

“你们怎么认识的?”

“说起来狗血,新生入学的时候,他帮我带过路。”

“所以说,你们居然大家都是一见钟情?”singto想了想道,“会不会是因为你,所以off才跟那个师妹分手了?”

singto的话让gun一下子雀跃起来,追问道,“表哥,帮我去打探一下消息怎么样?”

“好了,难道表哥不会帮你?”

“谢谢表哥。”

把gun送回了宿舍,singto便去了Krist宿舍,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却看到了off。

off看到singto,忙道,“singto,好歹我们同学一场,你得帮帮我。”

singto看了Krist一眼,Krist便道,“我跟他说,gun是你表弟。”

“off,虽然gun是我表弟,但是他可是有未婚妻的人,我怎么帮你?”

想到这里,off又郁闷起来了,躺在沙发上做死尸状态。

Krist说道,“P sing  你表弟的未婚妻看起来很彪悍,他吃得消?不如,选我们off吧。身娇体弱易推倒,帅气多金爱宠妻。”

off连忙点头赞同Krist的话,singto笑道,“可是,off之前不是喜欢ben吗?你们可是交往了很久了,怎么会忽然分手了,而且还忽然喜欢上我家gun?”

off一脸严肃道,“也不怕被你笑话,其实我对gun是一见钟情,所以立马就和ben分手了。”

“可是我听说ben学姐还喜欢哦。”Krist这话一说,off便瞪着他,Krist忙走到singto身边寻求庇护。

singto把坐在自己身边的Krist搂着,笑道,“暖暖说的是实话,不要怕。”

off被眼前这两人塞了一大口狗粮,想发作却又不敢,现在轻易不能得罪singto老大,要不然追妻之路遥遥无期。

“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我家gun似乎有喜欢的人了。”

off瞬间心如死灰,然而singto忽然又道,“其实你也不是没有机会的,就是看看你怎么做吧!”

off瞬间又燃起了希望,说道,“singto你说,我要怎么做都可以。大不了以后我天天帮你写作业,做笔记怎么样?”

Krist鄙夷道,“off,别忘记你只是学渣,作业还不如M学长。你要不是学渣,现在我得叫你学长了,还怎么会被留级了?”

singto哈哈大笑,off又死死瞪着Krist,Krist身边有singto撑腰,毫不畏惧地回瞪了过去。

singto笑道,“我可以帮你,不过一切得听我的去做。而且,记得天天给Krist买冻奶,直到你追到gun为止。”

off哭丧着脸道,“天天买冻奶,钱倒是小事,就怕被别人误会我对你家Krist有什么企图,我就冤枉大了。”

singto却道,“我家gun也喜欢喝,所以记得买两杯。”

off瞬间闭嘴应下了话,谁让自家老婆也爱喝,买就买吧。

Krist却道,“P sing 不是天天给我买了,怎么还让off给我买?”

singto揉揉他的头发道,“下星期我就外出学习一个月,所以这个月就让off给你买吧。外面天气太热,你就别出去了。”

Krist甜甜地笑了笑,说道,“果然P sing 对我最好。”

singto笑道,“自家老婆就是得宠。”

看着眼前两人卿卿我我的甜蜜,off一脸生无可恋脸转身离开了宿舍。

离开宿舍的off立马收到了singto的信息,看到信息的off立马奔去了图书馆。

singto的信息是:gun在图书馆三楼,自己看着办。

off瞬间对singto感恩戴德起来,刚刚被喂的狗粮似乎觉得也吃得挺开心的。

off第一时间奔赴图书馆,然而却找了一圈也没发现gun的行踪。

就在off觉得心灰意冷的时候,singto的信息又来了。

gun去老师办公室了,去偶遇一下吧。

看到信息,off又转身去老师办公室了。

看着off忙前忙后的模样,gun心有不忍,给singto发了信息。

表哥,别耍他了。

看到信息的singto唇角微扬,回了一句:这样就心疼了?

gun看着信息犹豫了一下,然后回了过去:是的。

————————
Krist看着off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忽然觉得这个老铁怕真是动了真情,跟以往追那些师姐师妹不一样。

Krist给singto发了信息:P sing  off又跑出去了。

singto看到短信,笑了笑,回了信息过去:一个人要好好听课哦。

给Krist发完信息,singto又给gun发了信息。

肯定singto的信息,gun笑容满面,就等着off自动送上门来了。

gun正天马行空想着的时候,off便忽然闯入他的眼帘。

一身裁剪合宜的白衬衣黑裤子,肩上背着一个黑色背包,整个人都自然散发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魅力。

在阅览室里搜索了一圈,off便朝gun的方向走去了。

看着off走向自己,gun忍不住小鹿乱撞心砰砰砰地跳着。

off直接拉开gun前面的椅子坐了下来,说道,“学弟不介意一起坐吧?”

虽然gun很兴奋,但是脸上却是一脸的漠然,抬头看看四周,说道,“不是很多空位子吗,我可不喜欢跟别人一起坐。”

可是,off却无视gun的话,说道,“学弟,我可以辅导你功课哦,免费的。”

gun忍不住笑道,“就学长你那成绩,还好意思帮我辅导功课?”

off有点郁闷,忽然第一次觉得自己功课差真是件丢脸的事情。

“不辅导功课也没有关系,我请学弟喝奶茶吧。”说着,off便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粉红冻奶,给gun递了过去。

gun以前倒是比较喜欢,现在却不太喜欢这口味了,觉得太甜。

看着gun一脸不太喜欢的样子,off小心翼翼道,“你不喜欢?”

gun点点头道,“不喜欢。”

off惊道,“singto明明说你喜欢啊。”

gun笑道,“那是我家表嫂喜欢。”

off觉得自己完全被耍了,不过既然都答应给Krist买一个月粉红冻奶,那就得做到。

gun看着他一脸郁闷的表情,笑道,“其实我也喝的,给我吧。”

gun接过冻奶,在off深情款款的期待下喝了起来。

然后,gun便没再搭理off,继续自己的功课。

off便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听着off浅浅的呼吸声,gun悄悄放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仔细地打量着off。

坦白说,off就这个模样而言,gun本来是看不上的。毕竟自小看惯了自家表哥那帅的人神共愤的脸,对比之下,gun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看上了off。

不过,爱情这个东西,本来就没有道理而言的。喜欢就喜欢了,gun觉得既然自己喜欢也就喜欢了,顺其自然就好。

gun看着off的睡颜,忍不住拿出手机偷偷拍了几张照片。

看着自己手机上的照片,gun一脸笑意,幸亏自己特地找了个人少的阅览室,要不然自己一脸花痴模样被别人看到了可怎么办?

好歹自己也是今年大一新生呼声很高的校园先生人选,gun这样想着。

可是脸上还是挂着那不可抑制的笑意。

gun最后忍不住给自家表哥发了信息:表哥,我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爱上他了怎么办?

看到gun的信息,singto唇角微扬,给他回了信息:爱上了就爱上了,勇敢一点。不过,暂时还是先让我观察观察吧,别太快让off知道你的心思。

singto发完信息,Krist的信息又来了,抱怨着老师的经济学管理太难了。

singto笑笑,回了信息过去“暖暖得认真学习,要不然以后怎么帮我管理财务?”

看到了singto的信息,Krist唇边的笑意弥漫开来,脸颊上那浅浅的酒窝都深邃起来。

接下来的课程,Krist果然上得很认真。

果然,爱情的力量是多么伟大!

看着Krist忽然认真听课,一旁的滚哥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眼睛,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Krist不是最讨厌这个经济学管理吗?

滚哥正疑惑着,一旁的not说道,“人家Krist可是有老公鼓励学习的人。”

滚哥一脸了然的表情,然后郁闷道,“可怜我们是孤家寡人。”

not笑道,“那个wad学弟不是挺喜欢你吗,你就收了人家吧。”

滚哥瞪了not一眼,说道,“是我看上人家,他看不上我怎么办?”

not一脸鄙夷道,“不会自己想办法?”

一旁的Krist说道,“那个wad学弟是P sing 的邻居,要不要帮你牵牵线?”

滚哥一脸期待道,“那就先谢谢暖暖了。”

Krist一脸嫌弃道,“暖暖是P sing 是专属称呼,你别乱叫。还有,得先认真听课了,人家wad学弟也是学霸一枚,你这学渣不努力点,人家学弟可是看不上你的。”

闻言,滚哥大受鼓舞,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开始认真做笔记。

not看着自家两个老铁那股认真学习劲,不禁感叹一句:学霸与学渣的区别就是,一个恋人的距离。

好不容易熬过了上午的课,下课后Krist便和滚哥还有not一起准备去食堂。

然而,到了食堂的时候,滚哥看到了wad学弟,然后就屁颠屁颠地跟在人家后面了。

排队打饭的时候,滚哥一个劲地跟人家学弟说话,在他们旁边队伍站着的Krist和not对视一眼,然后什么也没有说。

打饭之后,滚哥一脸垂头丧气的表情坐在not和Krist中间。

not先开口道,“老铁,有你这样聊天的吗?什么叫把天聊死,说的就是你。”

Krist亦道,“你刚刚没看到学弟对你说的事情都不感兴趣吗,你还一个劲地说,就不知道要转换一下话题?”

滚哥一脸郁闷道,“人家是第一次追学弟啊,什么都不懂好吧?不像你们身经百战。”

not说道,“我可没追过学弟,顶多追个师妹。”

Krist又道,“我都是被人追的。”

滚哥听到那些话,又是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not道,“你得听听Krist,看看当初P singto 是怎么样把他追到手的。”

滚哥看着Krist,一脸期待道,“你就教教我吧,要不然下手晚了,学弟都被抢光了。”

Krist笑笑,正要回话,singto的电话便来了。

“暖暖吃饭了没?”

“在吃了,你呢?”

“刚刚吃过了,今天有没有好好听课?”

“当然有。”……

一旁的滚哥和not听着那些话,情不自禁远离Krist,因为谁也不想被喂狗粮。

Krist和singto的电话一直聊到吃完饭,滚哥和not一脸嫌弃地看着Krist一脸幸福的笑容,显然是刚刚被喂了不少甜言蜜语。

三人离开饭堂然后就各自回宿舍去了,Krist回去之后正打算睡个午觉,然而off的求救电话。

接完电话,Krist虽然觉得无奈,但是自家老铁的要求也不好不帮忙吧,于是就答应了和off一起去校园先生选拔赛的彩排现场。

off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gun。

看着gun认真地彩排的模样,off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他了。

Krist有点好笑地摇摇头,他觉得自家老铁已经没救了,那样的迷恋表情。再对比一下gun,完全无视自家老铁的模样。

中场休息的时候,gun和wad便凑到一起聊天,完全没打算理会off的样子。

wad看着off觉得好笑,说道,“朋友,你这样出卖我有意思吗?”

gun一脸不以为然道,“我怎么出卖你?”

“你摆明就拿我来气那个off学长,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gun没有应话,看着不远处off一脸哀怨的表情觉得有点搞笑。

“朋友,别这样糊弄人家学长了,看着不错就收了他吧。”

gun回道,“表哥说让他再考察一下。”

wad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道,“你表哥肯定跟那个学长有仇,你居然还听你表哥的话。”

gun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明明自己都已经打算接受off学长了,偏偏自家表哥一直阻扰,难道真像wad说的那样?

off学长跟表哥有仇?

gun还在纠结,off却忽然拉着他的手往外走去,gun还不明所以。off把他带到室外的花园处,拐个弯便到了一僻静的花架下。

off让gun坐在花架下的长椅上,然后便用手臂把gun困住,居高临下地看着gun。

“我不管你现在是不是喜欢我,但是我知道我喜欢你。所以,你注定就是我老婆,所以我会让你爱上我。”

表白之后,gun还在愣神,off便俯身吻住了gun。

gun唇边笑意渐浓,手拉住off的衣领把他拉向了自己,仰头接受了off的吻。

阳光正好,花香甜蜜。

看着头顶上毒辣辣的太阳,Krist有点郁闷。

“暖暖在想什么?”

“就是在郁闷,这样的天气为什么要出海来玩,这么热有意思吗?”

singto笑道,“你也太不了解off了,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Krist还一脸懵懂,singto笑道,“待会我们就在船上看着他们下海就好,我们就不凑这热闹了。”

Krist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我本来就不喜欢下水的,就是他们说喜欢才怂恿着我一起来。”

singto放心地笑了笑,只要暖暖不下水就不用脱衣服,因为singto的占有欲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到不喜欢被外人看到Krist的美好。

当然,krist是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的,所以当not和滚哥打闹着拿水泼湿Krist的衣服时,Krist想都没想就一下子脱掉了衬衣跟他们一起闹了起来。

singto不过是进去船舱榨了一杯果汁的时间,没想到Krist跟他们已经玩开了。

看到这个情景,singto有点后悔没把wad叫上,这样一来滚哥也没有时间搭理自己的暖暖。

not看到singto出来,感到气氛有点不妙,转身就下海潜水去了。

只有滚哥还傻乎乎地继续跟Krist一起在甲板上玩水,当滚哥意识到singto的不悦时,滚哥一脸惶恐地逃了。

最后知后觉的是Krist,看到自家两个老铁已经下海,自己正郁闷着,冷不防singto递过了一杯果汁。

Krist接过果汁,笑道,“果然还是Psing 对我最好。”

Krist一边喝着果汁,singto一边捡起地上那件被Krist扔在地上的衬衣,然后拉着Krist进了船舱。

喝完了果汁,Krist放下杯子,singto一把把他拖进了洗手间,把Krist困在门板上,然后低头吻住了Krist,动作一气呵成毫不含糊。

Krist想要挣脱singto的禁锢,奈何吻太温柔,他也不知不觉沦陷了下去。

待singto吻过Krist之后,抬头看着Krist,说道,“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

Krist摇摇头,一脸无知的模样让singto叹了口气,说道,“知道我很容易嫉妒吗?”

Krist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表示不明白。

singto抬手挑起Krist的下巴,说道,“我不想被其他人看到你的美好,所以以后不许在外面脱衣服了,听到没?”

Krist一脸娇羞地点点头,singto看着他那乖巧可爱的模样,不禁想起了off的话。

singto曾经问过off,为什么喜欢gun,因为singto怕off只是一时兴起,最终受伤的会是gun。

然后off是这样回答的:学弟美如画。

singto唇角一样,笑道,“果然,学弟美如画。”

然后,在Krist一脸不解的情况下,singto又低头吻住了Krist。

另一边的off和gun,两人正在一无人小岛躺在沙滩上看着蓝天白云。

gun纠结了很久,最后忍不住问off,“off学长为什么喜欢我呢?”

off笑了笑,翻身坐了起来,说道,“这话你表哥也曾经问过我。”

gun愣了愣,安静地等着off的答话。

“我当时就说了一句,学弟美如画。”

gun又愣了愣,这是什么鬼答案?

gun也翻身坐了起来,看着off道,“这是什么意思?”

off看着gun道,“意思就是,你的美貌已经把我迷住了,其他人我也是看不上了。”

听到off的解释,gun一下子脸红了起来,off笑道,“你脸红的模样真可爱。”

gun没有应话,低着头假装玩着地上的贝壳。

off也不说话,一直盯着gun来看。

待gun已经装不下去的时候,抬头便看到了off一脸温柔的笑意。

gun愣神了一会,然后靠近off,吻上了他。

阳光静好,岁月如画。

评论(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