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19

固伦公主和王慧侦正对峙着,皇甫钢便走上前,说道,“公主莫不是有什么误会,所以才这么生气?”

固伦公主一看是皇甫钢,语气瞬间软了下去,说道,“有人过来跟我嚼舌根,说王使节在背后议论我四哥,我看不过去就跑来了。现在想来,估计是我多心了,还请见谅。”

固伦公主的说辞让人无可挑剔,此事便算翻过去了。

固伦公主话说过,便转身离开了,一旁的侍女眼见着公主并不是回宫的路,便道,“公主要去哪里?”

“去尚书府。”

一旁的侍女便不再多话,安静跟着。

公主一身宫服,坐的是宫里的马车,并没有便服出行,到尚书府的时候,傅青玉正在书房习字,傅尚书还在宫中办事,傅夫人在府门迎进了宋珊。

傅青玉搁下笔便要出去客厅,然宋珊已经奔进了傅青玉的书房。

傅夫人看看她们两个,遣人送进了些茶水点心,便带着侍女离开了。

傅青玉看着宋珊一脸的喜意,笑道,“公主今天看来心情不错,有什么好事?”

宋珊看看四周,侍女已然被打发走,身边只站着自己的贴身侍女,沁儿。

宋珊开口道,“父皇前些天跟我提过,要把我许给西昌国护国将军。我当父皇糊涂了,即便和亲也得找个皇子吧,怎么会挑个将军?即便他权位再高,也只是一个将军。”

傅青玉看着她一脸娇羞的模样,笑道,“可是,你现在喜欢上他了?”

宋珊点点头道,“喜欢。”

傅青玉还没来得及说打趣的话,宋珊又道,“我今天就是故意去闹了一番,故意去见见那个皇甫钢。”

傅青玉奇道,“故意去闹一番?”

宋珊点点头道,“是。”

然后便一五一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听完宋珊的话,傅青玉便道,“公主莫不是糊涂了,扬雪柳故意在你面前说这些,岂不就是故意让你去闹的?你居然还着了她的道?”

宋珊却道,“青玉姐姐,我那是故意的好吧,她当真以为我那么傻?她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好歹我也是宫里长大的,还没傻到那个份上。”

傅青玉笑笑,没有接话。

宋珊又道,“那个扬雪柳打的什么主意以为我不知道?不过我皇兄可看不上她。”

傅青玉正笑着,宋珊话锋一转,说道,“我皇兄看上的人,人家又心有所属,真是心塞。”

傅青玉却道,“公主莫要开玩笑了。”

宋珊也不回话,只道,“知道你喜欢我四哥。”

傅青玉郁闷道,“你还说。”

宋珊笑笑道,“好,不说了。我们说说,找个时间去玩玩吧。我很久没见星如姐姐和白珂了。”

傅青玉说道,“我也很久没见她们两个了,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

公主这边说完,那边就要行动,在傅青玉的房里挑了一套衣服换上,两人便坐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去了霍府。

然而霍星如却去了将军府,于是两人又往将军府去了。

待两人到了将军府,白夫人和霍星如把两人迎进去,宋珊一路上都在追问白珂的情况。

傅青玉看着白夫人那闪烁其辞的模样,觉得有点问题,却又不好直问,于是待进了客厅,傅青玉便示意霍星如。

霍星如会意,让白夫人把侍女带走,客厅只有她们三人。

傅青玉此时便直接了当道,“出什么事了?”

霍星如摇摇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此时,宋珊也似乎看出了点端倪,奇道,“难道白珂跟人私奔跑了?”

两人一脸既震惊又好笑的表情望着宋珊,宋珊却道,“她曾经说过,要是遇到喜欢的人,说不定就跟那人私奔跑了。”

霍星如叹了口气道,“其实也不是什么事情,只是因着你是公主的关系,我舅母才有点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宋珊一时间更是好奇,说道,“到底是什么事,你越发让我好奇了。”

霍星如纠结了一会,最终扛不住了,说道,“还不是因为白珂贪玩,跑太学里去了。”

傅青玉和宋珊一听,当即愣了愣,然后道,“真的假的?”

听着那异口同声的话,霍星如表示有点无奈,然而还是很认真地点点头应下了话来。

傅青玉率先开口道,“白夫人和白将军,没阻止?”

霍星如郁闷道,“我舅父舅母就白珂这个女儿,自小宠着长大。我这个表妹,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主,你要是想阻止她做什么事情,绝无可能。所以,舅父舅母也只得同意。况且,太学里有舅父的挚友,所以没问题。”

傅青玉却道,“要是被人发现,可怎么办?”

宋珊亦道,“太学里要是出现了女子,要是被父皇发现,肯定得大发雷霆。所以,我们得把她带回来。”

傅青玉觉得在理,点点头应下了宋珊的话。

霍星如却道,“我们怎么把她带回来?”

宋珊笑道,“还不简单,直接往太学走一遭不就好了?”

傅青玉却道,“太学,我们可以去?”

宋珊却道,“白珂能去耍,我们怎么不可以,什么都别说,都跟我走就是了。”

霍星如却道,“表妹要不回来可要怎么办?”

宋珊却道,“管她回不回来,反正我们先去耍一耍。”

傅青玉和霍星如都没敢接话,宋珊却道,“别说你们两个不想去,一个惦记着四哥,一个惦记着明轩小王爷,你们真不想去太学?”

傅青玉想了想,便道,“那好吧,我们就陪你去好了。”

宋珊笑道,“好好好,谢谢两位姐姐陪我走这一趟了。”

三人在白府准备了一番,白夫人又安排了一辆马车跟着去,车上放了好些衣物吃食,随行还让她们多带了几个侍卫。

三人说走就走,准备妥当之后便直接往太学去了。

太学位于近郊,本并不遥远的距离。可时值冬末春初,天气也还比较寒冷,且今年天气较往年反常,天气却也比往年冷上许多。

三人一辆马车坐着,前面两个护卫领路,后面也跟着一辆马车,马车两边又各有四名护卫随着。一行人便这样出了城门,积雪上行走,便较往时走得更慢些,待三人到太学的时候便已是傍晚。

傍晚时分,又下起了细碎的雪花,宋珊笑道,“这样岂不更好,可以在这里住上一晚。”

到了太学,宋珊没用自己的名字,只让霍星如和傅青玉报上了名号,李学士便急匆匆地跑去迎接了。

李学士认识霍星如,自然知道她是为白珂而来,至于傅青玉倒不好揣测,只当她是陪着霍星如过来的。

李学士看到宋珊的时候,宋珊大大方方地对他行礼问好,只当自己是霍星如和傅青玉的随行侍女。

对于宋珊这个说辞,傅青玉和霍星如都愣了愣,但是也没拆穿她。

三人随着李学士进了太学,李学士便把三人领到白珂所在的院落处。

一路走来,路上的学子皆纷纷向李学士问好见礼,亦一脸好奇打量着宋珊三人。

宋珊对这样的打量倒比较大方,觉得并不在意,虽为天之娇女,倒也没有娇惯的脾气。

霍星如自幼习武,对此观望倒也坦然接受。反倒是傅青玉,自幼便是知书达礼的千金小姐,出门便是马车,即便是偶然走动商铺,亦是有人专门设置的内堂雅室侍候,何曾遇过此等无礼直视?

而三人皆非寻常女子,自是多了几分雍容贵气,那些太学生不禁便多看了几眼,然后便又四处奔走告知。

说她们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反正太学生里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

这些话传到侯三隆耳边的时候,他正跟白珂在后山回来的路上,两人刚刚都互相吐槽来着。

白珂吐槽韩寻,侯三隆吐槽明轩,反正就是已经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白珂兄弟,要不我们也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个漂亮法。”

白珂觉得并不在意,自己的表姐就已经算是天姿国色,往常都看惯了,况且表姐的好友,青玉姐姐和公主姐姐,那个不是一等一的漂亮?

白珂觉得实在没必要跟着去凑什么热闹,也就不跟他疯了,跟他告辞之后就往自己的院落去了。

但是,回去的时候,白珂故意绕了远路,先去韩寻的院落走了一遭,这才折回自己的院落。

然后却发现,侯三隆和一堆人都堆在自己院落外,不知道在干嘛。

看到白珂,侯三隆便打趣道 “不是说没兴趣看吗,怎么又偷偷跟着来了?”

白珂一脸郁闷,狠狠地打了他一下头顶,说道,“你傻了,是不是?这是我住的地方,你说我怎么偷来了?”

侯三隆愣了愣,没管一众惊呆的人,自顾自走了进去。

李学士怕院外那些学子捣乱便一直坐在屋里等着,此番白珂回来,李学士这才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李学生嘱咐了白珂几句,毕竟傅青玉和霍星如两人身份亦的尊贵。

白珂点点头应下了话,却看到站在傅青玉身后充当侍女的宋珊时。

白珂惊叫了一声,李学士被她这一叫吓了一跳,摇摇头便离开了,留下了两名太学里的奴仆守着院门便撤了。

要不然,李学士怕他容易吓出病来。

送走了李义山,宋珊终于可以坐下来了,白珂便道,“你们三位姐姐怎么就来这里了?”

霍星如开口道,“我们要是还不来,你都玩得不想回家了吧。”

白珂却道,“表姐莫不是拿我当借口,其实来太学是别有深意,比如说小王爷。”

霍星如一脸娇羞,连忙否认,说道,“没有……”

白珂忽然想起侯三隆,便道,“表姐,你家小王爷好像不止你一人惦记着,可怎么办?”

宋珊回道,“虽说小王爷有时候的确混世魔了一点,但是并不能断了那些闺阁小姐的念想。”

白珂又道,“可是,这次惦记小王爷的可不是女人,是男人。”

白珂一本正经地说了这话,一旁的傅青玉和霍星如皆是一愣一愣的,吓得她们好半天没有说话。

白珂看到她们这震惊模样,瞬间乐开了花。

“用得着那么惊讶吗?太学里个个都是男的,就是日久生情也是合情合理。”

一旁许久没有说话的宋珊,瞬间惊呼一声,说道,“告诉我谁,谁喜欢明轩小王爷,我要去膜拜一下。还有,会不会还有其他人喜欢小王爷?要不然,你看看四哥有没有人惦记着,最好也告诉我一下,好让我去膜拜一下。”

宋珊这话让其余三人皆是一愣,吓得没话,倒是宋珊淡定,说道,“你们这么惊恐万状干嘛?不就是男人喜欢男人嘛?有必要这么惊讶?虽然我们东临国没有南越国的民风彪悍,男男牵手一起走,但是好歹我们东临也是个尊重个人意愿的国家。即便真的男男在一起了,又如何?”

宋珊的话让三人又吓了一跳,她倒是一脸淡然处之,微笑道,“断袖之癖古来有之,男男在一起才是真爱啊,你们懂不懂?”

三人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宋珊没有说话,转而在旁边自言自语。

“没想到,在太学居然看到男男CP。……”

“太学,简直就是古代腐女的福利。不过,话说,古代应该没有腐女这个词。……”

“可惜没有手机,要不然偷拍一下。……”

……

其余三人听着宋珊一直在自言自语地说着那些她们听不明白的话,又是一直沉默。

直到宋珊从自己的脑洞跳回到现实,她这才注意到其余三人看着自己那惊恐的目光。

“你们三个干嘛了?”

傅青玉率先开口道,“公主刚刚那些话都从哪里学回来的?”

宋珊笑道,“没从哪里学的,就是看书看到的。”

霍星如便道,“哪里的书,居然还说这些?”

白珂亦道,“借我看看,我好奇。”

宋珊却道,“皇宫里藏书阁的书,不过我刚刚说的那些话,那些书已经被烧了,因为不太合乎礼义廉耻的圣人教诲。”

白珂一脸可惜道,“这就烧掉了?”

宋珊点点头道,“对,被父皇下令烧掉了。”

宋珊看着其余三人皆没应话,暗自舒了口气,暗暗道:幸亏没追问下去,要不然就完了。总不能告诉她们,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吧!

四人皆没说话,宋珊特怕这样的氛围,祈祷着有人来打破这个僵局。

然而,没过多久,真有人来敲门了。

宋珊跑去开门,来人便是侯三隆。

白珂看着他,说道,“你怎么来了?”

宋珊让开,白珂走了过去。

侯三隆抬头看了看宋珊,又看了看傅青玉和霍星如,然后看着白珂,说道,“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今晚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白珂愣住了,没反应过来,侯三隆已经跑了出去没影了。

宋珊在一旁笑道,“白珂,他似乎喜欢你吧!”

白珂郁闷道,“他就是我刚刚说,觊觎明轩小王爷那个人。他怎么会喜欢我?”

“可是……”宋珊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霍星如却道,“刚刚那个人是谁,他怎么会喜欢小王爷,喜欢多久了……”

霍星如一下子问了一堆问题,白珂一脸蒙逼,不知道怎么回答。

傅青玉则有点心不在焉地开始担心着,自家四哥搞不好也被某个男人惦记着。想到这,傅青玉就忍不住把手中的绢帕扭了几下。

最淡定兴奋的莫过于宋珊,正考虑着要不要也混进太学玩个十天半月。

另一边的侯三隆,出院落门口,便被周围的太学生们团团围住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