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20

侯三隆从白珂的院落出来,那些太学生们把他团团围住,侯三隆觉得简直要疯了。

刚刚那些太学生们就是怂恿侯三隆进去看几眼,毕竟他跟白珂比较熟悉,进去一下倒也方便。

太学生们一个个争着抢着要去问侯三隆话,因为他们都好奇那些女子究竟是如何绝色倾城,这不就一会儿功夫,就在太学里传得沸沸扬扬了。

当然,那些好奇的人里面,居然还来了个韩世初。

韩寻自然也是跟着来了,他见韩世初好像很是好奇,他便心有郁结。

但是郁结归郁结,他还是跟着韩世初来了。

就在众人还在七嘴八舌地问侯三隆话的时候,白珂却带着宋珊她们三个一起出了院落,看到自己院门前那一大堆的太学生,白珂一脸惊愕。

宋珊笑道,“这就是古代版的追星潮。”

傅青玉和霍星如看着宋珊,一脸不解,宋珊忙摇摇头道,“没事没事,我随口胡说八道的。”

白珂虽惊愕中,却还是一眼看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韩寻,于是便跑了过去。

“韩大哥,你也来了?”

宋珊寻着白珂的方向看去,看到韩寻的一瞬间,她呆了。

古代虽没照相机和手机,宋珊一直吐槽这个问题,然而看到眼前的韩寻,她却一下子认出了他来。

韩寻跟她母妃宫里的那幅挂画非常相似,不过不一样的是,眼前的是个男人,母妃宫里的挂画是个女人。

宋珊虽奇怪却没有把异样表现出来,多年的深宫阅历早就让她炼成了淡定从容的境界。虽在人前是个大大咧咧不知礼节的混丫头,心底里却是个明白人。

白珂抓着韩寻就一个劲问个不停,韩世初在旁边看着觉得好玩,一时间似乎把多日来压抑心底的不快都一扫而光了。

韩寻则面部扭曲,非常不喜被人拉拉扯扯的感觉。

傅青玉和霍星如则有点不知所措,白珂这样的样子实在有点彪悍,哪里有半点闺阁小姐的仪态?

最后还是宋珊率先开口说了话,“趁着天色还没全暗,我们去到处走走看看吧,要不然明天便要回去了。”

傅青玉和霍星如看着眼前那一大堆的太学生,一时间都没了看景的心情。

可是最后却禁不住宋珊的邀约,最后只得同行。

至于,那些太学生们最后被李学士一个个罚了回去抄写《诗经》。

李学士唯恐出什么状况,便遣人一直跟着她们几个。

白珂便在前面领路,一处处风景带她们走一遭,待路过日落亭的时候,远远便听到一阵悠扬的琴笛合奏。

傅青玉脸上一喜,说道,“我们过去看看。”

其余三人虽不解,可看到傅青玉的欣喜,便只得随她一起到日落亭去。

日落亭顾名思义,就是太学里所有地方里看日落最好的地。

四人走近了日落亭,让霍星如惊讶的是,明轩小王爷居然也在日落亭里。

四人走近亭子时,明轩和无情最先发现了她们。

在亭子里弹琴合萧的是史君子和胡光平,因着两人皆被钦点进宫侍宴。

宋萌自然是跟着史君子身后的,而明轩则是跟在宋萌身后。

小五不认识宋珊和霍星如,却知道傅青玉,因为他知道这个京城才女一直对自家四哥念念不忘死心塌地。

站在小五一旁的明深看着眼前这几个陌生人,有种不太喜欢的感觉。

宋珊转头看看自己身边的傅青玉和霍星如,她们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能自拔。

白珂也是无奈,不过看着她们两个这样子也不好说点什么,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宋珊又往前面扫了几眼,看到了宋萌,很是奇怪,不过见宋萌一副太学生的模样打扮,便猜到八九分。

父皇之前说过会把他送出宫外学习一段时日,没想到竟然是送来了太学。

宋珊看到宋萌的时候,宋萌也看到了她。宋萌先是愣了愣,然后正不知道要不要开口的时候,宋珊已经忽视了他,转而跑去明轩身边道,“小王爷,许久不见了。”

明轩微笑着点点头应下了她的话,然后宋珊便拉过了霍星如,说道,“小王爷,这是兵部尚书的霍小姐,你记得吗?”

明轩看了霍星如一眼,微笑着摇摇头。

霍星如满怀期许的心一下子灰暗了下来。

史君子和胡光平的琴萧此时也都停住了,傅青玉站在亭子外不知道该不该走进亭子里去。

宋萌知道傅青玉喜欢四哥,虽不喜她,可又不得不承认,她们两个站在一起的确很郎才女貌。

自己跟四哥注定不会长久,要是傅青玉能嫁给四哥也不失为一段好姻缘。

宋萌这样想着,眼底的光彩却越发暗淡下来。

看着宋萌的失落,明轩的心底却越发失落。

宋珊一直知道宋萌对史君子的感情,但是看史君子这个钢铁直男,估计着自家的宋萌弟弟只能心伤。

然而,宋珊却一直摸不准明轩对宋萌的感情,然而此时此刻的情况,她要是再看不清那她就真是妄为两世腐女了。

得知这样一个惊天动地消息,作为一名资深腐女,宋珊非常兴奋。

这样的三角关系,实在不能太好了。宋珊在脑海中补了一出强大的修罗场大戏,简直不能太开心了。

胡光平把傅青玉看史君子的爱慕眼神看在眼里,脸上却有冷峻之色。

“既然四公子有客来访,我就先告辞了。”

胡光平说罢,拿着玉箫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胡光平貌似很是生气地离开,史君子却是微微扬唇。

一边的宋萌靠近明轩的耳边道,“四哥为什么笑着,胡公子明明很生气地离开了。”

明轩邹眉,看了一眼史君子,然后这才道,“四哥对谁都是一脸笑意的,这不在跟傅小姐说话来着。”

宋萌点点头应下了明轩的话,不疑有他。

倒是一旁的宋珊看着胡光平离开的背影,还有打量着史君子那意味不明的笑意,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中。

可是,宋珊纠结着要不要确认自己的想法,可是一旦确认这个想法,估计傅青玉得心伤许久了。

看着胡光平离开的背影,宋珊却越发兴奋起来了。

胡光离开了日落亭,便闷闷不乐地回了住处,然后顺手把自己锁在房里了。

沈修文看到他那样子,便也不打扰,只让人把他的饭菜留了一份,便与侯三隆吃饭去了。

沈修文虽不知道胡光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觉得不管什么事情,也得让他一个人待着,便也特地嘱咐了缺心眼的侯三隆几句。

胡光平自己待在房里,拿着书却一直发呆,脑海中不停回想起傅青玉看着史君子的眼神。

“明明是千金小姐,怎么像没见过男人似的,丢不丢人?…………”

胡光平自言自语地吐槽着,简直一副小媳妇的哀怨模样。

正吐槽着,敲门声响起,胡光平收敛起那一脸哀怨的表情,收拾好心情恢复了那个高冷范,然后就去开门。

门外正站着一脸笑意的史君子,胡光平瞬间变脸,高冷范一秒变黑脸。

史君子也不计较,以他的耳力刚刚胡光平吐槽的话可是一字不漏都听进去了。

史君子知道胡光平刚刚在日落亭的时候已经吃醋了,所以在胡光平离开之后他便也就赶了过来。

本想先解释一下刚刚的事情,然而却听到了胡光平的碎碎念,显然胡光平的醋吃得不轻。

史君子进了门,转身顺手关了门,便在胡光平对面坐了下来。

胡光平自顾自倒茶喝,也没想要去理会史君子。

史君子看着他也是一言不发,唇边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深。

胡光平放下茶盏,瞪了回去,说道,“有什么要说,没什么要说就请四公子离开。”

史君子笑道,“我以为我们两个的关系已经可以直呼其名了,你怎么还叫我四公子?”

胡光平嗤笑一声,反问道,“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四公子那么熟了。”

史君子也不反驳,看着他道,“因为我喜欢你,而你也喜欢我,不是吗?”

这样直接了当的对话,把胡光平完完全全吓了一跳,什么话也接不上去。

史君子却又道,“吴胖是我表弟,他是六皇子,所以我对他自然照顾颇多。至于,傅青玉她只是一厢情愿喜欢我,我跟她没什么关系。”

听到这话,胡光平忽然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刚刚郁结的情绪似乎一下子便好了。

“我已经解释清楚了,能别生气吗?”

史君子看着胡光平说了这话,胡光平慌乱地移开了视线,可史君子却走到胡光平面前,用双手把他禁锢在自己的面前,直视自己的眼神。

胡光平被迫无奈地看着史君子,明明传说中温润儒雅的四公子,怎么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胡光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史君子便低头吻上了他。

刚开始的时候,胡光平还使劲想要挣扎着,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最后的最后胡光平已然主动回应起史君子的吻。

史君子唇边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两人正吻得缠绵悱恻,门外却响起了脚步声,很快便有推门声,然而刚刚史君子把门锁上了,侯三隆只得在门外大声叫喊。

“胡光平,你不饿?我给你留了个食盒,快开门。”

史君子十分不悦被人打断了这个异常甜美的吻,却又不得不放开了胡光平。

“你这个朋友可真是来得不是时候。”

说这话的时候,史君子靠近胡光平的耳机,一阵暧昧酥麻的气息瞬间涌上心头,胡光平觉得自己的脸此时肯定红得滴血似的。

史君子也不作弄他,站起来替胡光平整理了一下衣服的皱褶,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这才施施然地转身去开门了。

“胡光平,你怎么开个门都那么慢。”

侯三隆这吐槽的话还没说完,却看到开门的人居然是史君子的那一刻,惊得说不出话来。

看着侯三隆那呆萌呆萌的模样,本来就心情极好的四哥此时更是漾开了笑容。

平时一副生人勿近的四哥,此时此刻正散发着浑身亲切的模样,一时间让侯三隆更加惊呆了。

四哥转身看了一眼同样还在愣神的胡光平,然后对侯三隆道,“我先回去了,替我看着他好好吃饭。”

侯三隆莫名其妙地点点头应下四哥的话,待四哥离开了之后,侯三隆这才反应过来。

替我看着他好好吃饭?

这什么意思?

难道胡光平跟他有什么不寻常的关系?

可是,明明他们也才认识没多久。

侯三隆还在纠结这样那样的问题,胡光平倒也缓冲好了,终于从刚刚那个吻中回神过来。

看着一脸疑惑的侯三隆,胡光平决定先发制人,不能让侯三隆有机会怀疑其他。

“干嘛发呆?”

侯三隆看着胡光平道,“你和那个四公子,什么时候关系变得那么好?”

胡光平一脸淡定道,“也没有多好,就是因为在灵禅寺,皇上遇刺的时候,皇上让他来照顾了我一段时间,仅此而已。”

侯三隆明显不相信,反问道,“真的假的?”

胡光平很认真地点点头道,“真的,他对我好纯粹因为皇上御旨,没有其他因素,别想太多。”

侯三隆想了想,觉得胡光平这话在理,而胡光平也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所以便点点头相信了他的话。

“相信你了,这是给你的食盒,再不吃要凉了。”

侯三隆边说边往桌上放下了食盒,胡光平浅浅舒了口气,让侯三隆相信刚刚的话似乎很不容易。

两人然后开始闲聊其他,在屋外听壁角的史君子唇边笑了笑,说道,“没想到,他说起谎话来倒也得心应手。”

不过,既然胡光平都如此说了,史君子倒也没觉得不好。两个人知道彼此相爱就好,其他人是否知道他们的事情其实真没那么重要。

史君子离开了胡光平的院落,便要往回走去,路上却遇到了寻他而来的小五。

看着小五急匆匆的模样,史君子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

“公子,辛太傅找人许久了。”

史君子点点头应下话,问道,“明轩小王爷去了吗?”

“小王爷已经过去许久了,就等着公子你。”

史君子觉得似乎真有什么重要的事,要不然师傅不会把他们两个同时叫去。

史君子发呆了一会,小五已经催促了好几次,只怕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