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24

史君子和胡光平两人间的互动全看在宋萌眼里,心里正堵得慌。

明轩进宫后便被明王爷唤了去,宋萌一个人落单坐在厅堂里。

韩世初觉着待在屋里十分无聊便寻思着要出去走走,于是,便提议让吴胖跟自己一起。

宋萌自是非常乐意,便与韩世初一起出去了。

两人先是在这殿里的院子走着,然后宋萌觉着无趣便带韩世初往外走着。

宋萌虽不经常在这附近走动,却也知道这附近有个极好的去处,便带着韩世初去了。

韩世初起先还犹豫了一下,然而宋萌赌气似的一个人走在前头,韩世初也只得跟上了。

吴胖这人有点毛毛躁躁,在这皇宫内院,要是稍有不慎便会惹来杀身之祸。韩世初觉着自己还是跟着他一起去,要不要怕不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本来宋萌有点赌气,可见韩世初跟上自己,便也放缓了脚步。

两人一左一右并肩走着,彼此没有说话,不一会便来到了一个大荷池边。

荷池里只有一片残破的荷叶梗,看着这景色韩世初只是觉得无趣。

可是,绕过荷池,在荷池的另一边,却有两只仙鹤在草地上走着。

看到仙鹤,韩世初愣了愣,一脸惊愕道,“居然有仙鹤?”

宋萌笑道,“都说让你跟着我来。”

韩世初没有接话,奇怪着为什么吴胖会知道这么一个地方。

宋萌已经自顾自往前走了去,到仙鹤边去梳弄了一下那些翎毛。

仙鹤居然也不怕他,在吴胖身边时而展翅时而点头,像是欢迎似的。

这便更加让韩世初觉得奇怪,这吴胖究竟是什么人?

韩世初又环视了四周一眼,荷池很大,几乎看不到边。仙鹤的居所是一间小草房,而小草房附近便有一个凉亭。

凉亭里有石桌石椅,石桌上似乎还有一架古琴。

韩世初走到凉亭里一看,只见古琴上早已覆上尘埃,看样子该许久没响过了。

韩世初喜欢古琴,在家的时候也曾经请人专门教授过古琴,他知道这古琴定然价值不菲。

可惜的是被扔在这里,落了尘灰。

韩世初在石椅上坐下,轻轻一挑,琴声幽幽,别有韵味。

宋萌看着韩世初碰了古琴,忙过去道,“这琴不能碰。”

韩世初看吴胖一脸认真的模样,惊觉自己该是惹祸了,便也没敢碰这琴,从凉亭里退了出来。

看着韩世初有点惊恐的模样,宋萌安慰道,“这附近没人,该不会有人知道的,所以不用担心。”

话语刚落,一旁便有人插嘴进来道,“你们好大胆子,居然碰那个古琴?”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看去声源处,只见一袭紫衣华服的俏丽女子正站在仙鹤的草房子旁看着他们。

女子年约十八九岁的模样,却梳着一个妇人的发髻。衣饰看起来也是华贵不俗,然而话一出口就俗不可耐。

“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居然敢来这边撒野?”

宋萌什么也没说,直接对韩世初道,“我们过去那边,别管她。”

韩世初也没打算要理会她的意思,不过看着眼前这人,估计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便作揖道,“我们是太学生,为皇上献寿而来,刚刚要是有冒犯这位夫人之处请见谅。”

她看也不看韩世初,对宋萌道,“不过就是个太学生,有什么了不起。”

宋萌也不想跟她多费唇舌,拉着韩世初就往外走,“好端端的心情都被莫名其妙的破坏了。”

韩世初觉得这话说得在理,便也在心里回应了一下。

那女子身旁的侍女见他们并没有要理会的意思,便大声喊道,“你们不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吧,监察御史大夫千金,陈贵妃是我家小姐亲姑姑。”

听到这话,宋萌忽然顿了顿脚步,转身道,“陈贵妃是你亲姑姑?”

“大胆,这样跟我家小姐说话。”

陈萍儿看着宋萌,一脸骄傲道,“没错,陈贵妃就是我亲姑姑。”

宋萌听到这话,冷笑了一下,说道,“陈贵妃如此的端庄大气,没想到她的侄女却如此不堪。”

陈萍儿没想到宋萌会直接骂她,一时来气,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头就往宋萌扔去。

然而,宋萌身后的无情一记剑气便把石头返弹在陈萍儿额头上。

瞬间便见了血,看到自家小姐额头冒血,那侍女立马把手帕放在陈萍儿额头上,并且大声叫唤,“来人啊,来人啊……”

那侍女声音极大,一下子便来了不少人,由于此地离着后宫比较近,所以惊动了一些后宫嫔妃。

…………

当然,也有好事人去找了陈贵妃。

四周已经围着不少人,陈萍儿开始哭诉宋萌和韩世初调戏她,然而还用石头打破自己额头,然后一连串说着。

韩世初和宋萌两人对视一眼,彼此觉得这女的简直有病。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站着下风,毕竟没有证人证明他们的清白。

而她们却可以互为证人!

“简直胡说八道不知所谓。”

韩世初本来还有点害怕,毕竟这宫里不是个容易待的地方,自己初来乍到就惹出事情。

可是,韩世初的害怕却在吴胖的话出口之后觉得完全安心的感觉。虽不知道为什么他依旧一脸淡定的模样,但是韩世初却真的觉得,吴胖自有一股让人震慑的气势。

话一出口,连蹲在地上哭的陈萍儿都抖了抖,渐渐止住哭声。

那些围观着的人自然也不敢废话,宋萌就走近陈萍儿,居高临下看着她道,“不过平庸姿色,我还不屑调戏你。”

“你实在欺人太甚了。”陈萍儿话一落,另一边便有人说话了。

“他就是欺人太甚又如何,有我护着。”

韩世初循声看去,只见明轩小王爷手上拿着一件绛紫云纹锦袍霸气走来。

韩世初当时就觉得,自己刚刚那直觉果然没错,跟着吴胖混说不定不错。

四周的人或许不认识宋萌六皇子并不奇怪,但是一定认得明轩小王爷。

陈萍儿当然也不例外,看到明轩小王爷亲自替宋萌披上锦袍,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一向畏冷,虽说已是春末,但是也不能不注意身体。”

刚刚还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对着宋萌的时候却已经春风拂面了。

“表哥,这女人太狠了,居然污蔑我。”

明轩小王爷笑道,“来给我说说,她怎么污蔑你?”

宋萌于是便绘声绘色地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说谎话嘛,谁不会?

宋萌的加盐加醋让站在一旁的韩世初都觉得好笑,却又不得不忍着,要不然露馅就惨了。

说完,宋萌还一本正经地问了韩世初一句,“我说的都是实话,是吧?”

韩世初忍着笑,拼命点点头道,“就是这样,本来就是她看上吴胖,想借机接近我们,但是被我们拒绝了就污蔑我们。当然,她额上的伤也是咎由自取。”

一时间,四周纷纷响起了议论声来。

陈萍儿见他们这样反过来污蔑自己,真是要死的心都有了。

现在人家有强大的后盾,而她却是孤立无门,实在是可怕。

想着想着,陈萍儿觉得还是该用眼泪博取同情,然后便一边抽泣一边哭诉宋萌刚刚说的都是假话。

原本还同情她的人,现在都纷纷抱着看热闹的心了。

毕竟,人家明轩小王爷的势力明摆着的,所以风向自然也是一边倒的。

那些人都不管真假与否,只愿意相信他们自己想要去相信的事情。

所以,陈萍儿注定是悲催的。

“陈贵妃到……”

听到了声音,陈萍儿一下子高兴起来,便从地上站起来奔去陈贵妃的那边,说道,“姑姑,救我……”

陈萍儿一直说着这话,看着她的宋萌忍不住又轻声吐槽了一下。

明轩怕陈贵妃认出宋萌来,便把锦袍上的帽子也给宋萌戴上。

明轩小王爷看到陈贵妃也恭恭敬敬行礼了,其余人自然也不敢怠慢。

……

众人行礼毕,陈贵妃看看自家侄女狼狈的模样,说不心疼是假的。但是,碍于明轩小王爷的身份也在,她是断然不敢徇私的。

“小王爷,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否告知一二?”

陈贵妃的话说完,明轩也就直接了当道,“事情就是令侄女污蔑我们太学生,要是陈贵妃不相信可以找我家暗卫问一下。”

陈贵妃自知自己侄女的性子,也明白明轩小王爷不会说这样的谎话,便道,“小王爷,我想也就是个误会了吧。能否请小王爷赏光,到我的云霞殿坐坐?”

明轩小王爷唇角一笑,然后回道,“我向来喜欢干脆,若是陈贵妃请我喝茶定当赏光,可是事情却还是要在这里处理。”

此处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人都是来看热闹的。陈贵妃不想丢这个面子,可是明轩小王爷却不想让她如意。

敢拿石头扔宋萌,这个女人也真是胆大包天,要是今天不给她点教训,明轩小王爷是如何能下气?

陈贵妃自知陈萍儿在劫难逃,也就不再挣扎,今天给她点教训也是好事,要不然以后还会如此耍着性子。

陈贵妃挣扎了一下,还是走到陈萍儿身边,说道,“萍儿,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污蔑他人在先?”

陈萍儿看着自家姑姑帮着外人质问自己,一下子就又哭了起来,一直在说,“姑姑也不帮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一旁看着的宋萌忍不住靠近韩世初身边道,“这女人是不是傻?”

韩世初也点头赞同道,“估计谁娶了她,那是倒了八辈子霉。”

“我也这样认为。”

韩世初看着陈萍儿越哭越厉害的模样,真是觉得非常讨厌。

对于陈萍儿的哭,陈贵妃已是有点束手无策,毕竟这个侄女也是自己宠着长大的。由于陈贵妃无所出,对陈萍儿倒像女儿似的。

明轩小王爷冷笑了一下,说道,“要是再想这么哭下去的话,我不介意请皇上过来定夺,陈贵妃你觉得呢?”

话语刚落,陈贵妃被明轩的话吓了一下,然后对陈萍儿道,“萍儿,你要是再继续胡闹下去,姑姑也没办法了,等皇上亲自处理吧。”

闻言,陈萍儿没想到自家姑姑真不想管她,便越发厉害地哭了起来。

明轩小王爷又道,“看来我还是请皇上吧。”

说罢,明轩便摆摆手,有宫人马上便转身要去找皇上。然而,五公主宋珊却来了。

“今天是父皇寿辰,这点小事也就没必要惊动他了吧?”

宋珊边说边打量了宋萌几眼,大概也猜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个陈萍儿也是,惹谁不好,非得惹宋萌,明轩小王爷就是见不得其他人欺负宋萌的。

不过,宋珊觉着,看着陈贵妃的面子上,自己也就搭救一下吧。

“绿意,清场。”

绿意明白宋珊的意思,直接把那些看热闹的宫女太监都遣走了,此处只有零星的几个人。

“小王爷,我想陈贵妃侄女也是一时糊涂才冒犯了那两个太学生,看在父皇今天寿辰的面子上就绕过她吧。今天就是得开开心心,别动气了。”

明轩小王爷从来也不太把五公主放在眼里,对此也就爱理不理,并没有回话。

宋珊知道直接劝明轩小王爷自是不行,便转身对宋萌道,“既是误会,不若就这么算了,怎么样?”

宋萌看着宋珊,明显知道就是让自己去求情,不过宋萌向来喜欢我行我素,所以虽看懂宋珊的意图,却一直不言不语。

于是,宋珊便转一旁的韩世初道,“就这样了吧,让她道歉一下就好了。”

就在韩世初犹豫着要不要帮忙开口求情的时候,一袭白衣锦袍忽然便来到了陈萍儿的跟前。

“被石头打到额头上了,疼不疼?”

陈萍儿看到来人,忙道,“疼,很疼……”然后又一边哭一边说。

“小洵,你快替萍儿看看额上的伤口,要是留疤就麻烦了。”

“姑姑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陈贵妃和谢洵两人说了一会话,便又围着陈萍儿额上的伤口在处理着。

宋萌对此再次表示无言,正要对韩世初吐槽的时候,却发现韩世初有点不寻常的表情。

宋萌看看那边,又看看这边,然后得出结论:韩世初认识刚刚那男的。

而在一旁发呆的韩世初却没有想到,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居然就如此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且是猝不及防。

刚刚才说,谁娶陈萍儿谁倒霉!

当然,韩世初完全没有想到,温润儒雅的谢洵娶的是如此不堪的妻子。这完全是两个不同性子的人,所以韩世初瞬间有种被打击的挫败感。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