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巍巍一笑很倾城(上)

要说最近龙城里有什么大事件,不得不说的就是半个月后沈家娶亲的事情。

沈家,龙城一大富户,以养殖蚕桑起家,然后经营丝绸布匹生意,接着又做起了钱庄生意。反正就是风生水起,要说富可敌国倒也不为过。

所以说,这沈家娶亲不仅轰动整个龙城,可以说是惊动天下。

今年的夏天雨水来得特多,龙城几乎要淹没在这雨水里。

看着屋檐下一滴连着一滴的雨水落下,沈巍失神地看着,不言不语,偶尔只苦笑一下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

一旁看着的楚恕之不禁叹了口气,说道,“主子只怕痴心错付。”

同是看着屋檐下的雨滴,赵云澜手握洞萧轻轻吹奏起来。

小郭虽不懂音律,但是也听出来了颓丧之意。

似乎,从今早在茶馆听到那个消息开始,自家老大就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小郭就不明白了,明明两个有情人,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

世俗的眼光其实真没那么重要!

就是希望自家老大可以娶了沈家公子,一辈子相亲相爱多好?

那沈公子人称“沈美人”,漂亮,有才,还有有财!这样的夫人哪里找?

小郭在脑海中想了许多,一个劲在傻乐着,全然没考虑到那个主角压根就没打算娶那“沈美人”。

赵云澜瞪了一眼还在傻笑的小郭,然后没说什么,转身进屋里去了。

……
半个月以来,难得一见的好天气,对于沈府上下而言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毕竟,今天可是主子大婚,大天晴的日子比较好,想想都觉得舒心。

换了一身红衣的沈巍走到庭院中,看着到处喜庆的布置却一点也提不起精神来。

“主子,是时候启程去接祝小姐了。”

沈巍点点头应下话,便一言不发地转身出去,骑上马。

楚恕之跟在沈巍身后,却也没敢废话一句。

祝家庄本来离着沈府也不太远,半个时辰的路程而已,但是却让磨磨蹭蹭走了快一个时辰多。

对此,楚恕之能说什么?

很明显,沈巍让人故意放慢了脚步,并且还绕远了路。

对此情况,楚恕之表示非常无奈,但是也无可奈何。

虽然主子当初答应这门亲事的时候,楚恕之强烈反对过,然而反对无效,沈巍还是应下来了。

到了祝家庄,楚恕之看着门外异常冷清的景象,非常怀疑自己有没有走错门。

祝家不仅没有宾客迎门的热闹,甚至于连块红布都省下了。

这是要闹哪出?

楚恕之一脸不解地跟着沈巍走进祝府,然而祝府管家刚刚把人带到祝红的院落便转身离开了。

楚恕之自然不好进去,便站在院门口看着。

沈巍一个人进了院落,穿过了前院的客厅,正往后院走去时,忽然被人从后拦腰抱住了。

双脚离地,沈巍被人使着轻功带走了。

嗅着熟悉的味道,沈巍知道他回来了。

沈巍没有说话,唇角微微一笑而已。

“笑什么?”

“开心。”

赵云澜没有说话,随意在院子后的小树林里找了地方躲了起来。

落地,松开手,然后把沈巍困在树干和自己双臂间。

赵云澜看着沈巍一身大红喜服,十分不悦,说道,“你不是不喜欢祝红那小丫头,怎么就答应娶她?”

沈巍又是一笑,然后不经意间低首抬眸,对上赵云澜双目,说道,“你在意?”

赵云澜被反问了一句,愣了愣,说道,“当然在意,那丫头之前可是对我死心塌地的,怎么忽然就要嫁给你?”

听着那明显蹩脚的借口,沈巍又是一笑,说道,“你这么想知道,怎么不去问她,反倒问起我来了?”

赵云澜又语塞,沈巍一个反手把自己和赵云澜的位置互换过来。

被困在沈巍双臂间的赵云澜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沈巍勾起唇角,唇边仿佛开起来了一朵朵的茉莉。

不知道怎么地,赵云澜都看呆了。

也不知道怎么地,当沈巍的唇瓣覆上赵云澜的时候,赵云澜完全不受控制地迎合着。

这样的举动,赵云澜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吻过之后,沈巍便道,“以后可不能再不辞而别了,听到没有?”

“可是,跟我在一起,我们都不会幸福的。”

“世俗的眼光真那么重要?”

“你真愿意和我在一起?”

沈巍点点头,赵云澜又道,“可我是江湖人,仇家太多,怕连累你。”

“别把我当个普通生意人,要是论起武功来,我们谁胜谁负也是不一定的。”

赵云澜不服气道,“我好歹是个武林盟主,武功怎么说也比你高,少看不起我。”

沈巍笑道,“要不要比一下?要是我赢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要是我输了,我答应你一件事情。”

赵云澜毫不犹豫落入沈巍圈套,然后沈巍便不费吹灰之力赢了。

赵云澜一脸蒙逼道,“你武功什么时候那么厉害?”

沈巍只笑着,没有应话。

一旁却道,“他武功一向厉害,当初是为了让你英雄救美才故意装的柔弱多娇。”

循声看去,赵云澜看着祝红躲在一棵树上不知道已经多久了。

祝红使着轻功下了地,说道,“你就被沈美人骗了。”

对于自己被骗这事情,赵云澜倒不甚在意,只要是他,骗了也就骗了。

现在赵云澜比较在意的是祝红,今天不是他们两个的大喜之日吗?怎么祝红好像还是一身普通衣服的模样?

祝红知道赵云澜心中所想,白了他一眼道,“你就不好好想想,我怎么可能嫁给沈美人?”

赵云澜完全不在状态,沈巍看不过去,便对祝红道,“别说了,他天性愚笨。”

祝红笑道,“也幸亏愚笨,要不然怎么能进了圈套?”

赵云澜听到这话总算明白了一点,原来自己不过是中了某人的圈套。瞬间要死的心都有了。

“愚笨也有愚笨的好处。”说这话的时候,沈巍一脸宠溺地看着赵云澜。

赵云澜却道,“什么叫愚笨的好处?”

祝红笑道,“容易被圈套。”

赵云澜瞪着祝红,祝红又道,“嫁衣我也准备好了,就差等新娘子换衣上轿了。”

沈巍点点头道,“的确该换衣上轿了。”

赵云澜一脸无辜道,“我要嫁给沈巍?”

祝红回道,“那当然,祝家和沈家酒席已经设好,我们两家可都丢不起这个脸面。所以今天你势必要嫁出去的,别挣扎了。”

赵云澜又是一脸呆滞的表情,反问道,“我跟你们祝家又没什么关系,能替你嫁?”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哥,所以代替我嫁去沈家是你不可推卸的责任。”

赵云澜一副风中凌乱的模样,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

沈巍走近赵云澜身边,说道,“难道你还真不想嫁了?”

赵云澜看着沈巍,说道,“你真要娶我?”

沈巍点点头道,“这辈子只认定你了。”

祝红在一旁偷笑道,“两位大哥,其实我倒不介意你们先洞房后补办仪式的。你们觉得我的建议怎么样?”

沈巍瞪了祝红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赵云澜便一脸痛苦的表情看着祝红道,“你是不是用了什么药?”

祝红笑道,“天地可鉴,我可没对你们用药。只不过,我家是开药坊的,这片小树林就是种植药材的。你们进来的时候,我估计是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所以我建议你们还是先洞房吧。小树林里有个去处,请自便,外面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说完这话,祝红贼笑着离开了小树林。

回到前厅,祝红便吩咐那些沈家来的侍从先在祝家住下,明天再接新娘子过去。

楚恕之一脸惊愕道,“主子呢?”

祝红笑而不语,只道,“你先回去安排今天的酒宴开席,明天继续再设一宴。要是别人问起来,就说今天时辰有所偏差,明天才是吉时良辰。所以,新娘子明天才过门。”

楚恕之还是一脸蒙逼,问道,“主子娶的不是你?”

祝红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跟你家少夫人一样蠢,要嫁去你们沈家的是我哥,不是我。”

楚恕之当即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祝红心情极好,也不去理会楚恕之,跟着众人就一起喝酒去了。

只是没有人看到,她有一抹哭泪喝进了心底。

她知道不属于她的东西怎么也争取不来,不如放弃。

这边喝酒闹腾了一夜,那边亦是风流缱绻无限缠绵。

翌日清早,赵云澜醒来的时候发现,沈巍似乎醒了很久,而且一直看着自己。

沈巍的目光异常灼热,让赵云澜非常不好意思。然而,浑身酸疼的感觉却让赵云澜恨不得马上惩治祝红一番。

虽说昨天对祝红的话将信将疑,然而昨晚沈巍的战斗力实在惊人,让赵云澜不得不怀疑祝红的话。

祝红肯定是动了什么手脚,要不然他们昨晚会这样?

赵云澜被沈巍看得不好意思,禁不住道,“有什么好看?”

沈巍一笑,回道,“你什么都好看。”

赵云澜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了,想他堂堂武林盟主,威震四方,谁见到自己不是毕恭毕敬?

然而,实在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被人这么光明正大地调戏着。

两人还在沉默,外面却响起了敲门声。

祝红站在门外,兴奋道,“大清早就喂我吃狗粮了?”

听到祝红的声音,赵云澜一脸愤慨,对着门外道,“你这丫头,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昨天对我们用了什么手段?”

祝红愣了愣,昨天自己的确是对赵云澜耍了点小花招。然而,却没敢对沈美人用。可是,听刚刚赵云澜的语气,“我们”?

难道昨晚沈美人太彪悍了?

想到这里,祝红笑成猪叫声。

赵云澜却道,“再笑我就把你打到哭。”

祝红却道,“你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哥,舍得打我?还有,你好歹也是有夫君的人,要是沈美人觉得你太残暴要休了你,可怎么办?”

赵云澜一时语塞,沈巍却道,“对于我来说,他就是他,不管什么样子我都爱的。”

祝红又被喂了一把狗粮,掩着心口,说道,“算你们狠,我就是来通知两位办好正事就该去拜堂了。”

说罢,风风火火离开了。

听着祝红离开的脚步声,沈巍便翻身下床看着赵云澜道,“需要为夫替你更衣否?”

赵云澜摇摇头道,“请沈公子外面等。”

听到这个称呼,沈巍眉头一皱,欺身向赵云澜,说道,“你再说一遍。”

赵云澜也是个聪明人,马上道,“夫君请外面走。”

听到这个称呼,沈巍这才一脸喜色,笑道,“这才是。”

说完,然后转身出去了。

赵云澜马上从床上跳下来,拿过一旁的衣服便往身上穿,穿衣速度之快简直前所未有。

当赵云澜穿戴整齐出现在沈巍面前的时候,沈巍忍不住笑道,“你是怕我忽然进去,所以才如此迅速?”

被沈巍说中心事,赵云澜非常不好意思,却又不敢应话,只得反驳道,“才不是。”

沈巍看他别扭,笑笑也就算了,不再作弄他。可是,刚刚赵云澜整理衣服的时候没留意腰带,所以腰带只是松松垮垮地系在腰间。

“那么大一个人,难道不知道整理腰带?”

沈巍的话既无奈又宠溺,一边说着一边替赵云澜整理腰带。

赵云澜便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让沈巍帮他整理着。

看着沈巍认真地替自己整理衣服,赵云澜忍不住笑了。

沈巍抬头便看到赵云澜的笑容,亦是一笑,问道,“笑什么?”

赵云澜一脸严肃道,“我刚刚有笑?”

沈巍觉得他这么说真是可爱极了,没有接话,拉着赵云澜的手便往外走。

赵云澜的手被沈巍握住,他的脑海忽然就出现了这么几个字来:执子之手,十指相扣。

原来,这就是平常人所向往的幸福。可是,赵云澜觉得自己一直是个江湖人,这样的幸福,他真的可以拥有吗?

因为神思游离,赵云澜不小心踩到了一块石头,整个人重心向前倾去。

幸亏沈巍身手敏捷,一下子拉住了他,把他扶稳后道,“怎么了,一直心不在焉?”

赵云澜愣了愣,没想到沈巍居然也看出了自己神游太虚。

“你有心事向来瞒不过我的,刚刚认识你的时候已经瞒不过,你觉得现在有区别吗?”

赵云澜一脸蒙逼,难道自己真那么容易被人看透?

“幸亏你也就只能被我看透。”

这话有歧义,赵云澜脸色一红,沈巍笑道,“既然我们已为一体,有什么事情就别一个人藏着掖着。我是你的依靠,当然你也是我的依靠。”

赵云澜听到那番话,看着沈巍道,“我怕我会为你带来麻烦。”

沈巍把他拥进怀里,笑道,“麻烦是自己找上门来的,与你何干?”

赵云澜笑道,“真是怎么样也说不过你。”

“我可以故意输给你。”

赵云澜脸色挂着笑意,没有接话,他想:这样的幸福也许可以永久的吧!



评论(2)

热度(7)

  1. ANN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