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25

韩世初觉得谢洵娶的人觉得是那种大家闺秀式的女子,然而没想到却是她!

韩世初一下间觉得非常奔溃,但是理智让她强忍着痛苦,强颜欢笑着。

但是,这样的笑比哭还难看。

宋萌看着韩世初看那谢洵的目光,他明白韩世初对他的情意,然而宋萌知道他们这样的情况是世所难容。

宋萌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所以便对韩世初道,“我们走吧。”

韩世初勉强点点头表示应下话,然后宋萌就带着韩世初离开了。

看着两人离开,明轩小王爷自然也就把这事翻过去了。

虽然陈贵妃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不追究了,但是不追究就是好事,因而答谢了五公主一轮便赶紧带着陈萍儿回去上药了。

宋珊自然也看到了刚刚韩世初的眼神,那简直跟宋萌看四哥,明轩看宋萌的一模一样!

“妈呀,怎么好男人都去喜欢男人了呢?”五公主小声嘀咕了几句,然后笑了笑,又道,“幸亏我是腐女,不怕不怕,你们尽情喜欢男人去吧。”

一旁的绿意听着宋珊的自言自语,却也没听清,不过也幸亏没听清,要不然不知道该怎么样解释了。

宋珊看着那两只仙鹤可爱,便也就过去逗弄了一番,然后打算离开的时候忽又看到那个古琴。

于是便吩咐绿意去通知陈贵妃并让她别这事情闹大,毕竟在宫里这古琴是个大忌,别人触碰不得。

吩咐绿意去通知陈贵妃,宋珊便想着亲自去找宋萌,先告诉他这事情瞒下来了,要是最后被发现了也还能让宋萌去求个情。

这古琴虽说是宋萌的母妃留下来的,但是似乎是连他也不敢碰的东西,要是父皇怪罪下来,那个人会不会就没命了?

自古以来,伴君如伴虎,果然如此。于是,宋珊便忽又想起了自己的亲事。

虽然知道古代女子往往早婚,可是宋珊却还没准备好,毕竟是个现代人的思维,这让她怎么样去接受这段早婚?

虽说,自己已经应下了,但是宋珊却也有点后悔。

本来宋珊觉得到时候从大臣儿子里挑个不错的嫁了就好,却没想到自己最后是个和亲的命。

即便父皇对自己不错,然而还是一样的命,自古公主就是拿来和亲用的。

宋珊虽不喜欢和亲这件事情,但是,那个容徵殿下却跟他长得一模一样。想到这,宋珊一下子失神了。

其实要不是穿越过来的话,自己可能已经跟他结婚了吧,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过得是不是好?……

一连串的疑问让宋珊压得有点透不过气了,于是便把那两个随身的侍女也打发掉,自己一个人坐在凉亭里。

而在一旁暗中观察许久的容徵看到只有宋珊一个人,便吩咐自己的侍从离远站着,自己便走去凉亭里了。

“五公主,有心事?”

容徵的话让宋珊一下子回神过来,看着忽然出现的容徵,宋珊眼角上的泪水便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当然,容徵也愣了愣,没想到居然会看到五公主这样的狼狈情况。

宋珊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也没遮遮掩掩的,很是大方道,“容殿下不嫌弃,可以坐坐。因为坐在这里自然有一种特别宁静的感觉,脑海中的许多想法也可以自由自在。所以,不觉间便有点失态了,请见谅。”

容徵坐在宋珊对面,说道,“传言五公主一向我行我素,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宋珊却笑道,“难道容殿下忘记了,上次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何来今日一见之说?”

的确,这算他们的第二次见面了。容徵微微一笑,回道,“不管是第一次还是这次,我总觉得五公主对我有种特别的感情,是不是因为我跟五公主的某位故人长得很像?”

宋珊也不否认,点点头应下话,“你们的确很像,不过他只是个平民,不像容殿下如此高高在上。”

虽然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但是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一个是普通暖男,一个却是善于算计的未来君王。

虽然因为这个模样,宋珊默认了和亲的事情,但是她现在似乎有点后悔了。

“五公主不也是高高在上的?你我同是皇室之人,所谓高处不胜寒,五公主也该明白的吧?”

宋珊没有接话,站起来便道,“我不打扰容殿下了。”

“我说了五公主不爱听的话?”

宋珊没有理会他,直接便走,容徵却挡在宋珊前面道,“五公主怕是还不知道我们的婚讯?所以,容某提醒公主一句,配不上你的人就不该多想,省得自寻烦恼。”

听到那话,宋珊冷笑了一下,回道,“我父皇还没公布的事情,你就这么笃定我一定得嫁给你?”

容徵还没来得及回话,宋珊便已退后一步,转身从另一边离开。

看着宋珊离开的背影,容徵觉得有种莫名的生气,轻声道,“我看上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宋珊莫名颤抖了一下,自言自语道,“怎么觉得有种莫名的感觉,估计谁又惦记着我?”

宋珊自言自语回到自己宫殿,然后便躺在绣榻上休息了,毕竟晚上宫宴开始又得应付那些达官显贵和后宫纷争,对此宋珊非常心很累。

另一边,韩世初和宋萌并明轩三人已经回到了原来的宫殿。

宋萌看出韩世初心不在焉的样子便让他在一处安静的房间去休息,并遣人守着了。

明轩和宋萌安顿了韩世初之后,便两人一同到御花园去了。

到御花园的湖心亭,明轩早就预备好宋萌爱吃的点心。宋萌看到那些点心,笑道,“明轩,我真觉得这世界上除了父皇,也就只有你对我这么好了。”

听到这话的明深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家小王爷,对身边的无情道,“要是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六皇子和小王爷大婚,我觉得这婚礼一定很盛大。”

无情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你觉得这可能吗?”

明深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道,“好像不太可能。”

无情不想跟他说话,转身想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明深拉着无情的衣袖道,“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无情瞥了一眼被拉着的衣袖,又冷冷道,“要说话就说话,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明深马上放开了衣袖,说道,“小王爷说,今晚宴会恐防有变,你注意点好好保护六皇子。还有,千万别挂了。”

无情反问道,“这都是小王爷的原话?”

明深顿了顿,回道,“最后一句是我说的,其他都是小王爷原话。”

无情没有应话,几个起落便消失在空中。

明深看着空气道,“今晚异常凶险,当真要留心。”

本以为无所回应的时候,明深的耳边轻飘飘落下一个字,“好”。

另一边,胡光平和史君子这边却一直在练习着他们的琴萧合奏。

毕竟,这表演是要在别国使节面前演奏的,要是稍有差错便有失国体,两人自然也是不敢掉以轻心。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紧张的缘故,胡光平总觉得自己有点不得要领,明明已经练习得很熟练了,为什么还会有点不协调的感觉?

然而,与胡光平担忧不一样的是,史君子满脑子想的都是今晚可能会发生的宫变!

虽然,知道这是皇上要逼大皇子的手段,不得已而为之。但是,这么混乱的场合,史君子怕有个万一,要是伤到了他怎么办?

虽然已经千叮万嘱让胡光平别离开自己视线太远的范围,但是史君子却依然一直不放心。

“想什么?”

胡光平敲敲史君子的额头,又道,“你不会比我还紧张吧?”

史君子微笑着点点头应下话,胡光平又道,“这样的宴会想必你也经常出席,为什么要紧张?你又不像我,毫无经验。”

“其实我是紧张你。”

胡光平看着他一脸严肃的模样,笑道,“能不能请四公子说这些话的时候给个表情?一脸严肃,就不怕别人吃不消?”

“没有别人,只是你。”

胡光平笑道,“也不知道真假,姑且先听着。”

两人又是一番言语,自此略过。转眼便是晚宴,虽是月上柳梢,皇宫内外却依然亮如白昼。

因着无聊,麒麟皇子早就携同墨承来了御花园。晚宴虽还没开始,但是御花园里倒是热闹。

只是,这热闹几乎与麒麟皇子绝缘。

“好歹我也是南越国的使节,他们这样算是礼待了?”

说这话的时候,墨承没有接话,只微微一笑而已。

麒麟皇子很是受伤,巴不得皇甫钢和王慧侦马上过来,然后就可以一起聊聊天。这样好歹也得让人知道,他麒麟皇子也是有朋友的人!

然而,玉麒麟没想到的是,皇甫钢和王慧侦两人一出现在御花园,众人便都围了上去。

看着自己和他们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待遇,此时此刻,玉麒麟恨不得跑过去大骂一顿。

“别羡慕了,那样众星捧月也是很累的,没看到他们的表情一点都不好?”

墨承的话说完,玉麒麟笑了,说道,“滚滚,你越来越会安慰我了。”

墨承瞪了他一眼,说道,“还敢叫这个名字?”

玉麒麟一时失口,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墨大人请勿见怪。”

墨承瞥了他一眼,说道,“下次再敢乱说话,我就隐居去了,让你一个人处理朝政了。”

闻言,玉麒麟忙道,“我再也不敢乱说了。”

墨承微笑着点点头,却不再言语。

另一边的皇甫钢和王慧侦好不容易挣脱了那些人,走到了玉麒麟和墨承身边。

王慧侦郁闷道,“那些人也太热情了点。”

皇甫钢回道,“那是因为你未来驸马的身份。”

王慧侦心一塞,转身就到席位上去坐了。

玉麒麟奇道,“好端端的他干嘛生气?”

墨承笑道,“就是有人太不识趣了。”

玉麒麟还没来得及接话,皇甫钢也转身回自己的席位上去了。

“怎么他也这样?”

玉麒麟自言自语说着,墨承笑而不语。

回到了席位,看到王慧侦一直在喝酒,皇甫钢忍了许久,这才道,“你酒量不好,别喝了。”

王慧侦也搭理他,继续自顾自喝着。

皇甫钢没再继续说话,只安静地坐着,偶尔小酌一杯,仅此而已。

王慧侦见他没再理会自己,心又一塞,喝酒的速度又快了几分,就差没把自己灌醉。

皇甫钢看到他如此酗酒,虽想劝阻却没有办法。

正想着,只闻一声:皇上驾到……所有人都马上恭敬迎候。

皇甫钢和王慧侦身为使节可以免跪,却也从座位上站起来,站着接驾。

王慧侦本就酒量不好,加上刚刚接连喝了不少,猛地一站起来,自然有点力不从心。

皇甫钢自然看到了,便悄悄走到王慧侦身边,稍稍扶住了他,说道,“不是让你别喝了,就是不听。”

王慧侦笑道,“你倒是说说,让我听你的理由?”

“我是玉妍表哥,算起来也是你长辈,你能不听我?”

王慧侦轻轻推开了皇甫钢,冷笑道,“我有答应娶你表妹了?”

皇甫钢语塞,恰逢皇上已经坐上席位,吩咐开席设宴了,众人只得回归自己的席座。

宴会始,歌舞升平自是少不了的,不过都是些寻常演奏自是没什么吸引力。

因此,当史君子和胡光平的琴萧合奏的时候,众人瞬间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先不说史君子的身份才学,单单胡光平亦是不简单的,如此两人合奏,不仅声声悦耳,而且入目似画。

玉麒麟看着史君子和胡光平,不禁叹道,“这两人果真不错。”

一旁喝酒的墨承忽地重重放下酒杯,吓得身后斟酒的侍女一颤,生怕出了什么差错。

玉麒麟倾身向墨承那边,笑道,“不过就是说说,再怎么不错也不及我家墨承半分的。”

墨承冷冷道,“要是你喜欢,要来亦何妨!”

玉麒麟揉揉太阳穴,说道,“自古女子爱吃醋,然而男子亦然。”

那些个在身边侍候的宫人全都听到了那话,正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麒麟皇子该说是性情中人?或是目无礼法,居然在皇上寿宴如此捣乱?

幸亏琴音袅袅,那些人亦无暇顾及麒麟皇子的言论,听曲为先。

一曲尽,众人皆愣住了,琴音美妙余音绕梁。许久,这才响起了掌声来。

坐在席位上的宋萌亦是沉醉在琴音中,久久不能回神。

一旁坐着的韩世初虽无心听曲,却也被琴音倾倒,一时亦是沉醉其中。

到时明轩的心思一直在宋萌身上,无心曲调便也没有沉醉一说。

史君子和胡光平退下,皇上龙颜大悦,随即便赏。

坐做皇上旁席的五公主亦是开怀,看着史君子的方向笑着。

对面坐着的容徵却看着五公主,却见她只一直看着史君子,心下便有几分不快。

坐在容徵旁边的大皇子看着容徵的举动,稍稍有点不安,若是和亲之事已定,只怕对自己十分不利。

大皇子这样想着,握着酒杯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宴会还在继续,众人便又继续吃喝,如此而已。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