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时间飞行

今天刷完大结局,被编剧虐了一下午,玻璃渣吃了一嘴。坦白说,好不容易看一下国剧,然而编剧你说你给我们看这个结局是何居心。镇魂编剧是我第一次有冲动想寄刀片的编剧,真心想揍他们一顿。所以,今天不给我自己喂根棒棒糖,估计今晚会睡不着了。希望他们在另一个平行时空里幸福快乐地生活。

从外地开完了学术研讨会,沈巍连夜便赶了回来。因为这个周末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所以他想提前回来。

因为没有买到机票,沈巍赶了一夜的车。回到家,轻手轻脚地在客厅放下了行李,然后便进房去。

打开房门,却看到一床摆放整齐的被枕,沈巍皱皱眉转身便走到隔壁书房去。

果然,他就这样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沈巍虽有点生气,但是总不舍得直接骂他。

清晨的阳光有点耀眼,落在赵云澜的脸上,映出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

沈巍走到窗边,轻轻拉过了窗帘,阳光被挡在外面,书房里一室安然。

沈巍走到赵云澜身边,拿起掉在地上的外套轻轻给他披上,然后便一眼瞥见已经成稿的最后一章节《镇魂》。

沈巍拿着稿件站在赵云澜身旁看了起来,看到结局不禁叹了口气。

“沈巍……”

赵云澜惊呼着沈巍的名字从书桌上忽然醒了过来,看到眼前安然无恙的沈巍,赵云澜惊喜道,“沈巍,你没事?”

赵云澜愣了愣,说道,“我也没事?”

沈巍宠溺地笑了笑,说道,“你是做梦了吧,梦到你自己变成了灯芯,我也死了?”

“对,就是这样,难道不是?”

“我的赵云澜处长,你是自己做梦梦到自己书里的情节了吧。”

赵云澜愣住了,反问道,“怎么回事?”

沈巍把手中的书稿递给赵云澜,说道,“我去给你做早餐。”

赵云澜点点头应下话,接过书稿就看了起来,越看越觉得惊心动魄,那书里的情节不就是自己经历过的吗?可是,现在自己又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那些事情真的只是一场光怪陆离的梦?

“还在看那些书稿?那不都是你自己写的吗,有什么可看?”

赵云澜指着自己,问沈巍道,“这是我自己写的故事?”

沈巍点点头道,“现在天下太平,特调处闲,所以你就闲着无聊就想着动手写写文章。只是,你也可太狠了点,把我们两个都写死了。”

赵云澜还是一脸蒙逼,自言自语道,“难道那些真的只是一场梦?”

“别想书里的故事了,出来吃早餐吧,要不然又要胃疼了。”

赵云澜点点头,放下书稿跟着沈巍到了外面。

一样的陈设,一样的家,只是客厅上挂满了自己与沈巍的合照。

两人相对而坐,赵云澜忽然看到餐桌上一张小小的粉色信笺,上面写着一系列的购物清单,最后还附上了一行字:周末的结婚纪念日,我要亲自下厨。信笺的最后是一个龙飞凤舞的签名:赵云澜。

赵云澜对于这样的情况有点蒙圈,虽然自己一觊觎沈教授,但是好歹人家是个知识分子,自己就是个粗人。难道,他还真被自己娶了回家?

赵云澜正愣神,沈巍看着他道,“怎么啦?”

“没有什么,只是你做的饭菜实在太好吃了。”

沈巍笑了笑,说道,“结婚都那么久了,不用每次吃饭都赞我一遍,为夫也是会害羞的。”

赵云澜点点头,想了想道,“我嫁了你?难道不应该是我娶了你?”

沈巍温文一笑,伸手抚上赵云澜的下巴,说道,“虽然你的那些玫瑰花刺长得有点浓密,看起来比较强势,但是内心深处你就是那个乖巧的小澜孩。”

赵云澜没有来得及接话,沈巍站起来,走到赵云澜身旁忽然便低头吻住了他。

赵云澜不甘示弱,伸手搂住沈巍,两人吻得难分难舍。

“我昨晚一夜未睡,不如陪我补眠如何?”

沈巍的话带着点蛊惑人心的魅力,赵云澜那会反驳,赶紧答应还来不及。

只回了一个“好”字,沈巍便再度吻住了他。

两人一路吻着倒在了沙发上,赵云澜看着眼前那个既熟悉又有点陌生的沈巍,不敢相信他们就真的在一起了。

不过,不管之前梦里的经历是什么,也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现在赵云澜只知道他只想跟沈巍好好生活,仅此而已。

那样惨烈的悲剧并不适合他们,所以赵云澜觉得自己有必要再修改一下那个故事的结局。

虽然赵云澜觉得他自己一个粗人并不适合这种舞文弄墨的事情,但是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他觉得有必要好好修改一下结局。

那样的结局会被人骂死的好吗?

赵云澜这样想着,沈巍忽然抬头,居高临下看着他,说道,“想什么呢?”

赵云澜摇摇头道,“没想什么。”

“什么都不许想,你现在只能想着我。”

赵云澜点点头表示同意,伸手勾住沈巍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笑道,“我们继续。”

沈巍笑道,“好。”

愿巍澜眉目依旧,岁月静好。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