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我的妹妹是腐女(上)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洒了进来,风吹起了淡蓝色的窗帘布。 pun把落地窗全打了开来,风更大了点,床上那粉红色的纱幔都随风舞动起来。

“哥,干嘛把窗打开,不知道没冷气我会睡不着吗?”

pun笑笑,说道,“就是让你早点起床,才故意打开窗的,我把没空调关了你就偷乐吧。”

躺在床上的pan异常郁闷,说道,“不就是新生入学嘛,没什么大不了,下午去报到也是可以的。”

“下午我有其他事情不能陪着你,所以还是早上先去报到,顺便带你熟悉一下环境,下午你就自己照顾自己吧。”

躺在床上的pan还不愿意爬起来,pun正想着要怎么样开口的时候,pan的手机铃声响起。 听着妹妹接了个电话之后,然后就风风火火地爬了起来。 pun很是好奇,究竟是谁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能让自家妹妹从床上爬起来?

“pan你这么急着起床要去哪里?”

pan笑嘻嘻道,“当然是去学校报到啦。” “可是你不说下午才去吗?” “刚刚我朋友打电话过来了,说迎新的学长特别可爱,我得去看看。” pun对此表示无语,形容男生可爱,这是自家妹妹对于男生最高的评价。

作为一名直男而言,pun实在接受不了自家妹妹那腐得无边的不切实际。 估计能让自家妹妹有冲动马上跑去学校的只有一种情况,就是那个所谓可爱的迎新学长,已经在自家妹妹的脑洞中,与漫画书的某些人物对应上来,然后又脑补了另一出大戏。 问世间腐为何物,直教腐女生死相许! 这是自家妹妹常用的话,pun表示接受不了,但他还是尊重自家妹妹的爱好。

pan急匆匆跑进了浴室,也忘记整理床铺了。 pun替自家妹妹整理了一下床铺,把床上的漫画书拿起放进了一旁的书架里去。 看着那满满一书架的腐漫,pun表示心好累。 然而心更累的是,自家妹妹分分钟想把他拉上腐路。当然,pun是拒绝的。 然而,也不知道是自家妹妹的影响太大,还是自己的错觉,反正自己最近对某人却是越发在意起来。 特别是某个他对自己想的那个他献殷勤的时候,自己居然觉得特别不爽。

pun在等pan的时候,纠结了许久才登录了某个贴吧。pun前几天在贴吧上发了一个求助贴,却一直不敢上贴吧看网友的回复。 今天,终于下了决心要去看看,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pun觉得自己都可以接受,反正在网上谁也不认识谁,自己也没必要不好意思。 可是看到那些回复,pun一下子傻了,他完全没想到这张贴居然有那么多的回复。 pun一一浏览过这些回复,让他觉得有点惊讶的是,那些评论居然都让他去表白!

问题是,他喜欢的人可是个男人啊!男人啊! pun就是纠结要不要继续这段暗恋,所以才上网求助,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在网上又遇到了一堆腐女,个个都让他直接去表白。 当然,居然也有腐男,好吧,他是不是真的该认真考虑一下,向某人表白?

pun浏览了一遍那些回复,其中一条让他觉得很有意思。 那条回复是这样的:我是直男,但是我也支持你去表白,真爱跟性别无关。 pun觉得那个直男回复果然很直男,他觉得他有点意思,于是就给那个人发了一条私信。

[我们交个朋友吧。] 当captain看到这条交友私信的时候,他正从倒时差的困扰中缓慢清醒过来。

captain觉得反正在网络上,谁也不认识谁,交个朋友聊聊天也不错,于是就顺手发了个“好”,然后附加了一个笑脸。然后就扔下手机,跑浴室去洗澡了。 冲进浴室,打开花洒的冷水,captain觉得整个人都舒服起来。 以前总取笑no经常早上洗澡,得早早爬起来。captain觉得他宁愿多睡一会,也不愿意早点爬起来洗澡。

然而,回到泰国他才知道,原来早上洗澡是很有必要的,毕竟天气太热,即便开了空调也是热得要死。 泰国跟日本简直就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captain六岁离开泰国,在日本生活了十三年。忽然回到泰国,他觉得自己非常不适应,不仅仅是时差问题,估计很多饮食习惯也都不习惯。 当然,天气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而且是最先让captain觉得崩溃的事情。

洗澡之后,captain换好衣服便下楼去。 yuri看到captain下楼,笑道,“cap,时差倒过来了没?” captain笑笑,说道,“还好,就是天气太热了。” yuri顺手把手中的果冻递去给他,说道,“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要吃吗?” captain接过果冻,笑道,“当然吃。”

yuri替他打开了果冻盖子,这才递了过去,又道,“饿不饿,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captain说道,“yuri,不用了,我待会就走了,不用给我准备吃的东西。”

yuri愣了愣,反问道,“你不住在这里?” captain点点头道,“我就是陪你回来探亲,总不能这两个月都住你外婆家吧?”

“没关系,我外婆很喜欢你。” captain却道,“我也很多年没回来了,总归也去看看我爸和我弟,所以我就回去住了。”

yuri觉得captain这话在理,便也没有再说什么,只道,“你要回去住也行,可是不许不来看我。现在你可是我男票了,总不能回来就把我扔到一边去了吧。” captain点点头表示应下她的话,脸上虽笑着,心底却是有苦难言。

captain匆匆忙忙吃完了果冻,yuri便让司机把captain送走,看着车子离开yuri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她一直知道,captain不喜欢自己,从小到大只把自己当妹妹看待。但是yuri贪心地觉得,只要两人好好相处,他总会爱上自己的。 本以为yuri以为自己还得等个三五八载,然而captain却忽然告白了。

虽然不知道从日本到泰国的航班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反正yuri从飞机上一觉醒来,下了飞机。 captain便对自己表白了,yuri幻想了多次,那个唯美浪漫的表白场景。 岂料那不过是两人挤在人群中等待行李的时候,captain靠在自己耳边轻声道,“做我女朋友吧。”

yuri觉得,这样的表白虽不浪漫唯美,但是她却十分满足。 虽然captain已经是自己男票,但是yuri觉得他似乎并不喜欢自己,仍旧把自己当妹妹看待而已。 看着他逃也似地离开这里,yuri有点不开心,可是却很快安慰了自己。

愁眉苦脸到笑容满面只是一瞬间的切换,yuri的表情堪称百变。 “他就是需要时间适应而已,没关系的。” yuri说完这话,便转身进屋了。

车子里面坐着的captain,转头看着yuri直到她进屋才坐正了身子。 手机忽然震动了几下,captain看了看信息。

[谢谢你,cap。] 看着yuri妈妈发给自己的信息,captain有点不知所措,这一声谢谢包含了太多的重量。 captain纠结了许久,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最后也就只发了一个笑脸过去,仅此而已。

captain拿着手机发呆,忽然铃声响起,看到no的电话,captain唇边扬起笑意。 “亲爱的弟弟,终于想起要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另一边的no,一脸没好气的表情,说道,“忘记跟你说,我们开学了,所以现在住学校附近的公寓。爸爸去国外演奏去了,家里没人。”

captain愣了几秒,说道,“你公寓在哪里?” no没多想什么,直接给他报了个地址,因为上午的迎新活动结束,下午又得有其他事情。 no忽然觉得,校学生会快把他们音乐社团的人当成苦力来使唤了。可是,不听学生会的安排那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要是学生会的人一不开心把他们社团活动的经费砍掉一部分,那他这个社长可就惨大发了!

所以为了社团,no简直就是个拼命三郎似的任由学生会的人使唤,而且无怨无悔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不满。

no正郁闷着,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no没好气道,“ohm,老子正郁闷着,哪里凉快哪里滚。”

“我还好心给你送了盒饭,居然让我滚?”pun的话刚落,no转身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pun笑道,“有必要那么震惊?” no点点头道,“当然震惊,谁不知道你会长大人日理万机?居然亲自给我送盒饭了,能不震惊?”

pun把饭盒递给no,然后又附上一支冰镇柠檬茶,说道,“剩下的资料我替你整理,你先吃饭吧,要不然待会又有新生来报道了。”

no接过盒饭和柠檬茶然后就在一旁坐下来吃了起来,pun便替他把早上的注册名单资料整理了一下。

“哥。”忽然的一声叫唤,让pun有点猝不及防,抬头便看到自家妹妹和她的朋友正一脸惊喜地看着自己和no。

pan走到no身边道,“学长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no笑道,“师妹好,我叫no。”

pan笑道,“P no 你是我哥哥的朋友?怎么没见你来我家玩过?……”

在pan想要继续往下说的时候,pun拉过自家妹妹,一脸严肃道,“pan 你这样不怕吓到人家?”

pan嘟嘟嘴,然后笑道,“哥,你们是不是很熟?” 看着自家妹妹那意味深长的笑意,pun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反驳而是有点害羞的感觉。

“哥,你想什么?”pan拉拉pun的衣袖说道。 pun摇摇头,说道,“你们怎么来这边了?” pan笑道,“那是因为……”

“pan,我们不是说去买饮料吗。”在一边沉默许久的sky连忙拉住pan的手。 pan反应过来,笑道,“哥,我们是去买饮料,路过这里了,然后就看到你了,正巧哈。”

pun半信半疑,觉得自家妹妹似乎在说谎,可是又觉得她没说谎的必要,正纠结着。 “sky。” 闻言,sky转身看向身后,笑道,“哥,你怎么也在这里?”

earn笑道,“这话不是该我问问你,新生注册之后你自己说要回家,怎么现在还在学校?”

sky笑道,“那是因为,pan要注册,我陪她,所以就不回家了。虽然回家也很近,不过省得麻烦了,明天第一天开学我可不想迟到。” earn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现在天气太热了,没什么事就别到处晃悠,回宿舍待着吧。”

sky点点头应下话,earn便把带过来的三支柠檬茶给了sky和pan。 pan接过柠檬茶,合十行礼问好道谢。

sky说道,“这是我哥,earn。” pan又行礼问好,“P earn 好。”

“pan该你了。”

pan拉过pun说道,“我哥,pun。” sky闻言,合十行礼笑道,“P pun 好。”

earn跟pan回礼之后,便悄悄退到no身边,说道,“本来给你带了三支的,但是你看到了,所以只有一支先将就将就吧,待会给你再买。”

no接过柠檬茶,笑道,你们文学社的柠檬茶不敢喝,代价太大了。” earn笑道,“上次那是代表文学社请你喝的,所以让你帮忙把我们的诗歌谱成歌曲,的确是我们麻烦你了。但是,这是我自己掏钱给你买的,跟文学社不沾边,放心喝吧。”

no还是有点不信服,earn却道,“不喝就拉倒。”说罢,便要把柠檬茶拿回来。 no却把柠檬茶藏在身后,说道,“东西都送人了,还能拿回去?”

earn看着no这样子,摇摇头笑道,“我也没说抢你,放心。” 看着两人的互动,sky把pan拉到一边的树荫底下,轻声道,“发现没,我哥跟no学长很般配啊……”

pan却道,“我倒觉得跟我哥比较般配啊。”

“no学长听说是音乐社长跟我哥文学社长才最般配。”

“我哥是学生会会长,他跟no学长才更加般配。”

“你哥太软萌了,攻不起来,no学长比较攻。可是,no学长又长了一脸可爱的脸,怎么办?” pan倒也没有反驳sky的话,说道,“我哥的确有点软萌,不过他可是是少女攻。”

sky反驳道,“no学长得我哥这种忠犬攻才比较好配。” pan正想反驳,却见sky一把拉过自己,两人看着眼前的三人。 虽然听不清楚三人在说什么,不过三人站在一起的感觉很微妙,有种特别的气息渲染着附近的环境。

pan和sky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激动道,“修罗场!” pan先开口道,“虽然我比较喜欢学长no跟我哥在一起,但是我更喜欢看修罗场。”

sky也点点头道,“虽然我也很想学长no当我大嫂,不过像我这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还是比较喜欢看修罗场。”

pan笑道,“哈哈哈,我们统一战线达成,专心看修罗场。” sky举起手掌看向pan,pan会意,笑道,“击掌为誓,很好。”

sky亦是一笑道,“我们以后就是盟友了,可不能随意偏帮任何一方。” pan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很好。”

看着眼前的修罗场,pan和sky都屏息凝神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的火药味。 然而,战争还没开始,no的好友就来扰局了。

ohm和mic走来的时候,pan和sky都兴奋得大叫一声,也幸亏及时捂住嘴了,这才没被人听到,要不然得多难为情?

想当初,sky和pan一起选择GM大学的时候,除了离家较近这个原因之外。最最最重要的原因是,这所学校办学向来人性化,所以也堪称男男恋爱的绝佳圣地。

而ohm和mic作为大二学生中著名的男男情侣,sky和pan来这个学校本就是冲这宣传来的。

ohm这人天生缺心眼,没留意到刚刚那恐怖的修罗场气氛,硬生生把它冲淡了。 mic倒是觉察到一点点猫腻,但是自然也不会丢了ohm的面子,当下也没有说什么。

修罗场氛围一下子没了,就可惜了看热闹的sky和pan。倒是no莫名地松了一口气,看着ohm觉得异常亲切。

ohm是过来帮no收拾整理东西的,而且知道no可能没吃午饭,特地带了面包条。 no接过食物,觉得ohm背后有光芒万丈,一下子把他拥进怀里。

sky和pan两人对视一眼,说道,“邪教?”

ohm挣开no,说道,“兄弟,我现在好歹也是有家室的人,你这样做我很为难。” no鄙夷了他一下,转身对mic道,“mic,不好意思,自小跟他玩惯了,得意忘形。”

mic笑笑,说道,“我知道,没关系,我也没那么小气。”

sky说道,“幸亏不是邪教,要不然就沉船现场了。”

pan附和道,“幸亏幸亏,修罗场就刚刚那三个就够了。”

pun看到自家妹妹还在一旁,便借机带着pan离开了。sky看着pan离开,也就马上离开了。 ohm看看no看看earn,说道,“mic在一旁等着,你们两个快帮忙收拾东西。”

no笑道,“就知道护着自家老婆。” ohm反问道,“难道我要护着你?” no郁闷道,“还是兄弟吗?”

ohm笑道,“兄弟当然是兄弟,不过想护着你的人多了去了,不差我这一个。” no随手给他一拍,说道,“胡说八道。” ohm摸摸自己头顶,郁闷道,“难得我说真话,你就当我胡说八道。摸摸你良心,会不会痛。”

no因为earn在旁边也没多说什么,只瞪了瞪ohm。 忽然,no的手机震动了几下,他看了看来电显示,看到是captain的电话,便对ohm和earn道,“我去接个电话。”

说完就跑一边去了,ohm很是奇怪道,“这小子从小到大没出现过这情况,难道是哪个妹纸的电话,不方便让我听到?”

听到ohm的话,earn看着no的方向,心里有点郁闷。

而在另一边接电话的no,很郁闷地道,“哥,干嘛了?” “我在你宿舍门外,开开门给我。” no愣了愣,说道,“你不是回家去吗,怎么去我宿舍了?” “回到家里,你又不在,有什么意思?”captain边说边把手上的行李放下,拿过刚刚买的面包吃了起来。 “好吧,你等我一会,我现在回来。”

captain跟no挂了电话,便坐在no宿舍门外等着,低头玩手机的时候,忽然有人大喊一声,“no,你怎么在这里?” captain抬头看着pun,却是一脸蒙逼的模样。 captain估计着这是自家弟弟的朋友,错把自己当成no。

因为回泰国前,captain特地剪了一个跟no一模一样的发型,就他们那长相即便亲父母也是难以分辨出来,何况他们这些外人? captain正想着要不要戏耍no的朋友一番,然后再表明身份。 然而,pun却忽然拉起captain的手告白了,“no,我喜欢你。看到你和earn在一起工作,我很嫉妒。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欢他,但是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和earn有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听完了pun的深情告白,captain吓得一脸苍白,自己好好一直男,为什么居然有点心动的感觉?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captain的手机铃声响起,唤回了他的神志,看到是no的电话,captain忙接了道,“你在哪里,赶紧给我回来。” no郁闷道,“我已经回来了,听到pun跟你告白,就躲起来了。”

听到那话,captain郁闷道,“我现在怎么办?” “你就先当着我,帮我拒绝了他吧,我实在不会拒绝人。” no不会拒绝这事,captain一向知道,只是没想到,居然连感情问题也不会拒绝!

captain看着pun一脸期待的模样,对no道,“这话好像我也说不出来,怎么办?” 就在captain拿着电话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pun的电话响了,看到是妹妹的电话,pun接完电话便离开了。离开前对captain道,“你先考虑一下好吗,我会等你回复。” 说完这话,pun就离开了。

看着pun离开了,no才偷偷摸摸地从楼梯口走了出来,开门带captain进宿舍,说道,“哥,怎么办?”

captain也反问他,“该问问你自己,人家是对你表白不是对我表白。” no无言以对,沉默许久才道,“可是我不喜欢他。” “既然不喜欢,你就直接拒绝吧。” captain边说边打开冰箱拿了一罐可乐喝了起来,no又道,“可是,不知道怎么样拒绝才好。”

captain郁闷道,“从小到大都是犹豫不决的人,最不会拿主意。” “哥,你知道就好,所以要不你帮我拒绝吧。毕竟,pun表白的人是你,所以你拒绝也是应当。”

captain白了他一眼,说道,“没门。” no郁闷道,“哥,你要是不帮我,谁能帮我?” no一撒娇,captain向来就没有办法招架的,最后经不住答应了no的要求。 “既然哥你答应了,所以今晚你就帮我去拒绝他吧。”

captain发现,自己是被自己这个弟弟吃得死死的。 好吧,拒绝就拒绝吧。 no把自己宿舍的备用钥匙给了captain便又赶回学校去了,离开前道,“pun跟我住同一栋楼,所以没什么别出去晃悠。”

captain应下了话,目送了no离开便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了。 登录贴吧,看到那个新加好友的人又给自己发了信息,好奇便点击进去看了。

[朋友,我刚刚对那个他表白了,可是他没回应我,怎么办?] captain愣了愣,那个人怎么那么傻,还问我怎么办了?我哪里知道怎么办? captain正想回复过去,然而想了想,便道。 [你的表白对象拒绝了吗?]

pun看到回复,当即也回了过去。 [没有拒绝,但是也没接受。] captain想了想,又回道。 [那个人估计对你也有点意思吧,要不然为什么不直接拒绝你?]

看到这话,pun刚被打击过的心情一瞬间就恢复过来。 然后,两人又在线上聊了好一会,最后因为captain身心疲惫便躺在沙发上睡了。 pun收起手机,觉得自己也不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刚刚的郁闷一下间便烟消云散。

下午的迎新活动,因为刚刚表白的缘故,pun便不在no面前晃悠了,几乎把所有事情都交代了下去。 而一下午都在no身边忙前忙后还兼买饮料送零食的earn,居然没发现pun的踪迹,他也乐得独占no一下午。

其实,对于pun的表白,no表示非常无奈,自己本来就一钢铁直男,没想到居然有一天居然会被同性表白,这打击还真不是一般大。 虽然no不是说歧视同性恋,但是自己明明不是这个属性。为什么会被同性表白?

no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喜欢萌妹纸啊! 在no发呆的时候,他没注意到一旁的earn已经盯着他看了许久。 要不是其他人的催促声,no怕是还会继续发呆中。 迎新活动总算是顺利完成,大家收拾好东西便都三三两两约饭了。

earn正要约no去吃饭的时候,ohm和mic便来找no了。 ohm经常带着自家男票招摇过市地找no吃饭,earn早已经恨得牙痒痒,奈何无计可施。 这不,no居然义正词严地拒绝了ohm的邀请,打算买盒饭回宿舍吃去。 听到这话,earn一脸郁闷的表情。

ohm似乎看出点端倪,笑嘻嘻凑近no耳边道,“好歹人家earn帮了你一下午,怎么着也得请人吃个饭吧?”

no想了想觉得这话在理,便转身对earn道,“earn,我请你吃饭吧。” 幸福来得太突然,earn毫无准备迎着no的这话,愣了三秒便猛地一个劲点头同意,说道,“好好好……”

ohm偷偷一笑,拉着mic便离开了,离开前悄声在earn耳边道,“no喜欢吃寿司。” earn一脸惊愕看着ohm的笑意满脸,ohm拍拍earn的肩膀说道,“不用太感谢我,以后记得请吃饭就好。”

no郁闷道,“ohm你好意思让earn请你吃饭?” ohm一脸正经道,“你问问他要不要请我?” no不明所以地看着earn,earn看着ohm,说道,“请不请还是ohm说了算。” ohm两手一摊,做了个无可奈可的表情,说道,“听到没?”

no虽奇怪却没有多问,把最后的工作处理了一下便和earn一起去吃饭了。 earn提议去寿司店,no自然是喜欢的。 no去寿司店喜欢坐在回转寿司的转台边,这样就可以拿自己喜欢的寿司了。

看着no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earn笑得一脸幸福。虽然earn并不太喜欢寿司这东西,但是no喜欢就得了。 吃了寿司没多久,no的手机抖动了几下,拿出手机一看, 发现居然是自家哥哥的电话,于是便忙拿着电话离开了座位。

“哥,怎么了?”

“话说,我刚刚打算出去买盒饭,然后遇到了pun,他说顺便帮我买盒饭,然后我答应了。”

听完这话,no瞬间有种想打死captain的冲动,说道,“都说,让你看到他就绕路走,干嘛还让他给你买盒饭?我明天在学校看到他,那得多不好意思。”

captain却道,“既然你觉得不好意思,不如明天我替你上课如何?”

“what?”听到这话,no瞬间完全不淡定了。

“说来话长,你吃过晚饭回来再说吧。”

no不得已,挂了电话,然后一脸生无可恋脸回到座位上去。然而,no已经没心思吃寿司了。

于是,随意打包了一盒寿司no便要回宿舍了。

本来说好是no请earn吃饭的,然而earn却悄无声息地到柜台去埋单了。

no非常不好意思,earn却道,“下次你得请我。”

no点点头应下话,两人在寿司店门外道别后便各自回去了。

然而earn却见no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怕他出什么事情,于是便偷偷跟着他,看到no回了宿舍楼,earn这才自己回去了。

回到宿舍,no第一时间跑去captain身边坐下道,“哥,你不会看上了pun吧?”

captain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哥我可是直男,有女朋友的。”

no奇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替我上课去?”

captain郁闷道,“明天yuri说,让我陪她逛街。但是,压根我就不喜欢她,当她男票也是迫于无奈。所以,要不明天你去替我应付应付她?学校那边,我帮你应付着。”

no奇道,“哥,一个女生而已,你也应付不来?”

“yuri可是我妹妹一样的存在,跟一般女生不一样。”

no自然知道这个yuri是自家哥哥的青梅竹马,只是这样的青梅竹马为什么就不能当恋人?

captain看出no的疑问,说道,“就是因为自小跟她一块长大,所以我就是把她当成妹妹。可是,现在她身患重病,她妈妈拜托我完全她的心愿。所以,我才被迫成为了她男票的。”

no愣了愣,说道,“哥,你这样不好啊,纯粹骗人。”

captain郁闷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但是yuri妈妈拜托我这样做,我能怎么办?”

no没有接话,captain又道,“明天我知道你只有选修的课,我替你去上估计也没问题的。所以,明天你就替我去和yuri约会怎么样?”

no还没接话,captain又道,“no,我会帮你处理pun的事情,你帮我处理yuri的事情,很公平嘛。”

no想了想,还纠结中,captain又道,“不接受反驳,就这么定了。”

no话还没说完,captain已经进浴室去洗澡了。

no叹了口气,说道,“既来之则安之吧。”

忽然,no的手机响起,看到是pun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这才接了。

“no,明天的选修课,帮我留个位置吧,我今天回家了,可能会比较晚到。”

听到这话,no伸手抚额,心里暗道:悲催,怎么不记得明天的选修课是跟pun一起上的?

pun听着电话那边一阵沉默,料想着no会不会不想跟自己一起上选修课,正不开心的时候,电话那边却回话了。

“好,明天见吧。”

听到no的话,pun瞬间开心爆了,挂了电话就直接躺沙发上看着no和自己的合照,笑得一脸春风得意。

敲门声响起,pun这才从沙发上坐起来,pan轻轻开门进来,看着pun道,“哥,跟你商量个事好不好?”

pun笑道,“往常不都直接要求的吗?”

“不知道你答不答应嘛。”

“说吧,我能答应都会答应。”

pan笑道,“P no 跟你熟不熟,下个月我生日想请他参加我的生日会。然后,他听说是音乐社社长,能不能请他到时候带上他们音乐社的成员一起过来表演一下。”

听到pan的话,pun想了想道,“我明天问问他吧,大概也没什么问题的。”

pan兴奋道,“人越多越好,所以哥你一定要帮我把P no 请来。”

“好。”pun点点头应下话。

pan任务完成,转身就出去了,回房便马上给sky发了信息。

[我哥答应了。]

看到信息,sky瞬间兴奋了,马上给pan打电话。

“sky,干嘛了?”

“兴奋啊,你生日那天我和我哥也去,修罗场啊,难道你不兴奋?”

pan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镜头,no站在中间,左手是自己哥哥,右手是sky的哥哥。

这场面,要是看到了,pan觉得这是她今年最好的生日礼物。

“pan修罗场的时候可记得不能站队,我们都是旁观者,记得了。”

pan应下了话,但是心底却希望自家哥哥可以跟P no一起的,毕竟P no实在太可爱了。

而另一边,sky跟pan聊完了电话,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敲门声响起。

sky从沙发上坐起来,对着门大声道,“进来。”

“哥,你怎么在家?”

“刚刚跟朋友出去吃寿司,知道你喜欢就顺便打包了一些回来给你。”

earn边说边把寿司放在桌上,sky立马丢了手机吃了起来。

看着自家妹妹那狼吞虎咽的模样,实在觉得有点可笑。

“你吃慢点,我又不跟你抢。”

sky看着自家哥哥一脸笑意的模样,把手上的寿司放进嘴里,然后放下筷子,拿过纸巾擦嘴。然后在沙发上坐端正,接着便一本正经道,“哥,我知道你不跟我抢。但是,你要不积极点,人家就来跟你抢人了。”

earn听着自家妹妹的话,愣了愣,然后装着一脸疑惑的模样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sky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道,“哥,在我面前不用遮遮掩掩,直接跟我说你喜欢P no就好了。”

听到这话,earn瞬间脸色都变了,sky倒是一脸淡定道,“哥,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爱情是不分性别年龄的。只是刚刚好,你喜欢的人跟你一样性别而已。”

earn听完了自家妹妹的话,忽然茅塞顿开醍醐灌顶,反问道,“我要不要跟他去表白?”

sky瞬间惊呼一声,一下子蹦到earn面前,握起他的手道,“哥,为了你的幸福,妹妹我支持你去告白,越快越好。”

虽然跟pan有了君子约定,但是私心里sky当然也喜欢自家哥哥跟P no一起的。

所以,sky觉得避免夜长梦多,第一件事就是让自家哥哥去告白。

“哥,不如明天就告白怎么样?”

earn吓了一跳,说道,“明天会不会有点快?”

“你再磨磨蹭蹭,人家P  pun先表白了可要怎么办?”

earn想了想sky的话,觉得有点道理,于是什么话也不说转身回自己房去了。

看着自家哥哥的样子,sky觉得明天绝对是个好日子,看来明天第一天上课就得逃课去了。不过为了目睹自家哥哥的爱情告白,逃课算得了什么?

幸亏earn不知道sky这些心底话,要是被他知道非骂死这个妹妹不可。

对于这个哥哥要去告白的事情,sky是偷偷瞒了下来,毕竟现在是有点各自为政了。

当然,各自为政也只占很小的位置,大部分也是合纵联盟。

sky这样想着,愉快地打起了小心思。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