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64(修罗场)

昨天的小意外,让钢炮因祸得福恢复了记忆。

但是,钢炮想把这个消息第一个跟暖暖说,所以他没跟任何人提起这事。

可惜,暖暖现在出外实训,所以他想等他实训回来亲自把这事情告诉他。

钢炮看了看手机,发现暖暖这一整天似乎都没回复过自己的消息,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钢炮也没有多想,只当他是有事情在忙。

不过,此时的暖暖却的确遇到了麻烦。

让暖暖和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实训第一天就遇到了狗血的欠薪闹事事件。

其实即便欠薪闹事倒也无碍,但郁闷的是,闹事者挟持了暖暖。

双方僵持了一上午,毫无进展,教头学长们在一边干焦急也是于事无补。可是,暖暖又明确说过,不可以把事情告诉钢炮,毕竟他来不来也是一样。

当地警局提前联系了医院,以防万一。

但是,让not没想到的是,医院派遣的人员中有god的存在。

god看到not的时候愣了愣,可更加惊讶的是,居然看到绑匪手中的暖暖。

暖暖被绑匪挟持,已经一早上没吃没喝了。可是,绑匪依然拒绝任何的食物和水,当然暖暖也只能跟着没吃没喝。

god看到暖暖一脸痛苦的模样,主动提出交换人质的建议。

绑匪不接受,然后god又提议过去一起做人质的想法,不过前提是绑匪得让他带些食物和水过去。

绑匪考虑了一下,觉得可以接受这个提议,于是god便带着食物和水过去了。

一开始的时候,已经有警务人员这样提议,只是绑匪觉得让警务人员拿东西过去风险太大。

而god正好是一身医生袍,绑匪以为他只是一名普通医生没什么威胁性,便同意让god带着食物和水过去了。

god过去后,绑匪率先检查了他一番,觉得没有异样,便拿过god手中的水咕咚咕咚喝了半瓶。

然后,god便拿着食物和水给暖暖递去。暖暖接过水,一仰头也没了半瓶。

放下水瓶,暖暖道,“为什么要过来?”

“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

“但我不是你的病人。”

“但你是我的医生,死寂的心因你而跳动。”

暖暖无言以对,拿过面包吃了起来。god也没有说话,安静地陪着。

大约十五分钟左右,暖暖忽然觉得有点晕乎乎的感觉,god似是心有所觉,早一步靠近暖暖一把扶住他。

另一边的绑匪似乎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当他觉察到那水有问题的时候,他已经轻飘飘使不上力了。

但是,愤怒让他把最后的力气用在手中的长刀上。

刀直奔暖暖的方向而去,god一手扶着暖暖,另一只手便硬生生地挡过了挥过来的刀。

另一边的警务人员虽然已经迅速赶来,但是god的手臂还是挨了一刀。

鲜血落了一地,可他固执地不肯放开扶着暖暖的手。当god看到not过来后,只说了一句,“暖暖交给你了。”

然后,他便昏过去了。

暖暖和绑匪喝下的水里掺杂了些许的麻醉药,god昏倒不久,暖暖也昏迷过去了。

god“英雄救美”的事情,被一些好事的学生发上了校园网上。一时间,此帖瞬间火了。

甚至于,有人挖出了god和暖暖以前的事出来。一时间,校园网上疯传教头学长脚踏两船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

好多人都以为,教头学长趁校园先生男票外出学习期间出外偷腥。

一时间,舆论纷纷指责暖暖的行为。

M看到这些言论,觉得十分无语,却又无能为力阻止。

M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看到是May的电话,M显然非常开心。

“M,我对不起你。”

一听这豪迈的声音,M觉得显然不是May的声音,仔细辨认了一下,反问道,“你是M-P?”

“现在才知道?”

M愣了愣,没有接话,电话那边又道,“刚刚看到校园网上的评论,我气不过就胡说了一通。”

M反问道,“你说什么了?”

“我就不小心把钢炮失忆的事情说漏嘴了。”

M愣了愣,小心翼翼道,“在哪里说的?”

M-P沉默了一下,说道,“你保证不骂我。”

“好,你说吧。”

电话那边又是一阵沉默,然后M-P回道,“饭堂。”

听到这话,M瞬间石化了,反问道,“饭堂?”

“对,就是在饭堂说的。”

M忍着发飙的冲动,暗道:我不骂你,简直想打死你好吧!

不过,毕竟是May的朋友,M只得把这话吞进肚子里,只道,“说了就说了,没关系了。”

M-P有点愣了愣,反问道,“不骂我?”

“骂你也没有用,不都已经出口了吗?”

“现在接下来怎么办?”

“不知道,我去跟钢炮说说这事情才行。”

“好,有什么情况记得跟我说说。”

“好。”

M挂了电话,先去又浏览了一次校园网,发现校园先生失忆的话题似乎冒了出来。

M纠结许久,却不知道怎么跟钢炮去说这件事情,只得给他发了信息,大致说了一下事情的始末。

gun从off口中知道这个事情,第一时间上校园网查了一下。正浏览校园网的时候,apple过来给他送水果盘。

看到gun一脸郁闷的表情,忍不住去看看gun的电脑。得知这个消息,apple第一时间跑到钢炮房间去,打算问问他准备如何打败god这个情敌。

岂料,钢炮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回道,“他是过去,我才是暖暖的现在和未来。”

apple妹纸觉得钢炮的话非常在理,却还是道,“但是,你暖暖学长这样跟god纠缠不清,你不生气?”

闻言,钢炮一瞬间变了脸色,apple笑道,“看起来是生气的嘛。”

钢炮没有应话,给M回了信息。

apple又道,“要不要你反击一下,看看暖暖学长究竟有多喜欢你?”

钢炮放下手机,转身看着apple反问道,“什么意思?”

“试着跟我在一起,看看你暖暖学长会不会生气?”

apple这话一说,钢炮笑道,“上次我在厨房抱着你,被他看到了,吃醋了。”

apple道,“这样一说,暖暖学长很在乎你吧。”

钢炮没有应话,心里却是不确定。即便他现在喜欢自己,但是他曾经的过往,钢炮还是纠结的。

apple见他没有应话,转身悄悄地离开了。

钢炮拿过电话首先给not学长打了一通电话,了解暖暖的情况,得知他没事,钢炮便也稍稍安心了下来。

“学弟,别在意那些过往,暖暖现在喜欢的是你。”

“嗯,谢谢学长提醒。”

“暖暖怕你担心,出事后一直不让我打电话告诉你这事情。”

钢炮沉默了一下,问道,“学长他醒了吗?”

“还没,麻醉药的药效还没过,估计再一会就醒了。他醒了,我让他给你电话。”

“好,谢谢学长,再见。”

“再见。”

not刚刚挂了电话,暖暖就醒过来了。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not一边说一边扶着暖暖,让他坐起来靠在床头。

“来喝点水吧。”not给暖暖递去一杯水,暖暖接过喝完,not正想让暖暖给钢炮打电话的时候,暖暖却道,“god怎么样了?”

not愣了愣,的确他也不知道,毕竟暖暖和god一起送来了医院,not便一直陪着暖暖,god那边似乎真没过去。不过,not知道god是在暖暖旁边的病房里。

“他在你隔壁病房,至于情况就不知道了。”

“带我过去。”暖暖这话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not只好带他过去了。

到了god的病房,暖暖和not进去后,发现病房里的god还没醒来,而病房里只有beam。

beam看到暖暖过来,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暖暖。毕竟,god现在这样子就是他害的,beam做不到笑脸相迎。但是,他却又是god在乎的人,beam又怎么可能恶语相向?

not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转身出外接电话,病房里只有beam和暖暖,和昏迷不醒的god。

“你知道god的专业是外科医生吧?作为外科医生,手对他来说就是跟生命一样重要的存在。而他,却舍了生命去救你。”

暖暖看了一眼一脸苍白神色的god,对beam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害他这样的。”

“你这话不应该跟我说。”

“我先走了。”

“难道真不能给他一个机会?”

暖暖沉默了一下,回道,“但是现在我只爱钢炮。”

暖暖说这话的时候,god已经醒了,不过却装着没醒的样子。听到暖暖的这话,god的心又被刺痛了一下。

说完这话,暖暖便离开了god的病房。not接完电话回来说,“老师刚刚打电话过来问你情况。”

暖暖没有接话,却道,“not,到时帮忙去咨询一下god的医药费用,毕竟他是因为我受伤的,而我不想欠他什么。”

not赞许地点点头,“的确应该你付医药费用,这样起码两清了。”

暖暖点点头道,“我爸妈知道这事情吗?”

“知道,你快打电话回去报个平安。”

“手机借我一下,我手机没电了。”

not把手机递去暖暖,却已经忘记了钢炮的嘱托,让暖暖给他打电话。

钢炮给暖暖发了几乎一天的信息,却一条没回。钢炮有点沮丧,看着落日情绪有点低沉。

评论

热度(53)

  1. qzuser1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