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65(*︿*修罗场)

昨天的意外,老师中止了实训课程,暖暖他们收拾好东西就回学校去了。

于是,本来的校外实训只能在校内进行。不过所谓的实训课程无非就是对着电脑做做工程设计而已,非常枯燥无味。

而作为失忆休学结束,暖暖第一次返校上课,他没想到还没到实训课室就遭到了钢炮后援会的轰炸。

那些师姐师妹情绪激动地控诉暖暖的劈腿行为,要不是not在一边护着,暖暖只怕就受伤了。

因为后援会的人数众多,他们的确寡不敌众。最后,只能出动了保安室,那些人才散去了。

一大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暖暖心情低落,看着自己许久没有回复的信息,暖暖也是心塞塞。

not看到暖暖这样子,便跟老师请了假,开车把暖暖送回了宿舍。

看着暖暖回了宿舍,not便打电话给钢炮,发现没人接听电话,然后又打电话给小gun。

电话响了许久,谢天谢地,终于被接了起来。

不过接电话的不是gun,而是off。

not也不想深究这原因,直奔主题道,“小gun呢?”

“在帮我收拾东西,我今天出院了。”off一边说一边吃着苹果,躺在沙发上,模样非常大爷!

“钢炮在你那边?”

“没有,他去医院拿身体检查报告。”

not沉默了一下,说道,“那就这样吧。”

说罢,not直接挂了电话,他估计着钢炮待会看到暖暖信息自然会去回复,自己也没必要多此一举了。

off放下电话道,“你表哥爸爸怎么样?”

“舅舅还好,就是要静养静养,舅母已经过去帮忙照看生意了。”

“就是说家里只有你和你表哥?”

“可以这么说,不过还有表姐和apple。”

“哦哦。”off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道,“那星期天我的生日宴,你们能来吗?”

gun想了想回道,“如无意外,那是没问题的。”

gun说完,把最后一件衣服整理好放进了行李箱,然后就道,“搞定了。”

off把苹果芯扔掉,检查了一圈,说道,“收拾得不错,我们回家吧。”

gun道,“帮你收拾好东西,我现在得去看看表哥,他一个人去医院我觉得非常对不起他。毕竟,他上次救那个小孩子弄伤了手臂还没痊愈。”

off郁闷道,“你究竟是我男票,还是钢炮是你男票?”

gun听到这话,非常开心道,“off学长吃醋了?”

off一把拉过gun,说道,“我不吃醋,我吃你。”说罢,低头吻住了gun。

两人正热吻,gun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两人。

off看了看gun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看到是钢炮,郁闷道,“真是无处不在。”

gun笑笑,接下了电话。

“表哥,你现在还在医院?”

“我已经拿到了检查结果,你不用过来了,我待会自己回去就行。”

“那好吧,表哥”

gun的话还没说完,钢炮已经挂了电话。gun看着手机愣了愣,奇道,“表哥,刚刚似乎有点不对劲。”

off接话道,“肯定不对劲,估计是看到了校园网上的帖子了。那些人也是无聊,暖暖和那个god的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还能翻出来说,真是无语极了。”

gun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但是一下子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off走近gun,说道,“还愣着干嘛?”

gun呆呆地应了话,拿着行李就和off离开了医院。

同样刚刚离开医院的还有钢炮,不过拿着检查结果的他没有回家,而是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

钢炮看到了暖暖发过来的信息,他不断地重复解释着自己跟god的关系。

钢炮明白暖暖的心意,本该开心的事情,但如今的情况却让他高兴不起来。

钢炮走到了一个小公园,随便找了一个僻静的位置坐下了。暖暖的信息还在不停地发过来,但是钢炮已经无心去看,随手关掉了手机。

不远处的欢闹声与自己的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钢炮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检查结果。

没想到,居然查出了自己是癌症初期,原以为脑中阴影是血块所致,岂料居然是癌症细胞的扩散。

的确,他们家族也有这个病史,钢炮祖父很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爸爸一直也身体不太好,不过所幸他爸爸没有这边病症。难道这是隔代遗传?

钢炮没有心思去考究这个问题,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暖暖,他究竟要怎么样做?

曾经听爸爸说过,祖父离世之后,祖母甚是艰难地把他们拉扯大。但是,最艰难的都不是生活,而是夜深人静时,孤寝独眠的心酸。

难道,他也得让暖暖过这样的日子吗?

钢炮越想越难过,要是暖暖以后也是这样可怎么办?

要是自己无法给他幸福,那就放手吧。

打定主意,钢炮便给apple打了一通电话。

“apple,帮我个忙吧。”

作为网瘾少年,M昨晚通宵打游戏,才刚刚睡着,却被手机铃声闹醒。

M非常生气,正想着那个不知死活的人打给自己,没想到居然是May。

好吧,虽然恼火得很,但M还是压制了自己的怒火。

“May有什么事吗?”

“你没看校园网上的消息吗?”

M愣了愣,回道,“什么消息?”

May非常郁闷地叹了口气,说道,“别问了,赶紧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完这话,May就挂了电话,M正准备打开电脑上校园网的时候,ork的电话也来了。

“M钢炮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M简直一头雾水,反问道,“什么意思?”

“你没看校园网?”

M真是郁闷了,又一个让他看校园网的,但是好歹你们得给时间我啊!

M还没接话,ork又道,“校园网上,有好几张钢炮和一个女的亲密合照,评论区现在一边倒,都说钢炮劈腿了。他不过失忆嘛,怎么就上升到劈腿这样的道德问题了?”

听到ork的话,M瞬间石化,然后又瞬间反应过来,回道,“我先去看看校园网再说。”

挂掉ork的电话,M打开校园网,热搜榜上就是钢炮和某女的合照,所谓的亲密合照也不过是两人手拉手的照片而已。M就非常不懂了,就是几张普通照片而已,为什么会弄出那么大的动静?

虽说钢炮失忆,但是M觉得钢炮就算失忆也不会移情别恋,但是眼前的那些照片却又让他不解。

M想了想,还是觉得打电话给钢炮问问比较好,然而却是关机状态。于是,M打电话给gun,告诉他校园网上的事情。

gun知道了这事情,第一时间上校园网,岂料一看就认出了apple来,连忙又打电话去质问apple,那些照片的事情。

apple妹纸表示非常无辜,她只是配合一下钢炮,好让学长吃个醋而已。

这是钢炮发合照上校园网的初衷,apple妹纸没想到现在舆论一边倒,都把钢炮骂得体无完肤了。

“现在要怎么补救?”apple对此表示非常抱歉。

“还能'怎么办,先找暖暖学长解释清楚。”gun想了想,回道,“还是把表哥和暖暖学长一起找来吧,省得麻烦,一次性解释完就好了。”

apple表示没有意见,却不知道去哪里找钢炮,他跟自己合照之后就离开了,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gun觉得事出有因,当务之急便是找到表哥问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一时间又无从入手,毕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

就在gun一筹莫展的时候,off看着手机忽地大叫一声,忙道,“gun,快过来看看。”

gun转身看了看off的手机,上面是一个直播平台,而直播里的主角正是自家表哥。

而站在自家表哥对面的是暖暖学长,暖暖学长旁边站的似乎是暖暖学长的前任,god。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学弟发上去的,似乎在学校附近。”

“这不就是侵犯隐私权?”

off瞪了gun一眼,回道,“我就问问你,要不要继续看?”

gun点点头道,“要。”

“不是说侵犯隐私权?”

“那是公众场合,没关系没关系。”说罢,gun马上抢过手机看了起来。

钢炮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暖暖和god,心情有一瞬间的低落,毕竟他们两人也是挺般配的。不过,随即又释怀了,他们如此般配,不正好吗?

暖暖看着站自己对面的钢炮,又看看god,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god看着暖暖,眼里全是他,而他却看着自己对面站着的钢炮。

god得知暖暖和自己那天的事情被发上了校园网,担心他会出什么意外,便从医院偷偷溜走了。

而让他没想到的却是,校园网上居然爆出钢炮劈腿的事情,所以god便去暖暖宿舍找他。

两人在宿舍楼下相遇,因为暖暖要去赴钢炮的约。所以,god也跟着来了。

三人站在学校附近的绿化带,异常的引人注目。况且,时值上午课程结束之际,放学的时候,学生们进进出出,自然便会路过绿化带。

眼看越来越多人围观,钢炮率先开口道,“学长,我们分手吧。”

语气平静如水,毫无波澜,却在暖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god看着暖暖神色有异,忍不住开口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暖暖?”

钢炮讥笑道,“这好像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吧,与你何干?”

god愣了愣,没有接话,钢炮又道,“你们既然还是纠缠不清,我也不妨碍你们再续前缘。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听到这话,暖暖双目含泪,泫然欲泣,却又故作坚强地不让泪水落下,如此模样实在让钢炮觉得心疼。

暖暖走近钢炮,正要开口,钢炮却一把推开了暖暖,说道,“别挡道,我要走了。”

说罢,钢炮头也不回地走开了,因为他怕稍有不慎,自己的心疼就会暴露,所有决心便会毁于一旦。

暖暖被钢炮一推,差点摔倒,god忙上前扶着他,忙道,“暖暖,怎么样,有没有摔倒?”

看着钢炮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暖暖所有的隐忍都化成泪水,夺眶而出。

“暖暖……”god的话还没说完,暖暖一把推开了god,说道,“我说过,我们已经完了,为什么你还不死心?”

god看着暖暖一脸伤心,安慰的话还没出口,暖暖又道,“要不是因为你,钢会误会我吗?都是因为你,他才这样对我。所以,请你以后别在出现在我面前了。”

说完,暖暖也离开了。

god立在原地,手上的绑带隐约可见鲜红血迹,阳光下异常夺目。

“off学长,他们刚刚究竟怎么回事了?”

“我哪里知道怎么回事,录像的人又站得不近,能看到图像你就知足了吧。”

gun没有应话,随手拿过自己的背包,说道,“off学长不好意思,今天就不陪你了,我先回去看看我表哥。”

off话还没说完,gun已经直接跑了出去,生怕off不让他离开似的。

off郁闷道,“我又不是不让你走,跑什么跑?我送你吧?”

gun摆摆手道,“学长还是好好在宿舍休息一下吧,我明天有空再来。”

“什么叫有空再来?”

“我最近经常逃课,再不去上课老师都要发现了。”

“你记得明天下课过来。”

“好。”

gun说完就急匆匆离开了off的宿舍,off一脸懊恼道,“早知道就不请病假那么多天了,一个人在宿舍无聊死了。”

“要不明天我也去上课?可是,怎么跟老师解释?”

off非常纠结着,似乎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原来gun对他而言已经那么重要。

评论(18)

热度(44)

  1. qzuser1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