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72

正午的阳光透过窗帘洒了进来,暖暖慢慢睁开了睡眼惺忪的双眼,然而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钢炮的笑脸。

“学长醒了?”

暖暖看着钢炮的笑脸,想起昨晚的事情,感到非常不自在,低头不语。

钢炮知道他害羞,也不打趣他,只道,“你手机上有很多未接来电,估计是你父母还有not学长他们打给你的。”

闻言,暖暖立马翻身起来,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马上给父母打了电话报平安,然后便给not他们一一发了信息,告诉他们自己安好。

暖暖在发信息的时候,钢炮一直看着他,直达暖暖把信息发完,这才发现自己钢炮紧盯的目光。

暖暖伸手往钢炮眼睛上一盖,说道,“不许看了。”

钢炮笑道,“现在才说,不觉得太迟了吗?”

暖暖自知不够他说,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只道,“你倒是给我说说,为什么隐瞒自己的病情,要不是apple告诉我,想是不是想瞒我一辈子?”

“apple?”钢炮表示非常不解。

“对,就是她告诉我的。”

看着钢炮一脸的疑惑,暖暖于是把所有事情给钢炮说了一遍,最后才道,“你现在明白了吗?”

听完了暖暖的话,钢炮简直不能太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apple的安排。

暖暖看他没有说话,然后又道,“现在你是不是该给我说明一下你的病情?”

闻言,钢炮却是一阵沉默,暖暖又道,“不就是初期癌症吗,我相信可以治好的。”

说着,暖暖便伸手拥着钢炮。钢炮伸手也回握住暖暖的手,说道,“但是我怕,要是治不好怎么办?”

“呸,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你长着一张祸害脸,还没祸害够我,老天爷不会让你回去的。”

闻言,钢炮低声笑了起来,说道,“学长,谢谢你。”

暖暖却道,“不是恢复记忆了吗,还叫学长?”

钢炮笑道,“老婆大人。”

暖暖满意一笑,回道,“这才是。”

钢炮正想回话,他的手机却响起来了。

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钢炮有点奇怪地接了电话。

接完电话后,钢炮一脸呆滞的表情,暖暖在他身边有点被他吓到了,连忙追问,“怎么啦?”

钢炮愣了一下,这才道,“刚刚医院打电话过来给我,说是我和另一个人的拍片记录弄错了,所以说我没得癌症。”

听完这话,暖暖也是一愣,许久才道,“真的吗?”

钢炮点点头道,“真的,医院打电话通知我明天过去医院,把那些资料还过去。”

暖暖笑道,“就是说,你没事了?”

钢炮亦笑道,“对,没事了。”

暖暖兴奋地大叫一声,钢炮也是异常激动,于是两人都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消息说出来。

梳洗用餐之后,两人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已是午后。当两人手牵手出现在off家里的时候,所有人都吓得一愣一愣。

毕竟昨晚连说话都勉强的人,却没有想到今天两人已经和好如初,这究竟什么情况?

off第一时间八卦一下,“暖暖,昨晚你是不是跟学弟在一起?说,坦白从宽。”

暖暖没有接话,钢炮笑道,“是。”

然后,教头团学长一起起哄。

暖暖有点不好意思地低着头,钢炮靠在暖暖耳边说道,“怕什么,以前又不是没被取笑过?”

暖暖没有接话,依然低着头。

not笑道,“这是好事。”

滚哥接话道,“既然是好事,今天要不要继续开派对祝贺一下?”

off忙道,“主意不错。”

一边的gun却道,“今天是周一,我们集体旷课了啊!要是今晚继续,明天不是又得旷课?期末成绩都不想要了吧?”

off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怕什么,大不了补考。”

gun没有理他,走到钢炮面前道,“表哥,apple今早离开了,说是快到期末准备考试。”

听到这话,钢炮大概也明白她为什么逃了。忍不住笑笑,问道,“她有说什么吗?”

“她让我跟你说,祝福你们永浴爱河,永结同心。”

钢炮依然一脸笑意,gun又道,“表哥,今天医院好像有打电话过去家里,说什么检查资料有误,什么意思?”

gun这话一说,钢炮只得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众人一下子便恍然大悟了。

off说道,“所以说,之前那些就是一场误会。”

not道,“解开误会就好。”

滚哥道,“现在是皆大欢喜了。”

gun却道,“我倒是好奇那个忽然被告知自己得病的倒霉鬼。”

off问,“你好奇什么?”

gun道,“好奇他怎么样面对现实,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off给了他一记白眼,说道,“别人的事管那么多干嘛,你表哥没事不就得了?”

gun觉得此言有理,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表哥,明天下午我没课,我陪你去医院吧。”

钢炮知道暖暖他们大三几乎天天满课,所以也不想他奔波劳累,可暖暖却一直说想陪自己去医院。

现在,既然有gun相陪,钢炮看了暖暖一眼。暖暖明白钢炮的意思,回道,“那我明天去上课了,让gun陪你。”

两人没有言明,却彼此明白对方的心意,只一个眼神,已经心意想通。

off把两人对视的照片发上了一年生的聊天群里去,一瞬间炸了。

A: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B:学长和钢炮肯定还是一对,那些说钢炮劈腿的人肯定眼睛有问题,没看到他们那腻歪的眼神吗?

C:我就说,上次那些事情肯定是造谣中伤钢炮的。

D:钢暖CP永不倒!

E:同意同意……

F:话说,有没有知情者报道一下,满足一下我们的八卦心。

G:求科普……

……

群里的讨论瞬间把off的照片淹没了,not看到群里的言论,瞬间笑了,忍不住回了一句:就是小两口打情骂俏。

滚哥继续补充:这两人就是戏精,大家都被骗了,包括我们!

然后,滚哥还在后面加了一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可怜表情!

暖暖看到他们笑得如此反常,拿着手机看了一眼,说道,“你们才是戏精,都欠你们一座小金人。”

暖暖然后在群里说道:没那么夸张,那些照片本来就很正常,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乱说话而已。

钢炮随即说道:对,就是某些脑残的人做出来的事情。

暖暖看了钢炮一眼,说道,“有这么骂自己的吗,你脑残了,我还喜欢你,我岂不是更加脑残?”

钢炮笑道,“我是因为太爱你,所以才变傻了。”

暖暖没有回话,白了他一眼。

一边的教头团学长,齐齐给他们白眼,说道,“狗粮太多了!”

钢炮和暖暖两人对视一眼,齐声笑道,“我们喜欢撒狗粮。”

然后,学长们都不想理会他们,又在群里发吐槽消息。

M看到群里消息的时候,讨论已经结束了,因为他昨晚睡得太晚,所以早上请假没去上课。他醒来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又是被抛弃的那个。

说好的兄弟情呢?怎么钢炮的事情,自己似乎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M拿着手机哀怨地给钢炮发了消息。

[我好歹也是你老铁,怎么你的事情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

钢炮看到M信息的时候,正和暖暖在宿舍收拾东西。

看到钢炮一脸好笑的表情,忍不住凑过去看他的手机,于是就看到了M的信息。

“0062,话说你以后再敢不提前给我报备情况,小心我惩罚你。”

钢炮立马回道,“暖暖又不是M,他不知道的事情老婆大人总归也会知道的。”

暖暖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快去把剩下的家务处理一下,我们好出去吃饭。”

钢炮笑道,“只是吃饭吗?”

“要不然?”

钢炮凑近暖暖的脸颊,一脸期待道,“我想和暖暖吃饭电影直落怎么办?”

暖暖很认真地看着钢炮道,“你想约我?”

钢炮也很认真地点点头。

暖暖看着他道,“那还不快点清洁?”

闻言,钢炮笑道,“马上。”

M的信息又来了。

[今晚请我吃饭,好好让我审问一下。]

钢炮看了一眼不远处擦拭桌子的暖暖,笑着回了信息。

[可是今晚我跟学长有约了。]

看到回复的信息,M瞬间被塞满了狗粮,好吧,晚饭估计可以省了。

第二天一早,gun就找上门了,钢炮打开门看到gun站在宿舍门外,有点惊讶。

此时的暖暖还在赖床,钢炮也才刚刚梳洗好。

gun郁闷道,“表哥,虽然我知道你们感情生活很丰富,但是也该有点节制吧?”

钢炮表示无语,能告诉他,他们昨晚只是盖着被子纯聊天吗?

可是,真要这么说,岂不是越描越黑?钢炮想想,还是作罢!

gun安静地坐在一边,看着那两人的花式狗粮,真心觉得自己没吃早餐是正确的!

等两位主角梳洗打扮吃过早餐后,出门已经快午饭时间了。

在gun不停地催促下,两人总算赶在钢炮那主治医师下班前到了医院。

gun敲开了那主治医师的办公室门,进门就愣住了。

“pick学长,你怎么在这里?”

那主治医师一看相方居然认识,愣了愣,说道,“他就是跟你表哥调换了检查结果的人。”

gun没有接话,脑海里一直回响着主治医师的话。

评论(8)

热度(43)

  1. qzuser1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