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74

翌日,钢炮陪着暖暖去了机场。同去的还有off,只因昨晚他的心神不宁,钢炮和暖暖怕他一个人开车回家比较危险,便执意让off留在暖暖宿舍里休息了。

off看着不远处的暖暖和god正在谈话,忍不住对身边的钢炮道,“学弟,就那么放心暖暖?”

“我相信他。”

只四个字,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与信任。off有点惭愧,毕竟gun刚刚遇上了前任pick,自己就已经紧张兮兮了,信任这话实在说不出来。

难道是自己对自己太没信心了吗?

钢炮似乎看出他的心思,笑道,“off学长要对自己有信心 ,虽然pick学长跟小gun一起过,但那都是过去时了。”

off点点头,没有应话。

忽然,暖暖向钢炮挥挥手,示意让他过去。钢炮愣了愣,这才走了过去。

看到钢炮,god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可以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或许,自己已经放下了吧。

god伸出手对钢炮道,“作为暖暖的好友,祝福你们。”

钢炮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回道,“谢谢你。”

暖暖站在一边,唇角微扬,三人站在一起竟然意外地和谐。

off正百无聊赖地玩手机,看到三人和谐的画面,off拿手机拍下了这一幕。然后顺手把照片发上朋友圈,配字是:送机,无聊。

然而,让off没想到的是,评论的重点不是off大爷是否无聊,群众关注点是,和谐的三人行。

目送god进了安检,暖暖和钢炮就离开了,off把他们送回了宿舍,便也离开了。

回到宿舍,off打开电脑,本想用校园网上的资源复习一下,然而看到校园网上的热搜一下子就愣了。

那张和谐的三人行,不就是自己刚刚发上去的吗?让off没想到的是这照片已经被人发上校园网上了,然后看到校园网上惊现了一大堆的福尔摩斯。

评论一,看照片就知道我猜的没错,校园先生如此正直的人怎么会劈腿。肯定是小两口吵架,教头学长故意找人来让校园先生吃醋的。然后,校园先生又找人来反击。

评论二,看三人这么和谐,怎么可能是情敌。而且看到校园先生的手没,握着教头学长的,紧紧地,怎么可能有第三者插足他们,简直笑话。

评论三,之前发布校园先生劈腿消息的人,估计是嫉妒吧。人家恩爱着啊!

……

评论区的内容几乎一边倒,全是说教头学长和校园先生的爱情故事,要不是知道真相,off估计会被这样的评论说服了。

off丢开电脑,拿着手机躺在床上,给gun发了消息。

[在干嘛呢?]

off看着手机,期待中的秒回没有出现,然而时间都过去半小时了,gun还是没有回信息。

off心神不宁,最后觉得还是直接给gun打电话,然而听到的却是: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off马上给钢炮打了通电话,此时的钢炮正在宿舍和暖暖一起复习功课。

看到off的电话,暖暖说道,“估计是问gun的事情。”

钢炮点点头,说道,“off学长看来对gun很上心了。”

说完这话,钢炮接下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off已经开口了。

“学弟,gun的手机关机了,会不会出事了?”

钢炮听出off语气中的担忧,安慰道,“没事的,估计就是手机没电了。”

“你打个电话回去问问,他是不是在家?”

“好的,我让gun给你回个电话。”

钢炮跟off说完,挂了电话,暖暖看着他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gun可能有点心烦,手机关了。off学长很担心,所以给我打电话了。”

暖暖笑道,“off这人,我还真没看到他为谁这么紧张过。”

钢炮却是一脸严肃脸,没有接话。暖暖又道,“怎么了?”

钢炮叹了口气道,“off学长这么紧张gun,是不是好事谁也无法估计,因为gun以前很爱pick学长。”

暖暖愣了愣,没有说话。

钢炮看他这样,说道,“不过他们的事情,我们还是少掺合,暖暖快复习功课吧,要不然你的学霸地位不保。”

暖暖点点头,拿过书继续看起来,却是心不在焉了。

钢炮拿着手机到外面阳台去打电话给gun,不过打的既不是家里的固定电话也不是平常在用的那个电话,而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电话里想起了嘟嘟的声音,钢炮舒了口气,看来自己还是猜对了。

此时的gun正在公园里拍摄照片,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愣了愣,因为这个号码只有表哥一个人知道,那是属于他们两个的秘密。

可是,这时候表哥不是在陪着暖暖学长吗,怎么有时间给自己打电话?

gun接起电话,“表哥,怎么了?”

“总算是找到你了,off学长找不到你,所以让我找找你。”

gun没有接话,坐在长椅上,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分类着刚刚拍摄出来的照片。

“你又在公园拍照了?”

“哦嗯。”

钢炮知道他一有不开心的事情就第一时间跑去公园拍照,不把带去的胶卷拍完绝不回家的那种。这习惯,从他初中开始就一直没断过,每次只要不开心都是拿着相机往公园跑。

因为拍完照片后,gun会亲自洗出那些照片,独自待在暗房的感觉是gun特别喜欢的。

“你快给off学长回个电话吧,估计他也找你很久了。”

“好。”

gun看着那些用拍立得拍出来的照片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着钢炮的话。

看着拍立得里的照片,gun觉得应该还是亲自洗出来的照片会漂亮许多。

“off学长知道了你和pick学长的事情了,你打算怎么办?”

gun分拣照片的手愣了愣,沉默许久才道,“off学长当时说什么了吗?”

“没有,所以你最好跟他好好沟通一下。虽然我不知道你对off学长什么感情,但是当断则断,否则受伤的会是三个人。”

“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你现在给off学长打个电话吧。”

“好的。”

两人挂了电话,gun看着另一个关机的手机,愣了愣,这才开机了。

一开机,一大堆的信息发了过来,未接来电,未读信息,反正就是一大堆,而且都是off学长发过来的。

gun把信息读完,然后这才给off打电话。

接到gun的电话时,off正在宿舍吃着泡面,看到gun的电话,off马上丢了筷子。

“gun,你在哪里?”

“公园。”

“吃过午饭了吗?”

gun听到那话忽然就笑了起来,时间已经快下午两点了,现在才问这问题实在有点搞笑。

不过,gun顾着拍照,的确也没有吃午饭,现在off学长说起来,他还真有点饿了。

“gun,怎么不说话了。”

“我饿了。”

“没吃午饭?”

“没有。”gun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对off撒娇起来,说道,“off学长给我去买吃的吧,好不好?”

off一边拿过车钥匙,一边拿着电话,边走边说 “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还有你在那个公园,我现在过来。”

听到off的话,gun心里一下子暖暖的,原来这就是被人宠着的感觉吧!

off跟gun通完电话,开车去买吃的,买完了就直奔gun的所在的公园去了。

到了公园,off拿着食物,准备给gun打电话的时候,gun却已经在公园门口等着他了。

看到off,gun也是一脸兴奋的模样。off觉得,这样的gun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不过,off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不管他是什么模样,自己爱了就爱了,爱他就该接受他的所有。

gun带着off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在长椅上坐下,两人便一人一个面包啃了起来。

“不知道买什么,所以就都随便买了一点点。”

听到off的话,gun有点想笑。因为,off说的一点点其实不是一点点,因为off除了买面包还有一些饼干零食,那一大堆的东西,gun觉得他们两个要是出外露营个一两天也不怕没吃的。

所以,这“一点点”的东西的确惊人!

两人没有说话,安静地吃着东西。off一边吃一边看着gun用拍立得拍下的照片。

很多都是动物图,有流浪猫狗的照片,也有别人家的宠物图。还有少量的风景照,他自己却没有自拍照。

“为什么没有你的照片?”

off这话问得很自然,可gun却听得一点都不自然,似乎很久没有拍过独照了。理由是什么,自己忘记了吗,或者只是刻意忘记了吧!

gun没有回话,却道,“我拍的照片怎么样?”

off从里面抽出一张狗狗的照片道,“我觉得这张最可爱,你拍狗狗的照片很可爱。”

gun愣了愣,那句似曾相识的话,曾经也有人这么说过。

off没有留意到gun的脸色有异,继续自顾自道,“你以后就独独拍狗狗的照片就好了。你很喜欢狗狗吗?你喜欢什么品种的狗狗?我小时候曾养过一只柯基,你养过什么狗狗?……”

off的自说自话,gun完全愣在一边,脑海中闪过那些曾经的画面。

忽然,gun的手机铃声响起,off终于闭嘴了,看着gun道,“你电话响了。”

gun慢半拍,终于回神过来,说道,“哦。”

看着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gun有点奇怪。

“你好。”gun接起了电话,就说了两个字。

电话那边,那个人似乎说了一大堆的什么事情,但是gun完全记不得了,他脑海中唯一记得的就是:pick学长在医院急救。

挂了电话,gun马上回神过来,说道,“off学长,送我去医院。”

off愣着,还没来得及问话,gun又道,“pick学长在医院。”

off张着嘴没有说话,似乎一切的疑问都在那个名字上终结了。

看着gun一脸紧张的神情,off似乎已经明白,他的gun似乎还不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他的心里原来还有别人!


评论(5)

热度(36)

  1. qzuser1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