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77

送走了gun和off,pick站在阳台上看着落日,给gun发了一条短信。

[你很喜欢那个off学长?]

gun收到短信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off,然后回了短信。

[对,我很喜欢他。]

pick虽有点难过,却也有点开心。

[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喜欢他吧,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收到短信的时候,gun情不自禁笑了。一边的off看到gun的笑容,奇道,“笑什么?”

“没什么。”

off明显表示不信服,又道,“真没什么?”

gun正不知道怎么回话的时候,忽然收到钢炮的短信。

“我舅父身体没事了,舅母打算和他去旅游放松一下。”

这样的说辞,off表示毫无疑问便没继续追问,说道,“想去哪里吃饭?”

gun向来对这个没意见的,漫不经心道,“你决定就好。”

off看他只管玩着手机,有点小郁闷,便道,“那我们回家自己煮吧。”

听到off的话,gun愣了愣,随即道,“off学长要为我下厨?”

看着gun一脸的兴奋,off的小傲娇又来了,倒头给了他一盆冷水。

“只是最近吃腻了外面的东西,才想回家自己煮。而且,你要帮忙。”

gun却道,“让我帮忙倒是无所谓的,但是我怕我会拆了你厨房。”

off笑道,“拆了就拆了,你喜欢就好。”

猝不及防的甜言蜜语让gun有点不习惯,反问道,“off学长你怎么啦?”

off听到gun的话,也是无奈,回道,“我就是偶尔说个甜言蜜语怎么啦?”

“可我不习惯。”

gun的抗议无效,off直接了当道,“听多了就惯了。”

off的话让gun开心无比,可脸上却还是一副郁闷的表情。

off看他那样子,又道,“还不是怕你被你pick学长拐跑了,所以我得多给你说说我的甜言蜜语。”

gun瞬间秒懂,因为刚刚在病房的时候自己一直跟pick学长聊天,似乎是忽略了off学长了。

不过知道off学长这么紧张自己,gun在心底窃喜。

不过窃喜归窃喜,gun还是得给他打个预防针,省得他胡乱吃醋。

“off学长你就放心好了,对我而言pick学长只是学长。你才是我的男票,明白吗?”

gun的话给off吃了定心丸,笑道,“你是这样想才好。”

gun没接话,说道,“我好饿,能不能快点回去煮饭我吃。”

“好好好,想吃什么?”

“其实我不挑吃的。”

off没有接话,一脸无奈,说这话岂不等于决定权在他手上?好吧,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

off正想着要准备晚餐吃什么,手机铃声响起,gun从他包里拿出手机道,“是not学长的电话。”

“帮我接吧,开个扩音。”

gun按下接听键,开了扩音,把电话递去off嘴边。

“off你怎么不来上课,兄弟为了帮你找借口也真是拼了老命。人家暖暖毕竟是学霸,老师总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你off大爷期末考试成绩不拖累班级平均分已经很好了。拜托,没有学霸的才能起码得有个学渣的拼劲好吧?”

听着not说了一大堆,gun忍不住笑了,off瞪了他一眼,然后对着手机道,“明天我就去上课,争取期末考试成绩在平均分以上,这总可以了吧。”

“希望你说到做到,要不然老师都快不放过我了。”

“明天开始,麻烦兄弟帮我划划重点,争取拿个好成绩。”

not郁闷道,“凭什么让我帮你复习?”

“谁让你是年级第二,要不我也可以去找年级第一,不过人家暖暖估计也不希望看到我,所以我只能找你啊。”

“你还大条道理了是吧!”

“对。”

not表示无语,不过也只得答应了off的要求。坐在not身边的暖暖,刚刚把off的话都听到了,笑道,“兄弟就辛苦你了。”

not郁闷道,“知道你要跟你家钢炮一起复习功课,我们也不敢打扰你们。”

暖暖但笑不语,not接着又道,“期末考试后就是你的生日了,有什么安排?”

暖暖愣了愣,反问道,“我生日快到了吗?”

not一脸无可奈可的表情,说道,“待会你家钢炮过来接你,你问问他你生日是多少号。”

说曹操曹操就到,钢炮敲响了not的宿舍门,not过去开门说道,“麻烦钢炮学弟告诉你家暖暖,他生日是多少号。”

钢炮笑道,“not学长,暖暖不记得他自己的生日?”

not点点头道,“跟他朋友那么久,坦白说,他对自己的生日时间是没这个概念的,从来都是我提醒他的。”

钢炮笑笑道,“谢谢not学长,不过以后我也会提醒他,省得他连自己生日都不知道。”

“钢炮学弟,真是辛苦你了。”

钢炮笑笑没有接话,一边的暖暖说道,“很好笑是吧,不记得自己生日有什么奇怪,反正有人记得。”

钢炮接话道,“暖暖说的对,反正我会记得。”

not翻了一个白眼道,“你们欺负我这个单身狗是吧?”

钢炮暖暖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not又道,“以后也不让暖暖过来跟我一起复习了,你们的狗粮给我撒外面去。”

暖暖说道,“不想吃狗粮,快找一个人跟你一起撒狗粮就好了。”

not没有回话,直接对钢炮道,“学弟请马上领走。”

钢炮笑道,“谢谢not学长陪暖暖复习,我们先走了。”

说罢,也不等暖暖说话,钢炮拉起暖暖的手就离开了not的宿舍。

暖暖一边走一边吐槽not,都已经出了宿舍楼暖暖还吐槽不停,钢炮非常好笑道,“暖暖还想一直说?”

“好吧,不说就不说了。”暖暖没有继续吐槽,说道,“饿了,吃饭去。”

“暖暖想回家吃还是出去吃。”

暖暖想了想道,“不回去吃也不出外吃。”

钢炮愣了愣,暖暖又道,“去我家吃。”

钢炮又是一愣,反问道,“确定?”

暖暖很认真地点点头道,“当然确定。”

“为什么忽然去你家吃饭?”

看着钢炮一脸不解,暖暖也是无奈!

虽说钢炮一向聪明,可是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这不那么简单的事情还想不透?

“0062,我这算正式带你回去见爸妈,懂不?以前你一直让我带你回去,现在这不就带你回去了。”

钢炮反应过来,笑道,“所以说,我这算正式见家长了?”

暖暖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声,说道,“别胡言乱语,就是回去跟我爸妈和哥哥嫂子吃个饭,别想太多。”

钢炮点点头,笑道,“好,绝对不会想太多。”

但是,也绝对不会想得太少!

于是,两人就一起去了暖暖的家里,因为去买了一些礼物的缘故,耽搁了一些时间,他们回家的时候已经挺晚。

钢炮一进门就不停地道歉,毕竟让所有人都在等着他们开饭,他觉得非常抱歉。

暖暖解释道,“其实路上塞车很严重,所以也不能完全怪我们。”

暖暖妈妈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一家人吃个饭而已,没所谓等不等,就是图个团圆整齐。”

暖暖的嫂子接话道,“妈妈说的对,我们快入席吧。”

暖暖的爸爸说道,“钢炮快过来这边坐。”

暖暖的哥哥看了钢炮一眼,没有说话。钢炮明显感到哥哥对自己的敌意,忽然有点戚戚然。

暖暖的嫂子笑道,“今天一家人开开心心吃个饭,你干嘛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暖暖哥哥瞪了钢炮一眼,说道,“没什么。”

暖暖嫂子瞪了他哥哥一眼道,“今晚想跪键盘?”

暖暖哥哥郁闷道,“老婆大人说得对,一家人吃饭就得开开心心。”

听到那话,暖暖嫂子笑着点点头,“就是这样。”

六人分别落座,然后起筷,一家人有说有笑倒也其乐融融。

只是,暖暖的哥哥似乎一直对钢炮怀有敌意,钢炮也是无奈。

饭后,暖暖爸妈出外散步,暖暖嫂子清洁整理厨房,暖暖上楼去收拾一下要带走的东西。客厅里,只有暖暖哥哥和钢炮。

钢炮率先开口道,“哥哥,请问你为什么对我怀有敌意?”

这话一说,暖暖哥哥瞬间炸毛,说道,“暖暖是我宝贝弟弟,现在被你随便勾搭走了,你说我能不敌对你?”

听到这话,钢炮笑笑,回道,“哥哥放心,他不仅是你的宝贝弟弟,也是我的宝贝暖暖。”

听到钢炮的这话,暖暖哥哥总算有点和颜悦色,毕竟是弟控,暖暖又是团宠,紧张一点也是可以理解。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的事情,以后再胡乱勾搭妹纸,看我怎么收拾你。”

钢炮一脸信誓旦旦道,“哥哥请放心,我绝对是一心一意对暖暖的。”

暖暖哥哥还想继续训话,暖暖嫂子从厨房出来道,“你要是吓跑了钢炮,看暖暖怎么收拾你。”

暖暖哥哥没有回话,心知自己老婆说的也是实话。

钢炮笑道,“嫂子说笑了。”

暖暖嫂子继续道,“我说的可都是实话。”

钢炮笑了笑,又道,“嫂子性子实在可爱直率。”

暖暖嫂子还没接话,从楼上下来的暖暖便道,“我家嫂子是幼儿园老师,跟着小朋友混多了,自然直率可爱。”

钢炮笑笑,没有说话。暖暖又道,“我们走了。”

暖暖哥哥道,“不在家过夜?”

暖暖摇摇头道,“都要准备期末考试了,明天有专业课,一定要刷个脸,要不然老师以为我经常逃课,评定表写个不及格怎么办?”

暖暖哥哥无话可说,暖暖嫂子笑道,“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好。”

钢炮给暖暖哥哥嫂子道别后便两人离开了,哥哥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有点郁闷。

暖暖嫂子却道,“难道你没看出来,他们相爱吗,既然相爱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但是他们两个是……”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可暖暖嫂子明白,回道,“即便是同性又如何,爱情就是爱情,与性别无关。”

暖暖嫂子看了一眼渐渐消失在路灯下的背影,说道,“一切随缘,姻缘天定。”






评论(5)

热度(45)

  1. qzuser1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
  2. 🌸hello暖暖.沈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