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晴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年生脑洞84

清晨的阳光落在阳台上,一切都是美好温暖。

然而,躺在床上的暖暖看着阳光明媚的室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因为没理由逃课啊!

“暖暖,快起来了,要不然要迟到了。”钢炮边说边给他收拾好校服,然后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看着他。

暖暖抬头看着钢炮收拾整齐,一脸笑意看着自己,每每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自己就像被盯着的猎物似的。

“知道了。”应话后,暖暖拿过校服就走去洗漱室。

钢炮依旧背靠洗漱室外的墙壁等着,瞥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说道,“暖暖快点,时间有点赶。”

“知道了。”暖暖一边应话一边把手巾放好,一边把衣服的扣子扣上一边走出洗漱室。

“早餐回去再吃吧,要不然就迟到了。”钢炮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拿着两份早餐站在门口。

“我书包呢?”

“拿了。”钢炮晃了晃他手上的书包,暖暖没有说话出门关门一气呵成。

出了宿舍门,到了楼下,钢炮直接拉暖暖上了一辆车。

暖暖还没来得及问话,坐在驾驶座上的ork转身过来道,“学长早。”

暖暖一愣,问道,“ork,怎么是你?”

“开车吧。”钢炮对ork说道,然后又对暖暖道,“还不是因为你睡过头了,所以让ork载我们一程,要不然要迟到了。”

开车的ork笑道,“知道你们恩爱,但是能不能别在我面前秀恩爱,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吗?”

ork一脸的郁闷,暖暖说道,“我们哪有秀恩爱?”

ork更郁闷,回道,“看来学长是还没睡醒,听不懂我意思。”

一边的钢炮笑道,然后轻轻靠在暖暖耳边道,“ork是说,我们晚上太恩爱,所以暖暖你早上起不来。”

“我起不来完全不是这个原因好吧!”暖暖这话一说,ork笑道,“哈哈哈,暖暖学长怎么发现你越来越可爱了呢!”

钢炮笑笑没有说话,暖暖接过钢炮手上的早餐,一脸郁闷。

“到了。”ork先把暖暖送去他们的教学楼,送走了暖暖然后就开车去图书馆。

“以前学长做教头的时候,真没发现学长那么可爱。”ork一边说一边背起书包。

钢炮迷之微笑,没有应话。

要是你们早发现他那么可爱,我岂不更加难追?

ork和钢炮两人到图书馆的时候发现,M居然已经在图书馆了。

看到M坐在图书馆,两人都是一愣,ork惊道,“网瘾少年,难道昨晚没打游戏机?”

M摇摇头道,“有,所以才睡没多久就爬起来了。”

“为什么?”ork的话刚刚问出口就发现答案了,看到正走向这边的may,ork笑笑道,“兄弟,可以啊!”

ork和钢炮果断换位置去复习,经过may身边的时候,两人和她打过招呼就走到旁边那张空桌子去了。

期末的时候,图书馆的位置非常抢手,所以一定要早点。

钢炮把书包放下,然后把早餐拿到图书馆外面去吃。

看着钢炮出去,may放下书,顺便帮两个闺密抢了位置就跟着钢炮出去了。

M看着may跟着钢炮出去,心里有点失落。要不是为了她,自己至于这么早去图书馆吗?

may跟着钢炮出了图书馆,钢炮走到图书馆旁边的小花园去,正坐下要吃早餐,may就跟着过来了。

“我能坐下吗?”

钢炮笑着点点头,让她坐下了。

钢炮把早餐放一边去,说道,“怎么了,有事情找我?”

may纠结了一下,说道,“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问你。”

“你说。”

may听到钢炮的话,一下子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沉默一下才道,“你很爱暖暖学长?”

钢炮一愣,情不自禁握住了手腕上的链绳,然后毫不犹豫道,“对,我很爱他。”

这预料之中的回答,让may释然一笑,说道,“其实我也猜到答案,只是有点不死心,想要亲耳听到。”

钢炮愣了愣,还不知道怎么回话,may又道,“当初我鼓起勇气向你表白,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你喜欢的居然是学长。”

“may…”

“请听我说完好吗?”

钢炮的话还没出口,may的话已经把他的话堵回去了,钢炮便住嘴没有说下去。

“你们在一起之后,学校里引起了多大的轰动,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只是,我没想到,你们真这样开始了。”

钢炮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抬头看着远方,视线里不知道看的是什么,或许她根本就没在看什么吧!

“上次你们传出分手的传言,说你劈腿在先,我就觉得不太可能。因为,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钢炮想接话,却又怕打断她的话,便沉默着只做个听众。

“后来,你们果然又在一起了。我觉得,我也该彻底死心了。今天跟你说这么多,其实就是让我自己完完全全死心而已,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些。”

说完这话,may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离开,钢炮说道,“其实,你身边也有一直默默守护你的人。”

may微微一笑,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我们还是朋友吧?”

钢炮亦是一笑,回道,“当然。”

may笑笑,转身回了图书馆。一切都说明白之后,以后看到也不要尴尬了,想到这里may的心情忽然雀跃起来。

钢炮说的话她都知道,只是她还没有这个心思去思考与M的这个可能。

当下,还是努力复习吧,may这样想着。

看到may回到图书馆,M看到她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忽然想起刚刚收到钢炮的短信。

[放手去追吧!]

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M实在有点不明白,可是他知道自己对may肯定是不会放弃的,所以不管多久他相信总有一天会打动她的!

“M这道题怎么会是这个答案?”

may的话让他回神过来,靠过去看了一眼题目,说道,“是因为……”

钢炮进了图书馆就看到两人正在讨论题目,一边的ork看着M和may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怎么全世界都在虐狗?

看着两人亲密的交谈,看着ork一脸的郁闷,钢炮心情极好,免得继续打击ork,所以走到一边去给暖暖发信息。

[暖暖学长。]

[?]

秒回的信息,让钢炮一惊,显然他没认真听课。

[暖暖,要认真学习。]

暖暖看到信息,有点无奈,是谁要发信息过来骚扰我的?好意思说我不认真学习了?

[已经认真学习,请勿打扰。]

发完信息,暖暖就放下手机。然而看到钢炮回过来的信息,瞬间又不淡定了。

[暖暖,我爱你。]

这完全是赤裸裸的打扰啊!暖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过去了,然后就没理会钢炮了。然而,暖暖一脸春心荡漾的迷之微笑却让滚哥看到了。

滚哥回他一个,我懂的,眼神示意。

暖暖虽有意辩解,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还在课堂上。

一边的not在草稿本上写了几个字:认真学习。

暖暖在本子上回了:ok。

然后,就真的认真学习了。

然而,认真不过三秒钟,off以华丽丽的方式登场了。

虽说off已经迟到,但是off平时跟这个老师混得不错,所以打声招呼就进来了。

其实要是旁人,绝对会等到下课,然后第二节课的时候才进来的。

看着off大爷华丽登场,然后大摇大摆进来的模样,教头团学长们一脸嫌弃的表情。

心里想的是:千万别坐过来!

然而,off还是在教头团学长们的附近位置坐了下来。

因为是几个班级一起上的公共课,所以人挺多,让off这么一闹,他真是更加出名了!

落座后,off大爷看着小伙伴们一脸的嫌弃表情,轻声道,“不就是迟到吗,比没到的人好多了吧!”

not回道,“大爷,你这么华丽丽登场,还真不如没到。我们班的班风都被你带歪了,班主任要是怪罪下来,唯你是问。”

“not大爷言之有理,小弟off领教了。”off边说边拿出书来,准备听课。

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一边的滚哥说道,“暖暖,off今天有点怪怪的。”

暖暖听了滚哥的话,转头去看了off一眼,发现滚哥说的不错,便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道,“先上课,有什么等下课再说吧。”

滚哥点点头,然后也认真听课了。一脸不在状态的tuta看到其他的小伙伴都在认真听课,一下子有点蒙了,轻声对off道,“怎么今天那么积极?”

off一脸严肃道,“我向来积极。”

tuta听到那话,差点没吓个半死,说道,“这是你off会说的话吗?”

off点点头道,“以前的off不会,但是现在的off就是这样。”

一阵沉默,tuta觉得事情绝不简单,然而还是先不探究了,下课再说。因为他已经看到授课老师,若有若无的凶狠的眼神。

好吧,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一堂课下来,认真学习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下课的时候,教头学长们便要展开对off大爷的审问,毕竟他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怎么会忽然有所变化?

于是,把off围起来的四人,眼力最好的暖暖首先发现了off身上那可疑的吻痕。

暖暖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一脸笑意看着off。

off正不知道该如何脱身的时候,off接到了gun的电话,让他惊讶的是,gun居然哭了。

off一边讲电话,一边快速收拾了东西,然后就急匆匆离开了。

教头团的几人一脸蒙逼,暖暖正疑惑的时候,钢炮的信息发过来了。

[off学长在不在课室?]

评论

热度(28)

  1. qzuser1初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