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澜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26

胡光平和史君子两人从表演台上退下,回到座位上。胡光平看着史君子道,“我们看来合作得还是不错。”

史君子笑道,“我们心意相通。”

胡光平扯扯唇角,没有接话。

宴会还在继续,却不知何时却又悄悄撤下了歌舞演奏。

上座的皇上笑道,“今天是朕的生辰,在此亦借机公布一件事情。”

众人在下面都屏息凝神,生怕错过了什么。

“明轩,父皇想公布什么?”

宋萌靠在明轩耳边轻轻问了一句,明轩虽已知晓事情却笑着摇摇头道,“不知道。”

宋萌“哦”了一声,便转身看去了皇上那边,等着听那个将要公布的消息。

“朕的五公主已到适婚之龄,然五公主与容徵殿下一见如故,特此下旨联姻。”

文武百官听到这个消息皆一脸惊喜道贺,皇上便又喝了几杯,感觉有点昏昏如醉,然后便离开了宴会。

听到那个消息,最惊讶的莫过于宋萌。虽说宋萌与五公主一向不对盘,但好歹五公主对宋萌亦是极好的。当然,宋萌对五公主也不错。

如今,听到这样一个消息,宋萌便心急如焚直接便想去问问父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明轩知道宋萌的意图一把在桌案下拉住了宋萌的手,说道,“皇上自有安排,既然已经当众公布了,你觉得你去能改变什么?”

宋萌却不管不顾,跟着便离开了座位。

明轩亦当即跟着过去了,因为今夜不比往常,只怕稍有不慎,宋萌便会有危险了。

宴会开始之前,明轩便被明王爷告诫了一番,务必看顾好宋萌。

看着吴胖和明轩两人离开宴会,韩世初随即也离开了座位到一旁的院子去透透气。

然而,让韩世初没有想到的是,谢洵居然来了。

两人许久未见,一时看着却也不知道改说什么话来。

许久,韩世初这才道,“谢大哥,许久不见了。”

谢洵亦回道,“的确许久未见了,听说你去太学读书了,学得怎么样?”

“谈不上用功,不过倒也不辜负老师的教导而已。”

谢洵点点头,又道,“希望你能考取功名,造福百姓。”

韩世初笑笑,然后道,“对我而言,学习就是学习。功名于我而言,并无吸引力。至于造福百姓,我虽是商贾,却也是可以济世救人。”

谢洵点点头表示同意,随即又道,“初弟的想法果然精妙,比起我来,倒觉得我的想法毫无建树。”

韩世初笑笑没有接话,谢洵又道,“可惜我大婚之日你没得空过来,若是以后初弟大婚,我必定得好好跟你一醉方休。”

韩世初听了这话忽然有种莫名的心酸,眼眶里的泪水挣扎着要蹦出来,然而她只得死命地忍着。

谢洵又说了一些话,无非就是一些家常,韩世初都安安静静地听着,也不发表意见,什么话也不说。

过了一会,谢洵便回归席位去了,看着谢洵的背影,韩世初的眼泪一下子倾塌了。

哭过之后,韩世初便肿着双眼,也不敢回归宴会上去,只得在这个院子里待着。

“不是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冷不防的一句话,让韩世初抬头看向声源处,没想到却看到了五公主。

韩世初本想从石阶上站起来行礼,没想到五公主却一下子坐在自己身旁。

“虚礼就免了,我们两个说说话。”

韩世初正愣着,五公主却靠近自己的耳边道,“要是我没猜错,你是女的吧?”

韩世初被这话莫名惊出一身冷汗,久久不能回话。

五公主笑道,“不用怕我,我又不会跟其他人说这个事情。你可以选择沉默不回应,但是我知道你那是默认了,对吧?”

韩世初正要反驳,五公主却忽然道,“跟我来。”

说着,便拉着韩世初的手往院子的后面走去。

韩世初不明所以,却跟着五公主走了。

到了院子后的一个内堂,五公主这才道,“刚刚有人进那个院子,所以我就带你来了。要不然,你哭成这样被看到了也不知道要生多少事端。幸亏看到的人是我,要不然你就惨了。”

这话一说,不知为何,韩世初忽然觉得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女扮男装,但是我总觉得这个时代的女性就是惨,不仅没有人权可言,而且还活得唯唯诺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

宋珊哔哩吧啦说了一大堆,韩世初听着她的话完全惊呆了。

忽然意识到说错话,宋珊忙道,“刚刚我就是胡说八道,你不用管。”

韩世初沉默了一下,说道,“公主是为和亲的事情抱怨?”

宋珊点头应下话,回道,“就是,凭什么我们女子就不能作主非得听这听那?”

韩世初苦笑道,“世道如此。”

“可是,我们不应该去想着怎么样改变这个世道?”

“这个世间自有这个世间的法则,我们单凭一己之力想要改变,谈何容易?”

宋珊没有应话,安静地坐着,也不知过了许久,她坚定而认真道,“即便只有我一个人,想做便去做。”

韩世初惊讶于她的话,虽不知道她将来会做出些什么事迹,不过那一刻韩世初觉得,自己居然相信了她的话。

坚定不移地相信了,或许不久的将来,她真的就成功了吧!

两人没有说话,安静地坐着。宋珊遣人送来了一些冰块,然后让韩世初拿着手帕包着冰块揉揉眼睛。

如此一来,韩世初的眼睛倒消肿了些许。

两人待在这院子里又说上了一会话后,宋珊便离开了,韩世初一个人待着,看着窗外的月亮发呆。

宋珊一出院落,正打算回自己的宫殿,路上却遇到了大批的御林军走动。

宋珊知道有事情发生,遂唤来了自己的暗卫一问,得知皇上遇袭被困梨院。

宋珊身边的绿意提醒道,“公主,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宋珊想了想,便点点头应下了话。

岂料,半路却遇上了容徵,宋珊看着他只随意打了个招呼便想离开。

可容徵却一把抓住了宋珊的手,说道,“现在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到处晃悠?”

宋珊却一把挣开容徵的手道,“请容殿下放尊重点,你我虽有婚约,但毕竟还是男女有别。”

容徵一把挥挥手,示意宋珊的侍女和自己的侍从离开。

待两名侍从离开,容徵看着宋珊道,“在宴席上,你一直盯着史君子看,难道就不该避忌?现在倒来跟我说这个,不觉得有点可笑?好歹我也是你夫婿。”

宋珊冷笑道,“四哥是我表兄,自小一块长大,我视他如亲兄长。即便看着他又如何?我没你想的那么龌蹉,所以也请你收起你那些龌蹉的思想。”

容徵听到她的话,忽然便笑了起来。对于他突如其来的笑意,宋珊愣住了。

“你笑什么?”

容徵看着她回道,“忽然觉得,五公主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

宋珊又愣了愣,这话,曾经他也说过!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过来,然后宋珊便听到了明王爷的声音。

宋珊转身过去,向明王爷福身一礼,明王爷回礼。

看到容徵的时候,明王爷倒也没有多大的惊讶,毕竟两国联姻势在必行。既是如此,明王爷倒希望撮合的是一对佳偶,而非怨偶。

“五公主,今夜恐有异动,请速回宫殿。”

明王爷说完这话,便又对容徵说了一样的话。

宋珊点点头应下话,明王爷便把带去支援的守卫留下了一部分分别送五公主和容徵回各自的宫殿。

看着他们离开,明王爷这才又带着侍卫急匆匆赶往梨院。

赶到梨院的时候,明王爷把侍卫守着各个出口,藏身在隐秘的地方。

虽知道皇上明面上像似被困在里面,可实际上这也是早有预料的事情。所以,明王爷倒也不担心。

可是,皇上和他却算漏了一件事情。

明轩和宋萌忽然闯进梨院,现下皇上倒是着急起来了。

明轩虽早被警告过今晚不许胡来,宴席散了之后便带着宋萌到宫外的驿馆去住,万不可住在宫里。

然而,宋萌追着皇上回去的时候,明轩虽极力阻扰,奈何劝说不了,于是只得跟着过去。

遇上行刺的事情,明轩觉得既在意料之外,却又在他考虑之中。

只是,让明轩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还奋力拼搏保护皇上的大皇子此时却倒戈相向抓着宋萌要挟皇上。

当然,明轩也没有想到,刚刚还在行刺皇上的刺客,一下子却又把剑对向了大皇子。

明轩站在一旁,瞬间觉得这样的事实在有点混乱不堪。

只是一时间明轩也想不出来了所以然,若是往常或许很快知道答案。只是,宋萌现在被大皇子要挟着,脖子上架着一把长剑。

现在,明轩所有的想法都是该怎么样救下宋萌。

当然,皇上也是同样的想法。看着皇上一脸焦急的神色,大皇子便越发得意起来。

“父皇,看着自己最爱的儿子被我要挟着,你有什么感想吗?”

皇上气得说不出话,虽说一早便知道这个大儿子野心勃勃,这次也是做好了万全之策让他自投罗网。然而,没想到宋萌却被他要挟上了。

“宋萧,他好歹也是你皇弟,放了他朕可以不追究你之前的那些事情。”

宋萧大笑一声,回道,“今晚这个请君入瓮,父皇既然已经把我请来了,估计外面也有不少你安排的人。我现在是只能束手就擒,现在幸亏还有个宋萌在我手上。我会那么傻,就这样把他放了?”

宋萌说道,“皇兄,虽然我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但是我相信父皇会原谅你的。”

宋萧冷笑道,“你以为个个都像你?从小到大一直是万千宠爱?”

宋萌没有回话,一旁的明轩道,“大皇子,你们是兄弟,别做一些让你后悔的事情。”

宋萧却道,“现在别跟我说什么兄弟的话,难道他有把我当过哥哥?”

皇上叹了口气道,“即便是朕对不起你,但是你弟弟难道也对不起你?他一直把你当兄弟,如今你这样的话岂不让他心寒?果真跟你母后一样。”

宋萧看着皇上,怒道,“我母后怎么样了?父皇又是怎么样对待母后的?”

皇上若不是怕激怒了宋萧而伤害到宋萌,皇上早就大怒了。

然而,虽怒极却依然忍隐。

“当年若不是你母后设局,萌儿的哥哥又岂会失踪了?还不是因为你母后羡妒?”

宋萧却道,“要是父皇不冷待母后,她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皇上怒了,说道,“你简直不知悔改。”

宋萧笑道,“又如何?即便我死,我也得找人垫底。”

话语刚落,宋萧便打算用长剑先杀死宋萌,然后自己再自杀。

本以为自己的计谋天衣无缝,然而还是功亏一篑。所以等待宋萧的迟早都是一死,既然如此他不如就自己动手了。

宋萧打算动手的时候,一旁的明轩一手挡住了剑刃,一手拉过了宋萌。

“明轩,你的手。”宋萌只来得及说这话,宋萧已经对着他们挥剑过去。

那些侍卫见宋萌已经得救,一下子全涌上前去把宋萧围困住了。

皇上看了被抓住了的宋萧一眼,说道,“关进大牢。”

宋萧被人抓走,皇上便过去询问宋萌的情况。宋萌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事,倒是明轩刚刚徒手握住剑刃受伤了。

明轩掌心一摊鲜血,他却笑着对宋萌道,“没事。”

御医很快来了,明轩的手马上被包扎好了。

宴会那边早已经散了,太学生已经跟着辛祭酒出宫住在驿馆。

明轩受伤了,宋萌便带他去自己的宫殿处休息,也好方便自己亲自照顾着。

毕竟明轩也是因为自己而受的伤,宋萌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

皇上也没多说什么,让明王爷把明轩和宋萌送回去,算是默认明轩在宫里住下的请求。

明王爷听到皇上默许,心里也是诚惶诚恐,毕竟臣子不能在宫里过夜这是传统,如今这算是因为明轩而开了先例。

明王爷担心有人会借机造出些许谣言来,如此便要如何是好?




评论

热度(3)